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周游织梦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威尼斯宁静的水韵
    打开意大利的地图来看,半岛的东北角,面临亚得里亚湾,有一座宁静的古老水上城市,它的地理形象,像一条大鱼活生生地浮在海面上。其间有一条呈S字形的名为CanalGrande的大水道,横贯在全城的中央,将水城分割为内外两大部分。这条全长4公里的大水道作为主动脉,又分出400多条小水道,纵横交错地流贯于各个街区小巷。这就是世界独特的水上城市,素有“亚得里亚海的明珠”或“西方的苏州”美称的威尼斯。

    这水上城市拥有800年的历史,远离陆地,我们乘坐一艘白色的大游艇,当地称为“水上巴士”(TaxiBoat),乘风破浪,行驶在著名的CanaleDellaGiudecca大运河上。这条大运河十分宽阔,远远可以望见屹立在大运河两岸的建筑群,在阳光的映照下,这些建筑群显得奇伟壮观。我怀着焦灼的心情,想早点登岸,去看清它们的“庐山真面目”。大游艇行驶了约30分钟,但我仍觉得时间很长很长。到达Schiavoni码头,我们登岸后,摆在眼前的,是一条临水的长长的旅游商业街,街上都是些小商店和小旅馆,路上无任何车辆,不用说汽车,连自行车也没有一辆。游人虽多,但并不喧嚣,大概人们都是静静地步行,欣赏小城的美景,陶醉在这些美景之中的缘故吧。

    我们走过两座不知名的石桥,来到了一座建于17世纪初期的带顶石桥前。这是威尼斯水城的桥中最著名的巴洛克式的叹息桥。石桥的右侧是一座乌黑破旧的监狱,左侧是一座明亮的总督府法院,与总督府法院相邻的是总督宫。这座小桥以较高的高度横跨狭窄的府第水道的上空,连接左右两侧的建筑物。桥是封闭式的,以巴洛克风格加以装饰,桥拱上雕刻了一个人头像,上边刻有一条饰带,在扁拱形顶的中间浅浮雕着一个端坐在两头狮子中间的正义女神。这是威尼斯著名的古迹之一。为什么称叹息桥?这个看似富有诗意的名字,当然不是爱情的感叹。据说有这样一个故事:当时法院提堂,宣判重罪犯人后,押送犯人走过这座桥,然后关进监狱,大多数犯人今生今世都是无望出狱的。所以,当被押送的死刑囚犯走过这座桥,从桥上的小窗口向威尼斯最后一瞥时,无不发出深深的悲哀叹息,故曰“叹息桥”。

