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你是鲸的孩子……
    你是鲸的孩子。你是我的小BB。

    题记

    (一)

    那天我数了第七百七十七只鲸鱼来到棉花糖一样柔软的梦里,一只淡蓝色的鲸鱼在梦的尽头迎接了我的到来。天边的太阳如烟花一般的灰飞湮灭,忽然天黑,忽然沉陷。淡蓝色的鲸鱼在梦里发出类似哽咽的声音。

    那个孩子从鲸鱼胃里被分娩出来。我听见那个孩子出世后的第一声啼哭,鲸声一片。

    她穿一条柔软的白棉布裙赤脚蹲在地上写自己的名字。marionette。为鲸而出生的孩子,我想叫她M。我蹲在沙砾堆用手指写一个个字母,M,M,M,看着它们在我眼前绽放出勃勃生机。月亮爬上我的肩膀。黑暗中,marionette的眼睛灼灼闪光。她说天啊天啊,你叫我M。以后我就叫M,她看着我轻轻地说。

    太阳出逃的第一天,绿棉花藏在水里像湿漉漉垂死的牲灵。M在灯光下,对着一面画满向日葵的墙壁打手影。她的手指开开合合拟出花朵的姿势,手指在墙壁上无声跳跃。眼珠被她藏在头发后面,透射出些惶恐,她看着这面墙不说一句话。

    花开花谢。我搂住她,亲爱的M,我看懂了。并为此而深深哭泣。那只鲸如何把M生成多梦幻想自闭对环境敏感的孩子。可M是鲸鱼送给我的小孩子呀。她是我的小孩子。

    (二)

    M是我的小孩子,她不可见人。或者说她不肯示人。

    她把自己藏在阁楼里让窗外的阳光点点泻进来染黄她的头发,那些细碎的阳光在她的发梢开出朵朵好看的花。M朝墙壁上的向日葵打出手影。她在那里手指开开合合花开花谢花开花谢花开花谢。我愿意花许多时间陪她一起看花开花谢。然后在在阳光正好的下午穿着黑色蕾丝裙坐在窗台上勾起我的小脚趾,摇晃着哼歌给M听。然后有一天M爬到角落用一条暗红色的毯子把自己包裹起来像蛹一样缩进去,我不小心看见了她没被包住的脚趾。

    我哭了,谇不及防。眼泪没有声音一颗颗顺着我扑过橘色胭脂的脸颊滚碎在M蓝色的脚趾里。M的双脚,它们变成了深蓝并且带着湿漉漉的色彩。那一刻,我是多么难过啊。我的小孩子她再也长不大了。

    这个时候我有了一个像棉花糖一样的爱情,这个男孩说他喜欢我的黑色蕾丝裙我光洁的小脚趾,他说我扑过橘色胭脂的脸颊很漂亮,然后他凑过来,轻轻地把他的嘴唇贴在我用薄荷水洗过的头发上。他说我可以叫他山山,他轻轻靠在我耳边叫我暖暖。山山有着动听的声音,他好听的声音膨胀了我五颜六色的梦想。我飞起来了飞起来了,在他的声音里膨胀成一朵轻贱的棉花糖。

    我给山山讲我的小孩子。我告诉山山M喜欢坐在落地窗前让泻一地的阳光爬上她的头发开出金黄色的花,对着向日葵墙壁打沉默而黯淡的手语。我讲啊讲啊泪一颗颗掉落下来,打湿了山山的膝盖。我哭得满脸是泪。真糟糕,我的眼泪像广场上摇摆的红鼻头的小丑。山山说,乖。好暖暖,你不要哭。然后山山柔软的嘴唇贴了过来。我惊慌失措地忘记把眼睛闭上,我哭得那么的凶,眼泪化掉了那个甜蜜蜜的吻。

    家里的灯开着,M裹着毯子在角落已经睡着。CD没有关上,我听到chara的歌。听这个女孩的声音像吃了迷药一样。麻,醉。Psychenlico。向日葵墙壁上挂的那面小黑板M用粉笔写。Dear小主人:想让你听听Chara的《MyWay》。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看完《燕尾蝶》。

    胸前刺着蝴蝶的女孩展开残缺的翅膀,那让人窒息的声音对我唱:[Ididitmyway。]我想睡了。晚安——by:M

    我俯身在M的眉毛上落下一个吻。我说M,Ididitmyway。晚安。

    (三)

