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七剑下天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第十七回
    睹画思人冒浣莲心伤内苑挟符闯狱凌未风夜探天牢

    康熙站了起来,正想去检阅董小宛的藏书,面对着墙上的画像,忽觉画上的董小宛,嘴角含着冷笑,一双眼珠,似会转动似的。他打了一个寒噤,停下步来,对待卫道:“你把那张画给我撕下来!”

    冒浣莲躲在橱后,热血奔涌。眼见那侍卫慢慢走近亡母的遗像之前,五爪如钩,向画像抓去,冒浣莲大叫一声,猛地跳了出来,唰的一剑向那名侍卫刺去。

    那名侍卫功夫也着实了得,蓦觉金刃劈风之声,来自脑后,一个旋身,一张椅子已拿在手中,“呼”的一下横扫过去。冒浣莲宝剑一挥,紫虹飞射,椅子的四条腿先自断了!那名待卫大喝一声,椅子猛地掷出,冒浣莲横剑一劈,把那张椅劈为两半,一低头,避开碎片,剑锋一领,剑尖外吐,一个“盘肘刺扎”,唰的一剑,朝着奔来的敌人手腕剪去,那名侍卫疾扭身躯,手腕已被剑尖刺了一下。他暴喝如雷,身形一起,双拳交击,向冒浣莲两面耳门擂打。冒浣莲见他来势凶猛,心生一计,忽然斜掠横跃,剑招如串,突向康熙刺去!康熙尖叫一声,扑倒在地,趁势一滚,躲在梳妆台下面。那名侍卫在冒浣莲掠身斜跃时,已知不妙,急纵过身来,耳听得皇帝尖叫之声,以为已受了刺客的暗算。这一惊非同小可,拼了性命,双手张开,和身扑去。冒浣莲轻轻一闪,那名侍卫只顾救人,右掌前捞,左掌应敌,岂料捞了个空,只觉一阵奇痛彻骨,左掌已给冒浣莲宝剑切了下来!

    那名侍卫精通关外十八路长拳,若论武功,当在冒浣莲之上。只是冒浣莲持有宝剑,而他又要兼顾皇上,左掌一断,虽仍拼死拦截,已是敌不住了,不过几招,冒浣莲乘他发狂猛冲的时候,一个绕步,闪到身后,反手一剑,自后心穿过前心,将他戳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冒浣莲取过一张椅垫,抹了剑上血迹,将亡母遗像,小心取下,卷了起来,宝剑一指,喝道:“出来!”

    康熙在梳妆台下,听见侍卫被杀,全身冰冷,料想今日不免一死,把心一横,反而比前镇定,钻了出来,斥道:“你敢弑君?”

    冒浣莲冷冷一笑,宝剑在康熙面前一晃,说道:“宰了你等于宰一口猪,有什么费劲?”康熙哼一声,说道:“你也别想活着出宫了!”冒浣莲想到狱中的易兰珠,剑尖一指,却并不刺下,低声骂道:“你想饶命吗?”康熙道:“怎么样?”冒浣莲道:“你得先把天牢中那个女贼放出来!然后把我送出宫去!”康熙一想,心内暗笑:这女贼真是雏儿,我答应放她,你难道能出去监视?只要我一脱出掌握,大内高手马上要把你活宰。故意想了一阵说道:“天子无戏言,我马上写下御旨,叫人放她,你可放心了吧?”

    冒浣莲宝剑一指,冷冷说道:“我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何是我若死在宫里,那清凉寺的老和尚会替我念经。”康熙面色倏变,斥道:“什么老和尚?”冒浣莲冷笑道:“是呀,什么老和尚?我真糊涂,老和尚早死掉了,不能念经啦!”忽然在怀里掏出一串珍珠,宝光外映,扬了一扬,说道:“这串珍珠是这屋子的主人的,老和尚还算好心,临死前将它交回给我。咳,他可死得真惨!”冒烷莲以前夜探清凉寺时,碰到做了和尚的顺治皇帝,顺治曾一手携着她,一手携着康熙,去祭董小宛的衣冠冢,这串宝珠,就是老和尚那时交给她的(见第二回)。康熙这时早已认出冒浣莲是谁,做声不得。冒浣莲又指着地上的尸体道:“他可死得不值,比阎中天差多了。”康熙面色苍白,身子发抖。冒浣莲嘻嘻笑道:“你若敢伤我毫发,我立刻就在宫里把这件事情抖出来!”康熙心里打突,想道:“若她在外面泄隔,我还不怕。在宫里嚷出来,太后知道了,可不是当耍的。”当下满脸堆笑,说道:“你这女娃子真是,我答应送你出宫,你瞎疑心作甚?”冒浣莲眼光赛如寒冰利剪,迫视康熙,催道:“快写,快写!把那女贼放出来!”

