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周游织梦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夜游塞纳河
    从卢浮宫博物馆走出来后,七叔治材、七婶美陶和堂妹树芬3人已在玻璃金字塔前等候我们了。叔侄阔别半个世纪,如今重逢,此时此刻的感情之激越,是难以用文字来形容的。如今,年已八旬的叔叔仍像青年时代那样充满热情和活力,探讨起时事、社会和文化问题来,仍是那样健谈,那样睿智,那样潇洒,这让我脑子里涌起了对青少年时代很多往事的回忆。我于高中毕业后,为了筹措回国经费这段时间,曾由叔叔推荐,经过考试,在中国银行西贡分行工作了两年,与叔叔共事了两年,这也是我回忆中的一段难忘的往事。

    那天,叔叔、婶婶给我们安排的节目,就是夜游塞纳河。从卢浮宫走出来,他们首先领我们来到了香榭丽舍大街,来到了巴黎商业文化的中心。这条世界著名的大道,是一条十线行车道,十分宽阔和壮伟,是展示巴黎的一个窗口。大道的两侧,林立着600多幢大楼,有高级商店、餐馆、咖啡馆、电影院等娱乐餐饮和高级消费场所,还有航空公司、汽车公司等大商家,在这里各显其能。步行道十分宽广,靠近凯旋门的一头,排列着一摊又一摊的食档,错落有致,显得有序而不拥挤。一些有名的餐馆,也在露天设摊。据说,巴黎很少晴天,巴黎人愿意在露天就餐喝饮料,趁机享受一下难得的阳光。虽然街上游人如鲫,但十分安宁,也十分清洁,不影响露天就餐的环境,反而成为香榭丽舍大街的一道风景线。

    我们有选择地逛了一些商店,对巴黎香水店情有独钟,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有使用香水的习惯,而是因为一走进这家香水专卖店,就如同走进威尼斯的香水厂里,弥漫着的幽香,仿佛把人们罩在其中,使人头脑顿觉清爽,给人带来一种愉快的感觉。这家专卖店的店堂之广,品牌之多,在欧美其他地方是不曾见过的。在巴黎香水店附近有一家名叫比斯特洛罗曼(BistroRoman)的著名法国餐馆,叔叔和婶婶在那里为我们接风洗尘。法国餐、中国餐,在世界食文化的谱系中,其菜肴之丰富和美味是齐名的。据说,1971年在日本大阪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70多个参展国的大多数参展馆内都设有自己的餐厅,招徕食客,惟独中国餐和法国餐独领风骚。犹如中国食在广州一样,于法国则是食在巴黎。然而,两处的食文化的氛围,却不尽相同。这家比斯特洛罗曼巴黎餐馆,室内用餐的面积不大,但设在庭院里用餐的面积却很大。在树阴笼罩、花香飘逸的庭院餐厅里,食客不像广州酒楼里的食客那样熙熙攘攘,笑语喧腾,而是独自静默读报,或是两三人轻柔的切切絮语,在安静之中享受食文化,令人感到法国人闲暇用餐时似乎格外注重情调,别有一番风情。巴黎,在热闹之中见宁静。所以在边用餐边叙谈的近一个多小时,我不如平时广东人用餐时那样“放肆”,而是轻轻絮语。

    在餐馆里走出来,已是夕晖晚照,香榭丽舍大街迎着金色的阳光。我们驱车来到塞纳河右岸,只见一道残阳铺水中,河水静静地流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缓缓流淌,流向我们目所不及的远方英吉利海峡。我们乘上了游艇,夜游这美丽的塞纳河。如今的巴黎的老城区,就是昔日巴黎诞生地——西岱岛(Citè),塞纳河就是它的护城河,更是哺育巴黎的母亲河。现在,塞纳河蜿蜒地穿过大巴黎市,仍在呵护着她的孩子。游艇从塞纳河右岸出发,从东到西绕着岱西岛缓缓而行,穿过了一座又一座特具风姿的桥,约莫有十座或者更多?当时来不及细数,只顾观赏两岸的夜景,有名者如圣母院桥、新桥和艺术桥。游艇经过之处,左右两岸或近或远地屹立着一座座各类欧式风格的古建筑。它们装点着各种颜色和形态的灯饰,展现出各自的风貌,在水面上投下了五彩缤纷的光,将古建筑群的影子也勾勒了出来,一派水上的夜风光。

