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周游织梦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部分 纽约之行
    美国的纽约曾被描写成“毒惧全”的大都市,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缩影”。多年来,我总想有机会叩访纽约,亲自看个真实的纽约。今天因参加女儿的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院举行的毕业典礼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赶到纽约,就为女儿筹备毕业典礼的事,无暇参访纽约这座城市。所以第一个印象就是希尔顿大饭店礼堂举行典礼的情况。我们按预定的时间,来到了希尔顿,走进会场前,在化妆室里,望着老伴亲自为女儿穿上硕士服,戴上方帽,那股浓浓的亲情不由得涌上了心头。同时也为当年因种种客观条件的限制而未能出席儿子、儿媳在印地安那州立大学举行的同样毕业典礼,感到深深的遗憾。

    走进会场,我们坐在后面家长席上。主持人一个个地宣布各学科、各学位的毕业生的名字,这时一队队生气勃勃的毕业生鱼贯入场。当听到呼唤女儿名字的时候,我们在座席上伸长脖颈,睁大双眼,试图搜索着女儿的身影。也许是汹涌波涛似的人头攒动潮涌,也许是自己的心情特别急切,女儿的身影似跳入又似未曾跳入我们的眼帘。女婿也许见此,急忙离席到廊道上拍了几张照片,大概要在照片上留下我们所要捕捉的身影吧。学生们秩序井然地分别坐在按学士、硕士、博士划分的座位上,加上不时传来的轻快的奏乐声,似将人们带进了欢乐的旋涡。礼堂布置简洁而庄严,仪式也是像乐声一样轻快,校长的简短讲话带有几分幽默,不时引起一阵阵笑声和掌声。习惯于听首长教训式的冗长讲话的我感到耳目一新。在毕业生代表致词完毕,主持人宣布各学科、各学位的学生上台领毕业证书。会后,我们和所有出席典礼的家长们一样,与自己的儿女在会场内外,以希尔顿饭店为背景拍照留念。然后我们来到几十条马路条条相通的中央公园,悠闲地或躺或坐在绿悠悠的草坪上,消解一天快乐过后的些许疲劳。我一边眺望着斜阳映照下的一座据说是百余年前埃及赠送的尖塔,一边想着年轻的美国在短短的200余年历史中,为什么竟然后来赶上,成为科技的强国,进而成为政治经济的强国?今天我们在纽约市立大学毕业典礼上看到的,不正是实际重视知识、重视教育的典范明证吗?

    这欢乐的一天过后,我们开始了两周纽约之行。

    我们的纽约行就从市内五个区中最大的曼哈顿区开始。这是纽约最早设置的市行政区,面积近60平方公里,是纽约的神经中枢,是一切社会、经济和文化活动的重要场所。而且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的就职典礼,就是在这个区的华尔街大厦举行的。所以我们首访的就是这个区,就是这个区的华尔街。“华尔”原文为Wall,是城墙的意思。由于1792年荷兰殖民者占有纽约,开拓东印度公司以后,为抵御当地土著人印地安人,在这里构筑了一道城墙,因而得此名。

    我们来到曼哈顿南部华尔街的十字路口,正东张西望地想寻找华尔街证券交易所的所在。这时候,一位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模样的男子主动驱上前来,很有礼貌地面带笑容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我们说明原由,他用手指点了一下路口对面东侧的一座不显眼的灰色大楼,和蔼地答道:“这就是证券交易所。”我们谢过后,不禁惊叹万分,一是美国人文化素质之高,一是一个影响着世界金融经济命脉的中心竟然是这样一座简素的楼房,一下子就产生了对几十年灌输教育所形成的“美国形象”的质疑。美国,象征美国的纽约的真正面目究竟怎么样?我们就是带着这个问题,尽可能多走走纽约的街衢——进步的地方与落后的地方。

