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虞美人
    虞美人

    □/画上眉儿

    画上眉儿原名黄亮,就读于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觉得自己沧海一粟,渺小而自在,有着白羊座特殊的火暴性格,厌恶急功近利之人和市侩。

    五九六九,隔河看柳。

    人在堤上走,船在水中游。

    二月逢春,冰融雪消,虽说是春雨阴霾,那斗大的篷船已是密密匝匝布满燕子坞的渡口。

    沉香,你来。

    唤她梳洗打扮,描粉面朱颜,勾翠黛如烟,左顾右盼,脆生生一双红酥手,一指胭脂点绛,抿开了去,红唇若绽。

    千户侯,万户侯,吴娘手中馐。

    那手轻拢慢捻,拈出一指六角朱漆的木盒,旋了盖,几十颗滑溜溜的珍珠粲然若现。

    碾了去,磨成粉儿好让我搽手。

    声音好比水滴子,圆泽动珠光,滴溜溜滑了开去,落得篷外雨声潺潺,哗哗作响。

    掀了帘子,螓首抬望,不过是烟雨氤氲的一幅水墨,远山近景,模糊难辨,无法瞧个分明。娥眉微蹙,疑将欲语,眸中流转,却又噎了回去。

    沉香暗自娇笑,姑娘可是担心公子?

    红唇轻撅,佯嗔欲责。可就你知晓。这刚立春的节气,便劳师动众兴修安丰塘。虽说兴塘立坝计于民生,可是这雨中劳作之苦,焉是殊曷可曾遭罪过的。

    那婢子前去寻他。

    雨深水重,如何寻得?

    婢子撑着姑娘制的红菱伞,见人唤人,定将公子寻着便是。

    如此,甚好。她点头,面如含月。

    那红菱伞乃是当年吴国时,她亲采红菱,去肉留壳,用冰蚕丝串制而成。共是九百九十九只,九九归一。

    他撑船,她摇撸。吴娘手巧,歌谣亦美:采菱过莲塘,云碧落斜阳。浮萍合水意,伴郎返故乡。

    ……

    而如今国破山河,后吴皇室只落得在江南小镇凭楦而吊,感怀身世。玉砌雕栏,拱手与人桓。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

    何日浮萍合水意,常得君王带笑颜。

    思前想后,婉转娥眉,便在观世音座下焚香礼拜,取铜钱五枚,熏于香炉之上,轻吟诵谒,诚心祷告,掷散铜钱,卦爻却是险象环生。

    人凶己亦凶。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若他存心谴责,她定是非走不可。

    掀帘再望,影影卓卓仍见着沉香手持的红菱伞,出没烟雨,想是殊曷归来,暂且问他一问。

    看他青衫尽湿,满脸愁倦,眸色闪烁,当真有口难言?

    殊曷,她轻叩贝齿,纤手奉上一杯热茶。微香清苦,碧螺如春。贱妾今日焚香沐浴,卜了一卦。

    卦何言?

    言凶。

    那书生模样的殊曷转过身去,宽袖遮脸,抿了口茶,面色蜡黄。却不知是茶苦,抑或心苦。

    殊曷无话说?这茶可苦?贱妾换去。佯装起身,乜斜着看他何举。

    菱姬且慢,我有话说。按下她的柔荑,捏在手里,滑腻非常。捧着似白玉,细看如凝脂,有道是纤纤红酥手,绝胜章台柳。

    扶娇躯落座,他跪身三拜,头颅叩响,伏曰:菱姬恕我!菱姬恕我!

    何以言恕?

    殊曷泪眼婆娑,揖道:那金陵后主寻访厨娘,殊曷便使人将菱姬荐了去,求菱姬在那李姓人口舌间下毒,除去灭国之人,光复我吴国江山!

    嘴角轻扬,直逼那等薄情寡义之人,若是应允……

    若是应允,殊曷自当纠集吴部众人,杀入金陵城,救得菱姬。待我重登金殿之时,菱姬定是皇后不二人选。

    沉香,替我收拾行装,明日我们便遂了吴王的心愿,前往金陵。

    黛眉横着一片川岳,声色藏着一门炮火,拂袖拍案,绝尘而去。那红菱伞挂在船里阴干,滴滴答答地落泪,晕湿一片。

    苍狗浮云,世事变迁,低头往往春不见。

    丝巾轻薄,被那双手绕于指间,绞紧了又松,松散了又紧。步履穿错,凌乱踏碎了寸土,印记浅浅密密,布了一片。

    二月的荸荠,究竟不如初生的好。须是从土里新鲜挖来,清水润湿了土气,用拇指下的手肚轻柔,方才露出红嫩的肌理。去皮削尽,肉质雪白,脆滑爽口。

    一袭厨娘的装扮,对厨下的原料却也挑拣。心无旁骛,只劲儿了说。玉手指处,无一例外是微责。殊不知背后早已站了主仆二人,饶有兴致打量于她。

    焯了干贝,清爽爽调了味,填进蒸熟的荸荠丸子,塞入蚌内,配上白笋雕成的浪花,活脱脱一幅授珠图。

    实在难忍,停了碎步,甩了丝巾,沉香轻咳一声。

    盈盈转身,空中逢见一对赏识的眸子,温润得仿佛月光,水一样泻了她全身。

    低头施礼,心下慌乱,斜了一眼沉香,怨她通报延迟。

    寡人新近听得来了一位厨娘,做的菜色可口,宛若图画,想来是你了。看她吹弹可破的娇颜,问了句:叫什么?

