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红旗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卷 第四十六节
    过了几天,军警包围得更加严密,校内校外失掉了联系,他们只好饿着肚子准备战斗。

    没有什么东西可吃,张嘉庆把肚子压在楼栏上向远处望着。火车不停地吼鸣,汽车在街道上驶过,人力车上的铃子叮叮响着。城市里到处热闹,就是这座学校沉在死寂里,没有欢笑,没有快乐。鸟有飞的自由,兽有跑的自由,他们却连一点自由也没有了。黄昏,家家烟囱上袅起炊烟,学校的烟囱上还是清冷的,离远看去,没有一点暖气。他摇摇头,想不出办法,又绝望地走到厨房里,告诉老王说,要多吃野菜树皮,少吃米面,细水长流呀!老王说,流什么?流不动了!老王又撇起嘴来,说:“张先生!油盐都吃光了,怎么办?”

    张嘉庆一听,就发起火来,跺起脚,瞪直了眼睛吹了他一顿:“一个个的快把少爷肚子紧紧吧!这是什么时候呀?还咸呀淡的!”

    老王又说:“光是我,一天吃两块锅疙疤就过去了。人们一个个都是白白致致、写字的手,那里吃得下去?都快饿得躺倒了。”

    老王告诉他,把仅有的一点米面都吃光了。张嘉庆垂下头,无言无语地走回北楼,心里想:“当家才知柴米贵,饿着肚子就是不好坚持。”他躺在床上,望着楼顶,望着远方寂静的城堡上的雉堞。想来想去,心上揭不开盖,想不出巧妙的计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斗争就不能继续下去。看太阳西斜了,夕红照满了楼窗,这天晚上,他没有饭吃,没有下楼,也没去站岗,他不愿见到饥饿中的伙伴们。一生来初次挨饿,头昏眼花,心里空得难受,吸口气都觉累得慌。身子骨象条山药蔓,软洋洋地站不起来。走道抬不起腰,使劲一抬,肠胃五脏都牵动得疼痛。他几次想下楼,蹭到楼梯边上,就又蹭回来躺在床上。没精打彩,眼里冒出火星,饥饿在熬煎着他。没有饭吃,关系在校同学的生存,责任是重大的。困难临头,想睡也睡不着。他想去找老夏,可是这个困难解决不了,见了面也是相对着沉默,又有什么办法?清凉的月色,从窗外流泄进来,一方方铺在地板上。他趴着床铺,对着月光出神,月色好看不能吃,打不破饥饿政策,斗争只有认输。又想起贾老师介绍他入团……在他直接领导下闹了秋收运动……又想到父亲登报和他脱离了父子关系,干起革命来,党为了培养他,费了多少心血,才考上第二师范。斗争失败了,只有离开学校,学校解散了,政治犯要去住监……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要坚持斗争。斗争,斗争,斗争到底!他想着,斗争的火焰又在心上燃烧。他从床铺上站起来,摇了一下子肩膀,两只手抱着胸脯,觉得浑身又有力了。

    张嘉庆这时又想到,在他的一生里,没有怕过困难。他有过最富有的父亲,也有过最穷苦的母亲。过过最富贵的生活,也过过最穷困的生活。他生长在富贵的门底里,也做过流浪儿、无家可归的人。他吃过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也吃过世界上最坏的东西。他住的屋子里曾有过无数金银,他的手里也穷到过没有一分钱。他当过地主的儿子,也革过地主的命……复杂的矛盾,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形成他的革命性格。他体会到,人生不是容易的,革命也有很多的困难,事在人为,努力干下去,总会看到胜利。他想着,一时兴奋躺在床板上睡着了。

    在睡梦里,不知不觉,张嘉庆通,通,通地跑下楼梯。蹓过南操场,到花园里去找那个西瓜。他在黑暗里摸来摸去,摸了半天,连棵瓜秧也摸不到了。肚子里的酸水,不停地往上涌。他用力朝那个埋瓜的地方挖下去,挖了半天,才在土地里刨出那个西瓜。连泥带水,咯嚓地打开一吃,又甜又凉,多么好吃?正吃着闻到一股腥味,回头一看,有一条黑狗慢慢走过来。鼻子一股劲嗅着,嗅着,嗅着,嗅到他手里的西瓜,自动地张开大嘴,伸出长舌头要吃。张嘉庆呆住,看狗的眼睛里射出饥饿的红光,心头一跳,想:“这狗……”才说再吃,又想到几十个同学,江涛也在饿着,实在不忍把那半块西瓜吃下去,抱起来走回北楼。在电灯光下,西瓜显出黑籽红瓤,多么新鲜!他叫了几声,叫不醒江涛。偷偷地把西瓜放在江涛的床上,他想:“等他一醒,说不定笑成什么样子?”才说上床去睡,一个斤斗栽倒在床底下。醒过来一看,还在床上睡着。窗外街道上的路灯星星点点,还在亮着。他回想梦境里的情节,嘴里又流出涎水来,实在饥饿,胸腔里烧燎得疼痛难忍。他慢慢挨下楼梯,去找小魏。走进厨房院,小魏正摇着身子,躺在席子上吹死猪——长吁短叹。看见张嘉庆走进来,软绵绵地抬起头,又软绵绵地放下去,眯眯着眼睛不说什么。

    张嘉庆抬起脚拨拉了一下他的头发,说:“小魏!起来,想个法子叫人们吃顿肉。”

    个魏垂头丧气地说:“算了吧,老兄!你真大的气性,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小猪崽子都吃光了!”

    张嘉庆说:“有的是办法,你看把人们都饿坏了,身上软得连岗也站不住,不用说战斗,敌人一来,就能把我们擒住。”

    小魏说:“没有一星面半粒米,两天只吃一把榆树叶,那里能行?你家里也是地连千顷,骡马成群,非上这个破学堂不成?”

    张嘉庆说:“别瞎絮叨了,抗日是大事。起来闹顿肉吃,叫人们长长精神,也能多坚持几天。”

    厨工们见张嘉庆来了,也弓着腰,搂着肚子诉苦。张嘉庆鼓励起他们的情绪,把脖子一缩,说:“嘿……狗!”他在夜暗里,闪起黑溜溜的眼珠子,呲开牙笑着。厨工们听得说“狗”,一齐想起学校里养着的几十条狗来。一下子都站起来,大眼对着小眼儿,笑着问:“狗肉?”张嘉庆说:“对嘛,去,把狗都叫来!”他又对着老王的耳朵说:“许吃,不许说。”一提起狗肉,小魏笑嘻嘻,浑身也有了劲了,说:“这叫做打着狗上阵。”张嘉庆说:“叫一切东西参加抗日,利用一切条件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张嘉庆这么一鼓动,厨工们都上了劲。在那沉沉的夜晚,星光满天,没有一点声音,厨房院里一阵凄厉的狗叫。第二天早饭,人们吃上大碗炖肉。可惜没有干粮,肉里没有盐。张嘉庆一进饭厅,人们齐大伙儿提高喉咙喊叫:“乌啦!第二师范母校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时间过得很快,把几十条狗肉吃完了,反动派还是没有退兵的意思。眼看人们都瘦得象露着肋条的马,腰细得象螳螂,脸上黄黄的,凹着大眼睛。张嘉庆又领着人们捉食了塘里的鱼,挖吃了塘里的藕。人们在饭厅里吃着鱼和藕,还笑哈哈地说:“张飞同学,真是有两下子,日本鬼子灭亡不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