    走进了华尔街纽约证券交易所,被引领到指定的二楼参观室。室内摆着各国语言的同声传译机,我们选择了汉语传译机,隔着巨大的玻璃幕,俯视着交易大厅内的繁忙景象,以及通过传译机不断搏击着耳鼓的或高或低的叫喊指数声,我们恍如也置身在大堂间参与直接交易似的。每个指数的飙高或骤降,都会有人一夜间成了百万富翁,或相反地成了穷光蛋,甚或为此饮弹自尽者也时有之。我心想:这种交易在市场经济社会中是不可或缺的,凡是市场经济制度,都不可以逃避这样一个经济规律,问题是个人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作为一个确如隔着玻璃幕参观的旁观者,我似乎是超然,因为我关注的,是我的书本,我的学问,而且不是经济学的学问,我不会投入更多的关注,也不会进行更多的思考。

    纽约证券交易所虽是华尔街的象征。其实它的道路狭窄而短小。从百老汇至东河仅有七个街段。但据介绍,这里却集中了二万多家证券交易所、各国的大银行、金融机构、信托投资公司、保险公司、房地产公司和商品交易所等。操纵着全美金融经济命脉的联邦储备局也设在这里。可以说,当你漫步在这条不宽大的马路时,你就能感受到它就是遐迩闻名的华尔街!是世界金融经济的中心!在美国,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尤其是玩股票的人,时时刻刻都瞪大双眼盯视着它。

    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我急切要去参观的下一个节目就是自由女神像,全称是“自由照耀世界之神”。这一女神铜像位于曼哈顿南端的巴特里岛上。我们在曼哈顿南端隔海湾远眺,巍峨的女神像高耸云天,右手高擎火炬,左手持着一部法典,脚下还放着刚刚打开的脚镣。法典上面标示“1776年7月4日”,这是美国独立纪念的日子。这巨大的铜像连座基高达92米,重220多吨。这是法国人在美国独立100周年时建赠的,于1885年运抵纽约而立于此。她是美国独立的象征。不,这也是人类自由的象征。在人们争取独立、自由和革命的时候,不是都呼喊出“不自由勿宁死”的口号吗!“五四运动”的时候,我们不是为争取科学和民主自由而斗争吗?在争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时候,我们不也是同样呼喊过“不自由勿宁死”这句口号吗?!

    这些我们不会忘记,也不能忘记。忘记就意味着背叛。我们从曼哈顿南端乘坐观光船到达巴特里岛,面对自由女神像时,我心里想:“自由照耀世界”,这是普遍存在的价值观念,它是超越时代与历史、地域与民族而存在的。——在修改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刚读到季羡林大师论东西文化互补关系的文章,季老谈到:“在处理外国文化与中国文化的关系时,应该注意大胆‘拿来’把一切外国的好东西统统拿来,物质的好东西要拿来,精神的好东西也要拿来。应该特别强调,我们要拿来的是第三个层次的东西,属于心的东西。我们要改变我们的一些心理素质、价值观念、思想方法等等。所谓‘心’的东西,指的是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审美情趣、道德情操、宗教情绪、民族性格等等。”——这令我更确信“自由照耀世界”这一普遍的价值观念。我想着想着,钻进女神铜像里,后边的人簇拥着我们循铜像内部巨大的盘梯攀登而上,到了巨像冠部的瞭望台,举目眺望,近处纽约湾碧波荡漾,海鸥飞翔,远处世界贸易中心大楼高耸苍穹,大西洋万顷烟波,尽收眼底。这一派天人合一的景致,美不胜收。

    这时候,我仿佛走进了硕大的自然画框,令人心旷神怡。我们还在那里驻足欣赏曼哈顿全景,后面的人群已呼拥上来,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去,从女神像里走出来。

