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红旗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卷 第五十五节
    大会上经过剧烈的辩论,大家都拥护江涛的意见,他们不愿再为那种盲动思想去做无谓的行动。最后决定了执行学联的决议:全体同学冲出市区,到乡村去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开完了会,人们散完了,江涛兴冲冲回到寝室里。天气还是热着,蚊群在窗外柳树上嗡嗡地叫。远看城堡上垛口的影子,在呆呆地出神,小河在静静低语,青蛙在城郊的田野上兴奋地叫唤。

    哥哥的影子又现在他的眼前,铁栏里那一双深陷的眼睛,黄瘦的脸……运涛长时期在监狱里,年老的母亲在想念着他,青年朋友们在想念着他……

    他一想起运涛,身上的血就沸腾起来,再也歇不下去。抬起腿走下楼梯去找老夏,说:“时间要紧,我们应该及早派人出去,和学联研究怎样向外转移的问题。”

    老夏闪着安谧的眼睛,眨巴了一刻,舌尖舔着嘴唇说:“还得有一批粮食,养养身体,才能跑路。不然一出门就叫敌人捉住。”又问:“你看谁能出去?”

    江涛说:“我去。”

    老夏摇摇头说:“你离不开队伍!”

    江涛说:“张嘉庆去。”

    老夏说:“他冒冒失失的,有点莽撞。”说到这里,他又停住,深思了一刻又说:“那……还是你去好。”

    江涛说:“那就我去。”两个人做了简短的谈话,江涛又回到北楼,坐在床扳上,左右盘算。他在绞尽脑汁考虑一条妥善的道路,使自己安全地出去,再安全地回来。

    晚间天上下了一阵瓢泼大雨,又蒙蒙地下起牛毛细雨来,天气闷热还是不减。等雨稍停了,江涛走到指挥部里,在护校委员会上,研究了第二次购粮的计划,研究了怎样跟学联研究转移的问题。

    开完会,看人们都走出去,张嘉庆腾地站起来,拍拍江涛说:“这件工作,本来应该我张飞去,为了照顾你,我张飞就不跟你争了。”

    江涛两只黑眼睛盯着张嘉庆,拍着胸脯,笑眯眯地说:“好!张飞,你歇一下,看咱红脸的到单刀会上走一趟!”

    张嘉庆叫了厨子头老王来,叫他扫扫木槽,实实惠惠地给江涛做了顿饭吃,送江涛走到北操场。江涛趴着墙头拍了三下巴掌。冯大狗悄悄地走过来问:“是那里来的?”江涛说:“是从锁井来的。”冯大狗走到跟前,一看是江涛,他说:“还得等一会换岗的才来呢!”

    江涛拉着张嘉庆的手,走到平台底下避着雨,两人一块蹲下去,划根火柴抽着烟。江涛说:“我出去了,你凡事压住性儿。路得一步一步地走,正在紧急的时刻,不要闹出事来。”

    张嘉庆嘻溜着嘴唇说:“唔!是的!过去我净是火性子脾气,想一嘴吞下个馒头。”

    江涛说:“那不行,吃馒头也得细嚼烂咽!”他抬起头看了看黑暗的天空,想:“要离开了!”一想到要离开这抗日的学校,离开这抗日的队伍,心上就热烘烘起来。他下定决心:

    完不成任务,决不甘休!

    两人吐嗤吐嗤地说着话,听得墙角上拍了三下巴掌。江涛走过去问:“你是那里来的?”

    冯大狗说:“是锁井来的。”

    张嘉庆蹲在墙角下,让江涛把脚蹬在他肩膀上。江涛说:“这多不好意思,要蹬一身泥哩!”张嘉庆说:“命都不要了,泥怕什么?你上吧!”江涛蹬着嘉庆的肩膀跳过墙,钻在冯大狗的雨衣里。冯大狗说:“兄弟!你还得屈尊一下。”江涛说:“自己人,没说的。”等了一会,换岗的还不来,天又下起一个点的雨来。江涛在雨衣里,听得楼檐下雨滴淅沥响着。抽根烟的工夫,冯大狗见离远来了一个人,他喊:“干什么的?”

    那个人说:“老冯吗?等麻烦了吧?劳你多站一会,道儿实在难走,满街筒子净是泥水!”水哗哗响着,有人走过来。

    不等对方走到跟前,冯大狗带着江涛离开岗位。说:“对不起,那我就走了。”两人向东一拐,走到河边,踏着河岸向北走去。不留心,跐蹓地一下子,两人同时滑下岸去,刚刚滑到水边,又一跤跌倒。江涛两手紧扒,差一点没滑到水里去。天黑得很,不能说话,不能喊叫,好容易才爬上岸来,沾了满身污泥。冯大狗还在河里挣扎,挣扎了半天也爬不上来。江涛解下腰带,想拉他上来,天道黑,对面不见人影,那条皮带拉上来又扔下去,反复了多少次,才把他拽上来。两人踏着泥泞,走到小木桥上。这时街上静静的,只听得下雨的声音。

    冯大狗问:“怎么办?你上那儿去?”他抬起头看看乌黑的天,替江涛发愁。

    江涛迟疑说:“黑夜里,上那儿去呢?”