    康熙吮笔挥毫,正思脱身之计。忽听得屋外脚步声大作,楚昭南高声叫道:“皇上在这里吗?”康熙应道:“在这里!”冒浣莲利剑在他脖子一架,低声说道:“不许他进来!”楚昭南脚步声已到门前,康熙道:“你且稍候,朕就出来!”楚昭南禀道:“鄂王妃进宫,现在外面候见!”康熙将未写完的纸揉成一团,随手一扔,冒浣莲低声喝道:“做什么?”康熙道:“想不出了!”冒浣莲想迫他再写,只听得外面又有太监察道:“太后莲驾到!”康熙苦笑道:“太后来了,我可不能阻她进来!”冒浣莲眉头一皱,藏好宝剑,说道:“出去!”康熙一把推开房门,楚昭南暮见皇帝背后,跟着一个宫娥,面貌好熟!不敢细看,冒浣莲迅即把房门掩上,低低在康熙耳边说了句:“记着老和尚!”康熙挥手道:“你们进来作甚?都随我出去!”楚昭南应声“是”,随又禀道:“是太后叫我们到这里找的。”康熙哦了一声,大踏步走出,冒浣莲紧紧跟着。楚昭南这时已看出冒浣莲是谁,大吃一惊。

    一行人走出“兰风精舍”,太后迎面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康熙道:“想来取一些书。”太后看着冒浣莲手上的画卷,问道:“这就是从里面拿出来的吗?”康熙点了点头,太后正想叫她打开来看。鄂王妃走过来,太监将黄绫铺在地上,鄂王妃跪下叩头。太后道:“她已等不及陛见了。”康熙问道:“有什么紧要事么?”太后道:“她说,病已稍微好了,想到天牢审女贼!”康熙道:“那她就去好啦!”鄂王妃叩着头谢恩。太后很爱惜她,拉她起来,冒浣莲趁止已时机,忽然在皇帝耳边说道:“我要跟鄂王妃出去!”)

    原来冒浣莲心想:虽然自己握有皇帝把柄,要想安全出宫,那也很难。在宫中皇帝怕自己说出杀父之事,不敢加害,若他派人送自己出官,那他准会暗下毒手。而且恐怕若再耽搁下去,会有人认出自己是纳兰公子带入禁苑,并曾在三公主宫内住过的,那岂不连累他们。她对鄂王妃虽然也不敢相信,但总觉得在鄂王妃身边会安全得多。

    康熙“嗯”了一声,太后己将鄂王妃拉起。康熙道:“鄂亲王不幸惨死,朕甚悼念。尚望王妃节哀。朕有宫娥一名,通晓琴棋,伶俐解事,特赐与王妃,以解烦闷。”冒浣莲盈盈下拜。鄂王妃再谢过恩后,扶起冒浣莲,心想:“怎的皇上今天会突然将宫娥赐给我?”本来皇帝将宫娥赏赐亲王王妃,也是寻常的事,只不是这样当面赏赐,而是令宫中太监,以香车宝辇,送到府第罢了。王妃虽觉不大寻常,但也不特别奇怪。

    太后一心念着董小宛的事情,想问皇帝在她房中见到什么,并不在意冒浣莲和鄂王妃,当下就催皇帝回转景阳宫。康熙忽然向前一指,说道:“怎么三妹妹也来了!”

    冒浣莲刚随鄂王妃走了几步,忽见三公主迎面走来,急忙使个眼色。三公主问道:“王妃这么早进宫?”一面瞧着冒浣莲。鄂王妃点了点头,指着冒浣莲道:“三公主可认识她吗?皇上说她通晓琴棋,以后我也有个人指点了。”三公主道:“哦,那么是皇上将她赏赐给你了?”鄂王妃道:“不敢!”三公主拉着冒浣莲的手,笑道:“哦,待我看看,长得真俊啊!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我以能没见过你呢?”她装着和冒浣莲说话,手中一件东西早递了过去,冒浣莲何等机灵,拢袖一揖,东西早已藏人袖中。太后在那边等得不耐烦,招手叫三公主过去。三公主笑盈盈地说道:“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请问鄂王妃。”冒浣莲心领神会,随鄂王妃登上宝辇,轻轻易易地出了禁宫。

    冒浣莲在辇中与王妃同座,越发看得清楚,只觉王妃与易兰珠非但相貌相同,连说话神情与眉宇间那股哀怨之气,也一模一样。再回想易兰珠在五台山行刺多铎时,替王妃挡住飞镖的往事,心中透明雪亮。鄂王妃见冒浣莲尽看着自己,毫无普通宫娥那种畏缩神情,心中也是奇怪。

    回到王府,王妃屏退侍女,留冒浣莲独自陪着自己,问道:“你在宫中多少年了?是伺候皇上还是服侍皇后?”冒浣莲笑道:“我进宫中总共还不到两天!”王妃惊问道:“你不是宫娥?”冒烷莲点了点头。王妃道:“那你进宫做什么?”冒浣莲道:“和你一样!”王妃面色陡变,冒浣莲接着说道:“那是为着救一个人!”王妃双眼圆睁,颤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冒浣莲逼前一步,冷冷说道:“我是易兰珠的友人。”鄂王妃面色惨白,低声说道:“她把什么都告诉你了?”冒浣莲避而不答,反问道:“王妃,你真要将她杀死替你的丈夫报仇?”王妃掩面叫道:“你别这样逼我行不行?”冒浣莲深深一揖,又道:“王妃,是我说错了!她给打下天牢,你一定比我们更焦急,更要救她!”王妃哭道:“我有什么办法?”冒浣莲双袖一抖,将三公主给她的东西拿出,解开一看,只见一块透明碧玉雕成一对相连的朱果,上有龙纹图案,刻得十分精致。冒浣莲大惑不解,王妃一见,双眼放光,急忙问道:“这是皇上给你的吗?”冒浣莲摇了摇头,王妃叹口气道:“我还以为是皇上的意思,谁知是你偷来的!”冒浣莲道:“你别管我是怎样得来的,你快给我说说这是什么东西?”

