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八月桂花香
    八月桂花香

    □/何雅娟

    何雅娟女,生于1981年11月,来自江苏,原名何亚娟,曾用笔名落了一夜泪,亚娟,娟子。网络写手,在传统媒体上发表文章200余篇,累计近百万字,文字散见于《青年一代》、《青春》、《中国青年报》等全国60余家期刊报纸。现为中文在线网站(www。chineseall。com)的签约作家。个人文集://llyyl。hongxiu。cn。

    爱情也罢,生活也好,就像牛仔裤一样,看上去很潇洒,可是要想洗去上面的污垢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甚至越洗越沉重,就像忘记一件事一样,越想忘越不能忘。

    雨霞见到林紫是在一个凉风习习的秋天。在雨霞看来,秋天是很抒情的季节,浪漫又典雅,有热情似火的枫叶,有芳香四溢的桂花。雨霞对枫叶和桂花的喜爱是一种情结,她觉得这两种物体是思念的最佳寄托,没有什么能比它们更能表达思念之情了。而林紫身上总带着淡淡的桂花香味,如桂花仙子一般袅袅而来,手上捧着一本《张晓风散文》,书中夹着零落的花瓣和未曾褪色的枫叶,雨霞能清晰地看到枫叶的脉络。

    林紫是一个备受爱情折磨的女子,敏感而又多愁善感,喜欢不完美的东西。伤感的音乐,凄美的芭蕾,她都喜欢。她还喜欢写一些常人读不懂的文字,让自己优柔的感伤流露在文字间,她说这种感觉很好。她孤身一人历经了几个城市的奔波,为寻求真爱。她甚至放弃了很多东西,包括一份很轻松又能拿高薪的工作,包括家人的关怀。雨霞喜欢这样的女孩,常常如影随形地跟在林紫身后,当然这也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事。

    秋天柔和的阳光透过浓浓的树荫洒落在两个年轻女孩子的脸上。扬州的柳树随处可见,更何况是瘦西湖公园。幽幽的,甜甜的桂香在空气中弥漫,一圈一圈的,像湖泊推开涟漪般动感。雨霞经常来这里,因为在这里能感到纷繁生活中所没有的一份宁静。

    美丽的林紫在匆忙疲惫的奔波中并不显得衰老,相反有一种历经沧桑的成熟感。在扬州,这个对她完全陌生的城市里,她跟一个男孩相遇并相恋了。男孩比林紫小四岁,和雨霞就读同一所大学,在认识林紫之前,雨霞不认识男孩。男孩是林紫在火车站碰到的陌生人,他很殷勤地为林紫拿行李。从镇江的火车站到扬州,男孩与林紫同路。男孩说他喜欢林紫。于是在飘着细雨的秋夜,林紫和男孩做爱了,在男孩租在学校附近的小屋里。林紫太饥渴了,从失去秦羽以后。

    可是她却因此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出血。起初她以为是月经的回潮,因为月经刚过去。可是大量的血从身体里流出来时,她闻了闻,没有月经的腥味。这时她碰到了大学生雨霞,雨霞是个处女,但是雨霞却极度肯定地说,林紫,你一定生病了。

    星期六的早上,雨霞起得很早。按照林紫给她的地址,找到了学校附近的并不起眼的房子。门虚掩着,雨霞轻轻敲了一下。"进来吧!"房屋里传来林紫庸懒的声音。

    房间不大,却极为干净明朗。男孩不在,林紫还躺在床上。

    "他呢?"雨霞问。

    "可能买早饭去了。坐吧!"

    "身体好些了吗?"

    "还是出血,并没感到什么不舒服。"

    "他知道吗?"

    "我自己的事从来不跟男人讲。"

    "你应该去看看医生。"

    "就算身体看好了,心情终究是看不好的。"林紫的眼神黯淡下去。

    "看看再说吧!改天我到图书馆借几本书给你看。"

    林紫掀开被子,雨霞看到了只穿一条内裤的林紫。皮肤光洁白皙,身材极美。

    "雨霞来了!"门外,男孩拎着一个方便袋,里面有包子、油条、牛奶。

    "苏枫,呆会儿我和雨霞出去办一件事,今天就不陪你逛公园了。"

    雨霞一愣,苏枫?就是学校里那个极为有名的英俊才子?听说学校里有很多女生为他着迷,但是他总是酷酷的,一个也看不上眼。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是林紫告诉他的?一连串的问号打在她心上。

    "吃过早饭了吗?"苏枫问雨霞。

    "吃过了。你们吃吧。"雨霞有些拘谨。

    吃过早饭,雨霞陪林紫去医院。

    "你知道吗?其实陪你的最佳人选是苏枫。"雨霞说。

    "可是我不要一个我根本不爱的男人陪我。"

    "你不爱他?那为什么和他住在一起?"

