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红旗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第十二节
    冯老兰站在庙台上,眼睁睁看着大贵拎着笼子下了鸟市。他没得到这只脯红靛颏,心上着实气愤。赶快叫老套子牵过牛套上车,他立时坐上牛车追了下去。

    说起老套子,冯老兰最是喜欢这样的人。

    老套子是出了名的牛把式,人们都说他懂牛性。甭看口齿,只看毛色,他能看出这牛的口齿年岁。只看骨架,能看出这牛出步慢快。病牛他能治好,瘦牛他能喂胖。自从老套子给冯老兰赶上大车,冯老兰花三十块钱买了这辆死头大车,拴上三头大杠子牛。辕里是一条大黑犍,四条高腿,身腰挺细,轭根挺高,两只犄角支绷着,大眼睛圆圆的,走起路来跑得挺快,外号叫“气死马”。前边是两条黄牸牛拉着梢,胖得尾巴象是插在屁股上。老套子每天把它们的毛刷得净亮,特别给“气死马”头上戴上顶小凉帽,凉帽顶上一蒲笼红缨儿。路上走着,老套子说:“人们都爱使大骡子大马,我就不,我就是爱使这牛。象那大骡子大马,一个撩起蹶子来,要是撩在人身上,就把人踢死,这牛温顺多了!”

    冯老兰说:“赶上使拱人的牛,也挺糟心。”

    老套子说:“拱人的牛咱倒会摆弄,蹶人的马咱就闹不冯老兰说:“人是百人百性,牲口的性道,也非摸索透了不行。”

    他说这话倒是实情,比如老套子吧,就是最野性的牛,甚至拱人成了精,只要一着他的鞭儿,就只有匍匐在地,眼角上滴着泪花,不敢吭声。可是他对大骡子大马没有一点办法。对于牛,他知道怎样喂养,知道它们爱吃什么东西,完全和大骡子大马不一样。比如骡子马爱吃苜蓿、干草、黑豆、红高粱。这牛偏爱吃高粱叶子、麦秸、豆饼、棉花籽饼。就说这黑豆吧,喂骡子马得煮熟了喂。喂牛时就得上碾子轧碎,使水泡过,用来拌着豆秸子、豆叶子喂。老套子就是喜欢喂牛,每天晚上,他披上当家的那身破皮袄守着灯,一边咳嗽着筛草喂牛。从夜到明,他都在槽道里转。今天老套子见冯老兰坐在牛车上,看着他亲手喂胖的大犍牛,嘻咧咧地说:“年幼的人们就是爱摆阔,不喜欢牛,光喜欢大骡子大马。”

    冯老兰说:“可不是,贵堂老早就劝我把牛卖了,买大骡子大马呢!”

    老套子一听,当家的要改换作派,他心里一急,说:“常说:老牛破车现当伙哩!换一套牲口可不是玩儿的,要花多少钱哩!再说你买的这辆车吧,不管怎样破,用绳子棍子绑着摽着,我都能使用,看样子还能使个十年八年。要是雇个使骡马的把式,有了好骡子好马,还得买辆新车。这年头买辆新大车,少说也得个一百多块洋钱。”

    冯老兰说:“老人们都是勤俭持家,才挣来这个家业。年幼的人们就不行,就说贵堂吧,净想闹时兴。又是要做买卖当洋商,又是要打井买水车。”

    冯老兰和老套子,两个喜欢养牛的人,一块坐在牛车上,一答一理儿说着。走到村边,老驴头正背着筐拾粪。冯老兰一看见老驴头,想起运涛笼子罩上绣的鸟。他问:“大哥!你拾粪哩?”

    虽然说是同族当家,老驴头这辈子可没听得冯老兰喊过他一声大哥。他真的不相信起来,站在原地转了几遭,也找不见跟他说话的人。看见冯老兰和老套子坐着牛车走过来,就以为是老套子。他向老套子舒过脸,说:“唔!闲着没活儿,拾点粪。”

    冯老兰说:“你可管着春兰点儿,别叫她跑疯了!”

    老驴头一看不是老套子说话,是冯老兰。立刻打起笑脸,迎上去口口吃吃地说:“当然!闺女家大了,要管紧点儿。兄弟!有什么不好看儿,你说给我,我给你打她!”

    冯老兰说:“别的倒不怕,别叫她丢了咱冯家老坟上的人!”

    老驴头摆着长下巴说:“真的?看我给你管她!”