    鄂王妃将来果接过,又仔细看了一阵,用两只拇指在朱果上一按,朱果忽地裂开,果核突出,鄂王妃将果核尖端在纸上一刺,纸上立刻现出两个极纤细的满洲文字,冒浣莲一个也不认得。

    鄂王妃拇指放松,朱果复合,说道:“果然是了,可惜拿到了手也没有用。这个叫朱果金符,我们的太祖据说是吞下神人朱果而诞生的,所以朱果金符,一向是内廷信物。皇帝有什么密令,常将朱果金符交给大臣或卫士去办。”冒浣莲喜道:“那我们有了这个,岂不就可以救出易兰珠姐姐?”鄂王妃摇摇头道:“不行,你听我说,朱果金符只能交给大臣或内廷侍卫做信物,而且倘非一品大员和一等待卫,皇帝若要他持金符办事,还需赐以密诏,上写朱果金符,交与某某等字。”冒浣莲道:“若有密诏又何必更赐金符?”鄂王妃笑道:“宫廷之事,你有所不知。皇帝有些事情,是不能在诏书上写明的,密诏只写明金符由谁执掌,那么手待金符的人,就是皇上的钦使,可以权宜行事,但却又不落痕迹。”

    冒浣莲想了一阵,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说我们既非一品大臣又非一等待卫,手上又没有金符的诏书,所以此物就毫无用处。”鄂王妃黯然说道:“正是这样!”冒浣莲笑道:“一品大臣我们不能假冒,难道一等待卫我们也不能假冒吗?”鄂王妃跳起说道:“你真聪明,一品大员,朝中只有限几人,自然不能假冒。可是内廷的一等待卫,往往不为外廷所知,假冒那是容易得多!”她沉吟半晌,忽然说道:“只是谁有这样大胆?”

    话犹未了,忽听得外面有人叫道:“谁敢这样大胆!”鄂王妃与冒浣莲推窗一看,只见一个青衣妇人运剑如风,把在楼下守卫的四名王府侍卫,迫得…级级地往上直退。四名侍卫连连呼喝,那青衣妇人却是丝毫不睬,剑法迅疾之极!

    喝斗声中,一名侍卫突然“哟唷”一声,头下脚上,翻下楼去,连冒浣莲也看不清楚,青衣妇人是用什么手法把他刺伤的,正惊疑问,只见青衣妇人竟在兵刃飞舞之中,欺身直进,一名使杆棒的侍卫,往下扑身,杆棒唰的奔下盘缠打,那青衣归人腾身窜起,一招“风巷落花”,把其他两名侍卫齐开逼退,右脚往下一揣,那名侍卫杆捧刚刚贴着楼板扫出,尚未长身,已给踢下楼去。四名侍卫,死伤一半,剩下的两名侍卫,飞身跃上檐角,高叫“王妃,快躲!”话犹未了,青衣归人如大雁般腾空掠来,一手抓着一个,活生生地从高楼上直摔下去。

    冒浣莲随博青主出道以来,不知见过多少高手,此时也不由得暗自心惊。这妇人的剑法竟似不在凌未风之下,而在桂仲明之上,是何路道,她却毫无所知。唯有把大虹宝剑出鞘,暗加戒备。

    青衣妇人力杀四名王府侍卫,长啸一声,纵身跃进房内,冒浣莲拉王妃退后几步,横剑封着门户,高声问道:“是哪位前辈?”青衣妇人理也不理,径自喝问王妃:“你就是纳兰明慧?”王妃恍惚记得好像是许多许多年前见过的,应了一声,青衣妇人斗手一扬,一条软鞭腾空飞出,卷地扫来,冒浣莲宝剑疾的一撩,软鞭给斩断一截,而自己也给扯动几步,整个身躯,向前扑倒。

    那青衣妇人把冒浣莲扯过一边,唰的一剑,疾向王妃刺去,王妃身形急闪,左掌下搭,右掌上击,施展大擒拿手中的“龙腾虎跃”一招,反夺敌人宝剑,青衣妇人“噫”了一声,剑光一闪,避招进招,左手长鞭,疾风暴雨般横扫直卷,王妃连连后道,形势十分危险。冒浣莲急挺天虹宝剑,往背后夹攻,青衣妇人斥道:“你这女娃子找死!”一旋身,短剑横截,长鞭夹击,将冒浣莲和王妃两人都罩在剑光鞭影之下,冒院莲虽有宝剑,只是对方武功极强,连自保也极艰难,更谈不到出击。倒是纳兰王妃掌法曾得过杨云骢指点,勉强还可支持。

