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泥沼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七 更不可相信女人的礼物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失眠的?”他问我。

    “四年前吧。”

    “做噩梦呢?”

    “三年前。”

    “我想给你查个血液行吗?”

    “我刚查完,不正?蔽宜担翱赡芎臀页哉蚓惨┯泄亍!?BR>

    “那现在还吃吗?”他问。

    “停了,但是状况更糟了,我老是做噩梦,有时都真实的让我接受不了。”我非常苦恼,“你看我现在的状态都什么样了。”

    “失魂落魄”他用了一句形容词。看得出他很关心我。

    “除了镇静药,你每天还常吃什么东西?”他若有所思的问。

    “没了。”我拼命地想也没想出来,再就是饭,这几天吃的也很少,晚上几乎都不吃。

    “我看报道说:有些药物和特殊事物能使人产生和心灵相关的幻觉及噩梦,你的经历现在看没什么大问题,不应该这么严重,你回去检查一下饮食,看有没有问题。”他给我建议说。我觉得他言辞闪烁好象发现了什么,只是没有告诉我。

    回到家我开始逐样的筛选所有能入口的东西,没有问题!

    第二天在单位当所有工作都忙的差不多时,我开始坐下来研究自己的血液化验单,正当我看得入迷时,小袁拿着本病历从我身边经过,不小心打翻了我的茶杯,我惊叫着站起来,小袁脸都吓白了,急匆匆的去找拖布来收拾。我盯着地上的茶杯碎片突然有了一种感觉,忙止住小袁慢慢蹲下身,告诉她去给我拿个盛装袋来,然后仔细地将地上的茶叶都捡起来装好。

    接着我把盛装袋送去化验室,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结果很快出来了,正如我所料。里面有一种绿茶没有的成分,具体是什么还不能确定,但是大体上是一种可以致幻的激素类药物。

    我赶紧打电话告诉了楚江,他说那太好了。停了这种绿茶就不会有事了。

    但是我的心情并不轻松,守晴给我送这种绿茶已经整整三年了,这三年来我从没怀疑过她,总是在想尽办法帮助她。我没再和任何人说起这事儿,连楚江也不知道茶叶的来历。我想她恨我是有理由的,因为我她才变成了瘸子,虽然他不知道守绵的死因,但是以明劲儿大概已经猜到了。我觉得还是应该感谢上苍让我知道了这一切,让我逃离了这个可怕的深渊。之后我给她打电话说:“守晴,不要再送茶叶来了。”

    “为什么?”她问,“不爱喝了?”

    “我什么都知道了。你在茶叶了加了致幻药。”

    “是吗?知道了好。”守晴平静的说,“你想怎么对付我?”她一付任人宰割的语调。

    “我什么也不想做,你自己保重吧。”我语气尽量平和,不想激怒她。

    几天后我收到了一封快递,是守晴寄来的。里面有一封信,竟是守绵写的,原来他留有遗书,只是被守晴藏起来而矣。

    我怎么那么傻,居然没想到。当我小心翼翼的展开那张纸时,发现上面斑斑驳驳的全是泪痕,不知道是守绵的,还是守晴的。

    宾儿:

    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我用我的生命来爱着你,我用我的生命最后下一次赌注,赌你会回心转意。

    看来我的希望泡汤了,你没有来找我,甚至电话也没打一个,你希望我死去吗?

    午夜了,又下雪了,我很冷。但是怀着对你的爱,我不觉得痛苦。我曾经亲近过你如花的容颜,你曾在我的臂弯里熟睡的象个婴孩。我看见漫天飞雪里你向我奔来。这就够了

    我爱你。

    守绵绝笔

    1999年12月11日

    我的泪如珍珠般滑落下来。我到底做了什么,让这样一个痴情的生命凋零在如花的岁月里,和他相比,我受的苦又算得了什么!或者我才应该死去,却还是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正当我哭得如一个泪人时,有人敲门。

    我迅速的藏好那封信,又擦了把脸,补了些粉,才去开门。也许是等的时间久了,那人已经走了,反正门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向医生办公室走去。

    “看见什么人走过去了吗?”我问。

    大家都木然的摇摇头,不可能吧,来人一定要经过这个门口,十几个人怎么能没看见!或者是我听错了,我产生了幻觉?我若有所思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真被吓住了,门大开着,记得刚才我锁了门。我大踏步走进去,我的抽屉都打开了,守绵的那封遗书不见了。我开始发疯的找,抽屉里,桌子底下?!!C挥校∥抟饧湮曳⑾至艘徽判醋诺缁昂怕氲闹剑羌父鲈虑埃≡锤业摹N夷米潘邢傅乜矗馐歉鐾獾睾怕搿2恢痪踔形也ν四歉龊怕耄诘却犹墓讨校妹派俅蜗炱穑冶脊ジ找牛滞O吕此匙琶叛鄱蛲馔ィ恢彼洞蟮难劬μ诿叛凵弦苍诳醋盼遥掖蠼幸簧瘟斯ァ?BR>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身上盖着温暖柔软的毛巾被。屋里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草药香。可儿见我醒了,奔到我的床前,我看见她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醒了,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

    “还行,”我想抬起身,脑后一阵刺痛,可能是晕倒时脑袋磕到了哪里。

    “出了什么事?”她小心地问。

    “没什么,我这两天没休息好,可能低血糖了。”我没告诉她具体的事情,因为我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鹏宵端着一碗汤药走进来,他一脸的歉疚说:“都怪我,只知道忙生意,以后我什么也不做了,一心一意的照顾你。”

    “那怎么能行!”我惊呼。

    “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如果你有个什么闪失,我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再坚持,随他去吧。

    医院那面鹏宵也找人疏通了,暂时不用上班,安心养病。

    “谁发现我晕倒的?”我问可儿

    “是你的同事打电话来说听见你在屋里尖叫,等他们赶过去却打不开门。后来只好撞破了冲进去,发现你躺在地上,就送去急救。”

    “哦,”我点点头,既然一切毫无头绪不妨放一放吧。我太累了,要好好的歇一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