    老驴头站住脚,让这辆火爆的牛车走过去。一直赶进冯家大院,冯老兰从车上跳下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走进家去。

    冯贵堂站在场院里,等老爹下了车,才走近牛车去。老套子一看见冯贵堂,火气就上来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也不说什么。冯贵堂一看见那又大又破的车,慢搭搭的牛,心上就气不愤,暗暗地说:“省着钱在钱柜里锁着,使这么破的车。这么落后的交通工具,一年到头少做多少活?也不算算帐!”想着,一时心血来潮,跟在冯老兰背后走进家去。把准备多时的意见,怎样卖了慢牛,怎么买大骡子大马,把他的改良计划说了一遍。针尖对麦芒,冯老兰正为了这件事情对冯贵堂生气。他一听就蹦了,把老套子的话劈头带脸盖过来,呲打得冯贵堂鼻子气儿不得出。冯贵堂一时驳不倒冯老兰的守旧思想,只好暂时认输,慑悄悄地走出上房。冯贵堂一出门,冯老兰又把他叫回来,说:“我心里也有一桩心事!”

    冯贵堂满肚子不高兴,听得老爹叫,只好转回身来,问:

    “什么事?爹!”

    冯老兰说:“我这一辈子了,没妄花过一个大钱,没有半点嗜好。就是抽一袋叶子烟,喜欢个鸟儿。小严村严运涛和朱老忠家朱大贵,逮住一只出奇的鸟儿,我出到三十吊大钱他们还不卖给我。”真的,这人非常喜欢养鸟,他一天宁自少吃一顿饭,也要养一只体心的鸟儿。

    冯贵堂又问:“一只鸟儿,干什么值那么多钱?”

    冯老兰说:“鸟儿没有市价,凭值,值得还多!”

    冯贵堂抬起头想了想,又笑了说:“那个好说,咱一个钱不花,白擒过他的来。”

    当天下午,冯贵堂打发帐房先生李德才,上小严村去找严运涛,要这只脯红靛颏。李德才拿上一条大烟袋,蹒蹒跚跚地走到小严村,见了运涛就说:“运涛,今天有个事儿跟你商量!”

    运涛一看见李德才的脸色和架势,说:“什么事你说吧,大伯!”

    李德才拍拍运涛的肩膀头儿,仄起脸问:“你逮了一只鸟儿?”

    运涛说:“没有,是我兄弟他们逮住的。”

    李德才说:“这只鸟儿,冯家大院里说要,你送去吧!”

    运涛说:“大伯!你不是说‘君子勿夺人之所爱’吗?俺兄弟们希罕,不肯撒手。”说着,点着下巴,挤巴挤巴眼睛笑了笑。

    李德才说:“唉!孩子们!什么这个那个的,拿来送去吧!见了老头,我就说,‘是严运涛给你老人家送来的!’说不定,还有多少的好处呢!”

    运涛心上也想到,卖了这只鸟儿,对过艰苦的年月,有很大的好处,可是一想到大贵,他说:“那个不行,大伯!你不是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人家不愿给就算了!”李德才说:“古语云:‘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要紧的地方还不在这里。比方说他一恼,你要种地,他不租给你。你要使帐,再大的利钱,他不放给你!”说着,拔起腿就要往运涛家里走。运涛站在门口,扎煞起胳膊挡着路,说:“真的,鸟儿不在家,在大贵那里。”

    李德才气愤地瞪出眼珠子,呆了一会,悄默默地转过身子去找朱大贵。一进大贵家门,忠大伯在门口站着,见了李德才,笑了说:“野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李秀才轻易不到我家,来!有什么事你说吧!”

    李德才说:“可就是,虽然是个邻居,你没到过我院,我也没到过你院。今天来,倒是有一桩小事儿。”

    忠大伯说:“什么事?”

    李德才问:“你家小子逮住了一只鸟儿?”

    听得门外有人说话,大贵拎着笼子跑出来,问:“谁问我的鸟儿?”

    李德才摆了摆手儿,说:“来!我看看!”他把笼子拎在手里,翻过来看看,掉过去看看,絮絮叨叨地说:“这鸟算不了什么贵样。”

    忠大伯说:“不算贵样,管保你这一辈子没见过。”

    李德才说:“冯家老头喜欢这鸟,你送给他吧!”朱大贵把眼一瞪,说:“嘿!那是怎么说的,说了个轻渺!”

    李德才说:“他是锁井镇上的村长,千里堤上的堤董,没的要你只鸟儿还算欺生怎么的?你们才从关东回来,办事要顺情合理,随乡入乡,别学那个拐棒子脾气!”

    这件事,要是出在锁井镇上别人,送个人情也就算了。可是出在朱大贵身上,他可就是不那么办。他把两只脚一跺,直声地说:“我就是不送给他,他不是俺朱家老坟上的祖宗,俺孝敬不着他!”

