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泥沼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十一 不可妄下断言,智慧要用心
    回到家时已是掌灯时分,雪儿和鹏宵坐在客厅等我,雪儿正在削苹果,她削苹果的技术很高,又快又好。鹏宵手中也有一个,是削好的,正在大口吃着。看见我进来,雪儿扔了刀冲进厨房,鹏宵则奔过来给我拿拖鞋。我不动声色地走进厨房坐下来,一边吃饭,一边给他俩讲笑话。

    收拾碗筷的当儿,我小声问可儿:“你喜欢上姐夫了?”

    她惊慌失措地说:“你说什么呢,你疯了!”

    我忍不住笑了:“人这一生第一个要遇到的就是你喜欢的人,从中你知道了什么是痛苦,然后遇到了喜欢你的人,从中你知道什么叫痛心,接着就是可以和你共度一生的人,从中你知道了什么是静心,往往这三个人不能重合,这就是生活。”

    可儿不解地看着我,我拍拍她的头,她又长高了,人也漂亮了许多。我知道自己的感觉没错,可儿爱上了鹏宵,因为如果她虚张声势地承认就是没有,象刚才那样否认就是有了,我很了解她,她可是我的妹妹啊。我没有怪她,我迟早要为鹏宵找个归宿,可儿不是很好吗?

    “姐,你说些什么啊,我都听不懂!对了,姐,我今天看见那个打听雪儿的人了?”

    “哪个人啊?”

    “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去咱家打听雪儿的人啊,他说是雪儿的哥哥来着。”

    “是吗?在哪,他长什么样啊?”

    “在街心公园,个不高,三十几岁吧,有点秃顶,我和他打招呼,他慌慌张张的走了,好象发现了什么。”

    我苦笑,他可能是发现了我,看来这个人就是楚江。他怎么会说雪儿是他的妹妹呢?等等,雪儿姓孟,那是随母姓,她和我说过他爸爸姓什么来着?——姓楚!没错,雪儿确实有个哥哥,很小就和她分开,随父亲去外地了!楚江是雪儿的哥哥!

    怪不得他那么想知道雪儿的下落!

    这一切是有预谋的,只是我还没弄明白。

    第二天我来到医院,打开自己的办公室,走进去,桌子上落满灰尘,我找了块湿抹布擦了擦,我擦的很仔细。然后打开抽屉看少了什么东西没有,当我拉开中间的那个抽屉时,守绵的那封遗书又好好的躺在那里了,我禁不住笑了,“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自你去后,我是多么的孤单。”

    正这时有人敲门,我一愣,没人知道我来这里,我已经很长时间不上班了。“进来。”我喊了一声。

    小袁怯生生地站在门口,也许她也没想到真会有人,结果也吓了一跳。我忽然觉得她有点眼熟,只是想不起来象谁。

    “你进来。”我命令她。

    “我昏倒那天是不是你在吓唬我?”我突发其想大声问她。

    她冷冷地看着我,半天点点头。

    “为什么呢?”我很诧异,原想她一定会否认,和她开个玩笑,没想到竟是这样。

    “你不知道守绵有两个妹妹吗?一个是守晴,一个就是我。”

    “什么?可是你姓袁啊?”

    “因为超生,我一落地就被过继给了大姨,所以姓袁,但是始终没离开家,和哥哥感情很深。”她俊俏的脸上浮起一丝哀伤,我终于想起来她象谁了,象守绵!”

    “你想吓死我给你哥报仇啊?”停了一会我问,心里想毕竟是个孩子,真是幼稚。

    “不是的,我是受人之托到你办公室找点东西。”她很直爽,“以前我确实很恨你,但是和你相处了那么久,觉得其实你没有那么坏,我就劝我姐,就是守晴,不要再做下去了,她不肯。我也没办法,那天我故意打碎你的茶杯是想引起你的注意。那茶里有致幻药。”

    “那要谢谢你了。”我的眼圈红了,直到现在只有她觉得我还不太坏。

    “还有我刚才看见你上楼来的,还想告诉你一件事,不要相信楚江,我姐的药就是他从国外带回来的,主意也是他出的。”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告诉我检查入口东西的也是他啊,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我走了,还要去病房量血压。你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等等,谁叫你来我办公室找东西,要找什么?”

    “也是楚江,他让我找和一个叫雪儿相关的东西,我什么也没找到。对了为了应付他,你抽屉地层有一个小瓶让我给他了。”

    我手中的东西应声落地,忙拉开抽屉地层看,果真不见了!

    “怎么了?有什么大问题吗?”小袁问。

    我虚弱的摇摇头,一切来的太快,我还没准备好!

    “你去吧,对了明天是我的生日,你能来我家吗?”

    “能的,我早点去,帮你忙乎忙乎。”

    “好的。”我微笑着送她走。

    而后自己去了一个地方。六年来我总是自己去那里。路很漫长,路旁都是荆棘,树木在正夏时很苍翠,如今落叶的落叶,枯黄的枯黄,只有松柏还顽强的斗着风雪,但是那绿也不透明了,呈现出一种绿豆色。

    我站在栅栏外面看着里面,那是个无声的世界,雪花在这时从天而降,一会工夫就将我周围的世界粉砌成一个童话世界。

    看够了,我驱车回家准备我的生日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