    小屋里天昏地暗,冰川期的气温。我和母亲像疯狗一样纠打在一起。她是疯子。

    她想赶走正在生病的M,她说M是妖精,她说妖精会给我们带来厄运和灾难,我固执的阻止她。她要打碎我的骨头。我瞪着她,瞪着她。流着眼泪发疯大声喊,你不能打我,我长大了,我不属于你。你不能赶走M,她的命属于鲸鱼,她是我的小孩子,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疯子。我躲避母亲的耳光和砸过来的高跟鞋和水杯并粗暴地推开她。真的长大了。M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沉默的空气飘浮着两只野兽哭泣呼吸的声音。我不哭,我想走。

    我在一张纸巾上写上给母亲的话。天黑黑,我跑出门。我奔跑奔跑跌跌撞撞。眼泪它潮湿地不断流汗和流泪,我是那么惶恐和难过呵。她没有看懂,她真的没看懂。

    纸巾上我写妈妈,我是爱你的,你是我世界上最爱的人。假如你真的恨我不要用打的方式,我怕痛。假如你真的恨我请别用赶走M的方式,她还小,她会死掉的。你用毒药什么的把我杀死就好,我不会怪你的。我的命是你的。我亲爱的妈妈,无论如何我是爱你的,只是心里充满恐惧。

    我在巷子里奔跑,想把所有的光亮打碎。家里的门开的,母亲已经不在了。M在发烧,枕头边母亲放了一杯清水和药片。小黑板上有她的留言。我们之间是欠债的关系。我不会再管你。你好自为知。

    M醒来深情哀伤的看着我。她告诉我,小主人你真的有些地方做错了。她说,你不该为我变成无药可救的孩子,你这样也会长不大的。

    黑暗中M的眼睛有泪光在闪,她和我说对不起。

    她说,对不起,你为我变成一只疯狗。她说,对不起,你为我讲了许多错话,你说你母亲是疯子。她说,对不起。你为我还说自己长大了。M说第七遍对不起时,我哭了。

    (四)

    屋子开始恢复寒武纪气温,回到以前。坐在屋里听一首叫《Dyinginthesun》的歌。Doyourememberthethingsweusedtosay。IfeelsonervouswhenIthinkofyesterday。并和M在喧哗或寂静的场合比手划脚。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好。]

    手不断地在空气里舞蹈,舞舞舞,我们的暗号。

    阳光下这寂寞的手指。我给山山表演手语。

    1猪[一掌心向下,拇指指尖抵于太阳穴,其它四周扇动几下,仿猪的耳朵]

    2头[一手食指指额部]

    山山搬进了小屋。他说要像大人一样了。他说他要来照顾好现在陪着我哭泣的蕾丝裙小脚趾还有我的小孩子M。我看着这个男孩子。把他干净的脸和勇敢看得清清楚楚。他像一盏灯一样的亮在我面前,对我露出微笑。我的眼泪砸在山山的脚上,山山为什么我的青春不肯纵身一跳从湿漉漉的棉花地跳到向日葵里?

    山山摸我的头发。他说暖暖,M都开始健康起来了,你怎么却开始长不大了呢?他拉着我冰凉的手指,暖暖,你要快点好起来。

    我们一起买回了许多东西。绿茶牛奶橘子芝士饼干牛奶杯面和意大利面包,还有三只小熊睡衣和苹果坐垫。母亲离开后很久,小屋终于有些家的味道了。灯被关着。CD里放Cocteautwins的《SeepentSkirt》。听Cocteau坚韧高亢和柔软缠绵的和声像鸟鸣一样尖厉地在房间破裂。我寻找那把红雨伞。

    我在角落里找到丢失的日记本流眼泪的咖啡杯穿靴子的橡皮小人还有一堆亮晶晶的小卡。只是没能够找到那把红雨伞。怎么也找不到。一个事实摆在面前,我再也看不见她了,永远。一把雨伞,一个人。她是我的母亲。

    以前母亲总穿刺玫瑰的红旗袍怀抱一只黑猫坐在那张竹榻上。眼睛像猫一样发光然后被一大块寒冷黑暗的阴影轻轻的覆盖。她的红旗袍像一小簇火焰在燃烧。她坐在那里一颦一笑。那把红雨伞就撑开放在她脚边,像猩红夺目的花。

