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31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罗楠敲了一下回车键,把笔记本合上,也不由抬眼望去。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党爱民一起押送尚心的那个小平头,只见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板,不好了,老板——”?

    陈建军啪地一脚踹在他的脸上:“什么鸟事?你他妈慌什么慌?就不能慢点?快点说出来?!”?

    众人听不明白他到底是让小平头快点还是慢点,小平头咽了一口唾沫:“老板,我们押着尚心,把她关进了1号仓库的地下室,党哥——党哥——不,党爱民让我在外面看着,说他进去问她几句话。约莫有一根烟的工夫,就听到里面尚心杀猪似的嚎叫了一声,我就赶紧冲了进去,没想到我一进门就被人用东西砸在了后脑勺,当场昏了过去。等我醒来一看,党爱民光着屁股躺在床上,脖子里全是血,喉咙被人给抹了,所以我就赶紧跑回来报信。”?

    “报你娘的信,还不去带人给我追!”陈建军照着小平头脸上又是一脚。?

    尚可正在桌子边站着,噌地一声飞了过去,手不小心碰在了桌子角上,疼得她在翘翘的小嘴上吹了一下,一把抓住了小平头的胸口大叫:?

    “你胡说!快说你们到底把我姐姐给怎么了?快说啊,怎么了怎么了?”尚可发疯似的摇晃着小平头,突然,她转过身来,不知道何时拔出了小平头的匕首,放在了陈建军的脖子上,大叫道,“楠哥哥快走!”?

    “丫头,不要乱来!”罗楠吓了一跳,这小丫头也太莽撞了,本来罗楠已经打开了追踪器,并且有了应付的策略,这下全部被她给搅黄了。现在几十杆枪从不同的角度对着他和尚可,情况十分危急。罗楠没有过多的思考时间,既然已经成了这样,他只好按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与尚可挟持陈建军一起逃命,他想顺便把两枚戒指收拾走,一伸手发现戒指没有了,而此时何仁的手比他还快了那么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先到达桌子上刚才放戒指的地方,何仁也正在迷茫。?

    “咦——戒指呢?”何仁大叫起来,“大哥,戒指不见了。”?

    “什么他妈的戒指不见了,老子的脖子马上就不见了!”陈建军在尚可的刀口下发威。?

    罗楠踢飞了两个小平头的枪,飞到尚可身旁,“丫头,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圣手仙子的手再快,也快不过几十杆枪啊!”?

    “楠哥哥,我不想让你为了我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尚可手握着锋利的匕首,紧紧地放在陈建军的脖子上,由于勒得过紧,陈建军的脖子里已经流出了血水。?

    “放开他!”小平头们的呵斥起起落落。?

    “你们他妈的想害死我啊?放下枪!放下枪!”陈建军吼道。?

    何仁不愧被人称作小诸葛,他知道戒指不是罗楠拿走的,但是又会是谁拿走的呢?它总不可能扎了翅膀,不,变成的真蝴蝶飞走。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拿的,但他可以肯定是在场的一个人拿的,想到这里他马上从惊奇、恼怒恢复了冷静。何仁此时的冷静程度,远远超过了葛伟以前遇见紧急情况的冷静,他笑道:“贤侄啊,你们想得也太简单了,这么就想溜了?哪有那么容易?!我告诉你,在没有找回戒指、破解密码之前,谁也妄想走出这个仓库半步!”?

    何仁一挥手,一个小平头押着胡静从货物后边走了出来,胡静面色虽然苍白,但毫无胆怯的神情,眼皮都不抬一下:“你也想得太简单了吧何仁,你觉得他会为我留下来吗?哼!”?

    “我并没有奢望他为你留下来,”何仁嘿嘿冷笑了两声,转过身来对傻在那里的罗楠说:“我只是体谅贤侄的苦衷,把她弄过来让你们见上最后一面,没有别的意思。好了,贤侄,你可以和那个小丫头远走高飞了。拜拜——。”何仁洋腔怪调地和罗楠摇着再见的手势。?

    “你这个畜生!”罗楠猛地向前冲来,小平头们复又把枪端了起来,罗楠飞起几脚,踢翻了几个人。何乐一看罗楠如此嚣张,气不打一处来,长期以来积攒的仇恨,一股脑全跑到了大脑变成怒火。他拔出一个平头腰里的刀,斜刺过来,申磊心中暗叫不好,神速地从地上捡起一把枪,对准何乐的手腕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何乐的匕首应声落地。?

