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泥沼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九 不要说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但是我看见了
    回到家后我仍然在生气,更重要的是伤心,四年的时光已经淡化了很多东西,唯一没有淡化掉我对家让的爱,看见他,我仍然希望拥有他的怀抱。让他象少年时那样的吻我,实际上这些都不可能了。无论我承不承认我输给了雪儿,输给了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不但输掉了爱人,也失去了朋友,试问这个打击不重吗?所以我说不要把老公介绍给你的闺中密友或者妹妹,否则你受的伤害就是双份的。

    我在大街上闲逛,看时间还早,也是因为极度无聊。我又来到了楚江的办公室,因为没有预约,我只好等一会儿。大厅有百十米宽,摆了一盆铁树,有半边蔫了几片叶子。可能是水浇多了。我走过去摘枯叶,突然门响了,一个人从楚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竟然是家让!有铁树的掩映,他并没有看见我。

    又过了一会儿,我绕到门口看他去哪里,但是他已经不见了。

    正这时,楚江开门出来看见我愣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这不刚来,还没进去呢。”我笑了一下。

    他连忙把我让进办公室。

    “我很困,你能让我睡一觉,并且不做梦吗?”我坐在沙发上,抬起脸问他。

    他走近我,很关切地问:“最近又做噩梦了吗?”

    “没有。”我回答,确实停了守晴的茶叶后一切症状消失了。“我只是想在你这儿睡一觉。”

    “你这话有异议,容易让我想入非非啊。”楚江爽朗地大笑起来。

    我的脸顿时红了。

    “可以的。你闭上眼,按照我说的做。”

    我果真闭上眼,将头仰靠在沙发上。

    “首先放松你的头部,慢慢地放松你的肩膀。对,就是这样,放松你的双手,放松,你会感到很舒适。接着放松你的膝盖,还有你的疲劳的脚踝。好了,你感到十分的温暖,你的眼皮开始发沉,睁不开了,要睡着了,我现在数到十你就会睡着。一?6!H!K摹!!!?BR>

    楚江的声音很温柔,语调单一低平。在他数到十时,我果真进入了梦乡。那里有我小时侯的悠床还有漂亮的玩具,阳光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我正在睡觉。

    突然进来一个小女孩儿,是雪儿来了,蹑手蹑脚地偷了我一个玩具就走。“还给我,我从小床上做起,那是我最心爱的!”

    “我不!”雪儿倔强地说,我就要你最心爱的。

    我太生气了,顺手甩过去一件东西砸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脸开始冒血,一会儿工夫她的脸就被血水淹没了,我吓得大哭起来。

    “醒来,醒来,韩宾,我倒数到三你就醒来。三,二,一!”

    我猛地睁开眼睛。楚江担忧地看着我。

    “你一直在叫雪儿,能和我说说这个人吗?”他的眼中充满恳求。我看得出他关心我想帮我解开这个心结。

    “我想喝杯咖啡。不一会咖啡递到了我的手上。我就从和家让认识开始讲起。然后讲到了那件意外的事。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小心,雪儿和家让就不会出事儿,但是我太傻了!那天早上下了很大的雾,我从家让那去学校,那段时间我越来越迷恋他,晚上就住在他那。忽然我发现忘了带实验笔记,那是当天必须要交的作业,只好往回走。路上车行很缓慢,车灯发出昏暗的光。到家门口时,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在我的印象中,家让今天有课,早该上学了。可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急匆匆地跑进卧室找我的笔记,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家让正和一个女人抱在床上。显然是听见动静,床上的两个人同时停下来看我,我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是雪儿。我手中的东西哗啦啦散落一地,心如刀绞般难受。

    家让跳下床,还不忘拿了件单子盖在雪儿身上。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叫。

    家让什么也没说,只是向后退坐在床边上,雪儿在他的掩护下勉强穿好了衣服。

    “我们相爱了。”雪儿很平静地走到我跟前对我说。

    “你们怎么可以相爱,家让是我的男朋友啊!”我哭着说。

    “她是你的男朋友,但他不是你的私有物品!他是他自己的,有权选他喜欢的人,他喜欢的人是我!”雪儿理直气壮的说。

    “我不信!”我看着家让,伤心的说“家让你告诉他,你爱的是我,不是她!”

    家让什么也没说,只是低着头。”雪儿一把撕开她的衣服,指着脖子上的猩红的吻痕让我看:“看这儿,你就知道他已经不爱你了!”

    我实在忍无可忍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她白净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我看见她的脖颈也跟着红紫起来,还有耳朵,这是她发怒的表现,从小就这样。她恶狠很地看着我突然回转身,将家让抱住,开始撕扯他的衣服,家让被她弄蒙了,但是她马上又开始疯狂地吻他,同时抖落了身上的衣服,雪儿的身体是世上最美好的艺术品,没有一点瑕渍,没有一丝坠肉,乳房高耸,屁股奇翘,但是一切又透着娇小,好象每一个男人都可以将她纳入怀抱,同时又没有人能真正占有她。家让被他的激情点燃了,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扑上去。他们在我面前尽情做爱,尽情呻吟,尽情展示他们的肉体撞击,心灵交汇。而我当时唯一能想到的词儿就是一对狗男女,我要杀了你们!然后冲进厨房抄起一把刀向两人砍去,家让背对着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雪儿看见了,她猛地将家让推到一边,正好迎上我的刀锋,我能听见刀劈入骨的声音,她的脸几乎被我一分为二,说来奇怪,我第一次看见刚被刀砍完的伤口什么样子的,是白森森的,血是在几秒种后奔涌而出,转眼间就将她美丽的脸淹没了。家让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一脚踹在我的小肚子上,我手中的菜刀飞落在窗台上,象一只冰冻的燕鱼。

    我痛得蹲下身,团缩在墙角。家让迅速地给自己套了件衣服,又用毯子将雪儿一裹抱了起来。‘我爱她,死也要爱,你记住!’这是他六年前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抱着她冲出去叫车去医院了。”

    讲到这儿,我停住了。看着楚江。

    楚江也看着我,眼中有怜惜,竟还有深深的愧疚。“我不知道你受过那样大的刺激,我现在懂了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守绵的爱了。”

    “我是惊弓之鸟,真是没办法,我再也没有爱的能力了。”

    “那后来呢,雪儿死了吗?”楚江问,可以看出他的忧虑,可能是怕我坐牢吧

    “没有,但是毁容了,而且是永久的,因为伤口太深,整容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她没有告发我,却和别人说是自己磕的,家让也没说。可是就在雪儿出院的第一天却失踪了。我们到处找也没找到。如今已经六年了。”

    “家让这次来找你,可能认为你知道雪儿的下落。他怎么会那么认为呢?”楚江盯着我的眼问。

    “我怎么会知道,我根本不可能知道!”我抗议。

    他笑了笑说:“下午能请你喝咖啡好吗?”

    我刚要回答,电话响了,鹏宵找我,“不好意思,我没机会啊。老公看我太紧。”我哈哈笑起来,他也笑了“那以后吧,一定给我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