    纳兰王妃连连喊道:“你是谁?有话好讲!”青衣妇人“哼”了一声,说道:“你贵为王姑,哪里还记得起我?”右手剑毫不放松,“金针度线”“抽撒连环”,点咽喉,刺左肋,扫肩胸,挂两臂,一招紧似一招,冒浣莲给长鞭拦在一边,救援不得,眼睁睁地看着王妃就要丧命在三尺青锋之下。

    酣战中,王妃双手往上一拉,硬将身形拔起,使出险招“金赡戏浪”,在半空中伸手向青衣妇人双目便抓。

    青衣妇人冷笑一声:“你找死!”左手呼的一鞭,将冒浣莲迫到墙边,右臂一抬,挡开了王妃双抓,短剑反手一圈,朝着王妃颈项斩截。就在这性命交关之际,王妃忽然觉一股大力将自己一托,趁势打个筋斗,翻身落在楼上,同时耳边听得“当”的一声,青衣妇人破口大骂!

    冒浣莲躲在墙角看得分明,解救王妃的人,竟是从楼中一块大匾额的后面飞身出来的,冒浣莲暗暗心惊,有人藏在身边也不知道,假如是敌人的话,岂不糟糕?

    冒浣莲再仔细看时,忽然一阵心跳,又惊又喜,来人虽然以巾蒙面,可是从身材剑法却看得出来,不是凌未风是谁?!浣莲不自禁地跑了上去,大声叫道:“凌大侠!”青衣妇人反手一鞭又把冒浣莲迫进墙角,那蒙面人应声叫道:“浣莲,你不要上来!”正是凌未风的声音。

    凌未风和青衣妇人各以上乘武功相搏,奇快无比,冒浣莲看得眼都花了!青衣妇人长鞭呼地一个旋扫,解开凌未风的剑招,短剑胸能一立,封闭门户,退后一步,叫道:“你是天山神芒?”凌未风掣回青钢剑答道:“正是,敢问前辈何人?”凌未风以为她听了自己的名头,必然停下兵刃,不料那青衣妇人点头笑道:“天山神芒,名不虚传,再试你几招。”长鞭唰地扫出,右手短剑也展开了一派进手的招数。凌未风心想:怎的这妇人如此没礼貌!身形一晃,青钢剑光华闪处,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对攻。

    那青衣妇人武功非同小可,两手同时使用两般兵器,竟然配合得妙到毫巅。同时使两种兵刃的人,凌未风以前只碰过一个丘东洛,左刀右剑,已是不凡。但现在和这青衣妇人一比,那丘东洛简直算不了什么。凌未风天山剑法神妙无比,也只能堪堪打个平手,不由他不暗暗惊奇!他杀得兴起,宝剑一抖,银星点点,霎时间只觉一室之内,剑光绦绕,到处都是凌未风的影子。青衣妇人喝声“好!”左鞭右剑,见招拆招,身形也是四面游走,溜滑非常,凌未风自出道以来,从未碰过如此功力深厚的人,蓦地省起:“莫非她还在人间?”手中剑一紧,酣斗中左掌猛地斜击,掌风到处,青衣妇人朝青布包头飘然翻起,冒浣莲又是一惊,青衣妇人颜容美艳,却是白发萧然,包头里还缠着一条红巾,随着掌风飘动。凌未风倏地跳出圈子,抱剑当胸,长揖到地,说道:“失敬!失敬!原来是飞红巾女侠!”青衣妇人大笑声中,长剑倏地收回,短剑掷在桌上,笑道:“你不愧是杨大侠的师弟!看到了你,就如同再见到他一样。”说罢,笑容顿敛,神色黯然!

    飞红巾在二十多年前,驰名天山南北,是草原上老幼皆知的女英雄,和杨云骢并驾开驱,一男一女,同称塞外奇侠,(详见拙著《塞外奇侠传》)两人曾经有过极深厚的交情。后来回疆各族的抵抗被清兵各个击破,杨云骢为追寻纳兰明慧,飘然从塞外来到江南,惨死在钱塘江边。飞红巾也突然在草原上失踪,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二十年来,草原上到处流传着她的英雄事迹,凌未风是在她失踪两年之后来到回疆的,早就听得别人说过她的名字了。

    飞红巾双掌一拍,冲着纳兰王妃冷笑道:“你好呀!”纳兰王妃双眼无神,凄然说道:“杨云骢已死了十八年了,你还要怎样?你杀了我吧,我也不愿活了!”飞红今抄起短剑,怒道:“你当我是和你争汉子吗?呸!我就是要杀你!”凌未风拦道:“王妃与我们并无仇怨!”飞红巾不理凌未风,迫向王妃发话道:“杨云骢的女儿呢?拿来给我!”王妃秀眉一挑,冷笑道:“关你什么事?干嘛要交给你!”飞红巾怒道:“我知道你是她的母亲,可是你这个母亲却一点不理女儿。哼,你当我不知道吗?她杀了你的宝贝丈夫,你就把她打下天牢,还要慢慢地折磨她!”纳兰王妃放声大哭,一头撞向墙壁。凌未风轻轻一拉,把她扯开,对飞红巾道:“女侠,你从哪里听来的话?王妃不是不想救她,只是没有办法!”飞红中道:“你这话当真?”凌未风道:“那女娃子是我抚养成人的,我为什么要骗你。”飞红个短剑归鞘,缓缓走去,说道:“那么,明慧,是我怪错你了!”行了几步,忽然停下,叫道:“外面有人来!”凌未风身形一起,穿出窗外。

