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寂寞
    寂寞

    □/韩晗

    韩晗一个来自南方城市身高一米九零的男子。西南民族大学大一学生。爱好文字,网络,网络上的文或文里的网络。长篇小说《寂寞城市》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自信用手中的笔能写出真正的文字。

    就这么感受着。

    寂寞是一种无奈的味道。

    我随意地看着杯中的咖啡,渐渐地,一片片浓浓的香味掠过我的鼻子。我看了一眼,杯中的咖啡渐渐均匀了,显出一种浓得化不开的颜色,却又是那么的耐人寻味。

    阳光倾泻了这个屋子,整个屋子的半面墙在顷刻之间被镀了一层简单的金色,厚厚的窗帘周围或多或少地渗透出一种令人刺眼的黄。灰尘在刺眼的视域中飞扬,但又那么的温馨,仿佛一切都是预先安排好的那样自然。

    在阳光照到的半面墙的对面,有一扇没有窗帘的窗子。

    于是我决定起床。

    白羊座的我拥有白羊座人所有的一切特性,做事情总是热情高涨却又带着一点神经质。我于是爬起来,呆呆地坐在床上,等着阳光洒在我痴痴的脸上。

    手机发了疯地在凌乱的书桌上颤抖。

    是June打来的——

    "现在有空吗?"——

    "还没起来呢?"——

    "打开QQ,不见不散。"

    手机挂断了。

    在我迅速地穿好衣服以后,留恋地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卧室,一切都那么没有头绪,但是,我看到了书桌上那一本看了一半的《告别薇安》,还有那一杯没有喝完的咖啡。余温没有了,淡淡的香气还在。

    当无奈的味道变成伤痛的歌曲之时,我打开电脑,屏幕上的白光渐渐地清晰了,我漫不经心地搜索着网上那很白痴的内容——

    "Britney和Lopez分手了。"——

    "嗯。"

    我一边看着信息一边回答着她的问题——

    "你知道么?最后是和Ben和好了。"——

    "是吗?"

    我仍旧漫不经心。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被寂寞打发掉了,寂寞可以使人忘掉时间,时间也可以让人忘却寂寞。我一口气喝掉了桌上的那杯冷冷的咖啡,最后还是觉得有点饿。于是看着新浪网上Mcdonalds发布的广告,一份份套餐的flash在屏幕上不停地晃动着,抽搐着,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让我几乎对眼前的一切产生了幻觉——

    "到Starbucks吧。"——

    "不用了。"

    我知道时间可以忘掉寂寞却不知道什么可以赶走饥饿,这时看到信箱里有一份发给我的音频邮件,邮件大得吓人,hotmail的内存比例再次飙红。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然后点击阅读,忽然听到了一阵颤声,是一首林佳仪的《没有你的我》,是她发给我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首歌?"——

    "你上次告诉我的,忘了么?"

    我品味着歌词,"收起了照片藏起承诺,打开了音乐赶走寂寞"。轻缓柔和的声调,仿佛为我营造着一个属于我的心灵空间——

    "联考考得怎么样?"

    那个头像开始抖动——

    "不好。"

    我飞快地回答着——

    "Sunny,开心一点,给你看一个网站,也许心情会好些。"

    她劝慰我。

    我照她说的打开了一个叫玻璃娃娃的网站,网站的主人叫玻璃娃娃,我漫不经心浏览着这里面的文字。然后只觉得有一种茫然后观看彼岸烟火的颓废。在颓废里面却能看到很孤独的惆怅。玻璃娃娃的网文让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比安妮还要颓废,还要用心。精美的文字里面有一丝很哀伤的自怜。

    于是我想复制一段,但是当我反键的时候,跳出一个对话框:

    "亲爱的,闭上眼睛,看不到疼痛。然后,我消失。"

    我不悲伤,没有痛苦,但是我眼角里面却有清晰的泪水。我静静地体会那个比张小娴更温柔,比安妮更暧昧的文字。

    黑暗里的灯光像一片沼泽,吸引我不停地陷落,陷落,不能自拔。天使的翅膀依然在飞翔。我再也回不到原来,总有这样的感觉,自己一直留不住什么人,长久的,毫无芥蒂的交往。所以,我一直都在背叛着自己。用逃离来满足圆滑,很悲哀的感觉。

    温暖的感觉再也不在。

    原来,快乐的时候,大地都是快乐的,忧伤的时候,天空都是哭泣的。

    我感动着上面的文字。然后看到后面的一句话: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然后,关掉电脑,继续流泪。

    我很抚拒那种说我什么都有的语言。手机手提电脑身高文才什么都有。那些很白痴的人总是喜欢说这种什么意义都没有的话。

    我是一个叛逆的人,尽管从小到大都是家长眼里的乖宝宝,邻里的好孩子。但是我喜欢当家长看不到我的时候一个人穿着Weipeng的毛衣套着GIO的外套加上Apple的牛仔裤和韩国城的大头皮鞋在江汉路步行街上瞎逛。身边的女孩子一般都是身穿三宅一生或是Only加上NIKE球鞋同June一样的伪装淑女。这些让我家长看到不气死才怪。一副花花公子的装束。