    “谁他妈开的枪?!啊?”陈建军像刚才死去的两只狼狗一样咆哮起来。?

    “我!”申磊抓着枪高高地举起了手,“对不起老板,是我,我怕何乐把罗楠给扎死,就没有人知道戒指的秘密了,那军师和老板不就白忙活了?”?

    “好!”陈建军转怒为喜,“你小子的枪开得不错,这一枪奖给你100万,从何仁的里面扣除,哈哈。”?

    何仁没有理会陈建军的无聊,撕下了地上一个家伙的衣服,为何乐包扎。?

    尚可一看胡静在何仁手上,心中翻倒了五味瓶,不知道是爱屋及乌,把对罗楠的真爱转移到了可怜、善良、坚强的胡静身上,还是因为在麦田的时候罗楠问她的那些有关爱情的问题缘故,还是因为她觉得是她把胡静弄过来的愧疚,总之,她不想扔下胡静不管。经过了短暂的思考,她丢下了刀下的陈建军。陈建军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尚可已经跑到了胡静身边,抱着她哭了起来:“对不起姐姐,我不知道会这样,要不然我决不会答应我姐姐把你弄回来的。”?

    “别哭好妹妹,刚才的事情我都听到了,也看到了,你是个好姑娘。”?

    尚可一边在胡静怀里哭哭啼啼,一边用匕首割断了胡静手腕上捆绑的绳子,伏在胡静的耳边小声说道:“姐姐,你拿着刀往货物后边跑,这个小平头交给我了。”?

    “可以吗?”?

    “没有了我们两个碍手碍脚,楠哥哥可能早就逃了出去,我们一躲起来,恶战肯定开始,放心吧姐姐,我数三、二、一!”?

    胡静转身进了货物间的空隙之中,押着她的那个小平头想问你们干什么?他张着的嘴还没有喊出来声来,就被尚可食指和中指夹着的、刚才准备割何乐的、罗楠嘴里吐出来的柳叶刀,割断了他的喉咙。?

    几乎是在胡静转身跑去的同时,早对尚可的举动注意的罗楠,对小平头们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尚可并没有按照她对胡静说的那样,和胡静一起跑到货物后边躲起来,而是在割断了小平头的喉咙之后,猛然转身,踢翻了跟在她身后不远的何乐,加入了罗楠的战斗。?

    罗楠从一个家伙手里一带一送抢回了他的冲锋枪,扔给尚可:“丫头,会用枪吗?”?

    “不会!”?

    “那你就乱扫。”罗楠说着又从一个家伙手里抢了一把枪。?

    “楠哥哥,扳机怎么扣不动啊?”?

    “打开保险。”?

    “保险在哪儿?”?

    两个人一边左右腾挪、飞转跳跃着和小平头们搏斗,一边抽出空来对话。对罗楠仇恨已久的何乐,这个时候又找到了机会,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枪,瞄准了罗楠的胸膛,可是罗楠总是忽左忽右飘忽不定,让他找不到开枪的最佳时机,所以一直端着枪跟着罗楠晃来晃去,寻找着机会。尚可心说不好,但是她无法扣动扳机,又找不到保险在哪里,只好拿着枪当棍使,砸向一个小平头之后,飞身扑向了罗楠,随着一声枪响,罗楠被尚可扑倒在地。?

    在何乐端着枪晃的同时,陈建军也看到了他,心说这个兔崽子,怎么老是想搞死我的财神,断我的财路?我先弄死你再说!他暗中拔出了匕首,对准何乐的胸口甩了出去,也就是稍稍晚了那么一两秒,何乐也应声倒地。?

    随着何乐的倒地,陈建军也中刀一头栽了下去。原来葛伟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他只看到陈建军拔刀,却不知道陈建军的目标是谁,但肯定目标是陈建军不喜欢的人,陈建军不喜欢的人不一定是自己人,起码也不是敌人,所以他咬着牙拔出了背后的匕首,用尽最后一口气力,把刀甩向陈建军,看到陈建军一头栽了下去,他终于闭上仇恨的眼睛,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何仁眼看着儿子被陈建军的飞刀夺取了生命,顿时万念俱灰,发疯似的嚎叫着,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冲锋枪,挤着眼睛,转着圈,疯狂地、毫无目的地开枪扫射起来。?

