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酱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33. 浆糊罐
    孙观汉先生最后这两句问话,使人紧张,幸亏他只是在书本上问,我们不必当场出丑,如果他傻里傻气面对面问,恐怕我们就得结结巴巴支吾一大阵也。“德之贼也”一定解释曰:“老哥,你名闻国际,他是由心眼里尊敬,诚于中而形于外,自然而然的就流露出来啦。”这么一说,孙先生浑身舒服,那位拿打火机的朋友也浑身舒服。不过这种解释只能使当事人浑身舒服,不能使旁观者也浑身舒服。呜呼,斯时也,孙先生正是一位首长,所以才有这种节目。如果孙先生楣运当头,只是位工友老爷,虽有通天本领,镜头也得翻过来矣。这不是“做事能力和效率问题”,而是“权势大小问题”,你就是不识一字,而又喜欢到火车站三只手扒点啥,只要当了大官,有权有势,就自然有人发明你真伟大呀的学说。而你就是柳下惠,只要手里没有了权,连你坐怀不乱的那一段,都会一口咬定你不过是个天阉罢啦。嗟夫,当势利眼主义崇拜你的时候,也崇拜你的缺点,当势利眼主义糟蹋你的时候,也糟蹋你的美德。该阁下所以笑容可掬的蹶屁股鞠躬,不是故意要那样,而是习惯成自然,犹如娼妓,见了嫖客就一定脱裤子一样,没啥值得一问的,更和能力和工作效率拉不上亲。孙观汉先生真是差劲,如果换了柏杨先生,我就不问。而且说句老实话,我也同样有这种特技,并不是我故意要巴结谁,乃权势崇拜狂的传统文化把我阁下酱得成了自然反应,一遇到大家伙,屁股自然就会往外猛蹶。有时候下定决心不猛蹶都不行,盖到时候该屁股会自动自发的猛蹶。

    在权势崇拜的癫痫症之中,不要说政治场合,学术场合,就是人与人间的友谊,也都变了质。尉迟恭先生曰:“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正因为贫贱之交往往不算数,所以尉迟恭先生才这么吶喊。盖普通情形之下,都是“贵易交,富易妻”的也。所以在中国社会这个庞大的势利窝里,满耳朵都是“道义之交”,都是“铁肩担道义”。柏杨先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朋友大着嗓门喊“道义之交”,或声明他的铁肩担谁的道义。每逢有人向我用这些话推荐我是这种可敬的人物时,我就穷出冷汗。有一次,一位老友当着我的尊脸,努力称赞我老人家不但是“道义”之交,也是“铁肩”之人,我立刻就声明我可是天生走“正路”的,从来不知道道义是啥?而我的肩更不是铁肩,而是陈年老酱做的,不要说担道义,就是教我担一块钱我都担不住──即令担得住,我也不担。要教我担也可以,你必须得给我点好处我才担。说得他面面相觑,以为我讽刺他,五十年交情,废于一旦。当时就后悔不迭,今天想起来,仍恨不得把我的嘴巴打个稀烂。

    朋友间的友情,到了结拜兄弟,可以说至矣尽矣,顶矣尖矣。香火三炷,磕头三个,指上苍而发誓曰:“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当然也有真正义薄千秋,若左伯桃先生和羊角哀先生,若管仲先生跟鲍叔牙先生。更震烁千古的则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几乎任何结拜兄弟的金兰谱上,都推崇这三位异姓兄弟。这三位朋友,才真正是铁肩,真正是道义也,然而世人似乎只记得关羽先生过五关斩六将,而忘了刘备先生要比他更伟大。当关羽先生被东吴帝国杀了之后,刘备先生即率领大军,发动攻击,多少人劝他以国家为重,他都不听,结果一仗下来,丢盔掼甲,御命都被断送。迄今两千年矣,没有一个人对他阁下这一着赞许的,几乎是千篇一律一面倒,说他为了私忿而搞坏国事。连性情中人杜甫先生,都在诗中感叹曰:“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责备他不该打吴国。我们承认这些都有道理,但有一点不知道读者老爷感觉到没有,刘备先生是为了他的异姓兄弟报仇,而牺牲了一切的,一个人当了元首而仍垂念旧交如此,不但空了前,也可以说绝了后。你阁下如果不幸被我老人家骗到台北瑠公圳,把你身上的银子搜了个光,然后再把你大卸八块,用蒲包一装。斯时也,假使你有一位曾为他卖过命的生死之交,你愿意他为你报仇耶?抑愿意他以国事为重,只掉两点眼泪就又去打麻将耶?呜呼,刘备先生就是“吞了吴”,又该如何?他的祖先刘邦先生吞了不少个“吴”,地盘可大啦,还不是风消云散。江山总是会换主人的,而义气则永垂千秋。刘备先生比刘邦先生,以至比有些开国恶棍如朱元璋先生之流,更受万人的尊敬,不是因为他的地盘,而是因为他的道义和铁肩,和他的侠义精神。

    然而,侠义精神遇到势利眼主义就变了质,且介绍介绍《官场现形记》上一个场面。

    话说湍多欢先生在云南省当高等法院院长(臬司)的时候,跟民政厅长(藩司)刘进吉先生,如漆投胶,就成为刎颈之交,结拜生死弟兄。后来湍多欢先生因为先天有小圈圈的关系,官运亨通,左升右升,升到了湖广总督。刘进吉先生一熬十二年,才平调为湖南省民政厅长,正好是湖广总督的直接下属。官场规矩,凡是把兄弟,一旦成了长官部下,就得把贫贱之交的友情一笔勾销。刘进吉先生如法炮制,到武昌把金兰谱缴回,谁知道湍多欢先生偏要宣传他铁肩担道义,正色告诉秘书老爷(巡捕)曰:“我同刘大人交非泛泛,你去同他说,若论皇上家的公家,我亦不能不公办。至于这副帖子,他一定要还我,我却不敢当,我们私底下见面,总还是把兄弟。”刘进吉先生受宠若惊,以为这下子可算遇到真正的道义啦,就把帖子收回来,见面之后,湍多欢先生亲热得跟真的一样,口口声声喊刘进吉先生大哥,自称小弟,把一个老实人弄得晕晕忽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