    原来康熙被冒浣莲要挟,迫得放她走出宫禁,又惊又怒,辞别太后之后,即召集大内高手,挑出八名一等待卫,叫他们到鄂王府去将冒浣莲杀死,割头回报。这八名侍卫到了王妃楼下,猛见四具武士尸身,断头折足,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楼上一声大喝,一个蒙面怪人,已似流星飞坠,凭空跃下。人未到地,暗器先发,两道乌金光芒,疾如电射,近身处两名侍卫,竟被天山神芒,对胸穿过。

    众侍卫哗然大呼,急忙围上。楼上青光一闪,飞红巾紧跟着又跃下来,短剑一挥,将过来迎截的侍卫手腕斩断,叫道:“凌大侠,我和你比赛杀敌!”

    凌未风叫道:“好!”青钢剑一招回风扫柳,把四面攻来的兵器挡开,左掌反手一挥,向欺近身边的一名敌人劈去,不料一股大力反撞过来,那人竟然并未给他击倒,凌未风“咦”了一声,翻身进剑,那人叫道:“分出三个人去挡住那贼婆娘,我和郑铁牌对付这厮。”凌未风一剑刺去,狠疾异常,那人竟毫不退让,一枝铁笔“横架金梁”,连守带攻,还了一招。

    这人是内廷侍卫中第二高手,名叫成天挺,外号“铁笔判官”,善会打穴。楚昭南则是禁卫军中的第一高手,两人曾在内廷打了一日一夜,比了十项功夫,对比打成平手。他初以为小小一名女贼,自必手到擒来,心望还暗笑皇帝小题大作。哪料尚未见女贼影子,两名一等待卫就给天山神芒打死!成天挺见了凌未风的暗器,这才知道是碰见了江湖上闻名丧胆的“天山神芒”凌未风!

    成天挺心头一震,拼命架住,陡见飞红巾一跃而下,只一招就把一名大内高手的手腕斩断,更是发慌。但他毕竟是大内第一高手,虽惊不乱。凌未风的名头激起他的好胜之心,他的手底也是招招狠辣,不肯退让。凌未风连发三剑,未曾把成天挺迫退,心中大怒,左掌一扬,在敌人攻来的铁笔上一拍,把铁笔拍得歪过一边,随即一招“龙顶摘珠”,剑光一闪,直奔成天挺的咽喉刺去。这一招狠辣之极,成天挺急忙滑步旁窜,铁笔一抡,当成虎尾棍用,“横扫千军”,格开青钢剑。凌未风手腕一翻,剑光如白练般一闪,“龙归大海”,又朝成天挺下三路刺到。这两招迅捷无伦,是天山剑法中最精妙的招数,饶是成天挺如何了得,也给迫得连连后退。

    那姓郑的卫士使两面铁脾,在宫中也是五名内的高手,成天挺留下他和自己联手,原就是想藉他的铁牌,来克凌未风的宝剑,想以“一力降十会”,使凌未风难于兼顾。不料凌未风身法步法,变幻无穷,根本不理铁牌的夹击,只狠狠追杀成天挺,那名卫士,铁牌猛砸,好几次眼看要砸中敌人,只是对方不知用什么身法,随便一闪,便闪开了,竟似背后长着眼睛一样,手中剑仍然紧紧迫着成大挺。

    成天挺铁笔斜飞,又挡了十余招,险象环生,急忙喊道:“郑铁牌,你过来,正面!”他是只求两人合守,不求夹攻了。成天挺和郑铁牌并肩一站,展开铁笔点穴的招数,和凌未风再度恶斗,这一来形势果然好了许多!凌未风剑招虽迅捷无伦,但成天挺有了帮手,伊如身边添了一面活动的盾牌,铁笔点刺敲击,居然和凌未风互有攻守。

    成天挺身形轻快,招数圆熟,更加上那名卫士,双牌运用得霍霍生风,凌未风剑法一招紧似一招,兀是找不到对方破绽,耳听得远处呼喝声,脚步声,响成一片,想是王府中的武士,发现这里恶战,纠集同伴,进来卫护王妃,凌未风心中急躁,剑走灵蛇,闪电般疾刺两剑,把成天挺再迫退几步,把全身功力运在左掌之上,郑铁牌双牌翻飞,齐齐打到。凌未风大喝一声,一掌击去,两面铁牌都给震上半空,凌未风欺身疾进,反手一掌,把郑铁牌的头颅打得粉碎。只听得飞红巾长笑叫道:“凌未风,你才打死一个吗?”

    飞红巾当年威震塞外,遁迹二十年,仍是英气迫人,三名一等待卫欺她是个女流,一开首就分三面冲去。飞红巾兀立如山,待到近时,突然一抖长鞭,一名侍卫竟给卷了起来,飞红巾左手一挥,把那名侍卫摔出几丈之外,撞着石块,脑浆迸流!