    申磊以货物掩护,先瞄准了他的手臂,砰砰两枪打掉了他的枪,接着砰砰两枪打中了他的双腿,结束了何仁十恶不赦的一生以及他将近3年的逃跑历程,也结束了自己将近3年流浪漂泊的卧底生涯,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跟踪任务。?

    小平头们一看头头们一个个死的死,伤的伤,树倒猢狲散,纷纷扔下了枪,逃命去了。但是他们哪里逃得出去?胡耀祖在阜阳市公安局专案组的大力支持和密切配合下,接到葛伟让罗楠打开的、两个消失了许久的追踪器信号后,又加上申磊第一声枪响导致的附近群众报案后,终于确定了罗楠他们的具体方位,公安干警和前来助阵的武警官兵一个个全副武装,团团包围了广厦公司南环路的这个仓库。?

    尚可中枪之后,脸上保持着她天生的那种微笑,伏在罗楠身上,欣慰地说:“楠哥哥,还记得你问我的那个笑话吗?我说过我会为你死的。”?

    罗楠心碎到了极点,想要说话,尚可用手指放在了他的嘴唇上:“楠哥哥,不要说话,让我说,丫头已经不行了,不能和你一起去草原牧马放羊了,我现在只想给你一个有点艺术水准的吻。”?

    “不,不,丫头,你第一次的吻就非常有艺术水准,我就是在吻你的时候,才爱上了你。”?

    “不,楠哥哥,别说话,我知道你爱我,但不是静姐姐的那种爱,而是一种不可触及的爱,仿佛人们对神的爱,虽然圣洁,但是虚幻,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爱。”?

    “是的,是的,丫头,是那种爱,正是你要的那种爱。”?

    “别骗我了楠哥哥,你的丫头心里明白,如果是,我们早就在草原上了。”尚可说着,嘴里开始往外冒血,“你看多不好,楠哥哥,还没有吻你就开始失去艺术水准了,你嫌弃丫头吗?”?

    罗楠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疼痛,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汹涌起来,紧紧地抱着尚可亲吻起来。尚可嘴角上扬,保持着她的微笑,张开嘴唇,一个,两个,把两枚蝴蝶钻戒混着鲜血,用舌尖送入罗楠的口中……?

    罗楠站起来,抱起微笑仍然挂在两个上挑的小嘴角的尚可,迈着沉重的步伐,失魂落魄地向刚才那个小平头闯进来时撞开的小门走去。那时候,何仁正在胡乱地扫着冲锋枪,一颗,两颗,三颗……子弹射进了他的臀部,大腿,小腿,他毫无知觉,只是一味地往前迈着沉重的步子,然后几乎和何仁同时跪倒在地……?

    一个月之后,罗楠从第一人民医院搬进了金明池疗养山庄,在胡静的陪伴下,正在宽敞的房间里练习走路,胡耀祖、卢雪锋、阎胜、二龙、申磊穿着威风凛凛的警服推门进来。?

    胡耀祖走到罗楠跟前,立正站好,规规矩矩地敬了个礼,说:“罗楠同志,今天给你带来一好一坏两个消息,谁来告诉他?”?

    卢雪锋说我先说吧,我做了一个月的坏蛋,今天我就说好消息,按照罗楠同志的推测,何仁的戒指上是个反过来的“生日快乐”四个字,把越冬、越大嫂、罗楠、何仁的生日都反过来输入,密码果然何仁的生日,越冬所说“诸事我已悉数交代给何仁,你设法与何仁取得联系,生日快乐”原来就是这个意思。何仁机关算尽,没有想到越冬最信任的还是他,密码会是自己的生日。上级领导已经将赃款全部移送国库,罗楠同志功高如山啊,不日公安部对你的嘉奖就要下达,可喜可贺啊!?

