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中国传统文化的陷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章 中国文化中国男人 历史层面和社会层面上的男性
    历史层面上的男性本质特征和社会层面上男性的生存状态

    【一】男性的自私

    根据学人的研究,远古的第一种婚姻类型是原始群婚,没有上下辈之分,也没有兄弟姐妹之别,大家是自由乱爱。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事情慢慢在起变化。这个变化就是,聪明的女性学会了自爱,也就是守贞。这让男性很恼火,正如恩格斯在其《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所说:男子从来不会想到甚至直到今天也不会放弃事实上的群婚的便利。男人恼火的结果,便是两性的斗争。斗争结果,表面上看男人输了,女性赢了。其实质却恰恰相反,也就是说,男人有意无意地维护和耸恿了女性的胜利,实质上却成就了男性的集体阴谋,因为,男人不但赞同女人守贞,而且强迫女人守贞,女人的守贞,不再是权利,而是义务。这里就出现了矛盾,男性天性有群婚倾向,为什么又赞同守贞呢?原因在于,男性不但有群婚倾向,更有雄性的嫉妒。所谓雄性的嫉妒,恩格斯在其《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多次提到,咱就不再多说了,只说这两股天性的合力,导致男性看似矛盾其实一点也不矛盾的心理思维:希望自己的女人守贞,同时又希望其他的女人都是娼妓。

    《战国策》里有个故事,一个楚国人,有俩老婆,外人去勾搭,年纪大的严词拒绝,年纪小的欣然应允。没多久,楚国人死,有人问这个勾搭者:你喜欢的两个女人都可以嫁人了,你准备娶谁呢?同学们肯定说:两个都娶过来。非矣,你们也太不了解传统中国男人了,这男人的回答是:我只娶大的。当她们都是别人的老婆时,我巴不得她们都答应我,可现在是我选老婆了,我当然要选一个能为我而拒绝别人的人了。忽忽,发现了吧,男人自私的本性。如果说自私是全球男人的共性的话,我想说明的是,中国男人在这方面很卓越,可谓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单看一夫多妻制让男人维持了多长时间就明白了。

    辜鸿铭说:“在中国,丈夫纳妾是出于对妻子的爱,对妻子的保护。”那么,丈夫携妾同嫖也是出于对妾的保护吗?

    周礼明确规定,天子可以有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乖乖,人间天子也太胆大,玉皇大帝好像也只有一个王母娘娘的)。天子以身作贼,带头多吃多占,手下的官员们也不含糊,争先恐后,展开了劳动竞赛。诸侯一夫人九嫔,大夫一妻二妾,士则一妻一妾(这个一妻一妾,咋听咋感觉像是办公室主任之一正一副),至于庶人,能讨一个老婆就不错了。这种差额分配虽然在后世有所变化,但是基本原则类似现在的公房分配,从上到下,五室一厅,四室一厅,三室一厅,二室一厅,一室一厅,厅室合一,严重者连厅室合一都没有。这方面有两个人物比较有创意,值得单独表扬,一个是晋武帝,后宫万女,看得老小儿头晕眼花,就坐着羊拉的车子,四处游逛,游到哪儿算哪儿,这种漫游,引得多少男人流口水啊!江山多娇,引无数男人竞折腰!不折腰行吗?你看看,满山遍野的美妞儿!

    我要表扬的第二位,是汉元帝,更有创意了,让宫中画师画美人肖像,他老兄就可以“顺图摸瓜”了,没想到画师没有职业道德,把人家王昭君给“丑画”了,气得皇老兄大开杀戒,导致京中画师一时净绝。如果这些画师稍微有点职业道德的话,咱们中国不定也出一位毛-芬奇的名画家,那王昭君也可能如那蒙娜丽莎一样,永远对着我们眯眯笑,笑得我们五迷三道了。