    余下的两人虽然是一等待卫,功力却比成天挺差得多,那里挡得住飞红巾这种左鞭右剑,精妙繁复的招数。酣斗声中,飞红巾短剑一旋,一名使鬼头刀的侍卫,兵刃已给击飞,飞红巾长鞭一拦,挡着他的同伴,短剑横扫,寒光闪处,一颗头颅已给切下,飞红巾叫道:“这是第二个!”第二名卫士魂飞魄散,转身便逃,飞红巾一鞭打出,又把他卷了过来,短剑一勒,又将一颗头颅割下来,叫道:“第三个也开销了!”短剑迅那归鞘,长鞭挥舞,纵声长笑,这时凌未风才击毙郑铁牌。

    凌未风见飞红巾手挽两颗头颅,如飞掠至,笑着招呼道:“女侠身手,果是不凡,你赢了!”成天挺趁他稍缓,虔点一笔,一鹤冲天,腾身便走。飞红巾十分好胜,身形一掠,长鞭疾卷。成天挺在半空打个筋斗,头下脚上,疾冲下来,左手握着鞭梢,飞红巾竟没将他卷着。成天挺借力一翻,翻到飞红巾跟前,铁笔一扬,电光石火般疾点飞红巾“肩井穴”。飞红巾一脚踢去,成天挺手腕一偏,给剑尖挂着一点,皮破血流,而飞红巾也觉铁笔挟风,夹耳而过,连忙横跃两步,成天挺已掠过一座假山,和王府中循声赶来的武士会合了。

    飞红巾还待追击,凌未风喝声:“走!”冒浣莲早已跃下,在旁边观战,这时,掏出一把夺命神砂,对着赶来的王府武士,迎头一洒,凌未风连发三支天山神芒,枝枝都是穿喉而过,射毙三名武士。武士们发一声喊,四下分开,飞红巾掷出人头,哈哈大笑,与凌未风冒浣莲飞身走出王府,

    到了僻静之处,飞红巾陡的停下脚步,拱手说道:“凌大侠,后会有期!”凌未风急忙叫道:“请留步!”飞红巾扭头问道:“你有什么话说?”凌未风道:“前辈为救大侠遗孤,不远万里而来,何不与我们一路?”飞红巾面色一沉,说道:“你是杨云骢师弟,何以明知故问?你救你的,我救我的,不必多言!”一飘身,疾似旋风,霎忽不见人影!凌未风给她没头没脑说了一顿,莫名其妙。要知凌未风虽是杨云骢师弟,可是两人相见之日,正是杨云骢毙命之时。杨云骢与飞红巾之间的恩恩怨怨,凌未风如何知道?

    凌未风叹道:“飞红巾的武功真是出神入化,巾帼无双,只是脾气如恁般怪僻!”冒浣莲根本不知飞红巾是何等样人,不敢置答。凌未风忽然问道:“你的朱果金符呢?拿来给我!”冒浣莲急忙送上,凌未风藏入怀中,毅然说道:“今晚我要夜探天牢!”冒浣莲道:“凌大侠要不要人接应?”凌未风道:“不必,人多了反而不好!”两人谈起别后情况,始知李来亨是因为桂冒二人入京数月,毫无消息,这才请凌未风入京一看的。凌未风为了名头太大,面有刀疤,所以总是昼伏夜行,一路上探听不出什么消息。到了京城,这才知易兰珠已刺杀多铎,被打下天牢。

    易兰珠是凌未风抚养大的,情如兄妹,又如父女,凌未风知道之后,犹如万箭钻心,十分难过。心想师兄惨死,只此遗孤,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命丧京华,裂尸西市。易兰珠和纳兰王妃的关系,凌未风当然知道。因此他把寻找桂、冒二人的事,暂搁在一边,先到鄂王府踩查,仗着轻功超卓,居然给他闯到了王妃的卧楼,恰好碰到了冒浣莲和飞红巾。

    冒浣莲问道:“飞红巾是怎样的人?看来她对易兰珠的关心,不在你我之下。”凌未风叹道:“这是情孽!我也不很清楚。只是在回疆时,听得草原上牧民的谈论,约略知道一二。飞红巾原叫哈玛雅,二十多年前,名震南疆,是罗布族唐努老英雄的独生女。听说楚昭南初下天山时,就曾在唐努老英雄帐下,帮助他们抵抗过清兵的,只是没多久就背叛了唐努,投降了清军。”冒烷莲道:“可惜,可惜!”凌未风道:“那时我的大师兄杨云骢在北疆鼎鼎有名,他帮助哈萨克人打仗,后来还成了哈萨克军中的灵魂。后来哈萨克在北疆吃了败仗,杨师兄横越塔克拉马干大沙漠,来到南疆,和飞红巾联合起来,一时声势大盛。”冒浣莲听得津津有味,插口问道:“他们两人同抗清兵,又都是人中龙凤,为什么不结成豪侠姻缘,神仙眷属?”凌未风叹道:“浣莲,并不是人人都能像你和仲明那样的,情之一字,微妙万分,一旦错过机缘,便只有终身遗憾。他们为什么不能结成眷属,我是毫不知情。只是听说,飞红巾在遇到大师兄之前,曾爱过一个名叫押不卢的草原歌手。押不卢的歌声非常美妙,可以打动任何少女的心,但不幸的是,这样的歌手,却有一个卑贱的灵魂,他勾结清兵,害死了唐努老英雄。后来飞红巾亲自把他擒来,挖出他的心肝祭奠亡父,那一幕‘草原夜祭’,二十年来给牧民们编成了许多歌曲,在草原上流传!”冒浣莲叹了口气,问道:“据你猜想,是不是杨大侠嫌她爱过押不卢呢?”凌未风道:“我想不会,可能是大师兄之情另有所钟,在碰到飞红巾之前已爱上现在的鄂王妃了。”冒浣莲摇头叹息,忽见凌未风双目似有泪光,悚然一惊,暗道:难道凌未风也有什么伤心之事?当下不敢多问。

