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酱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45.走正路的朋友
    从前之事,不必提啦,提起来能列出一张比公共汽车屁股放的黑烟还要长的表。只看看今天的报纸,就明白拋文的根性是如何之深矣。明明是行政院院长,报上却硬说他是“阁揆”,真不知道“阁”是啥“阁”?“揆”又是啥“揆”?是麒麟阁乎?抑凤凰阁乎?“揆”者,大概源出《书经》,首领之意,既无阁矣,这首领又从何而出哉?明明是各部部长和政务委员,报上却硬说他们是“阁员”,这阁员又不知道是哪里钻出来的?明明是监察委员,跟古时候的御史的来龙去脉一点也不一样,报上却硬说他们就是御史。明明是立法委员,跟洋大人的国会议员无论形式上和实质上都两码子事,报上却硬说他们是国会议员。这一切使我们不得不追随范仲淹先生之后,兴起百年之忧。把狗说成厖,不过仅只拋文,把行政院长说成“阁揆”,把立监委员说成御史和国会议员,则不仅仅是拋文而已,还有扰乱听闻的后果。若干年之后,如果考据癖朋友依然旺盛,抓住一个字两个字,说不定一口咬定那就是二十世纪中华民国的政治制度,届时纵然柏杨先生从坟墓里爬出来跟他们打架,恐怕都打不赢,盖他们有的是证据,而我老人家仅不过一张嘴。

    ──拋文不是缩写,称“行政院”为“内阁”是拋文,称“行政院”为“政院”则是缩写。称“监察委员”为“御史”是拋文,称监察委员为“监委”则是缩写。称“立法委员”为“国会议员”是拋文,称“立法委员”为“立委”则是缩写,缩写有其必要,拋文就成了狗厖之辈。

    谈了几天对殭尸的迷恋,反应似乎颇为不佳。星期六晚上,我老人家在台北中华路四川茶馆吃茶,碰到一个“走正路”的朋友,依“走正路学”规定,他阁下本应目不邪视,以示坐怀不乱,以便升官的;可是既属四十年老交情,而我又欠屁股相迎,实在磨不开,就只好点点尊头,然后一脸严肃曰:“老头,你处处反传统,是何居心哉?”说这话的声音很大,大概是准备潜伏份子听见,回去替他美言几句的。我大恐曰:“啥长,我啥时候反传统啦,我只是反传统中那些害人不浅的观念。”他无言可答,乃厉声曰:“你真是个神经病。”我老人家人穷气大,当时就回他曰:“你真是个酱缸蛆。”说了这话,立刻就想开溜,怕他当场开揍,幸亏他阁下走正路走成了习惯,考虑有失身份,只怒目而视了一阵,悻悻而去。回家后一直忧郁寡欢,一则四十年交情为了一句酱缸蛆而废于一旦,二则我想起了一句话:“在今天中国社会上,只要是反对旧的,一般人总是说他有神经病。”看起来神经病要想跟酱缸蛆和平共存,真是很难也,呜呼。

    窝里斗,这是中国人最大的,也是最可怖的祖传毛病。这毛病是怎么养成的,属于病理学,我们现在只研究研究现象,这现象就是洋大人对中华民族的评价:“一盘散沙。”中国人一听有人说我们是一盘散沙,就勃然大怒,可是勃然大怒的结果,仍是一盘散沙。其它毛病,用暴烈的手段可以收效,好象屁股上长了一个伟大的疮,既痛入骨髓,又脓血四溢,惹得性起,用小刀一挖,也就霍然而愈矣。抗战时在沦陷区,火车站买票也好,电影院买票也好,在街头等公共汽车电车也好,中国人都安安份份的排队。盖不排队不行,东洋大人一见有人乱插乱挤,立刻就大喝一声,举起东洋刀──举起东洋刀不是照头一刀,而是用刀柄通的一声捣到腰窝,捣得黄帝子孙蹲到地上努力呻吟。恁凭你以为是头脸人物,日本老爷不在乎,该捣仍是照捣,于是乎不守秩序的毛病也就无影无踪。

    这真是可怕的羞辱,而更大的羞辱是洋大人从这上发现了中国人原来都是有奴性的──没有自尊,不能自治。是不是真的如此,事属另一个问题,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东洋刀对若干毛病,确实可以着手回春。我老人家说这话不是赞成三作牌也把东洋刀挥舞得呼呼生风,但我却赞成猛罚。你不是不肯排队乎?罚银五两。你不是闯灯乎?罚银十两。你不是不亮方向灯就乱转弯乎?罚银二十两。你不是随地吐老痰乎?罚银子二十五两。罚得你怨声载道,下次你就再也不敢啦。有一位摩托车阶级的朋友告我曰:“自从上次罚了六十元,到今天我就再没有偷渡过单行道。”国家自然大治,人心自然大安矣。现在流行的劝导杰作,徒增加三作牌跟小民间的仇恨和社会紊乱,只是“德之贼也”想出来的“貌似忠信”的乡愿主义,乃祸国殃民的主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