    后来的西洋人怎么也闹不明白,中国人的家庭里,主妇们何以能出现有正有副这么一种怪事。对于这一点,中国传统文化的维护者辜鸿铭是这样回答的:在中国,丈夫纳妾是出于对妻子的爱,对妻子的保护。当然,这与我们中国男人自身的素养和修炼也有直接关系……真正的中国男人那种老练圆熟,那种完美得体的风度,使得其御女有方,游刃有余。我不知道在一千个欧美男人中,是否有一个人能够在同一房间里保持一个以上的妇人同住而不把房子变成斗鸡场或地狱的。辜哥们儿的回话,让西方男人捧腹大笑,可是西洋女人不愿意了,问:从普遍的人性来讲,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有许多女人,而一个女人不可以有许多男人呢?这弱智问题绝对难不倒咱的留洋学者,辜兄的回答是:男人好比是茶壶,女人恰如是茶杯,夫人见过一把茶壶配四只茶杯,可曾见过一只茶杯配四把茶壶的?西洋女人在哄笑声中败了下去。后来的又一次宴会上,另一位太太向辜兄发起了同样的攻击,辜兄说,一夫多妻是中国的主旋律,一妻多夫于情不合,论理有亏,对事有悖,于法不容,说完后话头一转,以亲切的语气问洋妇人:敢问夫人代步是用洋车还是用汽车?夫人曰:汽车。辜兄不慌不忙地问:汽车有四个轮胎,府上备有几副打气筒?第二轮攻坚战,我们中国男人又胜了。老辜在这方面,可谓是抗击“八国联军”的狙击手,如果选中国传统男性形象代言人的话,我选老辜——他老兄好自私哎!

    【二】男性之懦弱

    自私就自私吧,老祖宗有交待,人不自私,天诛地灭,为了天地之环保,自私也是应该的,可是大家绝对想不到,男性文化还有其懦弱的一面。中国古代史上,最令人头疼的边患,当首推匈奴。那万里长城再伟大,也掩饰不住农耕文明对游牧文明的恐惧内核。汉初,匈奴困高祖于平城,七日才解,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无赖刘四小吓着了,刘敬献“婚姻,赂遗”之计,从此中国的执政者,都无限地热爱起了和平。当然,和平的祭台上所供奉的牺牲,便是中国女人。

    刘无赖一带头,后世小子便高喊继承先烈的遗志,将和平进行到底。下面给大家列举几位著名的牺牲。公元前109年,皇室以江都王刘建之女细君为公主,嫁于乌孙王昆莫。公主到了乌孙,自建宫室,住了几时,外语过不了四六级,便将伤痛发于诗中: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真是痛苦出诗人哪!更糟糕的是,昆莫年高,欲使公主再嫁其孙。公主不肯,上书汉武帝,汉武帝的回话是:第一,要顾全大局;第二,咱汉国向来不干涉别国内政!无奈,公主只好从命,评聘分开,降级使用,由原先的奶奶辈,一下子变成了孙媳妇儿,好似教授被聘为讲师。

    几十年之后,元帝时,匈奴王呼韩邪单于来求美人,元帝很豪爽,一下子答应批发给对方五个,领班就是愤而请行的宫内画界之打假英雄王昭君。小姑娘被后世无聊男人描成了爱国英雄,却不知小英雄一出国门就后悔了,作诗曰:

    秋木萋萋,其叶萎黄。有鸟处山,集于苞桑。

    养育毛羽,形容生光。既得升云,上游曲房。

    离宫绝旷,身体摧藏。志念抑沉,不得颉颃。

    虽得委食,心有徊徨。我独伊何,来往变常。

    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道里悠长。呜呼哀哉,忧心恻伤。

    看看,汉家又成全一位女诗人。

    现在,咱们的驻外大使大都是男的了,而且也用不着给驻地国当什么倒插门女婿,所以也不用呜呼哀哉的。昭君还算女人里比较聪明的,除了写诗表白自己的心声外,还给皇上写了封千古情书:

    臣妾幸得备身禁脔,谓身依日月,死有余芳,而失意丹青,远窜异域。诚得捐躯报主,何敢自怜?独惜国家黜陟,移于贱工,南望汉阙,徒增怆结耳!有父有弟,惟陛下少怜之。

    这情书端的厉害,我现在试着给大家翻译一下:

    小女人有幸成为皇上众多的女人后备队里的一员,自认为傍上了太阳和月亮,死后也将流芳千古了。没想到没给画师送礼,导致我流窜边疆,如果能捐躯报主,也不枉人世上走一遭,更不敢自恋自爱光顾着爱惜自己的羽毛。只有一点不好,咱们这么大一个汉国,上上下下,却让几个贱画工控制了,望南方汉宫,更增加了我的悲伤。