    凌未风要过了朱果金符,问清楚了冒浣莲现在的地址。知道桂仲明张华昭等一班人都在“蹑云剑”石老镖头家里,很是高兴,说道:“我今晚夜探天牢,若然得手,立刻带易兰珠来找你们。”

    凌未风在思念着易兰珠,易兰珠在天牢里也思念着凌未风。

    天牢里黑沉沉的,只有墙角两盏豆大的长明灯发着黯淡的微光。太阳照不进来,月亮照不进来,星光也透不过那密不通风的铁窗,易兰珠关在天牢里,恍恍惚惚,也不知过了多少个白天和黑夜。她感到异样的宁静,“我是我父亲的女儿啊!”她觉得她并没有辱没她的父亲,父亲的血书在她心灵上所造成的重压,是已经完全消失了。她想舞蹈,她想唱歌,她想面对着隐在黑暗中的死神说道:“来吧,我并不怕你!”一

    她真的一点不怕死吗?可能是的,但她在漫漫的长夜里,有时却也不禁颤慄起来,她不是怕死,而是惋惜自己青春的生命,还只有二十岁的少女哪!就要和亲人们永别了!她没有亲人,但她却怀念她的“亲人”。王妃是她的母亲,在长远的岁月里,她对她的感情交织着爱和恨,在她软弱的而又坚强的少女的心中,她并没有把她的母亲当成“亲人”看待,然而此际,在自己生命即将结束的前夕,她想起她的母亲来了!她有一个欲望,要把自己积压了多年的眼泪,在她母亲的面前痛痛快快地流出来。对她诉说她是怎样的爱她又是怎样的恨她!

    第二个“亲人”,她深深怀念着的是凌未风,凌未风并不是她的亲人,但却要比什么亲人都还要亲,她想起凌未风在她刚刚学会讲话的时候,就把她从江南带到漠北,带到寒外,抱上天山。“我不知给他添了多少麻烦!”这种情份,简直是超过一般父女之上的,“有哪一个父亲为她的女儿吃过这么多苦呢?”她想。她恨不得能再见到凌未风,抱着他的腿,叫他一声“爸爸!”“但凌大侠还这样年青,比我只大十多年,叫他做爸爸,他高兴吗?”易兰珠东想西想,时常忽然在黑暗中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第三个她所怀念的“亲人”是张华昭,她认识他还不到两年,可是她已对他有了很深的情感,这种情感完全不同于对凌未风的情感。在以前,她是全不了解男女之间会有这样一种情感的,而现在她却把他当成亲人看待了。她想起在清凉寺把他救出来时,他那感激的而又是关切的眼光。她想起在石老镖师家中,她和他诀别的情景,“我死了之后,他真会折一束兰花插在我的墓前吗?”“哦,这真是太奢侈的幻想,我死了是连坟墓也不会有的啊!”

    易兰珠在黑暗中流下眼泪来,忽然她自己责备自己道:“杨大侠的女儿是不流泪的!”她深深地想念这三个亲人,但把这些思念都加起来,也及不上她对她父亲的爱。“我是为我父亲完成了心愿而死的!”这样一想,她就一点也不惋惜自己的死了,她双手张开,迎着无边的黑暗,好像看见死神张翼飞来,她突然叫道:“来吧,我不怕你!”

    就在此际,牢门忽的打开,一条黑影向她行来!

    易兰珠心灵震荡,闭上眼睛,喃喃说道:“爸爸啊!你等着我吧,你的女儿来见你了!”自从她被关进这间牢狱之后,从未有人来过,就是每天两顿饭,也只是狱卒从外面递进来,这黑影不是死神也是刽子手了?她一阵昏迷,忽然又似心中空荡荡,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迷荡中,有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低声说道:“兰珠,是我!”易兰珠叫道:“真的是爸爸吗?”那人叹息一声,叫道:“兰珠,你醒醒!我来带你出去!”

    那人似乎用手拂了几拂,蓦然间易兰珠感到一阵轻松,颈上的铁枷和脚下的镣铐都给那人弄断了。易兰珠扑了上去,拖着那人的手道:“你是爸爸还是刽子手?”有一滴热泪滴在她的面上,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呼唤着:“兰珠,你醒醒!你认不出我吗?”易兰珠眼泪夺眶而出,扑倒地上,抱着那人的双足,喊道:“凌大侠,这不是梦吧?”