    她消失了。我说我不属于她。我说我长大了。我说她是疯子。那把红雨伞和她一起彻底消失。

    天渐渐黑起来,黑暗像世界末日一样来临。所有的肋骨都在试图逃亡,它们疼痛咯吱作响,眼睛有东西在崩塌碎裂。我凄厉的尖叫和泪水一起溅落在空气里。然后我看到山山的出现。他用手心蒙住了我的眼睛,他说暖暖不哭。

    (五)

    在飞机场的铁丝网前,一条窄窄无尽头的路。山山,M,还有我。头顶是一片蓝得不正常的天空。

    M低着头跑在我前面。她说,小主人,我可以上学了。她穿着白裙,伸开两手在风中摇摇晃晃地走,有时发出放肆地尖叫。空旷的机场,M孩子一样明媚的笑容眼睛清澈如水。我蹲在铁丝网边偷偷啜泣。M摆脱了全部的阴影她可以正常的上学了。我被学劝退了,我涣散的眼神和上课时一个人的喃喃自语让周围的同学和老师感觉恐怖和难过,他们让山山带回了我。

    山山接我回家时我看见我的双脚变成M最初的模样深蓝带着湿漉漉的色彩。真糟糕,我长不大了。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向日葵金灿灿的开得灿烂。山山摘了一株饱满的葵花,把它放在橙色条纹透明的糖果盒子里。上面放了一张小字条:Sunflower给我的宝贝,我要教你在太阳下微笑。我赶紧转过身对山山笑一笑,露出我的小牙齿。

    外面开始下雨,大路上的路灯是我喜欢的暖黄色。街道人来人往。有人被雨淋湿,有人在打喷嚏。葵花在糖果盒里开放,啪啦啪啦。我们坐在小餐桌前一边吃绿茶味的冰皮月饼和果冻,一边听gloss唱歌。

    听山山讲《灰姑娘》,他总能够把童话讲得细腻动人。其实我想打断山山,给他和M讲讲我的学校我的功课我热爱操场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想着有点难过,我说山山,M,我想去睡了。换上小熊睡衣,开始做梦。灰姑娘变成公主。公主说今晚要留下玻璃鞋,十二点逃走。王子呢?公主的王子在哪里?我叫着山山的名字说梦话。呜呜呜。哈哈哈。

    (六)

    我住进了疗养院。那里位置荒凉,里面的几百个人像一群候鸟一样集体迁徙到这个靠山的地方。很高的围墙太阳不刺眼。许多人蹲在花坛边流眼泪,一滴一滴。

    昏昏暗暗的病房。我穿白色小睡衣看着窗子外面,表情平静。我告诉山山,我看见蜻蜓和鸟儿了。山山和M都没说话,空气飘浮着沉闷的气息。M终于奔跑出去,山山紧跟着她。M撩开山山的衬衫包裹住自己的头,浑身剧烈发抖。她一声不吭地维持着这个姿势,然后发出动物般痛苦的呜咽。

    她说,山山我好难过。小主人说的蜻蜓和鸟儿我看见它们都是死的,支离破碎散在窗子外面的湿地上。她说,我的小主人会不会死掉。不会。

    空气里有山山轻轻而模糊的声音。从来不哭的山山哭了。我站在窗子看着外面的山山和M都长大了。都长大了都长大了。我们手心里的青春残酷得像刀片。

    山山和M离开了,我说你们别离开啊。他们没听见。我一吸气,眼泪就出来了。它们从我茫然无神的眼睛闯出来。我的青春始终沉浸在那片湿漉漉的棉花地里不肯起来。

    我要飞了。飞翔,最后不留下痕迹。

    下坠时怀里的信撒落一地,里面的字七零八散的摔个粉碎。还带着我最后一点体温。

    山山,M,你们过得还好吗。这里离我们的小屋很远很远,四周都是沉默的山,很好。

    这几天下雨。我在这里看见了消失的母亲。她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发出短促破裂的哭声。我很害怕。那种暧昧的哭泣,让我嗅到了死亡的气息。那把红雨伞就撑开在她的脚下,她已经不认识我了。她神情冷漠的看着我。我的手指触到她的脸颊,那里湿而冰凉。

    我告诉她,明天会天晴。

    有个穿白大褂坐在我面前,他让我做个简介。我说不出来,只能够拿笔写,因为他看不懂我的手语。

    我写了。我。怕黑。没看过贞子把人吃下去再生出来或尸体浸泡福尔马林的实际情况。关上灯后就什么都怕。这几晚都会做梦,具体情节说不清楚,但记得是关于一种可怕神秘无法逃脱的暗杀力量。梦到你们被无端暗杀,我却没有办法保护你们。一种彻底绝望的恐惧。写不清楚,我对这个世界感觉陌生。再写下去都会认为我神经有毛病。

    想起海滩,你们说要勾起我的小手指和我潜到海底生活,想念你们拉拉拉拉的笑声。我想梦见我变成一只猪,在天空飞,在月球遇见大怪兽和他跳舞。可以吗。

    希望外面有太阳,我想把身子晒晒。想你们了,心会痛。嗯。你们好多天没来看我了。感觉你们不要我了。M,你长大了,在学校里会认识很多朋友,不再会需要我的照顾对不对?

