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泥沼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二 不要对别人说你很纯洁
    大学时代是怎么开始的?好象是在我的心还忽忽悠悠浮在空中就开始了。我还记得来到哈尔滨的第一天正下着雨,爸爸给我弄好行李就走了,我一个人躺在那里,毫无来由的伤心,以至于后来不得不把被蒙到头上,以防别人看见我的泪。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有好几个女同学都如我一样哭了很久。

    后来的日子就好多了,因为大家开始熟悉,有了伙伴。认识我老公却是在我念博士的第二年,他得了重感冒到医院看病,碰巧那天是我的班儿,然后他就迷上了我,我知道他没什么学历,只是有钱,我选择他和这些都有关,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他)我不爱他。我不爱他就不会因为什么事和他生气,更不可能恨他,没有爱哪来的恨呢。

    从包房出来,可儿和她的同学回学校去了。鹏宵搂着我的腰,使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巧妙的从他的臂弯里挣脱出来。

    “生气了吗?”他忽然问。

    “没有,有什么好生气的。”我语气很平。自己都觉得缺少色彩。

    “刚才可儿有点喝多了,我也不能推开她啊,你看那么多同学看着呢。”

    我奇怪的看着他,“我觉得你的话有点问题,你搂着她就不怕同学们看了吗?我有点生气,不是因为你搂了别人,因为我知道所谓丈夫也就是一丈以内是我的夫,超过这个范围就不知道是谁的了,我生气的是你怀里的人,那是我的妹妹!”

    “我就知道你多心了,其实什么都没有,那么多人看着我和她能干什么?”

    “你这话毫无意义,有人的时候是不能干什么,没人的时候能干,但是我能看到吗?我们不必吵来吵去,我不介意的。回家吧,我累了!”我突然眼睛有点发涩,这是我最不愿意涉及的话题。

    虽然整个晚上他都在讨好我,我还是难受,我把他从身上推开,独自坐起来,大约一个小时了,还是毫无困意,最后我下床去打开我的药柜,拿出安定片吃了四颗。我想该睡了吧,或者该让我休息一会了吧,我应该被救赎,不应该被惩罚。

    不知不觉的我好象睡着了,但是我的思想却从我的脑海里游离了出去,在大街上闲逛,我看见了和老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那是丁香园的东侧围墙下,他低下头吻着我的额头说:“你象一朵洁白的雪莲花,嫁给我吧。”我抬起头看着他说:“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都二十八了,不可能没交过朋友。我想你可能也有过。谁也不必瞒着谁,你要是不在乎这个,得是从心里不在乎,我就和你结婚,以后谁也不许拿这个说事儿,我不想你觉得自己受了什么委屈,你再回去想想吧,不用着急告诉我结果。”说话间我就站起身要走。

    “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以为我是老古董啊,我要的是你这个人,不是别的,无论怎样你在我眼里都是一朵洁白的雪莲花。”他自语道:“我要把我的新房重新弄一下了,要装出一个书房啊,我做梦也没想到会娶到一位博士做老婆啊?!!?BR>

    我偷眼看他,他在笑,是很开心的那种,就是那个笑容打动了我,我想就是他吧!

    没几天,我和他就登记结婚了,刚从办事处出来,他突然大踏步超前走去,我撵上他问怎么了,他停下来表情严肃的说:“记住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老婆了,再想反悔可就是二婚了,而且这一生也不许离开我,死了要埋到我家的坟茔地里。”我愕然的看着他,他得意地大笑起来,一脸的纯洁和幸福。

    婚礼很是热闹,我被司仪折腾的骨头架子都要散了,心想结婚原来就是大家耍弄新娘新郎的过程,在典礼就要开始时,我忽然看见了人群中的一个人,我的头开始剧烈疼痛,有点想恶心,这个人和我有一点点关联,也许不是一点点,至少我应该觉得有愧于他吧,他一直那样盯着我,手里夹着一根烟,在我的印象中,他好象是不会吸烟的,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嗜好呢?他挤开人群朝我走来,眼光越来越可怕,我想逃走,但是我的礼服却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寸步难行,接着我摔倒在地,倒在他的面前,他俯下身,我发现他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刺进了我的心脏,我的血染红了自己的新嫁衣,我感到呼吸越来越费力,禁不住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鹏宵也被我吵醒了,马上抱住我说:“又做噩梦了吗?梦到什么了?不要怕,我在这儿!”他紧紧地抱住我。我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