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周游织梦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伦敦之行
    编织已久的欧洲之旅的梦,终于在2004年春光明媚的季节圆了我们于美西时间8点45分从旧金山机场出发,经由华盛顿转机,飞行了11个多小时,于当地时间早上抵达欧洲的第一站——伦敦。伦敦素有雾都之称,一年之中没有几天能见阳光。我们很幸运,伦敦以晴朗的天,迎接了我们这些远方的来客。

    伦敦是一座古都,它的历史始于公元1世纪的古罗马时期,很多地方还遗留下了各个时期的古建筑。大英帝国又到处掠夺,也收藏了不少世界各地的古文物。建馆250多年的不列颠博物馆,又称大英博物馆,收藏了比较齐全的世界文物。该博物馆主要以国家或地区划分展馆,分有东方馆、埃及馆、西亚馆、希腊罗马馆、非洲馆、美洲馆和英国馆等,各个展览馆陈列出来的部分古文物,就是掠夺他国文物的一个有力的见证。我们参观了其中的东方馆、埃及馆。在东方馆里,颇有中国的东西,专辟了中国展览厅。我在那里,目睹许多在我们故宫博物馆展厅里都看不到的一些原始土陶器、青铜器物和壁画佛像、罗汉木像,心中不禁涌上一股激愤之情,这不是英帝国从历次侵华战争中掠夺来的东西吗?陪同的一位半工半读的我国留学生解说时却说:“幸好这些文物保存在不列颠博物馆里,否则文化大革命时期就全被破坏殆尽了。”这句话,令我愕然!这时,我想起老舍和井上靖两位大作家谈起两国民族性的不同时,井上靖说:日本人被他人掠夺了文物回,以保存文物的完整。老舍则说:中国人不同,对国家的文物寸步必争,宁可摔碎,也决不让他人夺走!多么铿锵有力,多么有民族尊严啊!当时他们对谈时,我在场作记录,可惜手头无原始记录,只记得他们的谈话大意。但对老舍先生有民族骨气的铮铮话语,我是永志不忘。

    在埃及厅,我最感兴趣的是三具木乃伊,它们干巴巴的,但仍保留了人形。这是最早期的古埃及木乃伊,其后木乃伊风行于古罗马乃至南美印地安地区。在日本则可发现古坟时代陪葬的马木乃伊。这些有千万年历史的木乃伊,有的是由于天候和土质的作用而自然保存的,有的则是用人工方法来保存的。在三具埃及木乃伊前,我想像着在神权时代,人类出于信仰,已经会使用多种人工方法来保存尸体,人类的智慧之发达,实是惊人。到了现代的人权时代,除了少数同样地出于另类信仰,费尽人力财力,使用人工方法来保存尸体以外,人类大都将智慧用于发展高科技,发展经济,造福人民大众了,不是吗?

    参观完不列颠博物馆不到十分之一的一角,我们来到了如今成为博物馆组成部分的不列颠国家图书馆。馆前是属于博物馆的大厅,圆顶的玻璃天花板,晶莹透亮,没有任何支撑物,像是一个巨大的天体苍穹。这个大厅是4年前刚完成的,是新时代潮流典型的代表建筑模式,也可以说是一件现代艺术的杰作。走进阅览厅,大厅面积宏大,圆形屋顶无限庞大,玻璃的天花板惊人的高。摆满图书的圆形墙壁上的书架,像阶梯似地直耸约莫二层楼高。抬头仰望,仿佛连图书带书架都向你倾倒下来似的。据说,藏书颇丰,历史上许多伟大人物,比如马克思、列宁、孙中山都在这里读过书,在这里思考过人类社会的重大问题。孙中山还在这里写就《三民主义》呢。还有亚洲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也曾在这里研读过莎士比亚、拜伦、歌德、但丁等的著作。这图书馆特别设有东方图书部,藏有不少罕见的中文、梵文、希伯来文抄本或古籍。按朱自清的说法“,考古学收藏、名人文件、钞本和印本书籍,都数一数二,顾恺之《女藏史》卷子和《敦煌》卷子,便在此院(馆)中。”因时间关系,连“走马观花”都够不上,我们只浏览了它的规模和听听陪同的简单介绍,拍照留念,便离开了这座世界驰名的博物馆及其图书,就让它掠夺去,将来设法收回馆。在这里,我想多说一句,参观不列颠博物馆和利用图书馆是不收费的,大概是用纳税人的钱来维持吧。其目的不是营利,而是为了教育大众,提高大众的文化素质。我又联想到美国图书馆也是不用交纳这种费那种费,都是用纳税人的钱来维持的。这才是真正来之于民,用之于民。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口号标语,将“为民”挂在嘴边,而是实实在在地做了。

    伦敦市区有许多宫殿、教堂、博物馆、图书馆和公园,供游人游览。我们离开不列颠博物馆,赶到白金汉宫,本计划从白厅街侧门入内参观,但街区拉起了警戒线,警卫戒备森严。据说,英国女王正在接见外宾,一切参观暂停。这时,我们看见从白厅街对面的皇家骑兵卫队阅兵场里,走出来一队步行的卫队,一队骑黑马的卫队,他们正在前往白金汉宫正门内的广场换岗值勤,这时正是上午11点钟。这队卫队头戴长黑羽毛帽,身穿蓝黑色卫队制服,披红色背心,腰围白色皮带,昂然地走在宽阔的白金汉宫皇家大道上,以整齐的脚步声和响亮的马蹄声,向换岗的方向走去。他们招来了众多的游者在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跟随着他们的脚步走。有的人顾不及规矩,走到马路上拍照。

