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酱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47.一定瞎缠
    再抄一段《阅微草堂笔记》上一则故事,请读者老爷一观:

    “有数书生赴乡试,长夏溽暑,趁月夜行,倦投一废祠之前,就阶小憩,或睡或醒。一生闻祠后有人声,疑为守瓜枣者,又疑为盗,屏息细听。一人曰:‘先生何来?’一人曰:‘顷与邻家争地界,讼与社公,先生老于幕府者,请揣其胜负。’一人笑曰:‘先生真书痴耶?夫胜负乌有常也。此可使后讼者胜,诘先讼者曰:‘彼不讼而尔讼,是尔兴戎侵彼,知理曲也。’可使先讼者胜,诘后讼者曰:‘彼讼而尔不讼,是尔先侵彼,知理曲也。’可使后至者胜,诘先至者曰:‘尔乘其未来,早占之也。’可使先至者胜,诘后至者曰:‘久定之界,尔忽翻旧局,是尔无故生衅也。’可使富者胜,诘贫者曰:‘尔贫无赖,欲使畏讼赂尔也。’可使贫者胜,诘富者曰:‘尔为富不仁,兼并不已,欲以财势压孤寡也。’可使强者胜,诘弱者曰:‘人情抑强而扶弱,尔欲以肤受之愬听闻也。’可使弱者胜,诘强者曰:‘天下有强凌弱,无弱凌强,彼非真枉,不敢冒险婴尔锋。’可以使两胜,曰:‘无券无证,纠结安穷,中分以息讼,亦可以己也。’可以使两败,曰:‘人有阡陌,鬼宁有疆畔,一棺之外,皆人所有,非尔所有,让为闲田可也。’是以种种胜负,乌常有乎?’一人曰:‘则然究竟当如何?’一人曰:‘是十说者,各有词可执,又各有词以解,纷纭反复,终古不能已也,城隍社公不可知,若夫冥吏鬼卒,则长拥两美庄矣。’语迄遂绝,此真老于幕府之言也。”

    这则故事的原意是劝人忍气吞声,少打官司。夫“忍气吞声”、“少打官司”,是中国传统文化之一。盖自由心证流行,官司赢不赢,不是瞧你有没有理,而是瞧法官老爷尊心怎么想。法官老爷的尊心这么自由一证,你的理就多得两火车都拉不完。但他的尊心那么自由一证,你两火车的理就成了狗尿泡。法官老爷如果想教被告把官司打赢,只要对原告曰:“他不告你你告他,足证他心地善良,你却恶人先告状,不是你找他的麻烦是啥。”如果想教原告赢,只要对被告曰:“他告你而你没有告他,当然是你自知理曲,否则你不是先告了乎?”如果想使后占地界的把官司打赢,只要对先占地界的吼曰:“你明明霸王硬上弓,先下手为强,想造成既成事实,本法官可是明镜高悬。”如果想先占地界的赢,则抓后占地界的小辫子曰:“这地界早已划定,有案可查,你不知安份守己,专唱反调,想发横财呀。”如果想使有钱的赢,则对穷朋友瞪眼曰:“你这个无赖,穷极生疯,异想天开,想敲竹杠是不是?”如果想使穷朋友赢,嗓门就更大啦,对有钱的冷笑曰:“你这个浑身铜臭的家伙,为富不仁,靠着财大势大,压迫小民,目中还有王法乎?”如果想教当权派赢,只要对弱小民族曰:“你用这种苦肉计干啥?打算博取同情呀,须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全世界同情你都没有用。”也可以反过来使弱小民族赢,那就更易如反掌,只要对当权派曰:“天下只有有势力的欺负哀哀无告小民的,没听说过哀哀无告小民欺负大家伙的,他如果有一条生路,怎么敢用鸡蛋去碰你的石头?”

    这一则小小的故事,集自由心证的大成,真可刻到银盾上,放到酱缸蛆面前当座右铭。各位同胞老爷不妨想一想,中国的官司怎么打吧。五千年来中国人就一直暴露在这种“胜负乌有常乎”的“说不准学”辐射线之下,一个个被烧得体无完肤。任何一个社会或一个民族,一旦事事说不准,这个社会和这个民族,就缺少人性的尊严,也缺少行为的规范。生也好,死也好,光彩也好,羞辱也好,坐牢也好,得文艺奖金也好,并不是根据事实,而只是根据当权派的自由心证。柏杨先生家乡有句俗谚云:“嘴是两片皮,怎么说怎么有理。”但这张嘴必须是属于大家伙的,才能怎么说怎么有理,小民的嘴只能作为挨巴掌之用,越有理越是没有理也。当然,要想有理也可以,《阅微草堂笔记》上已点明啦:“长拥两美庄矣。”那两座美奂美轮的花园洋房,就是小民想要“有理”的结果。

    呜呼,说不准学的阴魂一天不散,法官老爷就一天可以:“各有词可执,又各有词以解”,“纷纭反复,终古不能已”。写到这里,我想,中国迄今仍非常猛烈的发扬自由心证癫痫,也应列入世界十大奇观。前天晚上,隔壁军爷府上,忽然又哭又喊,久久不息,我看他们闹得不象话,前往参观,只见军爷的十六岁儿子在那里上修理学哩。原来返校日的那天,发现他记了两大过,其理由是期考中间,他一脚把足球踢中了玻璃窗,踢中了玻璃窗是小事,而他顶撞了教习老爷几句则是大事。但学生老爷也有他的说法,他说他那天踢了几脚倒也是真的,不过一脚中窗之事却不是他,不知道是哪个小子,乱踢一阵的时候,只听稀里花拉,大家就四散逃命。他因为不作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就没有跑,于是被训导主任捉住,非说是他踢碎的不可,他说不是,不是也不行,盖踢碎还可原谅,不承认踢碎不可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