    奴家姓虞,唤做菱姬。留了一句险些吐出胸臆,若道是吴人,他必定恼怒。珠眸流转,语笑嫣然,且吟吟作他语便是。

    千户侯,万户侯,吴娘手中馐。便说的是你了。他竟道得出她的名号。儒雅坦然,面皮温润,毫无波澜。

    让王见笑。嘴角梨涡儿浅现,粲若桃花。

    可愿为寡人妃?他道的直白。

    沉香将丝巾绞了,扣唇惊视于她。

    心下沉吟,当即拒绝道:念当时,忆当时,恨不相逢未嫁时。

    湘江水流逝,斑竹泪染枝。

    已然桑榆晚,莫道云英事。

    他并不恼怒,只是笑。勾魂摄魄的浅笑,嘴角抿得慎重,浅淡一个弧度,眼神荡过来,荡过来,似水泼她一身。只是那目光中藏着些许惋惜,凝视半晌,决然而去。

    背脊微凉,不觉轻嗔。唤沉香,瞥见门槛之旁,立着呆若木鸡的丫鬟,绞了丝巾,咬了下唇,一声不响。

    罢、罢、罢,空付了一身皮囊,留与这美景良宵。

    沉香,可有话说?唤了声丫头,手中捏玩一只苍老的荸荠,掐指进去,软绵绵不曾反抗。

    姑娘,婢子碾了珍珠,好让您搽手。哽咽离去,转身趔趄,红了脸,仍旧退下。

    清泪滑腮,回首暮色逼近,彤云密布,火烧漫天。阵阵擂鼓声,甚嚣尘上。

    女人不解政事,不问政事,不参政事。可她心下明了,这唐朝基业,治国安邦,黎民赞赏。虽偏安江南,倒也庶几兴旺。李心怀宽广,李煜才华渊长,这下毒的伎俩,却是使她狠不下心肠。

    撑开红菱伞,冰蚕丝断。菱角一枚一枚落于脚下,旧情不复,维以不永觞。

    姑娘。沉香急呼,促促的,尖声细气在门外响。

    何事惊慌?拭干泪,纤足迎上。

    公子,公子领着周朝大将,冲杀进来了。

    他,他当真领了众部,前来寻她?欣欣然而有喜色,拉了沉香,曳着裙摆趋步疾走,廊外厮杀屠戮,戾气非常。

    穿过厅堂,欲至殿前,宫门外横七竖八躺倒了几个宫官,心下一惊,却是为那个勾魂摄魄的冤家。微蹙蛾眉,怎生料得这心下,却是一半儿忧伤一半儿喜。

    踏足阶前,石狮樽后藏身,向内探窥,便见得那冤家缚了双手,轩昂立于殿中。

    殊曷媚相,谄言于那周朝的将军。若蒙将军不弃,力兴吴国自当重谢。

    赵匡胤怒其不争,耻之曰: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酣睡!利剑挥出,寒光闪烁。

    将军且饶他性命。惊呼一声,现下身来。

    菱姬救我!那寡廉之人跪地求饶。

    你我恩怨,早已断绝。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将军,贱妾恳请以自身性命,换得唐王李煜之身家。亡国之君,本应善待,将军且饶过他吧。纤手一指,朱颜粉泪,片片飞花。

    菱姬。他依旧微笑,如她炮制的碧螺春,清香微苦。亡国之人,何以言恕。寡人新作一词,名为《虞美人》,便献于你何如?

    奴家愿为王击节而歌。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唱罢,两行清泪落于掌中,抬头,见他眸中闪烁。如有来世,愿为君妃。羞赧低喃,真情道得浅白,意却委婉。

    握手相交之时,殊曷喝了声贱人,将她一剑刺穿,血流如注,若花凋零。念起她昔日卜的卦爻,人凶己亦凶。想来观音捋尽前缘,临来渡她了。

    淡淡乜了殊曷一眼,嘴角抿出轻蔑。只是对他笑,对他笑,笑得似水流年。那笑容凝在脸上,成了亘古不变的遗言。

    月月年年,菱姬冢前,落花如雨。

    仰望苍狗浮云,世事变迁,叹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