    这个闯进天牢的人正是凌未风。他取了朱果金符之后,换了一身大内侍卫的服饰,当晚就蒙面来见狱宫,掌管天牢的是宗室中的一个贝勒,一见来人取出朱果金符,在白纸上印出“大清”两个满文,吃了一惊,急忙问道:“你是宫中的侍卫?”凌未风点头“哼”了一声,贝勒问道:“皇上可有什么吩咐?”凌未风道:“皇上要我即刻把刺杀多铎的那名女贼带进宫去,不许旁人知道!你快把监视她的侍卫遣开!”贝勒又是一惊!日间皇上特别传下御旨,叫严密看守那名女贼,提防有人劫狱,怎的忽然又提进宫去?可是这朱果金符非同小可,持有的人等于皇帝钦使,说话违抗不得。贝勒心有疑团,忽然灵机一动,问道:“你是御前带刀侍卫吗?在哪一位总管面前办事?”原来除特许外,只有一等侍卫才可在龙位之旁,御前带刀;而宫中待卫由两位总管管理,一等待卫的总管叫格钦努是满人,其他侍卫的总管却是一个姓许的汉人太监,凌未风一听便知是他考问自己,心中暗道:“要糟!”那贝勒双手据案,紧盯着他,凌未风机灵之极,忽然冷笑一声,反手一掌打在桌上,登时把一角打塌,冷冷说道:“你配问我?”贝勒通体流汗,见他显出这手功夫,深信他是一等待卫,哪敢再问。片刻之后,监视易兰珠的侍卫都给调回,凌未风轻轻易易地取了锁匙,开了牢门,解开易兰珠的镣铐。

    易兰珠泪流满面,缓缓站了起来,再道:“凌大侠,真的不是梦吗?”凌未风道:“你别慌,跟着我出来就行了,他们都很挂念你呢!”易兰珠忽然说道:“我不出去!”凌未风诧道:“为什么?”易兰珠道:“我已经没有气力啦,等会出去,那些卫卒们一定拦截,我不能像你一样登高跃低,又不能帮你抵御,岂不成了你的累赘,到头来我们都要给他们打回天牢。”

    凌未风摸一摸怀中的朱果金符,低声说道:“兰珠,我有皇帝的金符,卫卒不会拦截的,你放心跟我出去吧!”易兰珠大喜,说道:“凌大侠,我真不知要怎样感激你才好!”凌未风拖着她的手,缓缓走出牢房。

    掌管大牢的贝勒,给凌未风的金符和武功震住,果然遣开了监视易兰珠的侍卫。命令他们,若见有人将易兰珠带出天牢,不许截击,这一来,可急煞了楚昭南。

    原来康熙给冒浣莲逃出宫禁之后,一面派成天挺等八名好手,到鄂王府去捉“女贼”;一面派楚昭南赶到天牢,天牢本来就高手如云,宫中的侍卫已有一半调到那里,但康熙经过这么一闹,很不放心,所以再遣楚昭南前去协助,并传旨掌管天牢的贝勒,加意提防。

    楚昭南听了贝勒的命令,大有奇怪,急忙说道:“皇上日间的御旨,贝勒难道还未看清楚?”清宫规矩,朱果金符传递的是最机密的前今,绝对不能泄漏,贝勒虽明知楚昭南是禁卫军统颌,也不敢说出来。当下只好板着脸说道:“若有差错,由我担承好了!”楚昭南面上无光,一声不响,走了出去。眉头一皱,悄悄地纠集宫中派来的高手,见机行事。

    凌未风带着易兰珠走出牢房,见甬道上空荡荡的,果然没人监视,心中大喜,昂首阔步,更是装得神气非常,端出了皇帝密使的身份。

    楚昭南躲在甬道转弯的暗黝之处,三更响过,见牢门开处,一个蒙面人拖着易兰珠出来。他心中七上八落!不知是拦截好还是让他们走好?猛然间,心中一震,这蒙面人的身材好熟!楚昭南不由得想起一个人来,又惊又急,但转念一想,若真是此人,他怎敢公然进入天牢,来见贝勒,贝勒又怎会信他的话?正踌躇间,蒙面人已走到了函道的转弯之处。楚昭南灵机一动,倏地自暗黝处一掠而出!

    凌未风服观四面,耳听八方,他何尝不知暗黝处藏有人影。但他持有朱果金符,一面提神准备,一面装得更若无其事。猛然间,忽见楚昭南扑到面前,一招“雪拥蓝关”,左掌掌击自己上盘。右掌五指如钩,反扣自己脉门,凌未风身形一闪,左掌护着易兰珠,右掌呼的一声从楚昭南双掌交击围成的半弧形中直穿进去,手肘一撞,即将楚昭南的左掌荡开,伸指便点他胸口的“玄机穴”。不料楚昭南这两招全是虚招,他知道凌未风武功绝顶,早有防备,一发即收,身子箭般的倒纵出去,大叫:“这人是钦犯,赶快捉他,格杀不论!”话声未了,暗黝处,屋顶上,角门中,清廷的高手尽出!正是:过了一关又一关,闯出大牢难上难。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