    时近中午,我们乘上来时的观光船,回到了曼哈顿,在快餐店草草吃过午饭,走了几条街就到了世界贸易中心。这是两座并列的摩天大楼,各高达1400多英尺,每座110层,是当今世界最高的建筑物,它不仅是纽约繁华的象征,也是现代建筑艺术和现代文明的重要标志。这座姊妹楼雄峙在曼哈顿中心区,在像峰峦起伏的鳞次栉次的高楼大厦中,有如鹤立鸡群。就是巍峨耸立于第五大道的高1200多英尺、楼分102层的帝国大厦,称雄纽约近半个世纪后,也甘拜它们的下风。它们自然而然地洋溢着一股压到群芳的气势。立在它们的面前,抬头望不见楼顶,反而感到被一根巨大的擎天柱向你压将过来似的,令人不禁望楼兴叹。在修改这篇文章前一个多月,即9月11日,可恨可恶的恐怖分子劫持了民航客机先后撞上了这两座摩天大楼,瞬时腾升起一团火球,最后变成了一片废墟,这次事件夺去了几千人的生命。这不仅是对美国人民的挑战,也是对世界文明的冒渎,遭到全世界的同声谴责——我们乘上了电梯直达107层的眺望台,鸟瞰纽约全市,这个世界大都会的风光,尽收眼底。一个个数不尽的街区、一片片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一条条车水马龙的道路,四面环水的曼哈顿岛……就犹如刻在地图上似地展现了地球这一个角落。给人一种“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

    唐人街,也是纽约有名的地方。这是多少代中国移民用血汗乃至生命在这片新大陆耕耘出来的地方。我们特地用了半天的时间游逛了这条唐人街。在这里主要的象征,就是孔子大厦,以及屹立于大厦前的孔子塑像。他老人家在他的故国曾一度被批得体无完肤,而在异国他却体健力壮地站立在那里,孔子经历2000多年风风雨雨和时间的磨练与检验,继续闪烁着中华文明之光。中国游客都站在这位圣者塑像前瞻仰,更有顶礼膜拜者。各国观光客到这里来观光购物者甚众,从日用百货、到工艺制品、到文物古董,凡中国有的产品,这里也一应俱全。更令我感到亲切的是,这里的华人大多是操广东话,让我这个广东人实有如归故里之感。

    到纽约,访唐人街也只是缅怀一国之情,而访联合国大厦就有如遍历了万国,所以这里也是我们纽约之行必访之地。同样坐落在纽约闹市区曼哈顿的联合国大厦是一栋40层的长扁形大楼,楼前的一百几十根旗杆上,升起了100多个会员国国旗,五星红旗也飘扬其中。在异国他乡,望着国旗,油然生起一种民族自豪感。那天正好休息日,未能入内参观。据说,大厦内拥有大小会议室和办公室数百间,常常出现在电视里的安理会会议大厅是其中的一间。目前,联合国日益发挥着它的作用,这大概是政治多极化和文化多元化发展的历史必然吧。

    纽约还有许多令人值得留恋的地方。在时代广场,无论我们参观七十层巍巍高耸的洛克菲勒中心,还是庄严宏伟的纽约大教堂,乃至街头各种艺术的雕塑,都令人感受到了现代科学文明的气息,时常是令人流连忘返的。不过,在纽约,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如此,有些地方却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典型的就是第四十二街红灯区。出于初访纽约者的好奇,一天夜幕降临时分,我们驾车来到这个红灯区,映入眼帘的,是不停地闪烁的红红绿绿的霓红灯、不停地花枝招展向过客招手的女郎,不停地从夜总会摇摇晃晃走出来的醉汉,还有不停地……我们将车子停在不显眼的路边,只透过车窗,观望着这番景象。偶尔也有一两个不同肤色的汉子路过,轻轻敲敲我们的车窗,微笑招手致意,以示友好。这是红灯区的表象,内里呢?这不是我们这些连车厢也不敢走出一步的人所能透析的。也许纽约这一角正是“五毒俱全”,正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缩影”吧。

    从抵达纽约的第一天,到我们离开纽约那一天,最令人难忘的还有纽约的“涂鸦景观”。无论在建筑物的墙上、公共汽车上、地铁站里里外外的墙上,总之在一切公共的场所,都被人用彩漆写满了天书,画满了古怪的图画。开始第一眼看到,令人毛骨悚然。有人说,这是青年人对社会不满的一种发泄,也有人说这是穷极无聊之举。不管怎么说,这是文明社会不文明的行为。不过,两周下来,大概是看惯了这种“涂鸦”的奇观,习以为常,倒似乎觉得它是纽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管它是正面还是负面的,给人留下的感受是这就是纽约,就是今日美国的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