    最先夺人眼目的,是远处高耸入云的埃菲尔铁塔,它用无数串的橙黄色的灯,编织着塔身,像给新娘披上了一件盛装,凸现其绰约多姿的腰身。当游艇绕过西岱岛和圣路易岛这两个河心岛之间的河道,行驶到连接两岛的新桥,映入眼帘的巴黎圣母院,它以其带几分空幻神秘的灯饰,与最古老的新桥互相辉映,更显现出雄伟的气势。其实新桥并不新,它是于1603年建成,由亨利四世主持落成典礼。据说,到了其长子路易十三世时代,新桥已成为三教九流的集散地,还有一首打油诗讽刺过它呢。其中一句云:“新桥,江湖郎中、骗子、假冒者的集散地。新桥,香脂和膏药兜售者的生意场……”题名为《新桥的骗术》,由此可见一斑。如今,它经过现代文明的洗礼,获得了“新生”,以它的新的活力展现在塞纳河上,故视为“新桥”。

    夜色更浓了。塞纳河两岸建筑物灯饰的光,投在水里,水面的涟漪,是刚刚编织出来的一幅崭新的波纹长丝织物。它闪烁着,与水一起静静地、缓缓地流淌着。有一段小道的古木林阴,在建筑物灯饰的彩光照耀下,将流淌的水,染上了不断变幻的灰暗的绿。这种情景,就像在塞纳河上轻盈地飘荡着一片片落叶,吹在一起,连成一大片的群青,一大片浓浓的绿。各种的绿与各种缤纷的色彩相映,胜似湘帘绣幕两交辉,各具妙韵,在塞纳河的上空,奏响了一曲绿色生命的赞歌。此时,与其说,我的心已被绿韵所打动,不如说,绿和我的心灵,已经浑然成为一片了。

    夜,夹着凉爽的微风,吹过站在游艇甲板上欣赏塞纳河两岸夜景的我们的面颊,让人顿觉一阵清爽,尽消了一天马不停蹄地观赏卢浮宫博物馆的疲劳。我无意中将目光投向岸边的林阴小道上,投向朦朦胧胧地映现出来的一双双情侣的影子上。他们又年轻又温柔,在夜里洋溢着分外罗曼蒂克的情调。他们的温馨,不断从凉爽的空气中传了过来。据七婶介绍,这条小道叫“情人路”,它为巴黎增添了浪漫的一景。

    七婶驾车送我们回戴高乐机场附近的一家旅馆,车子驶过两条通向机场的高速公路,不知何故,这两条高速公路都临时禁止车辆通行。时已午夜,公路路面昏暗,七婶年过七旬,驾车多有不便。七叔十分体贴,建议改乘出租车。他也非常照关我们,虽然我们说自己打出租车回去就可以了,但他担心出租车司机万一找不到我们的旅馆所在,我们又不通法语,半路出现什么情况无法沟通。为此他放心不下,还是不顾劳累,坚持与堂妹一直将我们送到旅馆,与旅馆服务台安排落实我们的住宿等事宜以后,才拖着八旬的老躯,乘坐来时的出租车回家。我挥手道别后,看着手表,时针已指向凌晨一点整。深夜,初春的巴黎,还有几分凉意,然而七叔一家的缕缕亲情,这种时隔半个世纪又重逢的喜悦,却暖融融地温暖着我的心。

    到了巴黎头一晚,在阔别半个世纪又重逢的七叔七婶还有堂妹的陪同下,乘船夜游塞纳河时,亲眼目睹宏伟壮丽的巴黎圣母院,在灯光辉映下,她那两座高耸的钟楼的面影,朦胧而神秘。耳闻间断地穿过夜空传来的钟楼上隐约的钟声,我马上被她创造了欧洲文学史、欧洲建筑史辉煌篇章的巨大魅力所吸引。