    忽忽,这丫是个情书高手,原文记载:“元帝得书,大为动情,穷究其事,画工毛延寿、樊青等同日弃市,京师画工一时为之断绝。”问题是,这么好的情书,也换不来昭君妹妹的回归,因为和平使者昭君一回来,匈奴小光棍就跟咱打仗来了。呼韩邪特别喜欢咱的和平使者,上了婚床,就忘了战场了,最后两人还生了一个儿子。再后来,老单于死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昭君再嫁老单于之子小单于。昭君有点不情愿,上书求归,可是老相好元帝已经不在了,代替他的是成帝,当然不允了。然而即使老相好在,也无可奈何。因为咱们的男人需要和平,又懦弱,当然需要用女人换和平了。好歹,昭君比细君强那么一点,嫁的是儿子辈,职称降一级,由正教授变做了副教授,副教授期间,又生了两个女儿。

    总之,汉家天子干过这等和平交易的人不在少数,比如高祖、惠帝、文帝、景帝、武帝、元帝等等,都干过。

    其实,这些作为也不算什么,政治婚姻么,问题是地球的那一边,有些男人跟咱的做派完全相反。众所周知,著名的特洛伊之战,完全是希腊的男人们为了抢回自己国家被骗走的小女人海伦才开的火,而且这火一开就是十年。据说,战争结束,男人们开会时认为为了这样一个小女人打十年之仗不值得,没想到就在此时海伦突然出现在会场门口,讨论者全场惊艳,立即改口说:再打十年也值得。由此看出,西方文化里,海伦就是一切,就是战争的全部理由,这理由是惟一的,也是充分的,因为海伦的背后是爱情。相形之下,细君公主、昭君姑娘的背后,是苟安,是交易,是男性集体的懦弱!

    还有,普希金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上了决斗场,并且由此走上了不归路,就连招风耳的邱列宁,为了安娜-卡列尼娜,也差点选择决斗,尽管女人已经不爱他了。因为男人的名誉在于同性之间的较量,而不在于在女人面前的威风,很可惜的是,我们看到的历史是:作为统治者,男性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作为丈夫,男性们打同性不行,打妻妾则是全能。打一个比方大家就知道了,在乡下,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旦一个女人背后有了风言风语,不幸的是又让其男人听见了,那么这男人下一步的行动将是什么?不用说,男人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家门槛,人刚进,手已伸,不由分说,先把女人打一通!

    【三】男性之无奈

    我们不说男人的坏话了,再说下去,好像我怎么似的。下面我们就讲一下传统中国男人的无奈,说真的,他们也不容易。

    传统中国男人一旦有妻有母,吓,那他就是风箱里的老鼠了,两头受气,只有中国,才会给男人们准备这么一道智力题:如果妻和娘同时掉河里,而你只能救一个的话,那么,你救谁?或者说,你先救谁?你会说,娘和妻不会同时掉河里的,即使掉河里,也能同时救两个,呵,这就是中国男人的生存状态!

    从心理学方面分析,男人天性都有恋母的俄狄浦斯情结,俗语说:母亲是儿子的第一位情人。而中国母亲没有自己的独立天地,相夫教子才是她的全部政治活动,所以,这方面,中国婆婆的嫉妒心表现得最充分,这导致中国的夫妻不能在婆婆面前过分表现,比如焦仲卿和刘兰芝,我怀疑是两人太恩爱了,才导致婆婆咋看她咋觉得不顺眼。而中国传统礼制又规定:子甚宜其妻,母不悦,去之。翻译过来就是,男人特别喜欢自己的妻子,两个人很般配,但是婆婆不喜欢儿媳妇,那么休掉她!同样的原理,也正是黛玉喜欢宝玉的小心眼儿被贾母和王夫人看在眼里,认为她心重,才故意要拆散他们的。还有陆游和唐婉的悲剧,也是陆游的娘一手导演的。我私下里认为,如果那位婆婆是寡娘熬孩子,那么更坏菜,比如咱们的慈禧婆婆,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同治帝,奉行的是:你喜欢谁我偏让你喜欢不成。正是由于这样,同治才经常在太监的带领下逛八大胡同。

