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史密斯的飞船
    史密斯的飞船

    □/冰冷似火

    冰冷似火本名郭昊。男。狮子座。1984年7月最后一天出生。现在重庆读大学,专业是影视动画。曾混迹网上一些文学论坛,现为双生花原创文学网斑竹。

    那个时候史密斯站在楼下,旁边女孩手提的录音机里面传来的是Don"tcry。史密斯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歌,他轻声哼唱,并示意女孩把声音开到最大。

    女孩拧着旋钮,乐手的嗓音穿透史密斯的记忆,直达那艘飞船。

    史密斯在梦里不止一次见过那艘飞船,银白色的外壳,刻满名字的船翼,以及闪烁着鲜红的光的信号的灯。飞船在空中如同静止一般,但史密斯却感觉到了它的移动,或者它不是在移动,而是像幻灯一样的出现在史密斯断裂的记忆里。这些断裂的记忆全依靠这艘飞船串接在一起,其间是不可考问的年代和空白。史密斯也不知道这些空白因何产生,更不知道这艘飞船由何而来,但是飞船的出现让史密斯终于有了一段"完整"的记忆。

    碎片一

    史密斯站在脚踏车旁,看见母亲在整理草坪,她的衣裙碰触着草尖,积累了一夜的露水沾湿了裙角。母亲站起身,用手去理那些烫了大卷的褐色长发,史密斯越发感受到母亲的美丽,逐渐陶醉其中。除草机马达的低鸣像母亲许久未曾唱起的摇篮曲轻抚着他的四肢,他感到无比舒畅。

    "乔恩。"史密斯恍惚中听见有声音在叫他,那声音长河一样缓缓细流,随即演化为一只温柔的手拨弄着他的头发,牵着他的手慢慢前行。史密斯睁开眼,母亲面向自己面露微笑。他几乎要伸手向她奔去。

    于是他真的向母亲奔去,踏过微香的草地,除草机的低鸣伴着噗噗的脚步声,母亲向他张开双手……

    碎片二

    墓地比史密斯的心情还要平静,他站在一座低矮的墓碑前,看着碑上发黄的照片。那双深邃的眼睛让史密斯陷入其中。碑座周围杂生的乱草让他感到一阵难过,他蹲下身,轻轻拔去那些长过碑座的草叶。此时夜晚的墓地悄无声息,只有一个少年在默默地拔除父亲墓碑下的乱草。

    碎片三

    "史密斯!"一颗篮球迎面而来,史密斯忙伸手接住,胖佐蒂向他走过来。

    "你什么时候吸烟的?"史密斯看着喷云吐雾的胖佐蒂。

    胖佐蒂叼着烟,露出满口的黄牙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史密斯有些恶心,把球放在地上转身要走,胖佐蒂拉住他,把烟吐在地上,嘴巴凑在史密斯耳边轻声说:"朱蒂昨天晚上和我干了。"

    "闭上你这张该死的嘴。"史密斯恶狠狠地看着他,"你再胡说我踢烂你的屁股!"

    "咱们是兄弟嘛,我不会骗你,"胖佐蒂摸着自己油油的头发,咧着嘴笑着说,"昨天晚上我开Party,朱蒂也来了,我在她饮料里面放了我妈用来治神经亢奋的镇静药。然后……嘿嘿,昨晚应该叫上你的,但是没找到你啊,哈哈放学了我请客我们去吃比萨。不过,朱蒂的皮肤真是了不得……"

    一声惨叫后,胖佐蒂捂着流血的嘴滚倒在地上。史密斯疯了一样骑在他身上把拳头像在家打沙袋一样槌在胖佐蒂胸口和头上。胖佐蒂杀猪般大声尖叫着,伸手在史密斯脸上乱抓。"你个杂种!你敢打我!你爸偷东西被打死你妈妈又嫁给有钱佬当情妇!你个狗娘养的!再不放开我我把你的事在学校公开!"

    史密斯感到一阵电流通彻全身,身下这个人瞬间变成了在那个阴暗的胡同里对父亲拳打脚踢的流浪汉,又立时变成把母亲强行带走的那个秃头男人,史密斯的手摸到身边的半块砖头,于是用尽全力向身下这个家伙的脑袋砸去。

    碎片四

    "喜欢什么歌?"乔治低头挑选着CD,问道。

    "Dontcry。"史密斯低声说。

    "只这样?"乔治抬起头看着他。

    "嗯。"

    "好。"乔治又低下头,一会儿,从里面挑出一张,放入脚下的手提CD机里。

    "说实话,很久没听这首歌了。"乔治开了一瓶啤酒,递给史密斯。

    "我不喝。听歌就行了。"史密斯眼睛茫然地直盯着对面墙上的色情涂鸦。

    乔治扭头看了看,喝了一口啤酒:"怪人。"

    "乔治。"

    "说。"

    "你见过飞船么?"