    李德才听朱大贵口出不逊,镇起脸来说:“他不是你坟上的祖宗,他可是锁井镇上一村之主!”

    大贵红着脸,喷着唾沫星子跺得脚通通地响,向前走了两步,气呼呼地说:“土豪霸道!他霸产、霸财、霸人,还要霸到我的鸟儿身上?他霸道,他敢把我一嘴吃了!”

    李德才一听就火了,拍打着屁股趋蹓上去,说:“嗯!他霸谁家产来?霸谁家人来?你嘴里甭砸姜磨蒜,给不给鸟儿,你讲明白!”

    大贵说:“你欺侮别人行了,欺侮我朱大贵就不让!”

    李德才说:“别满嘴里喷粪,谁欺侮你来?”

    大贵说:“你倚势力压人!我从关外走到关里,就是没怕过这个。”

    李德才说:“甭说废话,这鸟儿你给不给吧?”

    大贵咬定牙根说:“我不给,我不给,我不给定了!”

    李德才说:“你们这庄稼人们真不情理,一个个牲口式!不给好说,那我就回去照实说了。哼!别卖后悔,走着瞧吧!”

    说着,头也不回,下了坡绕到苇塘里踉踉跄跄地走了。

    朱老忠瞪着眼睛看他走远,才说:“大贵!你对得好,看他有什么节外生枝!”

    大街上嚷动了,说冯家大院要霸占朱大贵的鸟儿。运涛、春兰、江涛,都赶了来。运涛说:“咱就是不给他,看他怎么着。”

    江涛说:“就是不给他,咱把它卖了,先给我买本书。”

    二贵说:“快卖了吧!过年的时候,做件大花袍子,买点爆竹什么的。”

    春兰什么也不说,她心上笼着忧愁:她明白,鸟儿虽然是件小事,说不定老霸道们要生出一个什么枝节,来祸害运涛和大贵他们。

    朱老忠站在坡上,抽着烟看着这群满腔心事的孩子们,动了深思:想过来想过去,深沉地琢磨了一会子。从嘴上拿下烟袋,捋了捋胡子,说:“你们都看见了吧!一个个要拿心记,要肚里长牙,懂得吗?”

    大贵低下头,他想不到,得住这么一只鸟儿,倒惹出一肚子闷气。混水不清地说:“知道。”

    运涛嘻嘻笑着,说:“我们都记着就是了,大伯别生气了。”

    朱老忠掂着烟袋说:“从今以后,你们谁再上西锁井去,要跟大人一块。谁要是偷偷地跑去,在冯家门口过一下,叫我知道了,就要拿棍子敲你们。去吧!”

    当忠大伯说着话的时候,孩子们都低着头听着,等他说完才各自走回家去。朱老忠扛上锄,到园里去找严志和。把一只鸟儿的事情跟志和说了,他说:“你别看事由小,可能引出一场大事来。”严志和也说:“许着,咱得经着心,抵挡他们一场。”

    大贵看人们全走完,一个人走回家里,右手扛上辘轳和水斗子,左手提起铁锨,拎了笼子去浇园。到了园里,把笼子挂在井台边小枣树上,泡上斗子坐下抽了一袋烟,开始浇起园来。拧两下子辘轳,就停下来,打着口哨看着那只机灵的靛颏。浇到天黑,把笼子拎回来,挂在梯子上就吃饭。吃完了饭,和父亲商量了明天的活路。他跑跶了一天,浇了半天园,身上也乏累了,躺在软床上就睡着了。齁啊齁地一直睡到半夜,睡萝里听得鸟声吱吱乱叫,他扔地从软床上跳起来,眼也没有睁一睁,楞楞怔怔地跑到梯子跟前。伸手一摸,笼子不见了。立时觉得头上嗡地大了起来,在黑夜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屋里去叫二贵:“二贵!二贵!忙起去看看,怎么笼子不见了?”

    二贵一下子从炕上爬起来,用手背擦了擦眼睛,也没顾得睁开,慌里慌张地跳下炕来。跑到院里,这里寻寻,那里找找,怎么也找不到,撅起嘴来楞了一刻,说:“八成,是给猫吃了!”

    这时也把贵他娘吵起来,点了个灯亮儿一看。笼子摔散了,滚在台阶后头,翎毛扑拉了满院子。大贵慑着眼睛呆了半天,觉得头嗡嗡乱响,身不由主地摇摇转转,对二贵说:

    “唉!我睡着了,你也不说看看。”

    二贵说:“不是说不叫俺养着吗?你和运涛两人养着。我也睡着了!”