    冯大狗心里着急说:“真难死人了。”

    江涛说:“你回去吧,人家要找你呢。”

    冯大狗回头看了看,说:“咳!看起来革命也不是容易。”

    就走开了。

    江涛站在桥头上呆住,天上还下着雨,脚下的雨水哗哗流着。时间快到半夜,走到城墙下,城门关着,上那里去呢?猛地一声汽笛叫,他灵机一动,冒着雨向车站走去。车站上冷冷清清,只有几个人在长椅上坐着。他在阴影里走进候车室,偷偷地睡在长椅上。身上潮湿,肚里饥饿,心上凄惶不安,一夜里满耳朵机车响。挨到天刚薄明,墙角里还黑着,站房里来了一屋子人,挤挤攘攘,等候上车。他一个人懵懵懂懂地走到公园,爬城过去。到严萍家门前,走上阶台敲着门环。他想:“也许她还没有起床。”想着,门声吱呀地开了,严萍露出脸来。见有人在门外站着,睁圆了眼睛,大吃一惊。她站在那里楞了老半天,这时,她怀疑是在梦里,当她辨清确实不是在梦里,看清是江涛回来的时候,她“呵呀”的惊呀了一声,冷不丁地跑下阶台,把江涛的手搂在怀里,又拿到自己脸上,亲热地吻着,才几天不见面,就好象离别了三年。

    说:“你可回来了!”

    江涛笑了说:“我回来了。”

    严萍把江涛拉到自己的小屋子里,江涛上下看了看浑身泥水还没有干,不愿坐在严萍的小床上。严萍说:“坐下吧!

    怕什么?”

    江涛坐在椅子上说:“我以为你还没有起床。”严萍说:“那里,自从你们被围,外头也紧了。三天两头,黑更半夜里抽查。每天不到天明,我就起来,站在院里听动静。”说着,打了水来,叫江涛洗脸。又踮起脚尖跑到父亲房里,说:“爸爸!爸爸!江涛回来了!”

    严知孝听说江涛回来,翻身起床,问:“他回来了?”又仰起头长叹一声,说:“天呀!天可怜见我父女!”

    严萍看妈妈起来,连忙跑到厨房里,说:“妈妈!妈妈!江涛回来了!先拢着火,沏壶茶!”见妈妈顾不得理她,又踮着脚跑回来。今天江涛回来,小院里阳光充沛,麻雀也在屋檐上吱吱喳喳叫个不停。人也增了精神,乐得严萍什么儿似的!

    严知孝没待穿上衣服,只披上褂子,拖着鞋走过来。江涛一见严知孝,立刻站起来。严知孝见他穿着泥衣裳,楞了一下,说:“这不行呀!一旦遇上抽查,可是怎么办?”又走到自己屋里,打开箱子,找出年幼时候的衣裳,拿去给江涛换上。

    严萍看江涛穿上严知孝的小褂,戴上小帽盔,又套上一件蓝布大褂子。不由得笑了,说:“活象一个土豪劣绅!”

    严知孝说:“这倒好,不惹眼。”随后长叹一声,焦虑地问道:“你们死守校园,终非长计呵!呵,究竟你们打算怎么个了局?”

    江涛一时心情激动起来,两手抖颤着,两眼瞅着严萍说:“这可好了,我把老夏和嘉庆的盲动劲头说转了。决定转移到乡村去开展广大农民的抗日救亡运动。”严萍听了,由不得眼睛湿润了。这样一来,不只江涛和嘉庆脱离了险境,而且广大同学也逃离了虎口。

    严知孝见事情有了转机,高兴得忙叫严萍上街买菜,她拎上篮子,买回来猪肉、青韭、肚儿,还有新上市的南瓜。她想给江涛包猪肉瓜馅饺子吃。向回走着,又想起忠大伯他们还不知道江涛回来,要是知道,真不知怎么样地欢乐哩!回来把篮子放下,跑到万顺老店,把忠大伯和严志和叫了来。

    严志和一进小屋,看见江涛睡在严萍的床上,眼里立刻涌出泪来,举起两只手,说:“天呀!你们可得救了!”睁着泪水婆娑的眼睛看着严萍,抖着两只手,说不出心里有多么感激。

    忠大伯一手抓住江涛问:“你,你们怎么闹的?成了这个样子!”