    "填补内心的空白呀。"

    医院里雪白的墙映衬着林紫苍白的脸。那一刻,雨霞微微感到恐怖的氛围。

    检查下来,医生说林紫由于过度疲劳,患了"宫颈破裂",叫她注意调养休息,暂时也不要做那事。

    从医院出来,雨霞又闻到一股桂花香,八月,原来处处桂花香呀!也不知道成宁那边是否有桂花香。

    成宁是雨霞现在的男朋友,在辽宁读书。那里的春天来得特别晚,扬州花开遍野时,那里依旧寒意凛然。给成宁写信时,她总爱把一些花瓣放在信封里,想让他感觉一下南方的春韵。每次写完信,她总要把深红色的唇膏涂在唇上,然后狠狠地把嘴唇贴在浮着暗香的信笺上,这样成宁才能真切地感到雨霞吻的气息。

    有人羡慕雨霞在文学方面取得的成就,有人便说,不要羡慕她,与文学打交道的人都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她常常很孤独,喜欢独来独往。

    学校里安排计算机系的学生到友好会馆听北京大学教授关于IT的专题讲座。雨霞一个人挤在人群中。到了会馆,她在最前排的角落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旁边一对情侣在谈笑风生,更显示出她的落寞。渐渐地,雨霞感觉到困意。醒来的时候,讲座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

    终于枯燥的讲座结束了。走出会馆,才发现天空飘起了细雨,有些秋天的寒意。雨霞突然想去看林紫。

    林紫安详地躺在床上,睡着了,苏枫坐在床边看书。这种温馨的画面让雨霞再次想到成宁。

    曾经,成宁坐在床沿为雨霞修剪过指甲,有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成宁很认真地为她修指甲,雨霞很认真地看着成宁专注的表情。这副图画化作永恒的记忆定格在雨霞的心里,回想时都感到丝丝温馨。

    "雨霞,你来了!"苏枫发现了站在门外的雨霞。

    "她还好吧?"雨霞看着林紫说。

    "挺好的。也许因为路途遥远,过度疲劳了,需要休息。"

    "你……"雨霞很想把林紫生病的事告诉苏枫,终于还是欲言又止。

    "雨霞,我们出去说话。"苏枫放下手中的书,拉了一下雨霞的手。

    这是苏枫第一次碰到雨霞的肌肤,雨霞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悸。

    外面依旧飘着细雨,他们一句话也不说,直到在校园的亭子里坐下。

    "雨霞,有些事情真的难以说明,就像我和林紫。在一个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时间,我和她不期而遇,于是便产生了爱情。我有时真搞不懂自己,雨霞,其实,我以前……"苏枫,这个中文系的才子有点语无伦次。

    "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爱林紫吗?"雨霞的话在清风细雨中有些恍惚。

    "既然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就要对她负责。"

    "请你正面回答我,苏枫,你爱林紫吗?"雨霞有些激动。

    "雨霞,我……"苏枫拉过雨霞的手喃喃自语。

    这次轮到雨霞手足无措了。

    "苏枫,请你自重!"想到躺在床上的林紫,雨霞缩回被苏枫抓住的手。

    "也许你觉得不可思议,我实际上是一个传统的男人,我和林紫都把初夜献给了对方。证明我们之间确实有关系,不管我们之间是否有爱。"

    雨霞无言了,其实林紫的经历坎坷,爱情曲折,这些苏枫都不知道,却要谈什么爱情。雨霞迷惘了:为什么苏枫对那些美女置若罔闻,单单对一个陌生女子动情?

