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红旗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卷 第四十八节
    江涛在北操场和冯大狗谈着话的时候,张嘉庆正在南操场上站岗。他手里拿着一根军棍,脊梁靠在墙上,抬起头看着蓝色的天上,数着一颗颗银色的星子。人,肚子饿的时候,就自然地会想起米和面,想起存放米面的地方,他在盘算全市有多少米面铺,那个离得最近,正在这时,猛地听得噗嚓一声响,从路西投过一卷东西来。在薄明里,伸手一摸是大饼,还温温的。可惜距离太远,还有一卷卷的大饼落在墙外,墙外有大兵在把守。张嘉庆跑到指挥部,夏应图正在长椅子上睡着,他一下子扑上去,把他摇醒说:“吃食送来了……大饼!”他把一块香喷喷的香油大饼塞进老夏嘴里。老夏嚼了两下,咽下去说:“好香!”他一下子从长椅上跳起来,跟着张嘉庆跑到南操场。

    听说外面送来了吃食,同学们都跑来看。见一卷卷的大饼落在墙外,掂着两只手,说:“啧!啧!怎么办?怎么办?”

    张嘉庆把脚一跺,说:“哎!看我张飞的!”他把老夏拽到一边,研究了一个办法。老夏叫人们拿红缨枪吓跑了岗兵,把绳子拴住张嘉庆的腰,放到墙外去,把一卷卷的大饼拾上来。还没拾完:那个青胡髭槎子小军官,带着一队兵赶过来。老夏连忙拉起绳子,把张嘉庆斤斗骨碌地拽上来。小军官扑了个空,向岗兵们脊梁上乱抽鞭子,愤愤地骂:“真他娘的没用!咱们又得多站几天岗!”

    这几天,人们一顿饭能吃到一角饼。吃光大饼,反动派还是不退兵。站岗的时候,人们只好眯细着眼睛,看着缥渺的天空。天上有白云朵朵,几只蜻蜓飞过去,忽有几只象燕儿似的东西从天上飞下来。

    江涛跑上去一看是烧饼,才说动手去拾,人们呜噜地跑上去,抓起来放在嘴里。江涛不去抢烧饼,立在桌子上向西一看,是严萍和几个女伴站在土岗上,烧饼就是她们投过来的。严萍看见江涛,打了个手势,又连抛了几个。

    保定市工会和学联,发动工人阶级和青年学生们,给二师同学们送粮。几天里人们靠着天上飞来的烧饼充饥。站岗的时候,仰头望着天空,唱着:“喜哉,快哉,天上掉下烧饼来!”江涛一看见烧饼,就想起严萍,眼前闪着她美丽的影子。

    人们吃不饱东西,情绪有些低落。护校委员开会的时候,张嘉庆又发了大话:“看我的,有的是米面!”江涛说:“张飞!又发什么疯?你那样,人们吃不到东西,情绪会更低落。”张嘉庆说:“管保你们吃到东西!”经过夏应图的同意,张嘉庆把武装购粮的计划,在会议上谈了,张嘉庆要亲自领导同学们武装购面。谈着,他镇着脸,眨着眼睛不说什么,似乎是征求人们的同意。

    晚上,老夏和张嘉庆,两个人趴在床板上,仔细计划了这个行动。第二天清晨,天晴得明朗朗的,岗兵们还在靠着墙,拄着枪打瞌睡。张嘉庆起了床,围着墙转了一圈,查看了岗哨。把人们召集到指挥部,宣布了购面的计划。事情不大,是个武装行动,第一次出马,人们都磨拳擦掌,心里突突跳着准备战斗。老夏把人们分成三队:他自己带两三个同学管开门闭门。老曹和老杨带十几个人,出门向北冲,堵住北街口。张嘉庆带着十几个人,出门向南冲,负责购面。分配好了具体任务,各人拿好武器,在角门底下等着。老夏拿着一杆红缨枪蹬到桌子上,向白军讲话:

    “士兵弟兄们!二师同学为了抗日,把日本兵赶出中国去,坚持护校!反动派抱定不抵抗主义,要把东北四省送给敌人……指挥你们包围学校,逮捕抗日青年……今天我们实在饿不过去,有愿和抗日交朋友的,请行个方便……”

    士兵们瞪着两只眼睛听老夏讲话,心里想:“原来是这么回子事!抗日嘛,咱们大家都赞成!”

