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红旗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卷 第四十九节
    十四旅旅长、保定卫戍司令陈贯群听说二师学生冲出学校,抢购面粉,便亲自出马,带着卫队奔到西下关街。他打得马喷着鼻子乍着鬃,眼看着学生们把面粉抢回学校,乍起胡子,咕嘟着嘴,手里卷着鞭子愤愤大骂:“妈拉个巴子,都去通共!饿不服CP们,任务就葬送在你们手里!”

    卫队举起鞭子,在岗兵脊梁上乱抽。

    陈贯群下命令,把岗兵和米面铺的掌柜一齐捆起来,送到保定行营。立刻加强警戒,严密包围。

    消息传到锁井镇,说:十四旅包围了第二师范。说:要拿住抗日的学生们砍头。冯老兰坐在聚源号里,大吹大擂,夸大其词地说:“第二师范也闹暴动,这不是在天子脚下造反?”风言***传到大集上,好象出了什么大事情。严志和听得说,两手攥着把冷汗,没待赶完集,顺着十字街向东一蹓,走过苇塘去找朱老忠。看了看朱老忠不在家,返身走上千里堤。手搭凉棚,向堤外看看,再向堤里看看,耪地的人太多,认不出那一个是朱老忠。倒是朱老忠先看见他,看他动作有些慌张,一定是出了什么岔子,提起锄头走过来。离远里问:“志和!有什么事,这么着急?”

    严志和说:“大兵包围了第二师范,江涛和同学们都在里头。”

    朱老忠两眼怔得圆圆,停了一刻,说:“包围了第二师范?唔,这事非同小可!”他知道自从“九·一八”事变,第二师范是个抗日救亡的中心,学校里革命力量很大,党团员也很多,这些都是江涛说过的。

    两个人走到大杨树底下,蹲下来打火抽烟。朱老忠说:“北京、天津、上海学生运动高涨呀!去年全国学生入京大请愿,上半年西安学生运动又闹了起来。这咱保定又闹起学潮,看样子咱农民的抗日救亡运动也该闹起来了!”

    严志和摇摇头说:“不一定怎么样,要不的话,江涛今年该毕业了。”

    朱老忠说:“这样一来,斗争胜利了才能毕业。”停了一刻,又说:“不过也不一定怎么样,出水才看两腿泥。”

    严志和说:“为了救国嘛,没说的。可是一念叨起包围第二师范,我心里打颤。大哥!咱去看看他们吧!”

    朱老忠说:“行!咱说去就去,看看能帮上点手儿不。咱先去告诉贾老师一声,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严志和说:“我还想去托托严知孝的门子。”

    朱老忠说:“去吧!有病乱投医,多个门路没有不是。”

    两个人说定,严志和就慢腾腾地走回来。一进小门,涛他娘把饭摆在桌子上,他搬了个小凳,坐在桌子旁边抽起烟来。慢腾腾一袋,慢腾腾一袋,抽一口烟咕嘟起嘴,憋口气喷出去,喷了满屋子烟雾。他不想吃饭,走到小棚子里给牛筛上草,就又坐在炕沿上,两眼不转睛地瞅着他的牛。

    涛他娘扒前门框看了看,叫:“你可吃饭呀!”

    严志和说:“你吃吧!我不想吃了。”还是两眼直勾勾地望着,也不眨巴一下眼。慢搭搭说:“我想上保定去。”听话头话尾,涛他娘就会明白:“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既不说,涛他娘也不往那上去想。长时间不见江涛的面,她也没向不好事情上想过。她一只手支着门框,捵起衣襟来擦着眼,说:“这孩子净哄我,早早答应寻个媳妇撂在屋里,还说给我生下个胖娃娃,那里有个踪影儿?”