    "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宿舍。你回去照顾林紫吧,她需要细心的关怀与呵护,改天我再来看她。"雨霞起身,看看手表说。

    "好吧。既然你要走,我也无法挽留。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你还是回去吧,林紫还在等你呢。"话音刚落,雨霞娇小的身影已融入雨幕中。

    "天凉,小心着凉!"苏枫冲过去,脱下外套,很体贴地披在雨霞肩上。

    顿时一股暖流涌遍全身。雨霞转过头,正好迎着苏枫深情款款的眼眸。

    瞧见雨霞楚楚动人的模样,苏枫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他小心地捧起雨霞的脸,让自己的吻随雨点一一落下。

    雨霞闭上双眼,感受着苏枫柔软的嘴唇点点坠下来。苏枫的吻如蜻蜓点水般优柔,搅得她的心一阵颤动。突然,苏枫的唇在雨霞的唇上停留下来,雨霞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苏枫厚重的呼吸在耳边呼啸。

    一个深情的吻,不知持续了多久。

    "雨霞,你知道吗?我那么爱你,可是你一直都不知道!"苏枫搂着雨霞说。

    "可是我有男朋友。"雨霞喃喃地说。

    "我不在乎。怪就怪我们在某个时刻错过了彼此。"

    "还能挽回吗?"雨霞抬起头,看着苏枫的眼睛。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苏枫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我知道。已经无法挽回了。就像两颗擦肩而过的流星,一闪即逝。"

    "如果……"

    "什么都不要说。就当今天的故事没有发生过,好吗?"雨霞用手止住了苏枫的话语。

    "你回去吧。我不用你送。"然后雨霞头也不回地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大大的外套裹着小巧的雨霞,在雨幕中是那么显眼。

    "她走了?"苏枫刚进门,便听到林紫庸懒的声音。

    "是的,你睡着了,便没吵醒你。"

    "可是我并没有睡着。"苏枫第一次发现林紫的眼中透着犀利,略微憔悴的脸因了这双眼睛而显得格外生动。

    "你爱雨霞,对吗?"林紫毫无遮拦地问他。

    苏枫没有回答。

    "说!你快说!你到底爱不爱她?"林紫歇斯底里地叫着。

    "够了!你不要吵了!"苏枫终于忍无可忍。

    "好,你不回答。那我走。"说着林紫便下床。

    苏枫终于看到了林紫的癖性:富有极强的占有欲,有些霸道与不可理喻。

    "你身子弱,不要走。"苏枫泄气了,拉住林紫。

    "苏枫,我想要你。"

    "等你身体好了,我就给你。"苏枫哄着她。

    "不嘛!我就想现在要你。"林紫一边撒娇地说,一边解苏枫的衬衣扣子。

    在一次一次的冲浪中,林紫感到撕裂般的疼痛,不停地叫着:"秦羽,秦羽,秦羽……"

    苏枫已经不只一次听到林紫叫这个人的名字,在第一次做爱时,在林紫的梦呓里。

    秦羽这个男人让林紫痛得太深。

    那个时候,云淡风清,林紫和雨霞、苏枫一样,还是一个年轻的与世无争的大学生。只是心中藏着比一般人多的幻想,心高气傲的她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不幸被苏枫猜中,她是一个占有欲极强而又很霸道的女人。

    大学伊始军训时,教官看到异常可爱灵气的林紫,便生了疼爱之情,要收她做妹妹。于是其他同学见了眼红,觉得不公平,也要做教官的妹妹,教官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后来林紫便对教官说:"你到底收几个妹妹?如果你有很多妹妹,我就不做你妹妹了。"后来真的,教官只把林紫一人当妹妹看待,足以见得林紫的霸道。

    不太合群的林紫经常上网,在网上她碰到了秦羽——自称是某计算机公司中方代表的男人。由于林紫从认识秦羽以后变得快乐,而且秦羽也对这个忧郁的女子产生了兴趣,于是他们提出了见面。

    在一个幽雅的红茶馆里,林紫见到了秦羽,衣着有板有眼的,一眼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沉稳干净的男人。秦羽的眼睛像一道幽谷,透着神秘,性感的嘴唇,嘴角浮起的笑容,西化的脸形,所有的这一切都诱惑着林紫。秦羽是个非常帅的男人,这种帅与苏枫的俊有着根本的区别。比方说,现在流行的青春偶像陆毅是俊,而谢霆锋便是帅。

