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周游织梦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夏威夷,阿罗哈的吻
    少年时代,通过孙中山在檀香山从事革命活动、二战日本偷袭珍珠港的事件,就已知地球上有个夏威夷群岛的存在。半个世纪过去了,数年前旅美,虽然遍历了从东部的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横越了美国14个州和无数的市镇,最后到达西部旧金山,也走访过洛杉矶、圣地亚哥、拉斯维加斯等城市,惟独无缘与美国最南部的夏威夷州邂逅。直至这次访美,才实现了企盼已久的夏威夷州之旅。

    夏威夷群岛是于1959年成为美国的第50个州,它由8个大岛和132个小岛组成,拥有2000里长的海岸线。在马克·吐温笔下,有“可爱的岛屿舰队”之称。据说许多小岛无人居住,实际上是一些小礁岛。它们位于太平洋中央,与周边的大陆东面的美国本土、西面的日本与中国、南面的澳新遥遥相望,是东西方文化的一个重要的交汇点,也是太平洋十字路口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我们踏上这个群岛,环游了它的最大的三个岛:瓦胡岛、毛伊岛和夏威夷岛。

    飞机一降落在瓦胡岛的檀香山(当地人称火奴鲁鲁)机场,迎面遇见的每一个土著居民波利尼西亚人,都会笑脸相迎,满怀热情地说声:“ALOHA”(阿罗哈,即“您好、欢迎”之意),表示了主人对客人的盛情欢迎,当地人不愧是以温暖丰满的人情著称。瓦胡岛是夏威夷州首府檀香山的所在地,也是日本偷袭的珍珠港的所在地。来到这里,当然首访举世闻名的珍珠港。

    我们在预定的海滨旅馆放下行装,在当地租了一辆车子,就直驶珍珠港。港湾湾边一片挺拔的或疏或密的椰林,椰林的枝叶,随风摇曳。海岛娇艳的阳光,透过椰林的桠叶,在绿悠悠的大草坪上洒落了点点斑光,显出一片太平的景象。如果不是还留着战争的残影,谁又会想到这个宁静平和的地方,会成为拉开第二次世界大战序幕的战场?

    珍珠港海底横躺着日本偷袭珍珠港时炸沉的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力舰“亚利桑那号”残骸,并建立了一座横跨在这艘沉没军舰上方的“亚利桑那纪念馆”,即“珍珠港事件纪念馆”,这些都是这一战场的历史见证。我们在长形的上书“USSArizonaMemorial”字样、下方绘一艘大概是亚利桑那主力舰图案的石牌前拍照留念,然后排队等候参观这艘沉没军舰的残骸和纪念馆。

    当我们乘上美国海军为参观者准备的渡船,乘风破浪地驶向“亚利桑那号”沉舰所在海域时,远眺虽在海底沉睡了半个多世纪,仍在碧波荡漾的海面上浮现出它的部分身影的战舰,这于1941年12月7日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帷幕的历史,一页又一页地在我的头脑里翻开,这一历史是日本侵华史和侵亚史的延续。历史是不能忘记的,忘记了终将还会受到历史的惩罚。踏上沉舰上的拱形纪念馆,走进高高的A字型门,入门是涂白色,里里外外也都涂上了白色,也许是水兵服的颜色是白色,表示哀思死者的颜色也是白色,这恐怕具有双重的象征意义吧。

    在纪念馆一室尽头的一块巨大的大理石石碑上,刻着在这艘沉舰上牺牲者的名字。我逐一细数,共1177个名字!他们是为反对法西斯主义而英勇牺牲的。我们站在石碑前,静静地低头默哀,对死者表达怀念和追思之情,祈祷人类永恒的安宁与和平,不要让这些为和平而战的牺牲者的鲜血白流。我看见一队队由老师带领的日本中学生模样的青少年也肃穆地默哀,他们都无言地走了过去。他们在本国的历史教科书里得不到的历史真实,在这一活生生的历史课堂里是否会得到呢?我相信每一位受害国的人,目睹他们这番情景都是会作如是想的。

    这座横跨沉舰遗址的纪念馆,实际上是一座巨大的浮台。浮台前后两端挺拔耸立,中间略凹成长形,全长184英尺。据说,这样一种建筑结构,象征着起初遭日军突然袭击到了无以复加的惨败,经过漫长的反法西斯战争,最后走向胜利的高潮的历史过程。据主设计师奥费德·培斯说:“就整体而言,呈现一片祥和,而不显悲伤的气氛,让每个人都能够瞑思深究同心的感受。”这的确是艺术家发挥了伟大的艺术想像力和艺术创造力。我们站在中间浮台靠A型白门的位置上,凭栏望着碧波中露出海面的一截这艘主力舰的烟囱残骸,经过几十年的风雨浸蚀,烟囱已经锈迹斑驳,留下了一丝当年惨遭失败的面影。这大概是设计者独具匠心,让人们不要忘记历史吧。是的,我们这些战争受害者是永远不会忘记的,那些战争加害者呢?会正确对待历史,以史为鉴吗?!

