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酱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32.乖
    爱新觉罗?弘历先生“大悦”,我想他一定没有仔细想一想,如果仔细想一想,恐怕就很难“大悦”啦。萨赖尔先生唯然顺着他阁下的意思,指出准喀尔汗国必亡,但必亡的原因却是:“仿效汉习”。汉习是啥?“长跪请命”是也,往往一声咳嗽,就决定生死,在这种情形下,其危亡“可立待也”。而爱新觉罗.弘历先生自己就是搞的这种场面。

    对权势的绝对崇拜,一定产生奴才政治和畸形道德,没有是非标准,而只有和是非根本风马牛不相干的功利标准。京戏上《四进士》,宋士杰先生官司是打赢啦,但他却反过来被判充军。他的罪名不是他没有理,而是他的理太大,告垮了四位大官。史书上这种混账作法,多如猴毛,小官弹劾大官,真赃实据,大官虽然砸了锅,小官也得卷铺盖,主要的是恐惧别人对权势也不崇拜,把酱缸敲破了也。这种观念一直遗传到今天,都没有澄清的象迹,──盖“此风不可长”,君不见寒爵先生跟苏雪林女士打笔仗乎?打仗的结果,苏雪林女士到处哭诉,于是,寒爵先生的麻烦就大啦,大家一致责备他不该直打穷追,把他阁下责备得狼狈万状。有一次柏杨先生在一个茶会上,就恰好遇到这个话题,一批“德之贼也”的人物,纷纷说寒爵先生的不是,我老人家忍不住问曰:“各位老哥,你们看了双方面的文章乎?”有的说没有,我曰:“你没看就下断语,这算那门子亲戚欤?”有的说看啦,那么就文论文,就理论理,到底是谁站住?谁站不住?“德之贼也”用手摸了半天嘴巴,呻吟曰:“寒爵虽然说得对,但苏雪林女士这么大的年纪啦,孤苦伶仃一个老太婆,应该敬老呀!”呜呼,原来不是理的问题,而是老的问题,苏雪林女士是老作家,没人否认,即令笔墨官司打输啦,也没人因之减少一分对她的尊敬,反而是她用的种种怪招,如猛写黑信告密寒爵先生思想有问题,就使人不服。然而“德之贼也”却是不讲理而讲老的,只要老啦也就有了理啦,而老是一种权势的象征──不是本义上权势象征,别查古书查字典抬杠,而是传统上和心理上权势象征。中国知识分子不但对权势盲目顺服,反而嗲将起来,发明一些理论,使权势份子觉得那种乱搞是既合理又合法,既顺天又应人的,在这种无边无涯的糟蹋斲丧之下,中国人的灵性,无噍类矣。

    导演秦剑先生,去岁(一九六六)由香港来台湾养病时,有一次前去看望,碰上他正对一个年轻小子发脾气,我老人家问他干啥这么旺盛,他曰:“我讨厌透了你们这里暮气沉沉的面孔,任何一个小子,进得门来,就一脸惶恐,双腿并拢,请他坐他不敢坐,请他说话他半天蹦不出一个字,好象我是大爷,他是孙子。看俺香港来的学生,哪一个不活活泼泼,侃侃而谈,我们社会地位虽有高低,学识虽有大小,人格却是一样的呀,老家伙大家伙的见解,也不见得高明呀。大大方方并不影响对一个人的尊敬,为啥要那么畏畏缩缩,一点都不开朗?”

    秦剑先生是一个豪爽的朋友,他超越的见解和直言直语,使我激动很久很久。不过问题是,他在台湾只住了三个月,便回香港打他的离婚官司,如果长住下去,我想他的感触恐怕会一天比一天小矣。小到最后,可能索性根本没有感触也说不定。盖日子一久,见惯了蹶屁股鞠躬,偶尔有个不蹶屁股鞠躬的,可能觉得真他妈的刺眼。怎么,你不服我呀!而他目前只是一个客人,“德之贼也”还可能有雅量恕他年轻无知,如果他在中国生了根,而仍然坚持着挺直脊梁,要跟“德之贼也”一般高,恐怕饶不了也,为了事业,恐怕他自己难免也要蹶屁股鞠躬。

    我们对儿童的教育,似乎从小就训练他们对权势崇拜,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种人简直应在他屁眼里塞一根酱萝卜。对孩子最大要求是“肖我”,对不成材的孩子,一开口就骂他“不肖”。肖者,像也。意思说儿子必须像老子,才算理想的国家主人翁,如果不像老子,就是罪大恶极。发明这种想法的人,也真得狠狠打四十大板。呜呼,人类是一种会犯错的动物,不但人类,连活神仙有时候都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玉皇大帝如果不瞎了眼封孙悟空先生弼马温,孙公何至大闹天宫哉?想不到一个人一旦当了爸爸妈妈,就好象喝了“不错汤”,就没有错啦,这是一种婊子歪理。当然啦,就亲情而言,原意可能是即令父母错啦,也要原谅他,但我们可以强调原谅他,不可以强调老头老太婆没有错也。至于“肖”与“不肖”,更是残忍得把孩子一头按到酱缸里,强盗的儿子如果也必须“肖”强盗才算好孩子,还成个啥世界哉?

    中国社会上,权势的代表人物有两种,一曰“君”,一曰“父”。“君”包括皇帝和比你大一级的官,“父”则包括爹娘长辈和任何一个比你多吃几天饭的老头老太婆。“君教臣死,臣不敢不死;父教子亡,子不敢不亡,”乃成为最高酱缸蛆的境界。于是乎,洋大人勉励孩子“棒”,中国人却勉励孩子“乖”。洋大人曰:“你真棒。”中国人曰:“你真乖。”“棒”是一种赞扬,“乖”则是一种夸奖。“棒”是鼓励孩子蓬蓬勃勃,发展创造。“乖”则只是鼓励孩子听话,鼓励孩子向权势低头,鼓励孩子泯灭是非,歪曲公正,销毁侠义精神;即令“君”“父”错啦,也是对啦,也得照样听话,照样低头。不要说反抗,只要有一点点独立思想,有一点点困惑,就是不乖矣。于是乎,洋大人以“棒”为最高生活内容,中国则以“乖”为最高生活内容。所以别瞧有些尾大不掉人物对人民的嘴脸狰狞可怖,他阁下反过来对“君”对“父”,可乖得很哩。无他,凡对下是“凶官儿”,对上一定是“乖奴才”。

    孙观汉先生在《关怀与爱心》(《菜园怀台杂思》)中有一段曰:

    “有一位高级主管人员,时常责骂低级职员,那些低级职员常低头无语,其中有的同样的转首骂工友们,这种现象,在旁听到,心中总觉得不惯。但每次那位主管人员和我谈话的时候,他不但笑容可亲,只要我伸手取烟,他的自来火和我的烟会同时到我口边。那时我真不懂,难道我做事的能力和效率,真比那些员工高到如此可钦佩的地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