    秦羽告诉林紫,他是一个中美混血儿,在美国长大。林紫又仔细欣赏着秦羽,发现他很像自己喜欢的电影演员,也是中美混血儿——王敏德。

    以后,林紫经常往秦羽的单身宿舍跑,再以后林紫便开始了和秦羽的同居生活。

    也是一个飘着细雨的晚上,房间里被BackStreetBoys的抒情音乐充斥着。当播到那首《IWillbethereforYou》时,秦羽轻轻把林紫推倒在床上。带着几许欢喜,几许希冀,几许害怕,秦羽进入到她的体内,于是房间变得有些嘈杂,除了音乐,还有林紫疯狂的叫声和秦羽局促沉重的呼吸。这以后,林紫不再把自己当做女生看待,她认为自己已经在向女人过渡了。

    秦羽经常开着豪华的"宝马"到林紫的学校接她,这在青葱校园里是一件极为起眼的事情。学校里瞬时传得沸沸扬扬:"听说了吗?林紫傍上一个大款兼大帅哥了!"其实林紫根本无须傍什么大款,因为她的家庭本来就很殷实宽裕。

    学校里的领导找林紫:"林紫,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会毁了自己的!"父母对林紫说:"阿紫,你说句话,是要我们,还是要他?"林紫选择了自己的爱情与秦羽,因此学校将她开除了,父母与她决绝。她知道父母做出那样的决定实属不易,毕竟林紫是他们的独生女呀!没有哪位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子的。

    林紫把宿舍里的东西全搬到秦羽那里,彻底离开了那个充满火药味的宿舍。

    "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要我吗?"刚搬到那里,林紫就问秦羽。

    "小傻瓜,你怎么这么说呢?你是为了我才变得一无所有的,我应该给你幸福!"然后秦羽把他性感的嘴唇压在林紫单薄的唇上。

    秦羽的薪水不少,两个人足够了。林紫并不需要为钱发愁,但是她开始感到孤独,在秦羽上班的时间里。秦羽给她买了很多书,林紫就用这些书打发寂寥的时光。有时候,她会这么想:我每天在这里为他打扫房间,做他的情人,也许这些书就是报酬吧。

    这种生活持续了大约半年的时间。后来秦羽开始以忙碌为借口经常不回来了,这样一来,林紫变得更孤独了。

    "林紫,你有没有想过,你当初的选择或许是错的。你其实不应该离开学校,不应该离开父母。"终于有一天,秦羽对林紫说。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给你承诺。"

    可是当初秦羽明明给了她承诺呀。他说过"我应该给你幸福"。但是这个承诺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遥远,也许永远无法兑现了。婚姻都无法束缚爱情,何况承诺?

    林紫不再期待什么,她整理了一些简单的衣物,带上秦羽给她买的几本书,准备离开。

    夏季还没结束/秋风提前来报到/枫叶特别红/胜过你灼热的双眼//你完美的谎言/被秋雨淋得体无完肤/你恨我是最难缠的女人/用尽恶语中伤我的情感//我默然地走开/不再追寻你的足迹/我不是你的终点站/只是供你小憩的驿站//我噙着泪不再回头/我知道/即使转身/你已经不在我身边。

    林紫留下这首诗,便怅然若失地走了。

    林紫并没有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她只希望自己离开秦羽以后能生活得很好。她虽然被这个无情的男人伤得够深,甚至接近崩溃的边缘。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是在秦羽面前,她丧失了原有的霸道,丧失了尊严,所剩的是脆弱与无助和一颗遍体鳞伤的心。

    是杜拉斯——秦羽给她的书中的一个作者提醒了她,那个历经沧桑的女子这样说:"你可以不恋爱,甚至可以没有一个情人。但是,你不能失去对爱情的癖好。"所以林紫开始流浪,奔波在一个城市与另一个城市之间。

    沿途向林紫献殷勤的人不少,但是她拒绝与他们交谈。她开始感到自己对不起父母,便打了个电话回家,父母一听到林紫的声音便抽泣不已。林紫在电话这头,也哭了。

    "阿紫呀,你回来吧,妈妈好想你呀!当初是我们不好,没有好好地开导你。"

    "不,错的是我,我已经离开秦羽了,想好好反省一下,然后回去。我现在在南京,一切都好,不要挂念。只是现在身边的钱快用光了,你们把钱打到我的银行卡里吧。我会尽快回去的。"

    "好的,马上就给你打上去。但是你一个人在外地,要多加小心呀!还有尽快回家!"

