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周游织梦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走进凡尔赛宫
    这是一座神奇的宫殿,

    艺术与之相配,

    装饰与之相伴,

    大自然使之完美。

    这是17世纪法国大作家莫里哀的一句诗,歌颂了凡尔赛宫之美。莫里哀是路易十四的至交,是受到路易十四保护的人。这所宏伟壮丽的凡尔赛宫,就是路易十四精心营建的。

    访问巴黎之前,我读了一部介绍凡尔赛宫的画册,首页是一张鸟瞰凡尔赛宫的全景图,配了这句诗。从全景图中,可以看到这组神奇的宫殿群,是落座在以一大片茂密的林木为背景的平地上,又有无数的水池、花坛、草坪、树丛散落其间。到了巴黎之后,亲临其境,看到了它的细部——艺术与装饰,悟出莫里哀的诗“艺术与之相配,装饰与之相伴大自然使之完美”所然,那天,东方刚吐白。我们乘车来到巴黎西南郊,宏伟广阔的凡尔赛宫建筑群,便展现在眼前。正面是一扇高大的镶金饰的黑铁栅门,黑的铁栅门上方是一座精雕的金色花草图案,中央是一顶金光闪闪的英国皇冠。铁栅门后,是三个前后衔接的庭院。第一个石块铺的广大庭院的尽头,耸立着巨大的路易十四骑着骏马,指挥千军万马的威武青铜像,周边是几十座色彩华丽的宫殿及其附属建筑物,主要的是正面的宫殿和南、北两翼的宫殿,千姿百态地向后方和左右两侧缓缓延伸,这是一座小城堡的建筑风格。据说,凡尔赛宫占地面积800公顷,仅建筑面积就多达11公顷,各殿一共拥有700多个大厅,宛如一座美丽的古城。

    我们参观了正殿的一部分。我们来到了历史展区中由五个大厅组成的“十字军东征展区”,在两侧墙壁上和天花板上,画满了反映法兰西这段历史进程的绘画,还有一座座历史人物的雕像,俨如走进了历史的课堂,让人追溯法兰西的过去,和平与战争,繁荣与衰落。我看了最著名的绘画《十字军进入康斯坦丁堡》后,再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雕饰的中世纪时代解放圣地的皇家纹章,它们似乎是彼此对应,要显示其胜利的象征和皇家的威权。但这毕竟是历史,是过去了的事。

    在正殿的各厅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由镜廊、战绩厅、和平厅组成的这个整体“镜廊”,它最初是作为通向国王正殿的过道,过道一侧镶着17面拱形的落地镜。最引人注目的,是这17面镜子的光的变幻,折射在对面的17扇窗户上,似造成一个光的梦幻世界。不愧是艺术的杰作。每相隔三扇落地镜,则安置一座拱形的雕像,两侧立着各种人物以各种姿态抱着的高高的平顶烛灯,与从拱圆的天井垂吊下来的水晶座烛灯互相辉映,将整个以金色为主调的镜廊,装扮得更加灿烂辉煌。然而,所谓“镜廊”,实际上不是廊道,而是厅堂,是“镜厅”。据说,当时的国王每天到礼拜堂做礼拜时,都从镜廊通过,朝臣们排列在两旁恭候,有的大臣就趁这个机会上书国王。有时,国王在这里接见外国使节。王子结婚,也在这里举办过盛装舞会。我们还听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和约就在这里签订,德、日帝国主义利用这一条约瓜分我国的领土,当时的中国代表拒不签字,缘此激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国学生运动——“五四运动”。站在这镜厅里,回顾这段历史,我既愤怒,又兴奋。愤怒的是帝国主义者对于积弱的中国的宰割;兴奋的是中国人民的觉醒!

    走进战绩厅,顾名思义,主要是展示几十幅描绘从法国征服罗马,到法国拿破仑时代的各大战役的巨型壁画,其中凸现路易十四战胜荷兰、英格兰和罗马帝国三国同盟的丰功伟绩。在一座椭圆形浮雕上,雕刻着荷兰之战中的一个重要的场景:路易十四身穿战袍,手握武器,跨在前腿跃起的战马上,踏着战死者的尸体,指挥部队渡过莱茵河。这座浮雕下方的壁炉的浮雕,饰有缪斯女神凝神望着两个小天使手中拿着的似是战利品的东西;壁炉之上,左右两侧还有两具手持一长串花的赤臂男神,上方则是两个飞天使,鼓足气力,吹响喇叭,透出几分胜利的喜悦。对于法国人来说,路易十四不仅在战争中立下了不朽的战绩,而且在治国方面也取得了很大成就。法国人一直称赞他,崇敬他,法国境内到处可见他的画像和雕像,而外国媒体则斥责他为“嗜血的老虎”。我身为中国人,连许多自己未经历过的中国历史事件,或即使自身经历过的历史事件的是是非非,也还没有弄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外国的历史呢?历史,要由历史事实去验证;历史的是非曲直,由真正有良知的历史学家去评说吧。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我是清楚的,那就是尽管路易十四有许多战绩和政绩,曾使当时的法国欣欣向荣,但它却掩盖不了已存在的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东西,反动的东西,那就是专制。外国的历史是如此,中国的历史何尝不是如此呢。

