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酱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53.可别全盘西化
    老太婆炫耀小脚是一种至死不悟,酱缸蛆炫耀酱缸则是一种至死不悟兼虚骄之气。孙观汉先生上周写了几个字在一份他剪寄的《真实》杂志单页上曰:“中国人在『倒运』中,心理上尚有这么多自傲,我真怕『走运』时期来临!”

    孙先生显然对未来感到隐忧,不过,“欲知来世果”,且看今世因,今世充满了自满自傲,绝不会有一天成为真正的大国,敬请放一百二十五个心可也。但孙先生的隐忧却发人深省,嗟夫,中国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真应该父母兄弟,抱头痛哭,把过去的一切都搬出来检讨检讨。然后,吸鸦片的戒掉鸦片,吸海洛英的戒掉海洛英,推牌九的戒掉推牌九,偷东西的戒掉偷东西;包妓女的立即把妓女遣散,病入膏肓的立即送进医院,害花柳病的立即打六○六,断手断腿的立即装上义肢,把翻闲话挑拨是非的长舌妇,痛揍一顿,把整人为快乐之本的家伙,赶到太行山。然后一齐下田,耕地的耕地,播种的播种,挑土的挑土,浇水的浇水,这个家才能够兴旺。如果大家只会张着大嘴瞎嚷,而嚷的只是我们从前是多么好呀,恐怕只能限于过去好,现在可好不了,将来更好不了。

    有些人似乎害着翘尾巴疯,一谈到美国,尾巴就翘起来曰:“美国的文化太浅!”(也有说“没有根基”的焉,也有说“没有深度”的焉,反正他们那玩艺没啥。)美国文化是不是浅,是另一个问题,即令它浅啦,我们才更不好意思。好象书香世家的破落户,披着麻袋,蹲在破庙里,仰仗着别人残茶剩饭过日子,却嚎曰:“俺祖父大人当过宰相,他祖父大人不过一个掏阴沟的。”不但不满面羞愧,想想自己为啥穷?反而扬扬得意对方出身不高哩。呜呼,真是奇事处处有,只有中国多,这句话应该是别人挖苦我们,而且谁要是这么一提,都得打上一架,现在自己却往外猛冒,实在是虚骄过度,一时转不过弯。

    虚骄只是晕晕忽忽的自满──自我陶醉,自我意淫,蒙着被子胡思乱想。孔丘先生当年费了好大的劲,才发明了“古”的种种,然后托古改制。现代中国同胞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个美利坚合众国摆在眼前,可以看得见,可以摸得着,还可以钻到里头研究研究,体验体验,为啥还用虚骄之气,把这个活榜样拒之于千里之外乎哉?

    柏杨先生前曾声明过,现在再声明一次,我老人家可不主张全盘西化,一头撞到洋大人怀里。前些时孙世钟小妹妹给我来信,叫我“柏先生”,我就覆信训之曰:“柏先生是洋大人的叫法,中国人的规矩,妳要叫我柏伯伯才对。”她挡不住我这一训,以后就叫我“柏伯伯”啦,盖中国的友谊中含有亲情,是可以延长到后代的,似乎更应发扬光大之也。

    我们并不是说美国好得像一朵花,如果美国真好得像一朵花,他们就用不着三作牌和监狱啦。但有一点却是绝对可以供我们学习的,那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夫美国人有一种很厉害的武器,以堵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硫磺坑出来)留学生的嘴,那只是一句话,曰:“你认为美国这也不好,那也不行,但你觉得美国的生活方式怎么样?”大体上说,美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有最大最强的公道。

    民主必须纳入生活,才算真正民主。可惜这玩艺移植到中国,就成了花瓶,偶尔摆出来亮亮相,君不见我们最多的是“以示民主”乎哉?这个字最近比较少见,大概“示”的人和被“示”的人都有点不好意思。十年之前,我老人家在南投县住过一个时期,那时“奉命不上诉学”的男主角之一李国祯先生正当县长,县运动会上,报纸就恭维他的举动是“以示民主”,原来他阁下脱掉外套,跳了那么几跳而已。他为啥跳了几跳乎?不是屁股上被狗先生咬了一口,不得不跳,也不是他阁下还有一份纯洁的感情,非跳一跳不可。而是既然大家都跳啦,他这个小头目觉得有“以示民主”的义务。而小民感同身受,就非拥护他不可矣。呜呼,民主是不能“示”的焉,一“示”就是输出品,就成了五花洞的小丑,只供别人娱乐而已。民主必须成为生活的内涵,想“示”都“示”不出来,而是自然的实践。

    虚骄之气最大的坏处是自己跟自己打堵墙,把自己孤立在水桶里,喝得尊肚跟柏杨先生一样的奇胀,于是就再也灌不进别的东西啦,顶多灌下一些洋枪洋炮铁甲船。至于洋大人那些比洋鎗洋炮铁甲船更厉害更基本的文化──教育,艺术,礼义,做人的道理,和处世的精神,不要说再也灌不下去,简直望一眼都会皮肤敏感。

    我们也并不一定要效法美国,效法效法德国,效法效法日本,也是自救之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和日本复兴之快,真是可怕。中国同胞研究他们所以这么快爬起来,发现了很多原因,若马歇尔第四点计划焉,若韩战焉,若他们的工业基础焉,听起来有这么一个印象,好象他们复兴都是靠的运气和技巧。呜呼,大家似乎忘了一点,战败后的德国和日本,固然成了三等国家,可是他们的国民却一直是一等国民,拥有深而且厚的文化潜力。好象一个三头六臂的好汉,冬的一声被打晕在地,等悠悠苏醒,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仍是一条好汉。而我们这个三期肺痛的中国,一时站到世界舞台上,不可一世,可是被冷风一吹,当场就连打三个伟大的喷嚏,流出伟大的鼻涕,有人劝我们吃阿司匹林,我们就说他动摇国本,结果一个倒栽葱,两个人都架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