    夏威夷既然是群岛,自然多海滩,但最有名者是瓦胡岛的威基基海滩,离珍珠港不过40分钟的车程。海滩绵延2公里,水色碧绿,椰林棕树也是翠绿。我喜欢大海。我们特地到了威基基海滩边。在海风椰影下,欣赏着无垠的水与天。海浪汹涌,潮拍湾环。海边无一艘舟船,只有遥阔的水与天,只有水中的浪花、天空的白云和飞翔的海鸥,大自然显出勃勃生气。真如吴承恩在《西游记》里描写的那样:“烟波荡荡,巨浪悠悠。烟波荡荡接天河,巨浪悠悠通地脉。”这番大自然生命的律动的景象,实在美得极致。这是我曾经熟识的海景啊,为什么如今似乎变得陌生?大概有几十年没有如此超然物外,闲情逸致地观看过海景了吧。

    我们从瓦胡岛飞往夏威夷群岛最东南的一个最大岛屿——夏威夷岛。这是一个火山岛,目前的冒纳罗亚火山和基拉韦厄火山是活火山,前者高达4000多米,是夏威夷岛的最高峰之一。我们从飞机上俯瞰,全岛略呈三角形,地貌十分复杂,透过云雾,看见由五座火山组成的这个岛屿,像一条夏威夷花链的最后一朵鲜花,在碧波中荡漾,就像夏威夷人送别远行的亲人,把花链抛在港口的海面上,让它随风荡回岸边,以企盼亲人早日回到岛上一样,似乎把我们当作亲人迎来这个岛上。活火山虽不是喷发期,但火山口仍不断冒出黑烟,拖着长长的尾巴飘忽在湛蓝的天空上。

    踏上夏威夷岛,我们驱车环岛而行,沿途都是熔岩流分布荒漠,一片连一片,望不见尽头,看到的都是一个个巨大的黑影。临海的峭壁也是一片黑色,阳光投射下来,嶙峋的断层岩壁闪烁着光,亮晶晶的,这是火山熔岩中的水晶发出的光。我们下车走到海滩,连沙滩都是乌黑乌黑的,在白浪的拍击下,形成波纹状,像是一个大黑海在翻滚着黑浪似的,白浪与黑滩相接,白黑界限分明,赫然映入眼帘。然而岸边的海水依然湛蓝湛蓝,清澈见底,但底还是黑色,好像在黑色下面隐藏着某种活动的东西似的,让人不由地产生一种幻觉美。我到过许多的海边沙滩,都是白沙滩,难得见这样的黑沙滩。在那里椰林照样伸展着绿的茂密的叶,草坪照样生长着绿的毛茸的草,给人一种单纯而有特殊的情趣。

    现在不是火山喷发的时候。据当地人描述,如果火山爆发时,从火山口流泻下来的黑色火溶岩,涌至海边的沙滩,腾起一阵阵烟雾,与海中的浪花共舞,会让你产生一种说不出的特别的新奇感。我们看到火溶

    岩流经之处,草木都遭到无情的吞噬,变成一处又一处荒漠。但是,就是在这样的荒漠中,人们也会不时地发现在雨量充沛的地方,又跃然萌生着丛丛的青草或片片灌木,还有虫类和鸟类。可以说,火山的原始力量,促进毁灭与新生的生生不息的循环。也许这可以说明,天地万物不也都是依照着这一大自然的生生灭灭的规律不断循环着的吗?

    飞到我们最后游览的毛伊岛,来到了一个原始与文明交汇的地方。这个岛一方面建筑了不少的高楼大厦,不少的现代化购物中心,广泛地传播着欧美文化;一方面又保留了各土著部落的村落和土著的文化。他们的房子都是茅草房,有的房子房顶尖尖高耸,象征接近天神;有的房子顶上圆盖,象征祭祀的圣坛,大概都是与古代的原始信仰相关联的吧我们遇见的大多数土著人或在手臂,或在胸、腹、背部刺满各种图案的纹身,或在身上画着标志民族历史演进的图腾,似乎尚未摆脱土著的传统生活习惯。在这里,我们还参访了他们祖先的遗址。我发现夏威夷人并没有忘记祖先遗留下来的风土,没有白天,我们每游览一处村落,都观看这露天表演。土著人都很有表演的天才,他们学着以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用原始的方法狩猎渔耕,仿佛要把人们带回到古远的原始社会;或者用各种语言讲笑话,逗乐游客,大概日本游客最多,不时用日语取笑日本人,仿佛在戏弄日本人,在对日本人那段侵略历史进行“报复”,好像又要把历史拉回到现代,在幽默中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历史的教训。不管怎么说,夏威夷群岛虽是海岛,但没有与世隔绝,也是一波又一波地经受着时代浪潮的考验与狱炼。

    忘记在黄昏时分,椰树梢上燃烧着璀璨的霞红,还不时地飞掠过一只又一只归巢的小鸟。我们来到了既是晚餐的餐厅、也是文艺晚会的会场,一边品赏当地的菜肴,一边观赏夏威夷的传统歌舞。其中最著名的是“呼啦舞”,舞娘们挂着一张赭红色的秀脸,和着鼓点和音乐的节拍,摆舞着柔软优美的手姿,踩踏着轻飘飘的脚步,扭动着围上提叶编织草裙的腰肢和草裙下的臀部,洋溢着温柔,也洋溢着力量。美,美在优美的姿态、纯真的感情和诗一般的气氛。我看过许多地方的草裙舞,但还是头一回看到舞姿表现得如此明朗和开放,如此淋漓尽致,充满着地地道道的民族文化风情的草裙舞。观赏这样唱作俱佳的夏威夷风土歌舞,是一种大众艺术的享受,我不禁涌起一种没有白来夏威夷的感叹。

    现代化中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再创造的确,夏威夷,她已经给每一个踏上这块土地的访客,呈献了五彩花环和阿罗哈的吻!

    (1997年夏写于夏威夷檀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