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红旗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第十一节
    等收完了秋,打完了场,运涛带上江涛,大贵带上二贵,提上那只精致的鸟笼,笼子上套着那个花布罩儿,去赶城里集。下了坡走过苇塘,摇摇摆摆穿过锁井大街,要顺着大路进城。大十字街上,店铺门前扫得干干净净,门前有几棵老槐树,树上也挂着几只笼子,有鸟儿在絮叫。冯老兰正站在板搭门口,左手拈着花白胡子,右手托着画眉笼子。离远看见运涛和大贵他们走过来,一见笼子罩上绣的那个花布罩儿,他问:“嘿!这是个什么鸟儿?”伸手接过笼子。

    运涛站住脚说:“这是一只靛颏。”

    当时冯老兰已经长成个大高老头子,瘦瘦的脑袋,两绺长胡子。薄嘴唇说起话来,尖声辣气。穿着黑粗布大褂,蓝缎坎肩。戴着大缎子帽盔红疙瘩。他问:“去干什么?”

    运涛说:“到城里集上去遛遛鸟儿。”

    冯老兰问:“什么好鸟,也值得到城里集上去遛遛?”

    运涛说:“谁知道,我也没见过这样的鸟儿。”

    冯老兰提起笼子,掀开布罩一看,大吃一惊。他把脖子往后一缩,瞪出黄眼珠子说:“笼子不强,鸟儿不错。这么着吧,甭上集了,闹半斗小米子吃吃。”当他看到布罩上绣的这只鸟,又问:“这是谁绣的,这么手巧?”

    运涛说:“春兰。”伸手去接笼子。又说:“半斗小米俺不卖。”

    冯老兰把笼子望后一闪,伸出左手一摆,瞪起黄眼珠子说:“哼!着什么急!”

    这时冯贵堂右手提着大褂襟走过来,顺手接过笼子,说:“我看!”他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迷,再也不想还给运涛。去赶集的人们,也在十字大街上停住脚看着,担心要出什么事情。大贵看冯老兰父子居心不善,要出岔子。把褡裢望江涛怀里一扔,横起腰抽个冷不防,一个箭步窜上去,跐蹓地把笼子扯过来,撒腿就往西跑。运涛、江涛、二贵,也跟着一齐跑下去。冯贵堂怔着眼睛也没说什么,转过身拍着巴掌,哈哈大笑说:“哈哈!小门小户的,见过什么?逗着你们玩儿!”

    运涛、大贵、江涛、二贵,气呼呼地跑过锁井大街,出了村走不多远,上了城里大路。顺着这条大路走了一气,就到河边。河上有座小木桥,走到桥上运涛叹口气说:“咳!咱穷人家呀……”大贵跑得呼呼咧咧地说:“常说金银还不露白呢,我们不应该叫他看这只好鸟。我看他想抢了咱们的。”运涛说:“兄弟们还不知道呢,咱被那霸道们欺侮了几辈子。忠大伯十几岁上下了关东,就是被他们欺侮跑的。我爹要是不碰上忠大伯,也就跑了关东。他们明抢暗夺,兄弟们长长志气吧!”大贵喘着气说:“你看,咱过个庄稼日子多难呀!”二贵顾不得说话,点了点头,江涛又忽闪着大眼睛在想什么。

    运涛和大贵兄弟四人,带着这只宝贵的鸟儿进了城。一进城门,人多买卖也多。他们不买什么东西,也没上热闹地方去。向西一拐,柴草市尽头有个小庙,庙台上就是鸟市。

    河里没鱼市上看,一到鸟市上呀,你看吧,什么样的鸟笼,什么样的鸟儿都有;有用高粱秆插的转笼子,笼子里盛着白玉鸟。有人把这笼子挂在树上,要是有别的鸟来找白玉鸟一块玩玩,一蹬转盘,就落在笼子里,巧手人插的笼子真是精致。此外,有黄色的竹黄笼子,红色的雕漆笼子,黑色的乌木笼子。笼子里盛着画眉、百灵、八哥、蓝靛颏、红靛颏……还有一架苍鹰,脚上拴着铁链,瞪出黄眼珠子,伛偻着嘴,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它看着这些活跳的鸟儿,闻香不到口!

    拎笼子的人们,净是一些个穿袍戴帽拿胡梳的老头。也有年幼的,那就戴着红疙瘩帽盔,穿着蓝布大褂子。运涛立在庙台上,左手叉在腰里,右手五指平伸举起笼子,笼子上插个草标儿。他把蓝布罩儿向上一打,那只精灵的鸟儿,瞪起两只眼睛,叉开两条小腿,站在杠上,昂着头挺起胸膛,晃搭着身子絮叫起来。它这一叫啊,就盖了鸟市了。人们都挤上来看,不住声地夸奖,连声说:“好鸟!好鸟!”“嗬!百灵口!”