    "好的,我知道。"

    林紫第一次觉得父母是如此地可亲,无论孩子曾经多么不听话,多么倔强,他们都会原谅孩子。这世上还是亲情永恒,爱情总有终结。

    因为没钱住旅馆(家离银行太远,估计第二天才能取到钱),林紫蜷缩在街头,感受着寂寞的滋味。她想:秦羽现在在干什么呢?会想我吗?忍不住她拿出磁卡到电话亭拨秦羽的手机。

    "喂,请问贵姓?"电话那头传来秦羽遥远而熟悉的声音,"喂,怎么不说话?"

    林紫挂掉电话,跑到墙角,狠狠地哭了起来。

    "忘记秦羽,忘记他!"哭完,林紫这样对自己说。

    第二天一早,太阳爬得老高的时候,她才醒来。她很庆幸自己没有碰到歹徒,没被劫色。

    父母已经把钱打到了卡里,林紫取出一部分,然后计划到南京的景点转转。她喜欢雨花石,喜欢那种能给指尖一种清凉感觉的石头。

    往包里塞上一把雨花石,林紫开始起程,决定到扬州,然后再回家听从父母的安排到国外念书,或者就到父母先前说的那家可以拿到高薪却又很轻松的公司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自己给父母带来的伤害。

    坐惯了火车,她还是想坐火车,尽管中途要转车很麻烦。在火车上,林紫碰到了苏枫。

    雨霞现在有些害怕见到苏枫,偶尔见到他,也只是匆匆擦肩而过。其实雨霞很想看到苏枫,只是害怕自己会陷入一个泥潭中而不能自拔。她也没有再去看林紫,也是为了避免见到苏枫。

    雨霞这几天上课老是走神,学的计算机专业,难免枯燥乏味。上《汇编语言》时,她会盯着那位老师看。这个老师从来不笑,长得酷似濮存昕,是系里有名的帅哥。她会从中搜寻一点别的男人的影子,或者是苏枫,或者是成宁。

    雨霞依旧收到成宁从辽宁寄过来的信件,或长或短,她也回信。可是她觉得他们的关系开始淡化。就像挂在树上尚未成熟的果子,吃不得,吃了会涩不吃又眼馋,又像快要过了保质期的食品,不知道过了保质期还能不能存活。

    雨霞有的时候会想起林紫,这个外表纤弱,内心坚强的女子。林紫她现在好吗?为什么她会那么巧得碰到苏枫?为什么苏枫单单会看上她。也许因为她很特别,对一些事物看得太透?苏枫会放弃林紫吗?不会的,他毕竟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不会轻易走出传统的桎梏的。

    雨霞不想被这些问题所纠缠,她便用学习与写作使自己麻木,也许这样能够忘记一些东西。

    就在雨霞试图忘记从前的时候,林紫背着旅行包来到雨霞的宿舍。

    "林紫,你想走?"

    "不是的,我受不了那个小男人,想搬过来和你住一段时间。"

    "如果你不嫌挤的话,可以住下。"

    "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会离开苏枫?"

    "有这个必要吗?"

    "你不爱他?"

    "不要这样问我,如果你想住下来。"

    两个女人第一次发生小矛盾。

    晚上雨霞和林紫挤在一张小床上。林紫的身体冰凉,光洁的皮肤在月色下显出迷人的光泽。

    "江雨霞,有人找!"雨霞刚迷迷糊糊入睡,便听到有人叫自己。

    雨霞坐起来,看看手表,11:35,"在哪里?"

    "在楼下。"

    雨霞披上外衣,叮叮冬冬跑下楼。

    宿舍楼门口是苏枫熟悉而憔悴的的身影。

    "雨霞,林紫在你这儿吗?"

    "在。"雨霞心里隐隐地有些酸楚,为什么他一开口就是林紫?

