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安静
    安静

    安静,1982年生。女。欲花园网站站长。作品见于郭敬明主编的杂志《岛》等。

    1故事开始是在从前,童话的开始也总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我把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

    像我妈那样把房里多余的垃圾利落的倒进垃圾堆里一样

    余下的只有干净

    一切都干干净净

    某个早上起来沿着长长的街走着

    风差点把我吹了个粉碎

    我不想去公司上班

    我不想看到他的脸

    我甚至觉得有他在时,那空气都变了质

    让我窒息

    我面对每一种感情都是乐观的

    除了爱情

    我面对每一个人都是微笑的

    除了自己

    手机响了,电话是卡卡的,她让我给她带她最爱吃的早点到公司里去。

    我笑,然后去买她最爱吃的。

    我一跨出电梯就开始对迎面来的每一个人微笑道早安。

    我的面具在下意识就被我戴上了。

    真的是下意识的吗?

    我还是在笑。

    他说,我喜欢你。

    我说,我不漂亮,而且我太狡猾了,男人喜欢聪明的女人,但绝对不要狡猾的女人,我就是如此。

    他说,我就喜欢你,我不想放弃任何的机会。

    我说,那我无能为力了。

    他冲着我笑,一直笑。

    我说,别得意,我还没向你妥协,你不是我的猎物,总有一天你会离开,受了伤也得心甘情愿。

    我的工作让我有机会十几个小时泡在网上。

    我也不厌其烦的在网上溜达,甚至疯逛的玩游戏。

    我迷恋于虚伪的东西不可自拔。

    因为它们给我足够的空间幻想和自恋。

    我热爱这种感觉。

    他的桌子在我的后面。

    我们背对着背。

    眼背着眼,这样很好。

    我不想尴尬。

    十楼的清晨会有阳光洒进来。

    照在他的身上,暖暖的,带着冬天的香气。

    而他的对面却是无动于衷的,没有阳光,也没有阴影。

    我把手放在窗外,阳光像水一样铺洒在我那互相纠缠的生命线上。

    2也许命里注定寂寞的人,会在得到一生幸福的时候死去。

    也许命里注定寂寞的人,会在得到一生幸福的时候死去。

    卡卡一边看着花样年华,一边从嘴里说出这句话。

    我说,男女主人公难道都死了吗?

    她说,那到没有,只是,只是我自己觉得不甘心而以。

    我说,那你继续吧,告诉你,那种东西注定了要被宿命牵制一世的。

    她说,是吗?那真可惜。那我也该让自己有个信仰吧。

    我说,信仰?你信这个?

    她说,说不准,但我发现我在难过的时候就极度的需要那种被信仰安抚的感觉。很安全。

    我说,找个好男人吧,那你就知道信仰一些空洞的东西,不如去信仰一个可靠的男人来的现实。

    她说,冷血的女人。

    我呵呵的傻笑,然后一个人跑去上网。

    在QQ上有人和我说。

    其实你是一个表面冷淡而内心耐不住寂寞的人。

    我勃然大怒。

    然后又自嘲了几分钟,又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自我。

    我就是这样了,不管别人真的或是假的可以看穿我,我都装着若无其事。

    和我说这话的人就是他。

    我背后的那个男人。

    用他的眼睛看着我的灵魂,他想吞噬掉我的整个世界。

    我几乎是逃着下网的。

    可我无法逃离他。

    我日复一日的要面对他,还有他存在的空气以及和他有关的一切。

    3维持一种拒绝的状态,在夜里,我把自己与世界隔开。

    星期一,我把桌子搬到窗子的左边,他在我视线的角落,我以为我可以安心工作。

    星期二,我买了仙人掌放在窗台上,把阳光都它们包围在怀里,我真的可以安心工作。

    星期三,卡卡带我去最漂亮的游乐场去玩,我们快乐了一整夜,为记念我诞生的这日。

    星期四,桌子上放着小小的礼物,没有名字,没有任何卡片,那礼物的名字叫"愿望树"

    星期五,我接到一个电话,惊讶之中带着微微的心动,或许真的有什么要来了。

    星期六,我在家睡觉,睡了一天,没有任何声音的过了一天。

    星期天,我怀念那天的微微的心动,我告诉卡卡,我要的也许要来的,有一些我又将失去。

    我在洒满阳光的地面上划着窗户,想让所有习惯黑夜的眼睛都习惯白天。

    4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一个星期之后的另一个星期,看了整整七天的电影,有些让人不可理欲。