    有个大高老头,穿着青缎马褂,提条大烟袋。用手掌遮住阳光,眯着眼睛看了看,捋捋白胡子,伸手抓起这笼子。当他一看到这鸟胸脯上过大的一片红毛,吃了一惊。抖了一下子手,悄悄地问:“卖吗?”

    运涛说:“卖!”

    老头慢悠悠地说:“什么价儿?”

    运涛说:“你给条牛钱!”

    老头摇摇手说:“不值……老了!”

    运涛故意镇起脸,装出斯模大样儿,说:“你看看那嘴,看看那爪儿,什么色道,哪里老?”

    老头伸手从怀里掏出眼镜盒,戴上老花眼镜一看,还是个雏鸟。伸出食指点点说:“十吊钱……”

    运涛说:“你算白看看!”

    正在搭讪,走上一个大胖子老头。白胡子大胖脑袋,腰围有两搂粗,穿着灰布大褂,一只手悄悄伸出肥袖子,来摸运涛的手。说:“这么着……这么着……怎么样?”

    他一股劲赶着摸,运涛就躲,他不懂牲口市上的行话。老头又小声说:“十五吧!”

    运涛问:“十五吊?”

    没等得胖老头答话,冯老兰猛地一下子从人群里闪出来,呼噜喊叫说:“十五吊吗?这鸟儿算我的了,我出二十吊大钱!”

    胖老头一看,冯老兰来撑他的行市,气呼呼地把大拇指头一竖,说:“我出二十五吊!”

    又从人群里蹦出一个人来,醉倒马杓地走上来,说:“嗨!

    一辈子了还没见过这么好玩艺儿,我出三十吊!”

    他这么一喊,立时从人群里伸出十几只手,要抢这个笼子。冯老兰一马当先,扯住笼子系儿。运涛伸出一只手支架着,把笼子举得高高的。这时江涛看架势不好,悄悄走近大贵说:“快上!快上去!”大贵扭头一看,有一群人伸出手来,果然是不得了!撒腿跑上去,大喊了一声:“闲人闪开!”拔开众人,向上一窜伸手抓过笼子,把布罩往下一拉,沉下脸来说:“不卖了,俺自格儿养着。”

    冯老兰见大贵抓起笼子要走,着急败打地用手指头指着大贵说:“你一个庄稼人,养个白家雀什么的!养这么好鸟儿,不是糟踏?”他还是不肯撒手,连连说,“三十吊!三十吊!”

    大贵那里听他那一套,摇了一下肩膀,使了一把劲,捭开冯老兰的手指,鼓起大眼珠子说:“你要是这么说,俺扔到臭水坑里沤了粪,你管不着!庄稼人一样的养好鸟儿,你管得着吗?”他拎起笼子,大摇大摆地往回走。运涛、江涛、二贵,都在后头跟着。小哥儿四个围护着鸟笼,走出了人群。

    走到城门洞里,运涛找了个凉快地方,坐下来抽烟,说:“大贵!不管怎么的,咱卖了它吧!你看,咱天天下园下地,谁有空闲侍奉它……万一的……”运涛才说伸手拿过笼子来看看,大贵冷不了地把鸟笼一躲,说:“不!没人侍奉我侍奉它!”

    当这鸟儿才逮住的时候,大贵知道是个好鸟,他还不知道这鸟的名贵。一经市价,一致说这鸟有贵样。他把笼子擒住,合紧虎口不再撒手了,运涛想着一下手儿也不行。

    运涛说:“你看,兄弟!它要吃鸡蛋,要吃牛肉干儿。咱这穷人家,养长了那里侍候得起?它要吃活食儿,谁给它去逮?”

    大贵把脖轴子一拧,说:“它吃人脑子都行!”

    运涛知道大贵是一根筋的脾气,低下头暗笑。江涛一边看着,也由不得笑了。运涛抽着烟,自言自语:“看!你们才回来,为了盖上几间房,要了几亩地,连点棒子小米吃不起,光是吃点红高粱。俺们几行子梨树又赶上歇枝,一家子连衣裳都穿不上……咳!困难的年月!兄弟,咱把它卖了吧,过过艰年不好?”

    自从大贵从关东回来,向来是这样:只要运涛一说话,大贵就仄起耳朵听。今天一说到这鸟儿,大贵扭起脖子不吭声。沉默了半天,才鲠直地说:“我看着这脯红,三天不吃饭也不饿!”

    运涛笑笑说:“好!哪你就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