    江涛说:“都是盲动思想闹的,进行了一场严重的争论,才扭转过来了。”他把出来的经过告诉他们,忠大伯说:“好!足见你们的士兵工作还做得不错,在目前来讲,抗日的人们,越多越好!”严志和伸起脖子问:“嗯,张嘉庆他们呢?”

    忠大伯也问:“咱那些人们怎么着哩?”

    江涛说:“他们还饿着!”

    朱老忠打了一个冷怔,说:“饿着?”

    江涛说:“我们都有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严萍看江涛脸上瘦得厉害,他这次出来,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任务。老夏他们怎么着哩?想着,她心上又蒙上忧愁,走出去给江涛端了饭来。

    江涛吃着饭,问:“忠大伯!你们怎么也来保定了?”

    朱老忠说:“唉!甭提了,听说你们被围,这颗心老是吊在半悬空里。跑来看看能帮上手儿不?”

    严志和说:“那天我两顿饭没吃,就慌里慌张地跑了来。

    架火呀,心上真是架火!”

    江涛说:“帮手儿?就在同学们的吃食上盘算盘算吧!”

    朱老忠说:“那我们就帮你解决这粮食问题。”

    吃完了饭,江涛叫严萍到西关去找贾老师,告诉他江涛他们要改变作法,到广大乡村去。忠大伯说:“你也歇歇吧!”

    就和严志和两个人走出去。

    严萍洗了一把脸,对江涛说:“你昨儿没睡好觉吧?来!”不由分说,把江涛按在床上,放下蚊帐,说:“你好好儿睡,一会儿我就回来了。”说着,匆匆走出去。江涛睡了一大觉醒来,严萍才回来。又领江涛到第二中学,去找贾老师。贾老师一手抓住江涛,拍着他脊梁,笑了说:“你,你,你,你可出来了!”他高兴得口吃起来。

    说着话,贾老师把江涛领进物理实验室,外屋放着很多木架子,架子上尽是仪器。屋角上有一个小套间,窗上用黑布蒙着。屋子又小又暗,一只小床,一只小桌,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这就是贾老师的住室。他掏出一包香烟,扯过凳子坐下,问:“谈谈吧,怎么样?”

    江涛坐在床上,向他谈了和盲动思想斗争的情况。贾老师一手扶着桌角,弯下腰去,眼睛看着江涛,有抽半袋烟的工夫。笑吟吟地说:“好!正中我意。我虽然不在这一带工作,但是还有一些个别力量可以使用。转移到乡村去,以乡村包围城市……”

    贾老师沉默了很久很久,又抬起头来看着房梁说:“咳呀,同志!是这样子的……”说到这里,他又停住,脑子里在反复考虑,他想用一种什么力量,用一种什么方法,才能把被围困的人们运动出来,不受敌人的摧残。心里说:“干!破釜沉舟也得干,尽一切力量把他们运动出来!”才想和江涛商量这件事情,心上又想到:“力量就是那么多,还得从长计议!”

    江涛说:“那就需要研究。”

    两个人谈着话抽烟,时间不长,把一包香烟抽完了。小屋子里早盛不开这么多烟气,呛得贾老师一股劲地咳嗽,倒背了手,在屋子地上走来走去。他看江涛睡着了,轻轻披上大褂子,戴上个小帽盔,化好装轻轻走出门来。他下定决心,要进行军事行动,营救这批干部。一个人走出西城,到思罗医院去。

    走到医院门口,站岗的让他进去,径直走到连长室。屋子里陈设很简单,看得出来,是临时借房居住。他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外面有个人,先探进头看了看,才走进来。不等对方开口,他就迎上去,在门口看了看,问:“黄连长!吴营长呢?”

    黄连长睁大了眼睛,说:“被陈旅长扣起来了!对他有怀疑……。”

    贾老师说:“扣起来了?张团长呢?”

    黄连长说:“请假到北京去了,看他也不敢回来,旅长对他也有些怀疑!”

    贾老师听到这里,心上吃了一惊,把满怀希望打消了。他立刻转了个话头,说:“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们了,听说你们搬到这里来,我来看看你们,近来情况怎样?”

    黄连长说:“近来空气很紧张,请假控制得更严格了。”

    贾老师嗯啊着,抓住黄连长的手,用力握了一下,才走出来。这时,他思想上有些怅然。过了一刻,又想:不,一个连也是力量,看是怎么用。

    江涛一觉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贾老师已经回来,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静静歇着,眨巴着眼睛考虑问题。

    江涛一下子笑了,说:“照这个计划进行,我们就可以活命了!”

    贾老师说:“活命是一个问题,开展偌大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还等待着你们!”