    山山,你会一直去爱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么,你一定厌恶我现在的模样了对不对?

    呵呵。嘻哩哗啦,我不难过。我告诉自己不准哭。

    我喜欢蹲在地上仰望那片蓝得不正常的天空。天空的蓝像一种疾病。这样仰望,没有结局。

    我在白色床单上摆了课本日本茶杯还有蒙克的画传。他和那个热爱太阳葵花红头发烂耳朵的文森特?梵高不同,Munch是缩进阴暗角落里的孤兽。我爱他身上的气味。

    我很想你们,不知道怎么办,我找不到你们。

    最后一盏灯要熄灭了,我在这里从回忆里慢慢穿越了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故事。

    听对面303病房的男孩唱《我愿意》。听着心里难过。因为歌声很美,而我是路人。

    医生为我做催眠治疗,这像一场慢性自杀。听到有人说不断催眠是翻来覆去的死。

    母亲昨天睡了,终于安静她不再哭泣。那间冰冷冷的房间里她的红旗袍闪烁着寒光,她的脚光着没有穿鞋子,那把红雨伞放在她脚下,她说她不是疯子,她死了。

    我也在等有人来证实我的死亡。

    只告诉你们,这是秘密。我还想从这里逃出去和你们坐在小餐桌前吃香香的法国面包,我还想对着Sunflower练习微笑。不要,我不要死。

    我不死。无人正式的死亡,要像Nirvana再重生。

    M,山山,我在这里活得像只野兽。

    我不把别人吃掉别人就会把我吃掉,这里人都是疯子。开始有人不断的死去,死亡的气味让我恶心让我兴奋。我饿。我大声喊,谁来带我回家。303病房男孩说,我。

    他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很像我恐惧的红色雏菊,他告诉我叫他罪美,他说他带我回家。他有一本自己写的电影剧本,名字取的很好《非常罪,非常美》,里面的情节也很好。有杀人狂,人格分裂者。许多悲伤绝望华丽诡异灿烂凄美的镜头。记住了里面一句台词,[我爱你所以我要杀掉你。]呵呵。

    我翻来覆去看看罢了,没告诉他,我很喜欢。

    听朴树唱《那些花儿》。你们告诉我到老都会记得这首歌。你们说的,所以我反反复复的听。

    今天做了心理辅导,有些累了。辅导医生说我该练习和周围人说话,尽力让自己变得健全和正常。但一开口就要像小丑一样。身体里另一个我在冷笑,其实我什么也不想说。

    1:01我想吐我想吐。

    他们逼我喝像鲜血一样粘稠的药水。我发誓我再喝那么恶心的药我就剖腹!

    1:35M,山山,请让我想你们一会儿。

    1:59我在想为什么人生下来就只是一个人呢,一个半圈。

    上帝为什么不能安排一个圈一个圈圈地出现在世上。我想求他为我安排个人来。

    谁都好。

    14;11Dear。我敢说你们没有想我。我敢说了。

    15;26

    偷听医生说话,他们说404的那个女孩子时间不多了。他们在说我。我要死了。

    是吗?可我不害怕。我是鲸鱼的孩子,只是你们都不知道。

    16;04上帝今天告诉我,一切必须断,断断。

    我还来不及难过。

    17;02辅导医生说,没有M,也没有山山,他说你们都是我的幻觉。

    原来是幻觉。

    18;32

    我对303病房的罪美说,谢谢你对我唱《我愿意》。谢谢你说要带我回家。

    谢谢你。

    19:00假如上帝预言准的话,重生的时间到。现在必须把一些东西断掉。

    断,断,断。

    把M,山山从记忆里删除,一切故事从心中抹掉。

    忘,忘,忘。

    我比凤凰强。

    不再继续写了。

    19;00。上帝说,新开始。

    End。Ithasjustbegun。

    谢谢你们。Dear。M,山山。

    我会仰望天空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