    早在中学时代就读过雨果的长篇巨作《巴黎圣母院》,它就是与这一古建筑巴黎圣母院作为舞台的,我不仅被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吉卜赛女郎爱丝梅拉达惨遭摧残与迫害的悲惨故事所打动,而且被雨果笔下宏伟壮丽的古建筑巴黎圣母院的风韵所倾倒,总梦想有朝一日能站在她的面前来倾诉我对伟大浪漫主义作家雨果的崇敬,对富有古风古韵的巴黎圣母院的执着的迷恋。那一晚,我企盼不是在梦中,而是在现实中,我实实在在地站在巴黎圣母院前,去实实在在地一睹她的庐山真面目。如今,将要梦想成真。这一夜,我是如是想,如是期盼着。

    翌日一早,我们便驱车驶过塞纳河的圣母院桥,来到了西岱岛。这是法兰西最古老的城区,巴黎城区最早就起源于此。岛上建于12至14世纪的巴黎圣母院,标志着零公里的起点,幅射到法兰西全境的交通干道都从这里起计算里程,这里成为巴黎的核心,巴黎的摇篮。雨果在他的小说《巴黎圣母院》中,用了整整一章描写这座古教堂。在此影响下,它成为一个文学的坐标。我最关注的是,雨果运用神奇之笔,不仅描画出这座欧洲最早的哥特式建筑的整体,而且艺术地描绘了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物的细部,她的塑像、浮雕、花雕、彩绘玻璃,这些细部也同样具有整体的宁静和壮丽。雨果称:“这是一部石头交响乐,是人类和一个民族的辉煌杰作”,“这是一个时代的各种力量通力合作的伟大产物,每一块石头都充分展现了工匠的奇想同艺术家的天才的完美结合。”

    今天我站在广场上凝望着眼前这座巍峨而壮观的巴黎圣母院,一边品味雨果的这些话,一边观赏她的整体与细部。作为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古教堂建筑,她是由石块堆砌和由石雕装饰组合起来,的确是“石头的交响乐”。圣母院正面由64米高的四层构成,第一层开着三座内凹的门洞,北门洞上方浮雕着圣母玛丽亚的故事,中门洞上方浮雕复活后主持审判生者与死者的耶稣,故称“最后审判门洞”,南门洞上方浮雕着圣母圣婴像和天使像,表现圣母献婴,称“圣·安娜门洞”。第二层是国王廊,立着28座姿态和表情各异的犹太和以色列历代国王雕像。第三层玫瑰形圆花饰的窗洞,左右各立着偷吃了禁果的亚当和夏娃雕像。第四层是镂空的廊台,台顶上装饰着一排怪兽塑像的栏杆。第四层上面是双塔,正面的糟口饰有动物像。这简直就像一座雕塑艺术博物馆。我时而围绕这些艺术精品在近处久久地流连鉴赏,时而坐在广场的椅子上小憩,从远处静静地全神凝视。无论从动态中还是从静态中观看,这些艺术品都是艺术家们尽情地发挥了想像力,进行了精当的排列与完美的组合的作品,令人赞叹不已。

    这座古教堂始建于1163年,完成于1345年,从安放下第一块奠基石,到砌上最后一块石头,花了近200年的时光。她真实而浪漫地度过了800多年的岁月,经受过痛苦的折磨,这些多有损她的艺术容颜。后来人们于1841年至1864年重新修缮,并在建筑物后部修建了一座90米高的尖塔。正如雨果在这部小说里所倾诉的:一是时间流逝留下的伤痕,二是政治和宗教革命的破坏,三是时尚建筑伤及其艺术的筋骨。她像一棵古木,“枝叶变化多端,树干是永恒不变的”。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观看,她都像是在向我们叙述着巴黎的历史,从小巴黎到大巴黎的变迁的历史,从旧巴黎到新巴黎的变迁的历史。