    这时,江涛指挥人们把大门哗啷啷地打开了。大黑个子老曹带着人,拿着长枪短棍冲出去,大喊:“冲呀!冲呀!”一直向北冲去,堵住了北街口。

    张嘉庆绑好了鞋子,杀紧了腰带,手里拿着红缨枪,带着十个粗壮的小伙子,从门口冲出去。一出门口,叉开两条腿,瞪起黑眼睛,抖得那杆红缨枪滴溜乱转,枪尖上闪着明晃晃的刃光。张嘉庆张开嘴大声吼着:“士兵弟兄们闪开,抗日队伍出来了!”人们也在喊着,紧跟着冲出门去。张嘉庆在头里大声喊叫:“嗨!闲人闪开!是抗日的朋友走开吧!枪尖朝着反动派戳!嗨!大刀光砍反动派!嗨!是朋友的别害怕!

    喊着,横起腰端着长枪,一股劲望南冲。

    江涛也在后头喊:“谁敢反对抗日,看枪……冲!冲!冲呀!”

    岗兵一看这个阵仗儿,向回卷作一团。张嘉庆带着同学们朝岗兵冲过去,追得骨碌碌地一直向南跑。一个个咧起嘴瞪起眼睛,变貌失色。

    那个小军官慌里慌张跑了来,上级有命令:防备二师学生冲出市外,去聚众暴乱。他立刻吹起哨子,把岗兵带到寡妇桥上,做下隐蔽工事,等候截击。

    可是二师同学不到寡妇桥,走到下关街口就站住,路东有一家小面铺。张嘉庆把三十块洋钱向柜台上哗啷啷一扔,说:“掌柜的!看好,十袋面!”

    说着,带着人跑上去,手疾眼快,每人背起面袋返身向回跑。掌柜的以为他们是聚众行劫,吓得浑身打抖。张嘉庆向回跑着,看见一个人失了足,骨碌地倒在地上。他又跑回来,伸手抓起面袋背在脊梁上,拽起那人来就走。江涛作后卫,岗兵一赶上来,他就瞪起眼睛冲一阵。人们丢了刀他拾着,丢了枪他也拾着,拾了一抱刀枪跑回来。人们累得满身大汗,个个象水里捞出来的,几乎喘不上气来。

    张嘉庆憋住气,出了一身绝力。力气出过去,身上渗出凉汗来,他疲乏了,手里拎着褂子走回北楼。一上楼梯,小腿肚软颤颤地打起哆嗦,脚尖反射得象要跳起来。他又退了下来,扶着栏杆歇憩了一刻,小肚子抖得不行,头也发晕,天旋地转的。他低下头,使拳头砸着眼眶,合了一会眼,才慢慢走上楼去,睡在铺板上。

    睡了抽袋烟的工夫,老夏一步一步走上楼梯,坐在他的头前,摸着他的额顶。他慢慢地睁开眼来,看着老夏半天也不说一句话。

    老夏问:“你累了,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本事。”

    张嘉庆猛地抬起头,说:“这就叫人急了造反!”

    老夏把张嘉庆的手,搁在自己手上拍着,一字字地说:“英雄呀,同志!英雄呀!”说完了这句话,他低下头去,再也不说什么。老夏和嘉庆虽然性格不同,一个是文文诌诌,一个是暴里暴腾,但思想是一致的;同样的是对反动派的残忍估计不足,对自己的力量估计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