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酱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17.赏饭学
    前些时台北上演一部美国电影,名《驯妻记》,不知读者先生看了没有,里面有一镜头,意义深长。小伙子受了男主角老家伙的气,心中大怒,照老家伙就是一拳,想不到老家伙颇有两下子,只听噗通一声,小伙子已被摔倒在地矣,小伙子以为这下子老头一定不肯雇他工作啦,想不到老头照样雇他,小伙子冷笑曰:“你以为这样是向我施恩,对吧。”老家伙答曰:“我们谁对谁都没有恩,我付你工资,你付我劳力。”老头这句话应该写成标语,贴到那些有权给人官做的眼帘上,以便日日读之,恍然悟出一点道理。中国官场,因一向盛行个人路线,所以委派你一个职务,就等于赏你一碗饭,从此恩重如山,你的脖子上就像挂了一片狗牌,成了“他的人”。他东,则东之;他西,则西之;他跌倒,你就得赶紧往地上爬;他打喷嚏从鼻孔里喷出粉条,你一看伟矣盛哉,就得急忙抓一把粉条往鼻孔里塞。

    不要说直接给你官做,就是间接给你官做,根据“赏饭学”精义,其恩虽不重如泰山,也重得和土堆差不多,同样够你受的。好比你阁下失业过久,到处找事,求到柏杨先生,我大发慈悲,为你介绍了一个“工作”,工作者,现代化名词,在我英明的脑筋中,固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为你弄了一个饭碗。好啦,你那一碗饭既是我赏的,你就是我的人,皇恩浩荡,除非你去上吊,干啥都无法报答我于万一。如果你阁下是一位男士,算你运气。如果妳阁下是一位女士,而又漂亮非凡,则陪我上一次床,洗一次鸳鸯浴,应是最低的道义吧。妳如果头脑不清,胆敢拒绝,嘿,好厉害的臭婊子,竟打算利用我,过了河就拆桥,上了墙就踢板凳,忘恩负义,负义忘恩,人心不古,兽欲横流,真教我痛心呀痛心。

    写到这里,一定有些读者先生,觉得柏杨先生人格巨大,岂会如此如此。这就吃亏你的学问太小之故。前天报上还有科长诱奸女职员的消息,女职员在法庭上哭哭啼啼曰:“我不答应他,他说就要撤我的职。”这不过是弄砸了锅,而没有弄砸了锅的恩重如山镜头,更不知凡几也。也许有些聪明之士,卫道心切,跳高曰:“这只是中下层的毛病,你不能以偏概全。”如果真的是以偏概全就好啦,问题是,中下层不会单独腐烂,君见过报上“组阁”的新闻乎!一会这个入阁,一会那个入阁,比英国巴力门都精彩,实际上却相距十万八千里。自以为有资格的圈圈朋友,一个个心如火烧,在家里出黄豆大的汗珠,电话铃一响就发抖,不时的把柏杨先生叫进密室,结结巴巴问曰:“你看我怎么样,看不出心情不安吧。”柏杨先生曰:“看不出,看不出。”再问曰:“真的看不出乎。”柏杨先生正色曰:“绝对看不出,看出就是王八蛋。”

    有一部电影,去年(一九六三)曾在台北上演,片名已忘之矣,但情节却仍记得,该片由桃乐丝黛女士担任主角,说的是男女两个广告员竞争的故事,男广告员把女广告员桃乐丝黛女士骗得团团转。其中有一段最为精彩,当男广告员的公司岌岌可危时,老板大人把一个手下承办该项业务的小职员叫来,告诉他公司垮啦,你岂不要饿死?与其白白饿死,何如壮烈牺牲?所以老板大人决定该小职员从十八层楼跳下去,以表示不是公司的错误,而是他个人的错误。责任有归之后,公司就可以存在下去。只要公司存在,抚恤金加倍发给。

    纠缠到最高潮时,老板大人把窗子打开,大声喊曰:“跳呀!跳呀!”小职员当然不肯跳。老板大人为了激励民心,又喊曰:“抚恤金再加一倍。”小职员仍不肯跳。老板大人怒曰:“好呀,我平常给你薪水,养你养了十年,到了紧要关头,竟不肯帮一点小忙。”结果如何,用不着多说,我们只要知道有这么一段节目便可以啦。看情形外国也有臭虫,廉价购买别人的劳力,到时候还理直气壮的要他从十八层楼跳下来帮点小忙。不同的是,洋大人把这种“赏饭学”看成突出的病态现象,予以无情讽刺。而在中国,却普遍的认为是理所当然。假定有人敢于扬言谁给他介绍一个工作,或委派他一个差事,竟不是皇恩浩荡,他恐怕至少要倒一辈子的楣。

    提起黄天霸先生,恐怕无人不知。柏杨先生家乡,小孩子们有一个儿歌,遇到有人紧追一个问题时,对方即唱之以作回答,曰:“啥啥啥,黄天霸;对你说,你害怕。”可见黄公的威力,及于顽童。他阁下正是《打渔杀家》萧恩先生所说的“奴下奴”人物,有一次,侍奉他的主子“施大人”施不全先生,路过落马湖,落马湖上强盗如林,左搞右搞,竟把施不全先生活活捉去。黄天霸先生慌了手脚,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东查西访,后来找到了一个老头,该老头是知道施不全先生下落的,黄天霸先生大喜过望,拍他的肩膀曰:“你的前程,包在我身上。”老头立刻磕头如捣蒜。

    我想,该老头磕头似乎磕得太早,如果仔细想想,老头的前程好象不是包在黄天霸先生身上,而是黄天霸先生的前程反而包在老头身上。该老头如果不说出施不全先生的所在,黄天霸先生不但前程没啦,失落了主子,君知是该何罪乎?势必连尊命都没啦。然而他不但不感谢老头,反其教老头感谢他,这种赏饭学,真是一个典型的嘴脸。中国社会上似乎处处都有黄天霸,天天都在“你的前程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