    我们走过了与“叹息桥”并列的次一座石桥后,走不多远,就是街的尽头——威尼斯中心地的总督宫前的圣马可广场。广场始建于9世纪,经过几个世纪的变迁,现在仍保持着古典的风格。我们踏着17世纪重新铺设的灰色粗面石板路,恍如又回到了那个世纪的年代。如今的广场,除了总督宫之外,还耸立着圣马可教堂、图书馆等古建筑群。面对码头,竖立着两根巨大的石柱,一根柱顶铸刻着象征圣马可的铜狮子,另一根柱顶雕塑了一座威尼斯人崇敬的圣人德奥多罗石像。有一说,制造这两根石柱的红花岗石是从东方运到威尼斯的,一根石柱上的铜狮则是从中国运来的。这已无史料可考证,姑妄听之。可教堂相当古老,始建于9世纪上半叶,经过近百年之后被一,现在的圣马可教堂,是修建于11世纪下半叶,花了20余年夫才完成重建的工程,是拜占廷式的建筑风格,以直线为主。14世纪又加特式的装修,建筑了拱门,疏阔有致。到了17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又流行的文艺复兴式的建筑样式,修建了栏杆。现今以中世纪以来的欧洲各种古建筑集大成的面貌,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正面是由一组组石柱支撑的五扇半圆形拱门,正中的半圆形拱门较宽,拱门冠以东方艺术风格的圆顶,每个圆拱的半月形的墙上,都有很美的一幅是19世纪制作的巨画《最后审判日》。拱门与拱门之间雕有12世纪拜占廷式的浮雕,其中有圣母、天使、野猪和母鹿等形象,描绘的是收回圣马可遗体的故事。正中最大的半圆拱门上方放置着一只象征威尼斯的插有双翅的狮子,它的平台前则放置着四匹青铜马,一般认为是公元前4到3世纪的希腊艺术家利西普创作的,于13世纪初作为战利品,从君士坦丁堡运来威尼斯的。公元1798年被拿破仑也作为战利品而掠到了巴黎,后来在奥地利人的调解下,终于1815年才又回到了威尼斯。据载,如今我们看到的是复制品,原作品珍藏在艺术博物馆里。这座集欧洲古典艺术大成的宏伟建筑物,广场上还有引人注目的是,屹立在广场偏东南处的、威最古老的圣马可钟楼,威尼斯人将它称作“elparondecasa”(大老板)。它始建于9世纪,初时是作为瞭望塔,以监视泻湖的动静。12世纪和16世纪两度重修,现已成为放置钟的地方。钟楼脚下还有一道设计精美的围有栏杆的三拱门式小走廊,廊上装饰着四座青铜雕像。它与新行政官邸和图书馆等建筑物相对应,形成街区的拐角。而这座近百米高的钟楼金字塔形的尖顶,高耸云端,与周围的建筑群相比,犹如鹤立鸡群,蔚为奇观。传说伽利略曾经登上这座钟楼,试验过他发明的天文望远镜,远眺过风光宜人的威尼斯全城和泻湖全貌,以及阿尔卑斯山。

    广场上,东一堆西一簇的鸽子自由自在地在觅食,游人经过,它们也无所畏惧。据说,这里的鸽子数达20万只,比这里的人口总数10万人整整多出一倍,鸽与人融洽共存。这也是圣马可广场上的一景,象征和平景象的一景。可是,曾几何时,这广场曾是执行死刑的地方。据记载在两根石柱之间被处死的人中,就有两个当时著名的人物。一个是名叫弗尔纳雷托的面包店小工,他由于被人诬陷杀害了一个绅士而在这里被处以死刑,现今广场大殿正面仍有两盏点燃的灯,悼念他的受冤枉而死另一个是名叫卡尔玛尼奥的伯爵,他因被怀疑有背叛行为在这里被处以极刑。

    我们脚下踩踏着17世纪从欧加内山运来的灰色石块铺成的广场地面,环视着周古老的建筑群,以及建筑物上五彩缤纷的古典绘画和展示力与美的雕塑群,自己仿佛也置身在欧洲文艺复兴的氛围中,体味着它给人类带来的人文精神。人们从中不也可以了解为什么意大利在文艺复兴时期育就了这么深厚的自由艺术精神,创造了这么多优秀的绘画、雕塑、建筑、音乐和文学作品,产生了众多像乔尔乔涅、提香等这样世界知名代表人物。难怪在文艺复兴时期,它继佛罗伦萨和罗马之后,成为第三个文艺复兴的中心地.

    这座广场,有“欧洲之门”的称誉,因为当年马可波罗就是从这里走向东方,许多威尼斯商人也是从这里走向东方。莎士比亚还写下了名剧《威尼斯商人》,从主人公夏洛克敛财之道,是否也多少反映了当时人们从这“欧洲之门”走向东方、走向世界风貌的一斑呢?经过广场,我是这样地联想。威尔第创作的世界著名歌剧《茶花女》在这里首演,获得成功,也是从这“欧洲之门”走向世界的。