    "你能劝劝她,叫她回来吗?你毕竟是她的好朋友。"她是我的好朋友,又是你的什么人呢?她都不听你的,还会听我的?这些话刚要出口,雨霞就克制住自己,没让它们出口。

    "你有责任叫她回去吗?她是你老婆?还是你情人?"

    "你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好不好?"

    "你走吧,我和林紫都不想见到你!"

    "雨霞,这是我和林紫的事,你应该帮忙。"

    "正因为是你和她的事,我才没有理由帮忙。"

    "你们都不要吵了,雨霞,你回去睡。"林紫庸懒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雨霞看到只穿一件睡衣的林紫,神情恍惚。

    雨霞犹豫着没有动,那一刻她又看到林紫的脸异常苍白,雨霞再次感到恐怖。

    "林紫,跟我回去吧。"苏枫的话在夜风中有些颤抖。

    "好的,等我处理好一些事情。"林紫的话出乎意料地平静。

    "什么事情我们不能一起处理吗?"

    "我会去你那里的,你先回去。"然后林紫走进宿舍楼。

    雨霞愣愣地站在那里。

    "雨霞,你不能和林紫在一起,你和她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你是阳光,她是阳光照不到的夜来香,只有在夜里才散发出离奇迷醉的香味。你不能被她感染。"苏枫一把拉过雨霞对她说。

    "不,你错了,至少我们有两点是一样的,我们都很孤独,都不愿向任何人屈服,但是心甘情愿做文字的奴隶。"

    "疯了!全都疯了!哎,真搞不懂自己,怎么会为这样的女人所纠缠?"苏枫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

    雨霞想,"这样的女人"指的抑或是林紫,抑或就是自己。

    第二天下午,雨霞洗澡时发现自己身上起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小疹子。她不由想起昨晚苏枫说的话:"你和她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你不能被她感染。"莫非正如苏枫所说,这些疹子就是林紫感染给她的?

    雨霞准备为英语六级忙碌,不想继续做"第二种人"。长得酷似濮存昕的老师说过,他最佩服两种人,一种是平时玩得最开心,考试时却考得最好的人,另一种是"超低空飞行者",即平时疯狂地玩,每一门考试科目都在60~65之间徘徊的人。他要他的学生做第一种人,不要做第二种人,因为第二种人有时会失手。他大学时一室友就是第二种人,不过还失手过一次。偏偏雨霞做了第二种人,而且从来没有失手过。

    洗牛仔裤时,雨霞悟出一个道理:爱情也罢,生活也好,就像牛仔裤一样,看上去很潇洒,可是要想洗去上面的污垢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甚至越洗越沉重,就像忘记一件事一样,越想忘越不能忘。

    苏枫没有再来找林紫,也没找雨霞,也许他真的无法忍受她和林紫这两个不可理喻的孤独者。

    每个深夜,雨霞都觉得恐怖,睡在身旁的林紫像一尊冰凉而没有感情的雕塑。塞上耳机,凄凉伤感的曲子从中传出,有轻轻的感动掠过雨霞的心底。其实被音乐感动,更多的时候是因为自身的感动。听一支寂寥的曲子,让孤独的灵魂与形只的身影一起舞蹈,精疲力竭,不知所措,却又心甘情愿。

    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空中依旧弥漫着浓浓的桂花香。林紫带雨霞去逛商场。

    林紫看中了一枚可爱的兔宝宝形状的银尾戒。她将它买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戴到雨霞的小拇指上,出奇认真地说:"可要好好保存呀,不要弄丢了。银是用来避邪的。"雨霞使劲点了点头,眼里闪着泪花。

    上完晚自习回到宿舍,雨霞发现桌子底下已经不见了林紫的旅行包。她的心中浮起不良的预感:"林紫走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

    雨霞突然想去洗澡,洗掉所有的故事,洗掉孤独的从前,还有林紫和苏枫带给她的瞬间伤痛回忆。

    洗澡时,雨霞发现身上的小疹子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突然有东西从手指滑下来。她低头去看,看到林紫送给她的银尾戒悬在下水道的边缘,雨霞急忙弯腰,试图捡起来。可是手指还未碰到戒指,戒指已经被冲进了下水道。她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水流把林紫送给她的惟一礼物冲走,却无能为力。

    林紫悄悄地走了,正如她悄悄地来,不留下一片云彩。

    八月桂花却依然处处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