    我想我现在会很容易变得歇期底里来了。很危险。

    天空开始变脸,云也开始跟着逃离。

    我讨厌任何形式的告别。

    讨厌。

    5有些事情可以忘记,有些事情可以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

    我又把桌子搬回来原来的地方,我坐在背对太阳的方向,我给自己戴上了形式主义者的帽子。

    就是指我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然后过不了几天就立马变回原样。

    四月的天忽冷忽热,如同我对每一个人的态度一样。

    他不再和我说话,偶尔我会跑去和他聊,然后又对他装着惹无其事的样子。

    他说,下班自己回家么?要不要我送你?

    我说,自己回家,不要你送。

    他说,我送你吧,以后你要自己回家我都送你。

    我说,不用了,其实每天都有人接我,我偶尔才自己回家。

    下班前,我总在窗前看楼下排着长长的车子,他们的车灯打的很亮,一辆接一辆。

    而整栋大楼又被两边又被装饰灯打的亮亮,突然让自己感觉在童话城堡里一般。

    其实,我总是一个人坐车,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离开那栋童话城堡。

    6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翔打了电话来,在电话里笑着说我回国了,现在在深圳,很想你。

    我也笑,我说我也很好,过的很快乐,一天比一天让人幸福。

    然后就保持几分钟的沉默。我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

    他说,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我说,嗯,一个人很自由,我最喜欢这样。

    他说,呵呵,傻丫头是不是在等我回去呢?

    我说,你别这么自恋,我怎么会在等你,我只是不想找罢了。

    他说,等着我回去吧,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的。

    我说,嗯,你回来,我请你吃饭,然后我再陪着你玩,一直到你离开好了,呵呵。

    他没说话,我在笑。

    他给我留了手机号,挂了电话我就不知道把那手机号丢那里去了,再也找不到。

    五月的天雨居然下的最勤快,半个月的时候都泡在雨水里,挺好。

    能经常闻到泥土的味道,空气里的灰都慢慢沉淀了下去。

    我和卡卡总是在中午的时候跑到后面的公园里去玩,有着各种各样的花还有大片的梧桐树。

    翔再一次打通我电话的时候,是半个月后了。雨还没有停过。

    我靠在窗前和他说,这雨下的还比较安静,沙沙地,像古代妇人的哭泣,绝望的声音。

    翔说你怎么还是那么敏感,你还真的一点没有变吗?

    我说没变,一年前的我,两年前的我,都一直是这样的。有时候会恶性循环的。

    他在电话那边大笑,说了一句,人小鬼大,我也笑了,我说我很成熟了。

    他在QQ上打过来一句话说,办完手上这件事就请我吃饭,让我中午用不着出去躲他了。

    我说好,然后又说,中午不在公司不是为了躲你,是想出去透气而以。

    我和电话里的翔说,我要出门了,先挂了吧,以后再聊。

    他说,有空给我打电话吧,我很想你。

    我说好,有空我会打的。

    其实,我是向来不给人打电话的,而且我也从来不记电话号码。

    我出门和卡卡约会,我和卡卡说,我遇上了这样的两个男人。

    一个是以前的爱的,却不能在一起,一个是现在被爱的,却也不能在一起。

    三个人,两种互补的感情,弄的我想前思后的。

    她说,你喜欢谁?

    我说,我不知道,但我习惯他们的存在。

    她说,依赖并不代表爱,离开不代表代伤害。

    我说,不是我不放,也不是我不抓住机会,只是,有些事可以忘记,有些事可以心甘情愿,有些事却无能为力。

    就像这个五月的雨,晴的天,都闪了电。

    就像我的心,整个都是潮湿的。却没有眼泪。

    我开始觉得我像卡卡嘴里说的那个女人,冷血的。

    7没有人会和幸福作对。

    我把《小王子》的故事看了一遍又一遍。

    我体会到过狐狸嘴里说的幸福。

    狐狸说道,比如说,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

    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

    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

    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应当有一定的仪式。

    翔说周末给我打电话,我就每天都期待时间可以过的快一些,每天都把时间给充的满满的。

    时间越近,我就觉得能听见他的声音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

    我极喜欢王菲的歌词,每一首歌的词都让我记得再清楚不过了。

    我和翔说,爱上我的缺点,用一种纯粹的语言,你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

    翔说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不懂就算了,反正我自己也很糊涂。

    他说,是吗?那干嘛要和我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无聊?