    白金汉宫正门前,树立了一座维多利亚女王纪念碑。碑身立着众多精美的大理石塑像,碑顶便是女王金像。游人至此就止步,禁止再前进一步。这时卫队通过装有各种精美的铜制饰物的铁栏栅门,进入白金汉宫前庭换岗去了。那里是一个大花坛,种植着红花,特别鲜艳。我们站在外围观看换岗仪式,换岗仪式简单,但很庄重,兴许英国绅士派的作风也表现于此吧。

    戴安娜王妃的死,已经多年了,但她的死之谜,至今在伦敦仍是茶余饭后的话题,甚至有人出书大发议论,时不时地闹得沸沸扬扬。我们参观他们举行婚礼的圣保罗大教堂。到了肯辛顿公园,陪同还特别领我们到了坐落在园中的肯辛顿宫,这是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婚后的寓所,现在也可以说是故居了吧。这是一座红墙灰瓦的宫殿,不特别显眼,门前如白金汉宫那样围上黑铁栅栏,上面同样装饰着各种精美的铜制饰物,平凡中尽显其辉煌。在栅栏后的不大的前院,左侧种植了一大片的樱树,枝头上挂满了一丛丛、一簇簇的八重樱花,粉红的花色,点缀着表面的平和与繁华,内里却隐含着极大的悲哀,暗藏着也许将成为永不解的谜团。这类涉及政治的问题,生时也好,死后也罢,都是很难弄得清楚的,都是难以还于历史的本来面目的。在英国是如此,在其他国家不也是一样吗?我这不是为戴妃其人其事的感言,而是综观世事作如是想。来到了威灵顿广场,广场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威灵顿公爵纪念碑。碑座正中是威灵顿公爵的金色铜制坐像。这位公爵,在滑铁卢战役中,率军打败了法国军队,为建立大英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金铜像也许是为纪念他的“功勋”而修建的。它的四个角落,还立有四座不同形象的人物塑像。碑顶四边都是三角形,前方两侧,上耸通天尖塔。我发现广场的四角,各建有一座塑像群。左角上的一座塑像群,有的骑着大象,有的站立,也有的团坐。团坐着的,是穿长袍马褂的中国人,其他有的像印度人或阿拉伯人。这座铜像的含意,我不得其解,请教陪同,他也哑然。我们游市区时,来到金融区,有许多大厦是以英国前殖民地命名的,比如印度大厦、马来西亚大厦、南非大厦等等。它每侵占一个国家,就以这个国家名字命名,建立一座大厦,以炫耀它的帝国的“辉煌”。我将那座不解其一些联想。这个号称“永不落的太阳”,如今如何呢?太阳岂有不落之理?自然现象是如此,社会现象不也如此吗?新旧帝国主义的命运都会是如此,是难逃出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的。

    伦敦之行,还“走马观花”地看了大鹏钟、西敏寺、国家艺术馆等。但是,除了不列颠博物馆之外,我感兴趣的,是泰晤士河。沿河南岸而行,两岸的古建筑群,周围的风物,多有欧洲的风情。北岸的伦敦塔,中世纪曾做过监狱和军械库,如今是英国皇家的要塞;还有上下议院的楼群,它们是伦敦的重要标志。我更感兴趣的,是架在泰晤士河上的那两座著名的桥:伦敦塔桥和蓝桥,它们各自拥有一出悲惨的故事剧,沉重地撞击着我的心。

    伦敦塔桥建于中世纪,原是一座木桥,几经重修又重建,才成为如今展现在人们眼前的石塔桥。桥,架在四个大桥墩上。河中心的两个桥墩上,各有一座五层的高塔楼,最高一层中间耸立着一个通天大尖塔,四周分立四个小塔,蔚为壮观。桥身和塔身是暗灰色,桥栏以及塔楼第四层并排的横跨的双桥和两侧纵向牵引的垂钢索是浅蓝色,给人一种阴沉的忧郁感。据说,伦敦沦落风尘的女子,生活无以为继,常常来到这里,慨叹人生之不幸,从桥上投河,葬身在这条泰晤士河里,甚是悲惨。

    无独有偶,与伦敦桥并排的蓝桥,有一个更为悲哀动人的故事:“魂断蓝桥”的故事。黄昏时分,遥遥面对灰蒙蒙之下的蓝桥,年轻时代看过的电影《魂断蓝桥》又一幕幕地掠过我的脑际:一个女芭蕾舞演员,爱上了一个年轻军官遭到了芭蕾团的开除。年轻军官上了战场,少女生活无着,沦为娼妓。战争结束后,年轻军官从前线归来,她正在车站接客。两人重逢,年轻军官向她求婚,她自惭形秽,没有应允,独自来到蓝桥撞车自尽,结果魂断在蓝桥上。我如是回想着这个剧情,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泰晤士河上,从涓涓而流的河水,似乎还隐约可见这历史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