    罗楠说嘉奖什么时候兑现都行,那都是虚的,你可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你还欠我20万块钱呢。卢雪峰说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承诺不承诺的?你把那个所谓的承诺书拿出来,让大家鉴定一下,看看是谁在冒充本队长?罗楠说拿出来就拿出来,省得你不见棺材不落泪。阎胜、二龙拿起来一看,笑得快直不起腰来了,他们两个轮换念道,甲方的盖章是篆刻的金文:福尔摩斯。甲方的签名是草书:学雷锋。哎哎,你们说这个“卢雪峰”和“学雷锋”草书咋这么像呢?哈哈。罗楠,不是说你,你这么心细的人,这回咋也上当了呢??

    申磊说,看把你们乐的,全把好事给说完了,那我只好来说坏消息吧。反正我已经习惯了当坏蛋,就还让我当这个坏蛋吧。楠哥,越冬的存款虽然被移送回国,但是就在11月29日那天,也就是咱们和陈建军、何仁在他们的仓库期间,帐户上的1亿5千万美金被人划拨到同银行另外一个帐户上1千万美金。虽然我们知道那是罗楠同志所为,但是由于瑞士银行的惯例,我们无法找到足够的证据,所以这件事情也就无法追究。但是,罗楠贩卖伪钞证据确凿,我们将依法对罗楠行使刑事拘留,从现在开始,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你们有没有搞错啊?怎么可能会少了一千万?那可是将近一个亿人民币啊?还有,你们说什么——我贩卖伪钞——什么伪钞?那些都是真钱和白纸!”?

    “罗楠同志!”胡耀祖俨然道,“不要胡闹,在你还没有戴上手铐以前,我还叫你同志,我告诉你,这不是跟你演戏,也不是开玩笑,截获的那60万人民币和每捆上的两张人民币,我们都已经找专家进行了鉴定,那些的确是海外过来的90版50元面值的伪钞,和新闻追踪上报道查获的那批,的确是一种假币。”?

    “什么?”罗楠惊愕地站在那里。?

    “带走!”胡耀祖命令道。?

    阎胜咔地在罗楠架着拐杖的胳膊上摔上手铐,另一端早已拷在自己手腕,带着罗楠出了屋门。?

    “胡汉山!”胡静对着父亲大叫,“你给我站住!”?

    胡耀祖砰地关上的房门。?

    “你又想干什么?”胡静对父亲有点恨之入骨了,“你还有完没完?是不是一定要害死他,让你女儿守寡,你才安心?”?

    “静儿,不是我没完没了,是狡猾的敌人没完没了。当初为了端掉越冬的黑社会团伙,我派他去当卧底,可是何仁却逃跑了,我是为了保护他才让他暂时呆在监狱里。本以为这次可以大功告成,见着太阳,可是世事轮回,上个案件的最后一幕在这个案件中重演,现在那个尚心负案潜逃,还有陈建军的那个贴身女秘书也下落不明,据线报说她们两个近日曾在开封露过面。不管怎么说,尚心的丈夫、妹妹,陈建军都是因为阿楠而死,她们会和阿楠有完吗?阿楠在明处,他们在暗处,这是很难采取防范措施的。你以为爸爸忍心看着他在监狱里受苦吗?我只是不想让国家失去一个好警察,不想让女儿失去一个好丈夫,不想让外孙失去一个好爸爸,才不得已而为之。你能理解爸爸的一片苦心吗,静儿?从今天开始,你和孩子也不能单独住了,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托儿所接他,搬回去和你妈我们一起生活,听话。”?

    两年以后的清明节,胡静带着儿子在开封仙人庄公墓里的三个墓碑前扫墓,只见中间的墓碑上用红色的字写着“爱夫罗楠之墓,妻胡静敬立”,右边的墓碑上用红色的字写着“罗楠之妻胡静之墓,胡静自立”,左边的墓碑上深深地刻着“罗楠之妻尚可之墓,胡静敬立”。?

    儿子问道:“妈妈,我们在给谁扫墓啊?”?

    胡静静静地说:“你尚妈妈。”?

    “尚妈妈很老吗?”?

    “不,孩子,她很年轻,也很漂亮。”?

    “那她为什么死了?”?

    “她为了救你爸爸。”?

    “那我爸爸呢?”?

    “你爸爸在监狱里。”?

    “爸爸是个坏蛋吗?妈妈。”?

    “不,孩子,你爸爸是个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