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我想跟你走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17节:惟一活着的方式
    小米一直到今天才跟我说。

    其实这几年每到生日,她都会收到他的e-mail

    就是一句话——

    HappyBirthday

    每一封她都存起来。

    每隔六个月,小南生日的时候,小米就把同一封信回传给他。

    我笑她那么沉得住气,那么耍心机,小米说:"我连他结婚的事都没问过……多写一个字,都会心痛……"

    于是每一年的生日祝福,就是惟一可以知道他还活着的方式,或者说,知道他还有一点点在乎自己的方式。今年生日已经过了,已经过了三十六个小时,小米都没有收到小南的讯息,她开始慌了。我要她直接写信去问。"那怎么可能……他忘了就忘了吧!"说这话的时候,小米的声音像是一口水咽不下去。

    几天过后,我收到小米的简讯。

    "今天晚上十一点五十六分我才收到他的祝福。

    原文如下TherearethingsIcareabouteverydaybutcanonlysayitonceayear.Sorryaboutthedelay.(有些事我每天都挂念,但只能一年说一次。迟到了,对不起。)

    几天后,无意间在路上碰见初中同学,他是刚从上海回来的,聊天时我好奇地问起小南,同学跟我说,你不知道他已经走了吗?

    "去哪儿了?"

    同学说:"天国。"

    然后是可想而知的短暂对话,"不好笑","你有看到我在笑吗?他走了快一年了。"

    我感到一阵晕眩,晕眩过后,我想到小米。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我们没人知道,小米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从小南说要结婚之后,就几乎拒绝听到任何有关他的消息。但前几天的那封e-mail是怎么回事?

    我翻出早已不用的通讯录,壮着胆子打去小南的家,也不知号码是否还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