    大贵坐在梯子上,拍着胸脯子着急百赖,说:“咳!这一下子就苦了!……”

    这时,朱老忠正在梨园里高窝铺上睡觉,他才睡醒了一觉,离远看见院子上空明***亮。心里想,许是出了什么事情!走回家来一进门,一家人看着这只破笼子发呆。他沉静了一下,打发大贵到小严村去叫运涛。大贵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小严村,走到运涛家门前,砸开小门。运涛开门就问:

    “大贵,出了什么事情,黑更半夜的来敲门?”大贵说:“咳!甭提了,咱的脯红给猫吃了,快去看看吧!”

    “给猫吃了?”运涛倒抽一口气,紧跟了一句,再不说下句。他举了举两只手,摩着天灵盖,沉思来沉思去,骨突着嘴不说什么。按一般人说,也许会冒起火来,跺着两只脚发急。可是运涛是个绵长人,自来没发过火,没说过一句狂话。就是有多大的事情,他也会忍住性子。他想:“既是给猫吃了,还有什么说的呢!”一时身上凉下来,跟着大贵走回锁井。

    江涛心里倒挺着急,这个鸟他连一下子也没摸过,亲着眼看的都不多,他没喜欢够。再说这鸟儿名贵,这样一来,买不上车了,也买不上牛,大花袍子更穿不上。满天的锦霞,都被大风吹散了。忠大伯、大娘,都在院里呆呆地站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着小眼儿,谁也不吭声,单等运涛张嘴说话。大贵看运涛半天不言语,更摸不着头绪,眼里噙着泪珠说:“大哥!这可怎么办,困难年头,说什么我也赔不起你呀!”

    运涛听了这句话,缓缓地抬起头来,嗤地笑了说:“大贵!今天在大伯和大娘面前说话,你说这话就是外道了。甭说是只靛颏,就是一条牛,糟踏了也就是糟踏了。什么赔不赔,咱弟兄们过去没有半点不好,那能说到这个字眼上。”

    他这么一说,贵他娘、二贵,脸上一下子笑出来。忠大伯听了,也呵呵笑着说:“咱穷人家,没有三亲六故,就是以朋友为重。”

    大贵把胸脯一拍,说:“运涛!你要是这么说,从今以后,你向西走,我朱大贵不能向东走。你向南走,我不能向北走。

    若是有了急难,你家的事就是我家的事。”

    一句话激动了忠大伯,他向前走了两步,拍了拍胸膛,攥住运涛和大贵的手,说:“好啊!好孩子们,你们的话,正对我的心思。从今以后,你小弟兄在一起,和亲哥们一样,做朋友要做个地道!”忠大伯吩咐大贵二贵搬出坐凳,叫运涛和江涛坐下。忠大伯也坐在阶台上,叫贵他娘点了根火绳,抽着烟。这时就有后半夜了,天凉下来,星群在天上闪着光亮,鸡在窝里做着梦,咯咯地叫着。忠大伯又说:“在北方那风天雪地里,我老是想着咱的老家近邻,想着小时候在一块的朋友们的苦难,才跑回家来。你父子们帮助我安家立业,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这时,严志和也走了来,立在一边看着。听到这里,一下子从黑影里闪出来,说:“话又说回来,这一只鸟儿算了什么,孩子们!你们要记住,咱穷人把住个饭碗可不是容易,你们要为咱受苦人争一口气,为咱穷人整家立业吧!”

    孩子们都为两个老人的话所激动,听到这话头上,运涛擦擦眼泪说:“咱小弟兄们都在这里,从今以后,把老人们的话记在心里,咱不能受一辈子窝囊。兄弟们要是有心计的,大家抱在一块,永久不分离。”

    江涛也受了感动,两手抱住脑袋,伏在阶台上抽抽咽咽地哭个不停。忠大伯一看孩子们激动的神色,转忧为喜,说:“孩子们!这话我可得记住!鸟儿糟踏了,打断了仇人的希望,可不一定能打断仇人的谋算!看你们小弟兄们以后怎么抵御吧!”

    严志和也说:“看你们小弟兄们有没有这份志气!”

    说着鸡叫天明,忠大娘又给他们烧水做饭。

    那时候,运涛二十一岁了,大贵才十八九岁,江涛比二贵大几岁,才十三岁。他们已经知道社会上的世故人情,经过这一场变故,会用不同的理解,不同的体会,把朱老忠和严志和的话记在心上。经过这个变故,朱老忠觉得严志和的为人。严志和更觉得朱老忠的慷慨,两个家族的友情更加亲密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