    严志和说:“甭念叨他们!我心上麻烦。”他心里一阵烦乱,下午没浇园,也没去耪地,躺在炕上睡了半天。直到太阳平西了,他才起来,饮了牛,上了垫脚,天就黑下来。听千里堤的大杨树上鸦群噪叫得烦人,他又坐在井台上抽起烟来。抽到晚霞散了,月亮显边,就顺着那条小道去找朱老忠。

    一进门,朱老忠正坐在捶布石上喂牛。贵他娘说:“你吃饭呀!”朱老忠说:“我不想吃。”严志和问:“做一天活,不吃饭那里能行?”朱老忠说:“听到第二师范的事情,我心里不净便。”等他牵牛到大水坑里饮了水回来,点上条火绳,两人又慢搭搭地走到村北大黑柏树坟里,去找朱老明。

    他们自从反割头税的那年入了党,三个人就象秤杆不离秤锤,总在一块。在那个年月里,贾老师不断地到这里,晚上出去工作,白天睡在这小屋子里,给他们谈些革命的道理。他们就觉得心里宽亮。有时也有别的地方来个人,也不过按着姓名找人,晚晌在小屋里睡了觉,吃了饭就又走了。这就是他们的党的生活。但是他们的心劲,他们的斗争,永远没有停止过。这天晚上,三个人蹲在大杨树底下,守着火绳头上那颗红火球,抽着烟谈话,直到天明。朱老忠清早就到城里去找贾老师。告诉他,要到保定去看江涛和嘉庆他们。贾老师听到这个消息说,他也要去开会。直到天黑了,他才回来。

    第三天,天一发亮,朱老忠和严志和就拎起烟荷包上了保定。进了南关,走进一家起火小店,想歇歇脚,垫补垫补肚子。店伙计也不说什么,直怔着眼睛瞧他们。

    朱老忠笑哈哈地走上去,说:“借光,伙计!我们想住下,吃点东西。”

    店伙计说:“住房也行,吃饭也行,得先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严志和说:“是来瞧学生的,他在第二师范,被包围了。”他一面说着,朱老忠直拿眼睛瞪他。紧瞪慢瞪,还是把这句话说出去。严志和才说完,又觉得后悔。

    店伙计把脑袋一摇,张开两只手向外推他们。

    朱老忠说:“你说话呀,你推什么?”

    店伙计喷着唾沫说:“去吧!去吧!这里没有房。”连推带搡,把他们轰出大门以外。

    朱老忠气得脸上一时发白一时发红,说:“他娘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讲情理的买卖人!”

    两个人立在梢门角上待了一会,闹不清店里为什么不留客,心里噗通直跳,只好离开这家小店,到第二师范去。走过了公园,一过水磨,朱老忠见桥上有大兵站着岗,就抢上两步,走到头里去。岗兵见来了人,站住脚问:“干什么的?”

    朱老忠再不说是来瞧学生的,他说:“俺是过路的。”

    岗兵歪起脖子看着朱老忠说:“过路的?我看是来瞧学生的。快接他们回去吧,人家说先‘剿共’,他们要抗日,这么闹法有什么前途?”

    朱老忠一听,不由得怔住,回头看了看。严志和见他过去,也硬着头皮走过岗位去。走到学校墙下,见把守的大兵很多。他们围着学校转了半周遭,看看没法进去。只好走进西城,去找严知孝。走到门口,朱老忠说:“到了大地方,青天白日也插着门,得先拉门铃。”一拉门铃,从里边走出个细高挑儿,穿黑纱旗袍的姑娘,探出头来问:“找谁?”开始还眨巴着眼睛看着,一见严志和,轻轻地笑着说:“是志和叔,进来吧!”说着领他们进去。喊:“爸爸,来客啦!”

    严知孝听得说,从屋子里走出来,说:“志和!我估量你快来了。”

    严志和说:“我来托你这门子。”说着走进书斋,指着朱老忠说:“这是我的老朋友,锁井镇上朱老忠。”

    朱老忠欠了欠身子坐下去。

    严萍说:“是忠大伯,我还上你家里去过。”说着,拿壶沏了水来,给他们斟上茶。

    严知孝说:“我就是希望家乡来个人,今年年景怎么样?鱼呀,梨呀,都不错吧?”他取出两支香烟,递给朱老忠一支,又递给严志和一支。

    严志和说:“梨挂得不少,河里鱼不多……我来看看江涛怎么着呢!”

