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红旗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卷 第五十八节
    夜晚,枪声响起的时候,贾老师就从床上起来,在小屋子里走走转转,听着远处的动静。他开始时还没有肯定是十四旅进攻第二师范,后来枪声越来越密,夹杂着喊杀声,喊得森人,他才打叠了东西,走出来在教室里散步,听着周围的声音。待不一会,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们都起了床,三人一伙两人一伙地站在门口,听着这惊人的事故,都为二师同学捏着一把冷汗。他又走出了学校,沿着大街往西走。这是一件大事,买卖家和市民们,都披上衣服站在胡同口上张望。街灯还凄凄惶惶地亮着,有无数的小虫子,围绕着灯光乱飞。他踩着石板马路,走到西城门外,城门也开了,有人走出走进,其中有士兵,也有市民。他也走出门去,到西关把这个消息探实才走回来。

    他觉得心上异常沉重,他住在这里,本来想对二师学潮有所帮助,可是到目前为止,一切也就妄然了。经过这场事变,这地方不能再住下去了,他想赶快回去。又走到槐茂胡同去找严萍,想和她商量一下善后事宜。他知道那条胡同里只有一个高台大门,走上门阶看对了门牌号数,拉了一下铃子。院里有人蹑手蹑脚地走出来,悄声问:“谁?”贾老师说:“是我。”“你找谁?”贾老师听那声音有些颤抖,象是严萍。他说:“我是老贾。”门开了,贾老师跟着严萍走进来。

    小院里没有一点声音,屋子里灯光亮着。书本子和报纸撒了满床满地,贾老师问她:“你在做准备?”严萍说:“唔!”贾老师说:“要快一点,凡是和革命和抗日有关联的书,都要烧了!”说着话,严萍两手捂上脸哭起来,趴在床上抽泣。贾老师眼上也噙着几点泪花,说:“别哭了,尽哭什么?”

    严萍面色苍白,有一绺头发披在前脑门上,慑着两只眼睛,叫贾老师坐在椅子上。自己把书堆推了一下,坐在床沿上,问:“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

    贾老师问:“牺牲了多少人?”

    严萍说:“今天早晨,枪声一响,我就跑出去,在桥头上看着。听说死了十七八个人,五六个人受了伤,抬到思罗医院去了。有三十多个人被捕了……”她还没说完,眼圈发酸,就又哭起来。

    贾老师愤愤地说:“要记住:‘是狗改不了吃屎!’‘是狼改不了吃肉!’反动派是忘不了杀人的!二师同学,虽然没有避开敌人的屠杀,但是他们抗日的决心,他们的斗争是英勇的!”

    严萍摇摇头说:“惨呀!真是惨呀!”

    贾老师说:“敌人嘛,总归是敌人,不能有半点儿含糊!”他们两人好象认可了这句话,又相对着沉默,有抽支烟的工夫,他才问:“惨案以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严萍慢慢抬起眼皮,看着老贾说:“听你的吧。”贾老师立起身来,右手扶在桌角上,歪起头想了一刻,说:“他们没有来得及冲出来,斗争虽然失败,可是我们应该做最后努力,下最大力量进行营救。”

    严萍说:“怎么营救法儿?”

    贾老师说:“通过被捕的家属,请律师对簿公堂。抗日者无罪!”说着,他有些气愤,心头有些悸动。

    严萍说:“希望你及时帮助吧!”

    贾老师说:“不,为了打击反动派镇压抗日的凶焰,我要回去发动农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和卖国贼们决一死战!”他觉得这次来保定收获很大;那就是他再一次的看到阶级敌人的凶惨,看到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的本质。

    严萍说:“那好极了,我也要去!”

    贾老师说:“不,你要在这里坚持下去。负责给他们送些吃穿。有生病的人,要设法通过关系,保外治病。在监狱里困苦啊,救济会的同志们,要好好的照顾他们。”

    严萍睒着眼睛,说:“你就要走?”