    我说,你会觉得无聊?那就对了,我就想你觉得我无聊,事实,我真的是很无聊的。

    他说,最近怎么样?过的还好吗?

    我说,还好,死不了,还活着,健康的活着。

    他说,说话还这么晦气呢,下个月我回来,你到机场来接我吧。

    我说,回来的真快,嗯。给我打电话吧。

    我把那盆仙人掌抱回了家,我把它放在阳台上,我让它吸收更多的阳光,也让它尝到整个夜的凄凉。

    坐在我身后的那个他,似乎开始了解我的忽远忽近,还有那些细微的恶作剧。

    我只能说,我和他在一起,会让一切都显得那么暖昧。

    终有一天,他把我送回了家,我们坐公车回家,坐在最后的位置上。我手心冰凉。

    离家两站的地方,我们下车了,我说走着回家吧,晚上天气很好,这路上没什么房子,可以看月亮和星星。

    一路上我蹦蹦跳跳的说着,他就看着我在他身边走来走去。我好像在掩盖什么。

    他说,好好走路,今晚你怎么这么兴奋?

    我说,没什么,天气好罢了。以后我还要这么走着回家,夜风吹的很舒服。

    他说,好,以后天天陪你走回家。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走就好了,今天麻烦你了。

    他笑笑,我跟着他后面,突然安静下来。

    我想起翔,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爱着他,我更不知道这个走在我前面的男人是不是我以后将要爱上的人。

    没有人会和幸福作对,而我更不会。

    但我却不能就这样拥有两个男人的爱情,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自私尽然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

    我的爱情会不会幸福?

    我不知道。

    卡卡说,找爱情不可能找到完美的爱情,只能找到合适你的爱情。

    是这样的吗?

    翔下个月就要回来了,而我身边的他却一直和我保持暖昧的关系。

    回到家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抱了抱我,然后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看着他笑,我说,回家去吧,以后我会自己一个人回家的。

    他说,真倔强,好了,我走了,睡个好觉,晚安。

    我想我是喜欢上他了,但却又不那么肯定。

    我迷茫。

    8灯熄灭了,远处传来熟悉的歌,我的心也醒了。

    公司里来了两个女生,挺招人喜欢的。

    有一个叫菁的女生,短短的头发,坐在他的身边,轻轻地说着话。

    他总是能轻易的逗乐那女生,让她甜甜地笑着,那表情煞是好看。

    他对每一个女生都是这么温柔,没有例外。

    让我都觉得他对我也对每一个人都一样,没有差别。

    我把桌子搬的更远,更背对着他。

    他们经常在一起聊天,中午一起吃饭,我中午再也不约卡卡去后面的公园玩,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静静地听着faye的歌,我唱一个人的天荒地老,写语无论次的文字。

    还有那些纠缠在掌心里的手纹,已分不清什么是界线。

    七月显得风平浪静,天空蓝的发白,云朵安静的躺在天空里怀念某种情绪。

    而我家的那盆仙人掌终究死去了,看着那干枯的尸体在想,再坚强的生命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我没有什么,没失去,也没有得到,就这么平静的等待拥有和告别。

    翔没有变,个个瘦瘦的样子,他长的真的很不错,还有他身上藏也藏不住的气质。

    我说,你真是天生一个让人爱的人。

    他说,有些人却不希罕,呵呵。

    我盯着他眼睛看了好半天,我说,不是每一个女人都会被你征服的,总有几个是让你无能为力的。

    我带着他去吃小吃,逛街,我带他去吃我最爱吃的冰激凌,去看我最想看的电影,去逛我最爱逛的那家店。

    他说,整个晚上,几乎都是去你自己想去的地方。

    我说,是,我把你当成一个理由,一个让自己满足自己的理由。

    他说,那你总该满足我一下吧?