    和平厅则是另一番景象,没有战绩厅的那种弥漫的硝烟,那种拼命的厮杀,有的是一派和平的景象。但这是经过硝烟,经过厮杀之后的和平,确立了法国国王其时在欧洲的合法统治地位。最具象征意义的,是大厅的一幅在壁炉之上的巨大的圆形绘画,几乎占了一面墙,上面画了路易十五将一枝橄榄枝递给欧罗巴的情景,周围的大人与小孩都露出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它的装饰与设计,与镜廊、战绩厅是对应的,如果没有活动隔离板相隔的话,它们是连成一片的。后来这个和平厅被改作皇家娱乐厅,人们经常在此举办音乐会或宗教活动。

    至今,战争与和平,仍是摆在世人面前的一个主题,一个永恒的主题。在这座皇家建筑中,其奢华性集中地展现在国王和王后的正殿上。它们是遥相呼应的对称结构。正殿分寝宫、鸿宴厅、加冕厅、会议厅和侍卫厅等等,都是金碧辉煌,从家具陈设到艺术装饰,到天花板上以神话为题材的绘画,都令人眼花缭乱,实有一种“天宫异物般般有,世上如他件件无”之感。走进国王寝宫,满眼都是金:金的壁、金的家具,金铜的塑像、金丝织的帘子、金缎的床单椅套,犹如走进一座四壁都堆满金的金库。它以其辉煌的金泽和豪华的色彩,来显出其权势的高贵和威严,这是依靠权势来构建的,似乎透出一种霸气。乍似新鲜,实是给人一种压抑感。

    在别具华丽色彩装饰的王后寝宫里,我们听陪同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王后在这个房间分娩的时候,助产士呼叫“王后要生产了”,话音刚落,人们就纷纷攘攘地拥进这个房间,甚至有两个人爬到家具上,想先睹新生的小王子或小公主以为快。其人数之多,噪声之大,差点让王后命归天堂……不知这个故事是真实还是虚构,作为消遣,姑妄听之。

    庭院和花园也是凡尔赛宫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在宫殿的西侧。庭院堪称是一座露天的雕塑馆,石雕、铜铸多如林,大多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或动物,神态各异,非常生动别致。我最欣赏处于与宫殿同一直线的两个大水坛,以及大水坛石栏上的两个巨型的男神青铜像,一座青铜像,头戴花环,赤体侧身坐着,背靠形似倒下的酒坛上,右手持剑,左手接小天使的献花,双目凝神似是望着小天使,也似是望着湛蓝的池水以及池水上宫殿金色的投影。另一座青铜像,也是头戴花环,赤体侧身坐着,依靠在一块岩石上,左手抓着一把长叶子,右手持一件由小天使伸出双手拥抱的宝物,双目凝神眺望着远方。从他们结实的肌肉,健壮的体魄来看,也许是两个海神的青铜像?

    花园里一座座用各式花朵组成的花坛,形成了美丽的几何图案。一片片翠绿的草地,一条条细沙铺设的小道,编成花边似的饰带。园中的一座名为《拉托娜的浴盆》的雕像喷泉,更是美不胜收。喷泉的大圆水池,分上下五层,在最上层中央的同心梯形的浴盆里,端坐着拉托娜女神与她的孩子。由下而上第二层是乘着驷马车的阿波罗神在水中腾出,形态威武地向着女神。而一至四层以大圈套小圈,一环环都是怪兽,它们张开大口,向上喷出一条条水柱,水花四溅。第四层怪兽,欢快地从嘴里喷射出来的水柱,一直喷向女神周围,女神笼罩在千千万万的四散的水珠子中,露出了裸体的健美姿影,像一个不朽的精灵,给喷泉平添了几分朦胧的美,几分神秘的色彩。创作者将艺术与自然有机融合,创造出这一法国园林艺术的大杰作,它经历四百余年的人间沧桑,仍然发挥着它的光彩。这恐怕是我们这次走进凡尔赛宫后,获得的一次最大的艺术享受。

    在回程的路上,我心想:在巴黎的卢浮宫和凡尔赛二宫中,卢浮宫庄重典雅,很有气度,集中了世界艺术的精华,是一座艺术殿堂;凡尔赛宫则是法国皇家的奢华享乐和气派的象征,是一座生活功能齐全的华丽宫殿,连这里的绘画和雕塑,大多是按照皇家规定的主旋律来建造的。因此,尽管那里也有许多绘画和雕塑,但无论是绘画艺术,还是雕塑艺术,除少数例外,它们都缺少卢浮宫的那种真正由艺术家发挥自我、发挥人文精神和艺术想像力而独立创造出来的艺术。所以,我参观凡尔赛宫后只有吃惊,吃惊那些王朝贵族的生活竟是如此的豪华和奢侈,却没有参观卢浮宫后那种人文精神的感染,那种艺术魅力的感动。也许这是人各有所好带来不同的观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