    贾老师说:“事情已经如此,我就没有在这里呆下去的必要了。你也要注意,搬到别的地方住住吧!在保定住不下去了,你再回到家乡,我在那里等着你。”

    严萍听说老贾要回去,心里着急,低下头去不说什么。贾老师又说:“目前,你的任务是一方面保存自己,一方面营救监狱里的人。”

    说话中间,窗外有人走动。贾老师问:“是谁?”

    严萍说:“是我母亲。”

    贾老师说:“会开完了,我的肩头又更加沉重了。我要回去了。”他说着,立刻挪动脚步,走出门来。

    严萍送出老贾,立在台阶上,向南望了望,又向北望了望。街头冷清清,黑漆漆的。她闩上大门走回来,继续整理那些书报。觉得心思烦乱,停下手来,捂上眼睛待了一会。那一场悲惨的场景,又映在她的眼前:老曹、老刘、江涛……他们身上都捆着绳子,脸上带着伤痕,迈着大步走上小桥的时候,还张开大嘴喊着:“一定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看着的人们,没有不掉泪的。

    江涛走到严萍面前的时候,大睁着眼睛看着她。她的视线一碰到江涛的眼光,泪水立刻积满了眼眶,暗暗点下头,又把头低下去。用手扪住心窝,说:“望你珍重!”她擦干了眼泪,抬起头来的时候,江涛已经走过去了。她又后悔,她不该低下头去,说不定这就是和他们最后一次会面!

    她在床边站了一刻,实在按捺不住烦躁的心情,就走出来,在院子里散步。隔着窗玻璃,看见父亲还在靠椅上躺着,一动也不动,母亲到房屋里铺床睡觉了。她开门进去,在窗前站了一刻,说:“爸爸!你要想法儿营救他们!”

    严知孝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说:“都是我的学生,我不想营救?怎么救法?军阀们总以杀人为乐事!”

    严萍一时激动,说:“不,不能叫他们杀,不能!”说到这里,她心里焦躁,慌乱得跳动起来。

    严知孝看见女儿难过的样子,走过来拍着严萍说:“孩子!你年岁不小了,也要明白。尽管你心里难过得如同刀割,叫我这做爸爸的又该怎么办呢?他们手上带了铐,脚上钉上镣,关在监狱里,拉也拉不出来,扯也扯不出来。等天明了,我还去见陈贯群……”

    严萍低着头说:“他们要是一定要杀呢?”

    说到这里,严知孝猛地甩乱了头发,咬着牙关,把手在大腿上一拍,说:“不,不能让他们杀!要是他们一定要杀,那就让他们先杀了我!”

    妈妈睡在床上,听得父女两个又哭又闹,从床上抬起身来,说:“什么金的玉的呢?比他好的人儿多着呢!又不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儿……”

    严知孝听老伴絮叨得不象话,走过几步,冲着房屋说:

    “你说的是什么?简直不通情理!”

    严知孝一说,严萍身上摇颤着,趔趄两步,倒在靠椅上,抽泣起来。严知孝说:“不要哭,不要哭,孩子!我就你这一个……我知道你爱江涛。既然有此一来,就要有始有终。只要他在人间,你就应该为他努力!”

    妈妈一听,掩上怀襟走出来,说:“什么话?你说的是什么话?嗯!”

    严知孝也不理她,只是说:“萍儿!打叠几件衣服被褥,给他们送进去。”

    妈妈斜了严知孝一眼,说:“当成什么好女婿呢?那算是什么,还送衣服!也不怕叫人笑话?”

    严知孝说:“要送衣服!要送衣服!我严知孝是无党无派的人,叫他们杀我吧!叫他们把我关在监狱里,我才有了饭吃呢。”

    严萍伏下身子,哭着说:“江涛走的时候,他还说,过两天就回来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严知孝两手拍着严萍,摇摇头说:“他回不来了!回不来了!”说着,眼泪婆婆娑娑,象雨点子一样滴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