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泥沼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十 不要重蹈覆辙,没有爱情可以阻挡
    鹏宵在门口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有点憔悴,我晚上不做噩梦了,他却有点失眠。我不知道他展转难眠到底在考虑些什么?也没问他。

    “回来了。”他揽着我走进去。然后开始帮我脱外衣。找拖鞋。我看着他蹲在我的脚边,给我换鞋,心里禁不住有点酸。他如此爱我,我却一直在欺骗他的感情,真是不应该啊。这时可儿的脸突然探出来,笑吟吟地说:“好饭了。看我做了什么——都是姐爱吃的。”

    晚饭后我和鹏宵躺在床上,他和我的手指交叉。我问:“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我很好,为什么这么问呢?”

    “我觉得你不高兴,而且有点累啊。”

    “也许是年龄大了吧。真的有时会觉得累,有时候想躺在你怀里歇歇。”

    我温柔的将他的头搂在怀中,轻轻抚摩着他的头发:“是因为可儿吗?你喜欢上她了吗?”

    他没有动。轻声说:“谁能不喜欢她呢,她那么开朗正直,又聪明又能干,还会照顾人。但是我是因为你。”

    “我?”

    “是啊,你的梦话。”

    “什么!”我差点跳起来,我到底在梦里说了什么!

    “你说,雪儿,原谅我,不要杀我。”

    “是吗。雪儿是我的好朋友,但是失踪好几年了。可能是因为不能帮助她才觉得难受的。”

    “你还说,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我愕然。

    “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论怎么严重,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好吗?”

    “什么事也没有。真的。”我强装镇静地闭上眼,“睡觉吧,真的没事。”

    “我去打听了这个雪儿,她失踪后不久,她妈就喝药自杀了。而她的父亲早在她七八岁时就遗弃了她们母女俩。听说她还有个哥哥呢,被他爸爸带走了。雪儿是个很传奇的女孩儿,你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你真的不知道她在哪吗?”

    “你怎么会这么问我呢?你怀疑我?难道我杀了她不成。她失踪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你等等,你怎么会趟进这趟混水里?”

    “今天有个叫孙家让的人找了我。”

    “他和你说了什么?”我的头嗡嗡地响了两声,我太紧张了。

    “他说雪儿是她的爱人,但是突然就蒸发掉了,这几年他一直在找她,近来有人看见她在哈尔滨出现过,而和她在一起的人就是你啊。”他的语气那样无奈,眼中闪着荧荧的泪光。“宾儿,我爱你,我怕失去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吗?”

    “真的没什么,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是谁传的,但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咬紧牙关,浑身打战。我开始哭,将头埋到他怀里。

    “宾儿,你爱过我吗?”

    他突然战战兢兢的问。

    我的心狂跳不矣。要我怎么回答他,守绵的悲剧不能重演。“爱啊,当然爱了,要不我怎么会嫁给你呢。”我的脸有点红,因为口不对心。幸好是晚间他看不见。

    鹏宵小声的笑起来,我不知道他的笑声代表什么。为什么听起来那么轻滑。

    第二天我主动打电话给家让,约好去中天咖啡厅见面。

    他比第一次见面时要精神些,但是我却在他的鬓边发现了一些白发。我的眼睛因此有点发涩。我这一生只是心疼过他一个男人,而他却给了我无边的伤害,可是为什么我就是不能恨他呢?

    被我这样盯着看,他有点局促。

    “在想吃我哪块肉呢啊?”他苦笑着问。

    “我到处找那本叫《泥沼》的诗集,但是找不到,你能告诉我写的是什么吗?”

    “世上只有一本,你怎么能找得到。”他打开身边的包,拿出一本土黄色的笔记本递给我。

    我打开了,见第一片儿写着“泥沼”两个字。再往后翻几乎每篇上都是雪儿的名字。从字迹上看是间隔多年写成的,足见他爱雪儿之深!

    我还给他,心如刀绞,脸色也不好看了

    “是啊,我在想你在我面前那样疯狂的原因是什么?”

    “既然是疯狂那还说什么原因。”他无奈的转头看着窗外,“要是知道疯狂的代价是彼此分离,我肯定会考虑一下。可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呢,你能把她还给我吗?”

    “你怎么会那样认为?我把她藏起来了吗?我和你一样不知道她在哪里,不知道她是死是活,无论怎么样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姐妹,我不牵挂她吗?”