    慢慢有一种被遗忘的感觉,然后,带着那只很旧的MP3,沉醉在虚幻的音乐里。

    耳机里面是孙燕姿的《牵挂》:

    暧昧中透出薄雾的晨花,

    无意间岁月发出的嫩芽。

    浅笑里波光闪动的艳影,

    惬意后醉了眉眼的旧话。

    旧梦中锋利的剑与白马,

    传说里等情人白了头发。

    追忆间寒窗明月的红蜡,

    多年后流水洗尽的铅华。

    暧昧的歌词被我听了无数遍,这是我目前比较感动的一首歌。我一听到这首熟悉的旋律就想到那一个很冷的夜晚我一个人靠在床上然后Beny给我在电话里面放王菲的那首《单行道》,然后我听了四遍。放完之后她躲在被子里抽泣。

    "我不要你的施舍。"她在放完之后说出很冷的七个字。

    "我没有施舍。"我很平静。

    "我不爱你。"她比我更直接。

    于是我蜷缩在被子里,开始发烧。整个人像抽空了一样的难受,压抑。嗓子里面像被什么堵住一样。然后自己下床去摸索着寻找很早以前的感冒药。遍寻不见,然后一个人在窗帘密封的房间里独守着斗转星移。我不想拉开那扇窗帘,所以我只能根据窗帘颜色的变化感觉到外面的时间。那几天是我很难受的日子。连写文章的心情都没有,只有蒙头大睡。

    然后听着孙燕姿的《牵挂》:

    追忆间寒窗明月的红蜡,

    多年后流水洗尽的铅华。

    这两句让我在那个无聊的晚上反复回味。然后认定,就是这两句感动了我——

    "我很好啊。"

    那头是沉默。

    我靠在家里的沙发上,任凭QQ讯息的鸣叫声和音乐的夹杂声从我凌乱的房间里砸到客厅里面。

    手机的短信息,于是,开始狂叫。

    耳朵里的音乐遮盖住了这一切,因为《牵挂》,我这段时间发疯似地爱上了孙燕姿的声音,那个新加坡姐姐的声音让我感到很开心。好像一个邻家女孩在对我说着很无谓的话题。

    "下次会好一些的……"手机的短信写得很分明。

    我身边的桌上是我联考的试卷,已经在我那个Outmaster的户外背包里蹂躏得没有了形状。宛如一朵衰败的菊花,慵懒地躺在很干净的茶几上。

    "不是说新概念作文获奖可以保送的吗?Sunny,开心点……"她安慰我。

    我没有理会那条短信,我把那只手机扔到了沙发下面,在沙发下面传来Dolly的叫声,然后很矫捷地就从沙发下面勇敢的窜到我的身上。

    "乖——"我用手抚摸着它的头。

    "喵——"它开心地叫着。

    当我很好心的准备把那颗Dove剥好塞到它嘴里的时候,它已经从我身上跳开,在三米远的一个角落看着我,然后打了一个哈欠。

    杂乱的音乐让我丢失了心情。

    我还想再睡一觉,阳光已经由我的家转移到了西太平洋的某个不知名的小岛,整个屋子里阴闷闷的。

    我看着几乎快掉下来的天空,在灰暗中还透着一点点莫名的亮光。

    屋子还是那间屋子,太阳还是那个太阳,只可惜阳光再也照不进屋子里去了。

    房间里面突然被无谓地镀上了一层忧郁的气质。给每个人带来了一份回忆的眷恋。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个环境。我突然想到,应该去回忆一点什么。

    片刻之间,大雨如约而至般倾盆而降。我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几乎凝结起来的雨帘。压抑的思绪在那一刻似乎有一种难得的释然和放松。然后开始面对着外面的一切大喊大叫。

    "无聊——"我大声叫着。

    猛然间,我发现其实无聊也是寂寞的表现,我自嘲着。只是June不知道而已,准确地说是她不了解我,或是不理解我。我正在看着无厘头的娱乐报纸,而她躺在我那张很乱的床上,正在看着我那本没有看完的《告别薇安》。

    当回忆幻化成雨水,从天而降的时候。我很想拔断电话线,拉起厚厚的窗帘,一个人在柔软的被窝里面听着自己想听的音乐,看着自己想看的书。疲倦的心灵在那一刻才会找到比较切实的位置。

    我感受着屋子里的宁静,想像着一个属于我的空间,曾经被郑智化的《火柴天堂》感动,于是很盼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个自己的所在。

    晚上,有自习,朋友说是分析联考的试卷。于是我把那朵很惨白的菊花又重新塞回了背包。

    突然觉得,那只背包很沉重。

    这一天,我什么也没有做。也没有奇迹发生。只是祈祷着自己不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