    在古老的水城里,水道星罗棋布。在呈S形的水道上,穿梭着一艘艘当地名叫“贡多拉”(Gondola)的锥形平底船。它是威尼斯水城的主要交通工具,始于11世纪的传统水道行船。它的黑色船身的首尾,各有一突出的钢制尖角,船尾的尖角较小,其构造十分独特,是威尼斯特有的,在别的地方是看不见的。这种小划船,最多可乘坐6人,我们与同行的人,花了120欧元,租了一艘,由一身材高大的意大利船夫站在右舷上,用一根长长的木浆划水,沿S形水道而行驶。水道两岸耸立着一座又一座宫殿、教堂、博物馆、艺术宫、剧院,还有土耳其货栈等各式各样的建筑群,其中有古老的15世纪拜占廷式、哥特式、文艺复兴式,还有巴洛克式的,多种建筑模式并存。可以说是西方建筑艺术风格的集大成之一。小划船在不宽阔的水道上缓缓行驶,观赏这些风格各异的建筑艺术,也是一大艺术享受。当小划船行驶到水道最宽阔处,这些建筑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真像一幅美丽的威尼斯的风光画,荡漾着别有一番情趣的水韵。

    这条S形的水道,流量丰沛,网状似地流布在各个街区,由河道结构组成。在2000多条水巷之间,由400多座大小不同的石桥或木桥连接。我们发现,组成威尼斯的,不是一条条大街小巷,而是一支支纵横交错的大小水道,以及维系它们的各式各样的桥。桥,是威尼斯特有的景观之一。我们经过的第一座桥,是里亚托桥,它是最古老的桥之一,架在最狭窄的水面上,初建于16世纪,当时是木桥,几经修建,现在的里亚托桥是单孔的石桥,最高处约7米左右,一般游船可以通行无阻。桥两侧由一万多根木桩支撑,桥中央由两个拱门隔开,形成两处平台桥面。桥面两侧排满各种旅游品的小商店。据说,许多摄影师、画家都在此平台桥面拍摄或作画,进行艺术创作,给人们捕捉了威尼斯水城的美。我们经过另一座著名的桥,是艺术学院桥,它也是一座单孔桥,表面上看是木桥,实际上是钢筋结构的。还有木桩,这也是威尼斯特有的景观之一。因为威尼斯的房屋也很独特,地基都是淹没在水中,为了加固地基,沿岸水中打下不计其数的木桩,这些高矮粗细不一、参差不齐的排列的木桩作为基础的房屋,也成为威尼斯水城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我们上岸以后,走进一条条由无数石桥连接的小巷深处,在狭窄的街巷里,了无人影,只有一座座简朴的民宅展现在你的眼前,这里是古老民房区,与商店林立的大街相比,宁静得惊人,让人感觉好像整座威尼斯城都沉浸在无边的静寂中。常住繁杂都市的人,置身此境,别有一番感受。我们漫步其中,如痴如醉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觉得身像被洗涤过一样,变得完全透明,清爽异常。

    傍晚时分,我们坐在大运河码头边的石椅子上,将视线投向亚得里亚海的地平线的尽头,只见荡漾的烟波接连天际。在夕阳映照下的海面,湛蓝色渐渐变得深沉,变得复杂的颜色。宫殿、教堂塔尖等建筑群的倒影也变得朦胧。海湾承受着夕晖的光,显得一派苍茫与沉寂,余韵无穷。街上的游客也渐渐稀疏了,更显出威尼斯自然美景的宁静意态。总之,无论是白日还是黄昏,威尼斯的风景之秀丽,是独特的、古雅的、无与伦比的。可是谁又能说清威尼斯这千古的巨变呢?这时候,我想起这样一首古诗:“落日五湖游,烟波处处愁,沉浮千古事,谁与问东流。”此情此景,何其相似乃尔。这次威尼斯之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在全球现代化的冲击之下,威尼斯仍然保留着无数珍贵的历史遗迹,仍然保留着文艺复兴时代古典美的面影。威尼斯的大大小小的水道也依然悠悠地流淌着,流淌着。威尼斯的流水,将悠悠的水韵,带向大运河,流向亚得里亚海,带向更远更远的大西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