    我说,行,没问题,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把翔带到我上班的地方,我说,这就是我天天呆的地方。

    他围着我的桌子转了转,你还真是个自闭的女人,连上班也把自己放在角落里。

    我说我是怕人吵着我工作,所以我才坐在这边工作的。

    他看着我半天没说话,然后走到窗前低头看着夜景。

    "很漂亮吧,我最爱站在这里看楼下的长长的刺眼的灯光。"

    "嗯,很漂亮,还有这风,这里的空气,感觉真自由。"

    "喜欢就好,来,我带你到楼上去。"

    爬上25层的楼顶,我说在这里可以最接近天空,完全赤裸的全部接受。

    翔爬在抬阶上坐着吹风,我站在前面看着眼下的那些剌眼的灯光。

    大把大把的洒在天空上,整个天都被染成七彩的。

    翔把我拉到他身边坐下,他说我们需要好好的谈一谈。

    "谈什么?呵呵,是不是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就像母亲给孩子说童话故事一样。"

    "谈你的现在,你的感情,还有你的生活,你觉得你过的怎么样?"

    "很好,一个人平淡的生活着,工作也好,我有一个好朋友叫卡卡,她给我很多帮助。"

    "忘了以前的事么?"

    "以前?忘记了吧,我已经没有想以前的事了。"

    "呵呵,那为什么还是一个人?你不是可以和寂寞为伴的人哪?"

    "为什么你和他总是这么看我?我真的该成天在男人堆里转来转去的?"

    "他?他是谁?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你的生活需要找一个人来照顾你。"

    "需要么?我觉得这样很好。自由自在。"

    "你不能太依靠某种东西,更不能依靠某种情绪和精神生活。那太空洞了。"

    "我就是这样的人,任性的放纵,还不至于坠落,我只是找个适合我的方式生活。"

    "这样的生活不适合你?你觉得适合你吗?躲在阴影里生活?你怎么还在逃避?"

    "没有,我只是缺少安全感而以,并不同有逃避,我不用躲着谁而过。"

    "你自己最清楚你自己了,你就是不想改变你自己这种状态罢了。"

    "这样有什么不好呢?我一直觉得这样没有碍着任何人或是别的什么。"

    "好吧好吧,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个人好好的照顾你,你真的需要照顾。"

    "也许吧,我也想找个可以照顾我的人,可是……"

    "你没勇气吧?平时说你,你总是一堆的借口摆脱,可你一直面对不了你自己的问题。"

    "我想去北京,我想去我小时候住的地方看看,或许能改变什么。"

    "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原本以为他可以陪我去,可现在连他也不行,我注定我要一个人了。"

    "胡说什么,对了,他是谁?你一直提他?"

    "呵呵,和我成对立的一个人,我是他的影子,他在安全的地方,而我很危险。"

    "看样子,真的似乎不必为你担心了?"

    "当然当然,用不着。"

    "呵呵。"

    我还是没有说出来,我自己的感觉,我再一次狠狠的期骗了自己。

    9爱已经纪灭,回忆开始收拾行李,眼泪开始告别。

    余下的日子我陪着翔,逛了几乎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他热爱这里。

    我把所有感伤的东西都收的好好的,我想我能快乐也是很容易的。

    他和菁慢慢的开始脱离我的视线里,他遇上我的时候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总是笑笑拍拍他的肩膀,我说,不用解释了,这样挺好。

    我心里似乎某些东西已经沉淀不回了,我知道该结束了就不该拖着不放。

    我讨厌任何形式的告别。

    翔终于要走了,他要回另一个天空下生活,那里有比这里还要蓝天的天,还要白的云。

    翔说那里的有世界上最好的牧场,最青的草,最真实的大自然,你去一定会喜欢得疯掉。

    我说可惜我没有那么好的命,这辈子注定要活在水泥森林里,一步一步的走入天堂。呵呵。

    翔走的前一天来接我下班,我们最后的一次约会。

    正好遇上了他还有菁,菁现在几乎是离不开他的身边,总是能看见他们两个,如影随行。

    我好像已经学会了在尴尬中表现自己的若无其事。

    "这是我朋友,翔。这是我的同事,梵和菁。"

    "嗨。"

    "你好,接乔下班吗?"

    "嗯,我今天晚上的飞机回洛杉矶,来接小乔再聚一聚。"

    "是么,那祝你们玩的开心,我和梵先走就不打搅你们了!"