    严知孝说:“我想你是为他来的。出事以前,他还天天粘在我家里,和萍儿一块玩。”

    朱老忠插了一嘴,说:“我们来看看第二师范有没有危险。”

    严知孝说:“这事也很难说,自从去年就闹抗日救亡,校长一定要开明的,教员一定要左倾的,把个教育厅也闹翻了。今天抗日,明天抗日,教员只好对着一排排的空椅子讲书,学生们都出去闹宣传。政府也是糊涂,日本兵打到关东,有人抗日还不好吗?又偏偏不让抗日。他们是‘宁与外人,不与家奴’!‘言抗日者杀毋赦’。学生更不退让,一定要抗日!针尖对麦芒,斗、斗、斗,象猫对爪儿,一直斗到今年春天。当局决心先‘剿共’后抗日,于是下令解散学校,把学生和教职员一律轰出来。把积极抗日的学生都开除学籍。学生还是坚持斗争,召回还乡同学,坚持抗日运动。当局命令军警包围了学校,断绝米面柴菜的供给。他们把米面吃完,把狗和塘里的藕都吃完,又武装抢了一次面。这样一来,第二师范可就出了名了!一个个都成了抗日救亡的英雄!”

    严志和低下头听完了,睁开大眼睛说:“那不坏了吗?他们为什么不许抗日?”

    严知孝说:“严重了!当局登报说:‘……共匪盘踞二师,严令军警督剿……’把大帽子给他们扣上了!”

    朱老忠不等说完,就说:“这两句话里就有杀机!”

    严知孝也说:“谁不说呢!”

    朱老忠说:“志和的意思,请你想个法子,看样子这个抗日的学校非解散不行!”

    严知孝说:“我早就跑了好几趟,郝校长和黄校长那里也去过了。他们痛恨二师学生把抗日救亡的理论偷偷输入他们的学校。说起话来,恨不得一手卡个死!我则不然,事出有因,各有社会基础。让他们都显显身手,谁能把这个千疮万孔的祖国从热火里救出来,算谁有本领!”

    朱老忠说:“你这倒好,看样子你赞称抗日。”

    严知孝招待他们吃饭,严萍皱起眉头,隔着门帘听着。吃完饭,严萍进来拾掇碗筷的时候,严志和说:“萍姑娘!江涛,你可得结记着他点儿。”严萍笑了说:“早结记着哩!我们还发动募捐,送烧饼。”说着,脸上就红了。

    朱老忠对严知孝说:“请你费点心,为这件事跑跶跑跶吧!”

    严知孝说:“那是当然!第二师范是我的学校,我能不管?”见他们起身要走,又说:“没有地方住,你们就住在我这儿。

    别看房子少,可有住的。”

    朱老忠说:“不,我们想住在万顺老店,那是个熟地方。”

    他们从严知孝家里走出来,到万顺老店。一进门,店掌柜迎出来,笑着说:“嘿!我以为是谁呢?是你们二位老兄!这一踏脚儿,十年不见了。老忠哥从关东回来的时候,还是从我这儿过去的。怎么想起上府来?”见老朋友来了,让到柜房里,先打洗脸水,又是斟茶,又是点烟。

    朱老忠说:“甭提了,志和跟前那个被包围在第二师范里。”

    店掌柜一听,瞪起眼睛说:“嘿呀!是志和跟前的?坏了!坏了!卫戍司令部有命令:旅馆里、店房里,一律不许收留第二师范的学生,说闹腾抗日的都是共产党!”

    严志和头发根子一机灵,立起身来,低下头长出气,也不说什么。

    朱老忠生气说:“怪不得刚才俺俩走到一家小店里,他说什么也不留俺,直往外推!”

    店掌柜说:“小买卖人,谁愿找这个麻烦?”

    朱老忠说:“俺又不是第二师范的学生。”

    店掌柜说:“碰上军、警、稽查,说‘你不是第二师范的学生,你是第二师范学生的爹!’张嘴罚你钱,谁怕钱扎手,你有什么法子?话又说回来,你为什么不上咱这儿来,吃饭喝水有多么方便,住房现摆着,光自碰了一鼻子灰!”

    朱老忠说:“俺来了,又给你添麻烦。”

    店掌柜说:“老朋友嘛,有什么说的。你们麻烦了我,我还高兴。你们要是不来,叫我知道了,我还要不干哩!”

    朱老忠呵呵笑着说:“他们要说你窝藏共产党呢?”

    店掌柜说:“他说,我也不怕。住监咱一块去,谁叫咱是老朋友呢!”

    说着话,老朋友们嘻嘻哈哈笑了一会子。严志和念叨了会子江涛的事情。店掌柜长吁短叹,为老朋友担心。他说:“你们尽管在我这儿住着吧!有什么大事小情,咱们一块帮着!”

    朱老忠看他热情招待,心想:常言道,投亲不如访友。他说:“看吧,不准怎么样,出水才看两腿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