    贾老师坐下来,把一张小图铺在床上,说:“你看吧!到了那刻,你们出门向西,再向北,通过大街,在思罗医院门前冲过,越过铁路,进入青纱帐。一入青纱帐,就算保险了。”

    江涛说:“向南去,接近野外不更近一点吗?”

    贾老师说:“不,不行。敌人有一个营驻守寡妇桥,小清河两岸都有岗哨。西门外也有一个营,在城北角一带布防。车站上还有一个营。……你们勇猛地冲破第一道警戒线,冲到思罗医院,我们那个连,就可以掩护你们过路。入了庄稼地,一直往西跑,八十里外就是保阳山。”

    一谈到山林,江涛眼里立时涌出泪来,说:“好,好啊!”脸上禁不住笑着,两手互相扭结,说不出心情有多么激动。他心里在想着山林的辽阔。

    贾老师说:“我考虑过了,只有这一条路走得通,再也没路可走了。还有一点,一定要在后天黎明行动,夜长梦多。”江涛说:“好!我们一定遵守时间!”贾老师派朱老忠和严志和帮他运送粮食。说:“叫他们吃得饱饱的,好跑路。回去告诉同志们,斗争到了火候,不能再拖延下去,把人们调动到广大农村去,领导农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没有犹豫的余地……”说着,拍拍江涛,镇着脸也不笑一笑。

    江涛从贾老师那里走出来,天快黑了。大街上,店铺里开始上灯,他好象离开这个城市几年了,看见什么东西都觉得新鲜。走到严萍门口,才说敲门,门开着,一个人悄悄走进严萍的小屋子,严萍不在。小屋子与往日不同,打扫得干干净净,窗上挂了新洗的窗幔,瓶子里插了一枝夜来香。也不知道严萍去干什么,等得不耐烦了,就躺在严萍的小床上睡着,睡得很熟。睡着睡着,听到旁边有呼吸的声音,睁眼一看,严萍坐在床边,睁着大圆圆的眼睛盯着他。见他醒来,微微笑了说:“醒了!醒了!”用手巾给他擦了眼睛,又说:

    “你睡得挺好!”

    江涛问:“什么时刻了?”

    严萍轰了蚊子,把蚊帐放下来,说:“时间不晚,你睡得这么熟!”她不住地笑着。江涛来了,她心上说不出来的愉快。

    江涛问:“刚才你干什么去来?忘了关大门!”严萍说:“你出去了,我去买了点吃的,顺便去送了东西。”她拉开抽屉叫江涛看,抽屉里有蜜饯红果、核桃、糖……她说:“看!愿意吃点什么?”她拿起一块点心送给江涛。两个人说着话,街上木梆响起,深夜了。江涛说:“你去睡吧,我也要睡。”

    严萍说:“你好好睡!”说完这句话,心上又想起什么,问:

    “你怎么办?”

    江涛说:“明天回去。”

    严萍问:“怎么又回去?”

    江涛说:“回去把人们带出来。”

    严萍听了这句话,盯着眼睛看着江涛,老半天才说:“还回去!”

    江涛看她脸上阴暗下来,握起她的手说:“不回去又怎么办?人们都被大兵围着。等我把人们带出来,咱们就离开这个白色恐怖的城市,到乡村去了。”

    严萍两只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江涛,问:“到乡村去?”江涛长叹一声,说:“唉呀!一场抗日的战争要打起来了!那里有更重要的工作,在等待着咱们!”说着,又想起家乡:长堤、绿柳、乔杨……他又想起母亲,说:“家乡的人们多么热情呀!”

    严萍说:“是!你喜欢乡村,我就跟你到乡村去。”

    江涛说:“我们要坚持按一种正确的方法去干。”江涛说着,由不得两眼瞄着严萍,会意的一笑。

    严萍也会意的笑了,说:“呵!那就是了!”这时她也感到应该离开这个白色恐怖的城市,到乡村去开辟工作。

    第二天,天刚黎明,好象有个什么东西在耳朵上跑过,江涛一怔醒过来。掀开蚊帐,墙角里还有黑影。窗外亮了,云层闪开,露出蓝天来。严萍手上拿着本书,在院子里散着步读着。江涛咳嗽了一声,严萍轻轻走进来,满脸笑着问:“你醒啦?”

    江涛说:“醒了,你在屋外站了一夜?”

    严萍说:“在给你站岗。我在夹道里放上凳子,一听得动静,就送你跳墙逃走。你还不知道,外面可紧哩!我想,你第一次在我这里睡,要是碰上个好儿歹的,不是我一生的遗憾?”说着,眼窝红了。

    江涛笑了说:“不,不会!”他握紧严萍的手,拉她过来坐在床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