    这时候,双塔钟楼的低沉的钟声,穿过长空,传入我的耳鼓。这钟声仿佛是雨果笔下那个残疾的敲钟人卡西莫多敲响的,《巴黎圣母院》的故事结局:神甫得不到爱情,而诬陷爱丝梅拉达,爱丝梅拉达被判处死刑,卡西莫多从绞刑架上将她救了出来,逃进了圣母院,卡西莫多知道是他的义父神甫害死爱丝梅拉达的,于是他将神甫从圣母院的钟楼上推了下去。这个表现了卡西莫多对爱丝梅拉达的同情与忠诚的人性化了的悲剧故事,又一幕幕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似乎还朦胧地看到在钟楼下的一滩鲜血的影子。它撞击着我的心灵。我坐在广场上,我的周围都是灰白的鸽子,东一堆西一簇,或悠然地散步,或欢快地寻食。它们似乎不知道在雨果笔下当年这曾经发生过的悲剧,它们显出一派平和的气氛。然而我的心情却久久地不能恢复平静,几乎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与月梅一起走进了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教堂内高大而宽敞。据说这座大教堂,连同廊台这一巨大的空间,足以容纳九千信徒同时做弥撒。那天,堂内、廊台上都坐满了虔诚的信众,他们有的在额头点圣水,有的在胸前划十字架,都似在祈祷上帝,企图从同上帝的心灵与心灵的对话中,祛除人间的烦恼,从而得到一种精神的慰藉。我置身在这种庄严肃穆的浓重宗教氛围中,但吸引我的眼球的,不是这一宗教的仪式,而是教堂北侧那玫瑰形彩绘玻璃圆窗的精美艺术品,这是巴黎圣母院内十分著名的作品。据说,这面大圆窗是由1225块彩色玻璃镶成,我抬眼看到了圆窗中心的圣母,她怀抱着圣婴,是那样的慈祥,那样的平和。中心的第一圈彩画,是由16位先知者簇拥着圣母和圣婴;第二圈彩画,是32个国王和耶稣基督的祖先;第三圈也是最外的一圈,是以色列的32名主教和大祭司。我所关注的,不是它的宗教涵义,而是它作为近千年的艺术作品,躲过了雨果所指出的“三劫”,至今仍闪耀着它的艺术之光,其历史意义是无法估量的。

    我们移步至主祭坛,那里非常宁静,几无人影。我仔细地欣赏祭坛上的雕塑群。这座内容路易十三许愿的称为《怜悯》的雕塑群,中间是“圣母悲切”的群像,左侧是国王路易十三,右侧是其儿子路易十四,大概是象征复活胜利的荣光吧,群像人物的脸部,都流露出一种欢快的气息。

    我们正欲登上钟楼,眺望巴黎全景。没想到在教堂旁边等候登塔的参观者排着长长的队列。我们还有下一个参观节目,只好作罢。反正我们登过了埃菲尔铁塔,鸟瞰过巴黎的全景,而且雨果在《巴黎圣母院》已有专章“鸟瞰巴黎”详细地描述过登楼鸟瞰的情形:“游人气喘吁吁地爬到钟楼楼顶时,立即被眼前的一片屋顶、烟囱、街道、桥梁、广场、尖塔弄得眼花缭乱。……大的小的、高的矮的、重的轻的,一古脑儿涌到你的眼前,让你目不暇接。昏眩的眼睛久久凝视这一望无限的迷宫……无一不独具匠心、合情合理、巧夺天工,无一不闪烁着艺术的光辉。”这就是巴黎,这就是法兰西!

    我走出巴黎圣母院,又一次来到了广场。广场上那些灰白的鸽子仍然是东一堆西一簇,或悠然地散步,或欢快地寻食。在鸽子群中间好像有一个人,他独眼、驼背、瘸腿,一拐一拐地向我走来。他不就是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吗!我差点惊叫起来。原来是我的幻觉,我还没有完全从雨果的《巴黎圣母院》的悲剧故事里走出来,还没有完全从这座神奇的中世纪伟大建筑巴黎圣母院走出来,我似乎已全然融进她们之中了,似乎心中仍回荡着这一曲“石头的交响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