    “我没想到你会那么狠,我不知道你到底对雪儿做了什么,如果我知道你伤害了她,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他忽然生气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不愿意说,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阴惨惨的笑起来:“你想见到她,活着只能在梦里,死了也会在地狱!”说完我站起身要走。他一把拽住我,猛的吻住我的唇。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昏了头,一顿拳打脚踢,他压根就不理会我的反抗,把我按倒在地上,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我觉得大祸临头了,使劲咬住他的嘴唇,直到有血腥味流进我的嘴里,他闷哼一声放开我,坐起来大笑说:“你看你已经不爱我了,你要做的只是把不属于你的还给别人,有那么难吗?”

    “我没有成人之美的习惯!”我站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得意地笑,“六年前我对你们无能为力,现在你也尝到什么滋味了吧!我从不饶恕我恨的人!我不怕下地狱,你有什么办法对付我?”

    “我从来就是无能为力,你要我怎么样才能告诉我她在哪里?”

    “她现在已经很难看了,象一个老太婆,你见了也不会再爱她了。”我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他说。

    “我不在乎,我要握着她的手,我要看见她的笑容,我要摸到她的头发,只要是她,哪怕是一堆枯骨我也要搂在怀中。你相信我好吗?你没爱过任何人,你不懂我的感觉

    我没爱过任何人?你这个混蛋,我爱过你!”我大声说,眼泪磅礴而下。因为她我失去了爱的能力,因为他守绵死于非命!我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也不知道快乐是什么东西。

    “你不爱任何人,只爱你自己!你不允许别人超过你,你的自尊决定了一切,也毁掉了一切,它蒙蔽了你的眼睛,你想想吧,你囚禁了她六年,控制了她六年,你还要坚持到什么时候,我们固然不能相见,倍受相思之苦,但是我们仍然,快乐因为我们心中有爱,请问你快乐吗?这样做你到底能得到什么?”

    我什么也没得到,但是我也没做什么,他们曲解了我,我还无法解释!

    “你死了这份心吧,你永远也见不到她了!”我故意恶毒的说。

    “我猜到了,你一定会这样做的,因为我当初伤害了你,可是你要相信我当初爱你是出于真心,不爱时也是真心,我从没骗过你。”他一边说,一边无助的看着我。我从没见过他那样无助的眼神,同时又是那样的平静,“我可能找不到她了,这些年我也累了,如果哪一天你听说我死了,一定要帮我个忙,如果她已经死了,就将我们合葬,如果她还活着,就将我葬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少来这套!”我转身欲走,眼睛又开始湿润。他的话使我想起了守绵。

    “宾儿,求求你?!!彼蹲∥业囊陆螅笞拧?BR>

    我甩开他,走出去。我必须离开,要不然就会扑到他的怀里去了,那是一个对于我永远有吸引力的怀抱,又是唯一一个不能投靠的怀抱。“另外请你以后再不要找我丈夫,不要打扰我的家庭!”我最后义正词严的说。

    就这样冷冷清清,我来到了街心公园里。有很多人走来走去,我捡了一个僻静的长凳坐下来,把头靠在后面,慢慢的闭上眼。

    “怎么自己在这呢?”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楚江。

    我忙坐直了身子,笑着说:“没人理,只好一个人了。”

    他靠着我坐下,“你看天边的晚霞象什么?”

    我转头看过去,天空是橘色的,期间还飘着几丝淡青色的晚霞。“象翻了肚的死鱼。”我说,同时皱起眉头。

    “再看?!!彼陌氡吡逞谟吃谙脊庵小?BR>

    “象没去处的鬼魂。”我又说。

    他看着我的眼“什么让你心情这么灰暗,你感到有压力,为什么啊?”

    “你瞎说!”我脸上有点发烧。

    “你查查看总共有几片云?”他又说。

    我转头去查,一片,两片,三片,,,,,,,云霞飘来飘去,我的眼光开始迷离,眼皮有点发硬,不知不觉中竟进入了梦乡。

    “雪儿在哪?”有人问我,我努力想看清他的脸,是守绵。

    “你不是死了吗?”我喜极而问。

    “不,我爱你。我舍不得你,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啊。”

    “我也爱你,在你死后,我才明白,我是那么爱你,你真傻啊,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我们再也不分离了,告诉我雪儿在哪好吗?”他搂住我问。

    我突然头痛如裂,一个激灵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楚江的怀里,我猛的推开他,大叫:“你敢偷偷对我催眠,你好卑鄙。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楚江可能也没想到我有逃离催眠的能力,懊恼地低下了头。

    “你觉得很失望吧。”我冷冷地说。

    “不,我觉得很不值,就这样失去了你的信任,相信我,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知道雪儿在哪。”

    “孙家让给了你多少钱,要你做这个?”

    “和他无关,是我自己想知道。”

    我不屑地离开他,钱财迷人眼,我怎么能怪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