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酱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18.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中国知识分子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一种动物,五千年来,以纯书生取得政权的,只有王莽先生一人,其次,顶多刘秀先生算上一个。其它头目,这个“高祖”焉,那个“太祖”焉,“祖”字辈的头目,无一不是耍流氓耍出来的。然而王莽先生却落得万世唾骂,盖他阁下夹在两个姓刘的王朝之间,而东汉又是以西汉为号召,靠西汉那块招牌吃饭的。知识分子则是靠东汉吃饭的,就只好努力向姓刘的忠贞矣。假如王莽先生的政权能维持八百年之久,也成了“啥祖”,情况恐怕会大大的不同。不要说八百年之久啦,就是他阁下之后的王朝不是姓刘的,而是姓张王李赵,或是姓柏的,新王朝成了正统,其骂至少也轻得多。哀哉,王公。

    中国知识分子能有王莽先生那种成就的不多,大多数只有一条路摆在脚前,那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追随一位头目,听凭摆布。所谓“君择臣,臣亦择君”,拚命向有前程的头目那个圈圈里跳,永远寄附在别人的尾巴上。主子阔啦抖啦,就大吃大喝;主子垮啦,大家树倒猢狲散;主子对这种情形自然也“眼睛是雪亮的”。读者先生千万不要被古书弄花了眼,以为主子对奴才会“坐以论道”,该古书都是知识分子写的,硬往脸上抹粉,教人起鸡皮疙瘩。宋太宗赵匡义先生把刘昌言先生撵走了之后,有一次早朝,心里痒得忍不住,问左右曰:“他哭了没有?”原文是:“昌言涕泣否?”后来把吕蒙正先生免职,又是心里痒得忍不住,又问左右曰:“望复仕,目穿矣!”被钱若水先生听见,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的地位再高,竟不值钱如此,当晚就卷了行李,告老还乡。其实赵匡义先生还算道德学问齐了天的。明王朝亡国之君朱由检先生更糟,他阁下一时兴起,把大臣们弄到朝堂,一字排开,向他们行上一揖,以示民主──那时的术语是以示“尊师敬道”,可是过不了三天,却把他们一个个掀翻在地,打得哭天唤地,两腿都断。朱由检先生混蛋乎?混蛋当然是混蛋,但也是政治制度和时代风气使然,黄天霸哲学在作怪也。

    柏杨先生亲自瞻仰过的,有两人焉,一位是李鸿章先生,此公历史上的功过,自有公论,我们不谈。我们谈的是他脑筋中的“赏饭学”,他认为凡是比他官小的,都是靠他吃饭的,既都是靠我吃饭的,不教你跳楼,又不打你板子,而只是骂骂,该没关系吧。他的口头禅是“操你妈”,终于有一天操到了自己的妈,记不得啥书上看见的啦,有一位知府老爷,闻“操”之后,肃然曰:“卑职不敢操大人的妈。”李鸿章先生最后一次当官,是八国联军之役,太监拿着诏书,三更半夜敲他的门。清王朝之例,凡大臣“赐”死,都在半夜,别看李鸿章先生操人妈时,其势汹涌,一听敲门,他自己的妈有被赏他饭吃的人“操”之可能,就涕泪交流,召集家人,泣曰:“子子孙孙,切勿为官。”开门一看,原来升啦,他是否又劝他的子子孙孙可以照样为官,书上没有交代,真是遗憾。

    第二位是冯焕章先生,此公火夫出身,做到当朝一品,其官之巨之大,不用说矣。他大概是李鸿章先生的嫡传弟子,平生以黄天霸自居,把部下当成猪猡。想骂就骂,想训就训,西北军闲话轶事中,差不多都和“骂”、“训”有关。后来当兵役部长,又当河北省政府主席的鹿钟麟先生,在电话上挨了一顿臭骂后,冯焕章先生千里外还余怒未息曰:“混蛋,给我罚跪一小时。”他答曰:“报告总司令,已经跪下啦。”说跪下真跪下,就在电话机前跪了一小时。奴态可掬,使人起敬。

    从前帝王时代,再大的官见了皇帝都得磕头如捣蒜。太平天国一闹,满清政府的前程明明是包在曾国藩先生身上的,结果黄天霸出现,曾国藩的前程反而倒转过来包在满清政府身上。他阁下见了慈禧太后那拉兰儿女士,跪在地下,一跪就是几个小时,因为那拉女士特别看得起他(酱话谓之“圣眷甚隆”),要和他长谈故也。后来看他阁下跪得实在可怜,才特别开恩,准他──咦,读者先生切莫快嘴,以为准他坐下,他离坐下的距离还远哩。而是准他爬下,当然不是爬到泥地上,而是爬到锦墩上。再到了后来,该“文正公”实在太老,才第三度开恩准他作日本人状,蹲到自己小腿上。

    不特此也,满清王朝中再高的官,见了皇帝和那拉兰儿女士那个烂女人,都自称为“奴才”,这个称呼太绝,可列为人类十大奇观之一。不要说叫啦,便是听一听都过瘾。可是,所有的大臣中,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当奴才的。像曾国藩先生,身为满清王朝“再生父母”,可是他想当奴才还不够格,盖只有圈里人才有资格当奴才。若曾国藩先生,只能自称为“臣”。我们不妨在这里顺便研究研究他阁下,曾先生能成就一番事业,当然颇不简单,但我们注意的却是他阁下的做官之道,真是有空前的心得,出任官崽大学堂校长,包管胜任愉快。尤其对“固位”之术,更有一手,为了自己的官,视别人性命前途如粪土。一攻入南京,马上解散湘军,以便他的官稳如泰山。此公的眼光惜乎只限于历史酱缸,而不敢稍微挣扎,只知道从历史上取得陈旧的教训,而没有智能向西洋吸收新的知识,所以他的境界只好限于当官,他的学问也只好限于固位,不能进一步对国家民族,有何裨益。

    贵阁下不要以为“骂”是一种侮辱,有此一念,天地不容。从想当奴才都当不上的镜头,可知当奴才有奴才的妙用,这妙用和“听话学”有关。嗟夫,奴才最大的特征是听话,主子大骂特骂,是在侮辱我乎,非也,实际上却是看得起我,盖“挨骂为升官之本”,一个人不管你做了啥丧尽天良,亡国灭种之事,李鸿章先生焉,冯焕章先生焉,一见你就破口大骂,不但“操”你妈,还“操”你家所有的女人,尊心尽管放宽可也,准屁事都没有,盖你已经被认定是他的人啦。即令垮台,前不已言之乎,过两天又可当别的官焉。可是一旦二“章”先生见了你客气非凡,握手言欢,喊你“老哥”,呼你“贤弟”,然后含笑送客,好啦,你还想当官?当个屁吧,不祭出法律要你的尊命,已是你祖宗积德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