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周游织梦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黄石的地热和喷泉
    人们都说位于怀俄明、爱达荷、蒙大拿三州交界处的黄石公园是世界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公园的地热和喷泉是美利坚大地上最壮伟的奇景之一,访黄石公园可以享受人文和自然之美。

    根据《世界周刊》的一篇文章的说法,美国建设国家公园的设想起于19世纪,当时,一位艺术家路经这片土地,忧虑美国政府向西拓展会影响到印第安文明、自然环境和野生动物,便向政府进言:“这些也许可以靠着政府的保护政策而被保存在一个伟大的公园里,一个国家公园,包含了人类与动物在他们充满野性与新鲜的自然美里。”于是,1872年美国国会正式将这片横跨三州的风景壮观的黄石山谷,划归为国家公园用地,开辟为国家公园。这便是全世界的第一个国家公园的缘起。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开拓与经营,至今美国已拥有50余座国家公园和370余个自然景点了。

    人是从怀俄明州界进入黄石公园的,翻越一座山顶时,山下是盛夏,山上却是隆冬。天空翻滚重重的白云,地上盖满了皑皑的白雪,连挂在杉树枝头上的残雪也未消尽,斑斑点点,不时泛着白色的点光。山中的小木屋也披上了洁白的素装,来迎接新来的客人。山下山上的气温差达30多度,我随身只带了一件单外衣,穿上了站在雪地里照了一张夏天的雪,冷得发抖,照片洗印出来后,是一副缩着脖子的丑态。在山上观景,可谓如罗贯中所言:“山如玉簇,林似银妆”,非常的美。这一夜,我们就泊宿在山中森林的小木屋里。木屋虽小,卫生设备却很齐全。由于旅途劳顿,一仰脸躺下,就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太阳刚从山峰那一端露出脸来,我们就驱车进入黄石公园。一路上,一边欣赏秀丽的黄色峡谷,一边观看悬挂在山涧的上下两层的瀑布,还有原始的森林。当然,黄石公园更以地热和喷泉而驰名,因为地热引发的喷泉,有的喷出带硫磺的泉水,天长日久,把园内的岩石都染黄了。所以才有了黄石公园之称。这个美国最初和最大的国家公园是全世界最多喷泉的地区,我们的活动也主要集中在这一地区——观地热,赏喷泉。

    黄石地热是一种独特的自然景观,由于公园地处活火山地带,大概接近地球内部最大的热,使地下水达到沸点。这些热地下水和火山气体或形成过热蒸汽、热水和蒸汽混合,或形成热的干岩石、压力热水和热岩浆,放射性地透过地表喷发出来。因此,人们在园内造成20余个大大小小各种不同间歇泉——热气泉、热水泉、岩浆泉、泥泉等,它们散落在地热喷泉区,都是间歇地喷发的。喷射间歇长者一天一两次,短者相隔数十分钟或半小时一小时一次。公园都设有告示牌,写上喷发的时间,一般都不会相差太大。热气泉从地表喷薄而出的热气,与空气接触,凝成水气,腾起层不绝的雾气层,直冲云霄。水中带着菌藻,开始时水热达70多度,以黄为主色,随着水温的渐降,上升热气所含的菌藻换变着橙、绿、棕、黄等的颜色,余烟袅袅。有时静听,还会发出喷射时的嘶嘶声,色与声都给人带来一种轻盈飘渺的美感。热水泉则时起时伏地喷射出来冲天的水柱,水柱窜升到不同的高度,飞溅起满天的水雾,有如烟花在天空炸开,分裂出各种不同的七彩花纹图案。我们到了一大岩浆泉,迎面扑来腾腾的热气,远近都弥漫着烟雾。走到长长的木桥中,观赏岩浆泉,所见处处都滚流着温度高达七八十度、约70万加仑硫磺岩浆,形成一条又一条火红色的浆水,浆水东奔西窜,扑鼻而来的是一阵阵硫磺的气味。我仿佛站在火海之上。来到泥泉又是另一番景象,它是从岩石分解出来的种种不同的矿物质,形成一泓泓的大小不一的圆形泥泉潭,周边是淡粉色、土黄色或乳白色,中央是湛蓝,像一潭清沏的泉水。在日光映照下,泥泉潭不断地变幻出五光十色,就恍如一个个煮沸了的大颜料盆,供大自然挥笔绘制出自己的风光,人间仙境般的风光。的确,进入黄石公园就宛若进入了人间的仙境。后来听说,在美国,黄石公园是有“仙境”的美称。可是,来到黄石公园的原始森林地带,却又是满目疮痍,呈现出一派萧瑟的景象:一株株焦黑的或干枯的树干,有的光秃秃地耸立在那里,似是仰望着长空悲叹;有的干脆倒下,横七竖八地躺在黝黑的焦土上。只有偶尔发现有些枯树枝头吐出了绿色的枝叶,地上萌生了绿色的小草。这是焦土上仅有的绿色,呈现出生与死搏斗的壮景。小草这种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下求生的顽强意志,以及亲自奏出壮美的生命跃动的韵律,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几只小鸟落在刚吐嫩绿的小草地上,吱吱喳喳地纵情歌唱,向小草也向我唱出了一支新生的喜悦之歌。我向小草和绿韵倾诉衷情,我的心灵与小草,不,也与大自然进行了心灵的交流。

    这就是3年前的持续4个多月的黄石森林大火劫,几将超过了这个国家公园原始森林的四分之三的林木毁尽。站在这样一片土地上,我不由地遐想:天地万物,生死轮回,大概自有其道理吧?我带着这个问题离开了黄石公园。

    (1991年夏于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