    后来,我再也没有说话,而梵从始至终一句话没有说。

    我轻轻地靠向他说了一句:"我相信宿命,坚定不移。"

    然后拉着翔离开了。

    吃饭,逛街,看夜景,走路,交谈,相遇,错过。

    翔说,拜托你的心不在焉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好不好?很不情愿陪我出来?

    我说,没有,我哪有不情愿,我不是陪着你么,我只是有些难过,你今天就要走了。

    他说,呵呵,谁知道你是为谁难过,那个男生你喜欢他吧?哎,我还是没机会。

    我说,你别瞎说,你没看人家女朋友就在身边么?

    他说,所以你现在才这么心不在焉,你才会说你难过。

    我的眼泪就这样毫无预告地往下落,随着地球的引力一刻不停留的往下坠,下坠,坠。

    翔走过来抱着我,他说我都知道你是这样倔强的人,为什么总要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呢?

    我头也不抬地靠在他的怀里哭,我什么都不想了,我只想好好的哭一场,我的眼泪需要释放了。

    十点左右的时候,翔说,该走了,最后一班飞机回美国。

    他看着我,然后吻了吻我的眼睛,好好照顾自己,像你说的,总有几个女人会让我无能为力。

    我终于笑了,我说,上辈子也许我欠了你的,而这辈子我依旧无法偿还给你。

    也笑着说,别太相信宿命,也别太相信自己的感觉,有时候一切都是虚幻的。

    我乖乖的点点头,我送他去了机场,我说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你,我讨厌告别。

    翔什么也没有说,就轻轻地转身走进机场了。

    纬度23,紫外线指数74,中国航空TR10,飞行时数16小时。绿茶一杯,拖鞋一双,两个装满情绪的皮箱。

    空气湿热,心情浮燥,十点半,任意门一开——洛杉矶LAX机场,全无退路。

    翔就这么平静的离开了我的城市,穿越了我的生活,画了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

    10夏天结束之前,秋天来到以后,固执的季节。

    秋去冬来。一年前的今天的夏天。

    整个夏天过得让人舒服极了,翔离开以后,我就辞去了工作。为了自由。

    卡卡带着我去玩,我终于去了北京,去我小时候住的那条街,我盼望以久的游乐场。

    我的心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卡卡,就这样好了,没有什么不可以遗忘的。

    我走在每一条陌生的街道上似乎都能想起那一双双让我回忆的眼睛。

    最后一次远行,我和卡卡去了希腊。

    清晨六点醒来,在阳台上看着猎户星座和月亮一同在曙光中隐去。

    几个小岛静静地泊在海面上,一艘三桅帆船正从港口离去。

    早起的麻雀吵醒了市政厅广场的钟楼。

    暖红的太阳在钟声里升起,照亮了海面、小城和伫立在山丘顶上、千年如一日的白色教堂。

    当我站在罗浮宫的台阶上看着夕阳慢慢落下时,某种情绪就撞上了我的回忆,纠缠我的生命线。

    我离开时没有和他说任何话,一封辞职信就静静的躺在我的桌子上,我走前又买了一盆新鲜的仙人掌放在那里。

    卡卡说,我还是有改变的,至少比起以前的那个冷血又现实的女人好多了。

    我笑说,是吗?或许,不过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也就没有改变或是不改变了。

    她说,你站在这里想想以前,那些结束和没有结束的事情,那些遇到和告别的人,给你的是什么?

    我笑笑,转身下了台阶,什么也没有说。

    我还是一个人活着,晚上还是喜欢看那排着长长的车队照出的剌眼的亮光。

    总是在离家二车站的地方下车,陪着月亮一起享受整个晚上的风。

    偶尔我会寄一些明信片给翔,告诉他,我去了那里,都做了些什么,不必为我担心。

    他也没有和我提起过梵,他说他遇到一个和我很相似的女人,一样的让他无能为力。

    我在另外一边的天空笑着为他祝福,也许吧,爱就是让人无能为力的,又如此的至死不渝。

    我和卡卡后来一直在一起生活,没有分开过。

    酒精麻痹不了罪恶

    在恍惚的夜

    凉凉的

    爬上心头

    占据那块最柔软的领域

    割开夜幕

    我哆嗦的钻进无垠的

    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