    同治早逝,慈禧把自己的外甥抱了过来,这就是咱们的光绪帝。历史在重演,光绪和珍妃过于黏乎,让老婆婆看得火冒三丈。有时候我都想,中国男人要是身边都配个心理学大师就好了,也好玩点欲擒故纵,阴喜阳不喜的游戏,那样就会躲过婆婆的“远程捣弹”的,比如光绪,见了皇后隆裕就应该离老远就喊:宝贝,三分钟不见,如隔了三秋,可想死我了。而珍妃见了光绪,也应该演双簧,用小手绢挥光绪:讨厌,讨厌,赶紧办公去,我正烦着呢,别来惹我!如果这样做了,慈禧老太后肯定笑得合不住一张老嘴,不过,分寸得把握好,尽管隆裕皇后是她老人家的亲侄女,那也不能表现得喜欢老婆胜过自己的娘亲,因为有前车之鉴,唐婉也是陆游他娘的外甥女的,不照样拆了他们?所以,要小心啊!

    不过,天底下也有好婆婆,比如人家孟子他娘。孟子有一回回家,发现老婆在屋里“踞”着(“踞”有两个意思,一是蹲着,一是伸开腿坐着,这两种姿式在古代都算不雅),马上跑去报告自己的娘,要休妻。这婆婆说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跑到人家闺房窗户偷看风景,是你非礼,怎么能是你媳妇的不是呢?说得这哥们儿哑口无言。不过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孟子是个乖孩子,如果他老娘一听就火冒三丈,说:这小淫蹄子,休!那么孟子肯定屁颠屁颠地当即跑老婆那里,手一摊,肩一耸,说:俺娘说了,让你走人,回你娘家去吧!

    夫妻恩爱不能表现于家庭,更不能表现于社会上,认为那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国语-鲁语》载,春秋时鲁国大夫公父文伯去世时,婆婆特别告诫他的妻妾们,回头祭典的时候,你们几个委屈一下,不要容毁骨销,不要吞声饮泣,不要捶胸顿足,不要愁苦忧伤,安安静静守在灵前就好了,我可不愿意人家说我的儿子是个疼老婆的男人!再举一例,西汉宣帝时的京兆尹张敞就被人告过,这老兄的官职相当于现在的首都市长,有人在皇帝面前打小报告,说张市长的妻很漂亮,张市长很爱她不说,还经常在家里给她画眉毛。皇帝一听,大怒:太不像话,身为首都市长,不宏扬大汉威风,却在家带头搞不正之风,给我拿来!张敞还算聪明,对皇上说: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呵呵,皇帝也是有老婆的人,想想,张市长说得也对,说不定还有在家给老婆画唇红的呢,遂放了张敞。张敞幸运,如果他碰上的是李逵那样的皇帝老儿,肯定撤职查办!

    无原则的忠,无底的孝,无边的义,导致中国男人的脑袋,永远地低了下去。

    下面我们分析一下男人无奈的文化原因。其实,中国男人过得很累,对皇上,得忠,对双亲,得孝,对朋友,得义。你可以忠,可以孝,可以义,甚至可以无性,但惟独不能有情。要离替吴王阖闾刺杀公子庆忌,为了取得庆忌的信任,要离临出发前断臂杀妻;吴起侍奉鲁国国君,齐人攻打鲁国,鲁国打算叫他做将帅拒敌。为了免于鲁国对自己的怀疑,吴起杀妻出征。这些女人何辜,竟都成了男人事业功名的牺牲品?可是男人要做功名,要完成自己的忠义孝,就只有关闭儿女之情长。要离请求阖闾杀妻时是这样说的:我听说,安于家庭之乐,不能尽作臣子的职责,不可以称之为忠;只顾自己的家庭,不能解除君主忧患,不可以称之为义……总之,忠孝义就像三座大山压在男性头上,或者说,像三根链子拴在男人脖子上。苏东坡为朋友,不得不以妾相赠,这是义;男子汉大丈夫,以忠事君,精忠报国,这是忠;至于孝,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礼记》里,曾子是这样谈孝的:

    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溥之而横乎四海,施诸后世而无朝夕。推而放诸东海而准,推而放诸西海而准,推而放诸南海而准,推而放诸北海而准。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典故就是这么来的,真理就是这样诞生的,真理面前,人人低头,无原则的忠,无底的孝,无边的义,导致中国男人的脑袋,永远地低了下去,就这样一低几千年,可怜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