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我想跟你走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5节:压抑和坚强终于瓦解
    七天这样血淋淋地过去,我坚持了我冷面屠夫的角色。搬进新家的黄道吉日终于来临。当天中午我因为有工作,要姐姐早点到老家,把公公的牌位请出。结束工作我一进老家门,姐气急败坏把一对签塞到我的手里,她说她对着公公牌位磕头磕了一个多小时,签掷了无数次,出不了一个"正签",意思就是——公公就是不肯走。她觉得公公在耍她。我收下签,请姐先把婆婆带去新家,不要让她最后一个走,以免触景生情。我跟如婷在这空荡荡的房子里,拿起胶布把一个个老柜子封上,写着"清空",把房门一个个关上,再次贴起胶布,写上"清空"。

    最后回到大厅,我看着公公的牌位,手里拿着签,四周一片安静,心也是静的。我跪下来磕了三个头,心里说着:"我知道您舍不得离开,我也舍不得离开,但"家人家人",家就要跟着人,爸爸还在,姐姐还在,婆婆还在,他们在哪里,您的家就在哪里。"我掷了签,"一正一反",那是他说好的意思。我继续念着:"婆婆已经在新家等您,她从来没有一个人住过,她可寂寞了。"第二个"正反";应该OK了。这时如婷一旁屏着气说了声:"还要再一次。"

    还要再一次?我吸了口气,闭上眼,"亲爱的公公,我知道您最疼我,我们走吧……"我将签高高举起,睁开眼睛看着照片上的公公,手一松——连续第三次的"一正一反"。我用力地把头往地上一磕,突然间,这些天的压抑和坚强彻底瓦解,我伏在地上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