    "飞船?"乔治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我见哪门子什么该死的飞船。"

    "告诉我。"史密斯一字一句盯着他的眼睛,"见没见过飞船。"

    "在书上见过,我还知道阿波罗号,还有哥伦比亚号的失事……"

    "不是这个。"史密斯把眼光又移到上方的路灯上,"银白色外壳,有鲜红的信号灯闪烁……"

    "哈哈,是不是当你在心里集中注意力想它的时候它会停在你身边,然后出来两个大脑袋的外星人邀请你去火星做客?哈哈!"乔治放肆地大笑着,啤酒撒了一地。

    史密斯依然看着灯光,许久,等乔治笑完了,才把嘴角轻微一扬:"也许吧。"

    碎片五

    史密斯做梦了。

    在监狱的几年里,史密斯从没做过梦,以致他早已经忘了做梦是什么味道。而当他做梦的时候,监狱里的老杰克却出现在他面前。

    "乔恩,过得还好?"

    "嗯,还好,你呢?"

    "呵呵,我这一辈子就这个样了,我还有30年刑期,监狱长那个狗娘养的说上面可以考虑给我减5年刑,我现在已经64岁了,再过几年就该去见上帝了,谁还在乎那该死的几年刑期。"老杰克自嘲着,随后像以前那样盯着史密斯的眼睛说道,"还在想着那个飞船?"

    "嗯。"

    "一直没见过?"

    "从来没有,但是我却真实地感到它的存在,它就像你这样清楚地出现在我面前,我能看到它,却不知道它具体的模样,怎样的银白色外壳,那信号灯又是怎么闪烁的。"

    "孩子。"老杰克缓慢地说着,"我年轻的时候可是风流极了,女人从来不缺,钱也够花,天天跟朋友在酒吧找漂亮妞然后喝酒,唱歌,跳舞,带回家做爱。可我却总是在夜里惊醒过来,然后打自己的耳光。我不知道那飞船对于你意味着什么,我只想跟你说那时我的感受。半夜惊醒,闻着满屋的酒味,看着身旁躺着的蓬头散发的陌生女人,我感觉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灵魂,我的灵魂已经脱离身体,不知道跑到哪个该死的地方去。我像行尸走肉一样一天一天活着,只是活着。可我记得我以前可还会背艾略特的诗呢,说真的,我年轻时候写诗真的有一手,还在刊物上发表过作品,这似乎不是我,对么?呵呵,没错,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那个"我"了,好像一夜之间一贫如洗,却不知何时发生为何发生怎样发生。在我的记忆里,存在两个我,一个已经死了,一个将要死去,上帝那老头会不会收我还不知道。他也许会跟我说:"嗨老杰克!你已经死过一回了,已经进了一回天堂了,我不要你了,你应该去地狱里找你的位置。"可是我甚至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孩子,相信我,我死后如果还能去天堂我一定帮你问上帝那个老头那艘一直困扰这个叫乔恩·史密斯的孩子的飞船是个什么东西。好么?相信我,好么?"

    老杰克,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老杰克。史密斯在梦中大声喊着。

    碎片六

    那个冬天又一如既往地来临,史密斯从监狱的朋友那里得到消息:老杰克死了,由于监狱的管理太疏忽,再加上史密斯出狱后,老杰克又单住,直到尸体发臭狱方才发现老杰克的死亡。根据日期推算,老杰克死去的当晚,史密斯正在和老杰克在梦中对话。

    史密斯从监狱领回老杰克的骨灰,用借来的钱在偏僻的穷人墓地给他立了碑,碑文是:寻找飞船的诗人,马休斯·杰克之墓。史密斯从书店买来的艾略特诗集,放在了碑前。

    这样,让老杰克再继续他那过早死亡的第一次生命吧。

    碎片七

    史密斯拨弄着食指上刚买的有印第安图腾的指环。女孩从远处跑来,在史密斯脸上亲了一下:"乔恩,再不走就赶不上毕业典礼啦!"

    史密斯和女孩手拉手奔跑着穿过人群,跑过一间间店铺,跑过母亲的除草机,跑过父亲深邃的目光,跑过监狱紧闭的大门,跑过响起"Dontcry"的大街,跑过老杰克的墓碑……

    史密斯站在那里,听女孩放给他的音乐,乐声穿透史密斯的记忆,直达那艘飞船。

    史密斯看到了那艘飞船。那银白色外壳好像他逝去的青春一般闪着不甘的光芒,而闪烁着鲜红色光的信号灯犹如一阵阵的心跳震慑着史密斯的心房。那船翼上的名字在夜空下轻轻滑过:老杰克,乔治,胖佐蒂,朱蒂……许多许多人,许多许多曾经出现的,再也不能出现的人全部坐在飞船上,透过窗口向他招手。史密斯看见老杰克的微笑,他果然帮我问到了飞船的影踪。史密斯向他们微笑,又怕他们看不到,于是张开双臂,夸张地笑着。

    女孩按下暂停键:"乔恩,你怎么了?"

    飞船继续飞行,从此,乔恩·史密斯这个孩子不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