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30
    “就是他——!”陈建军愤然而起,用力地指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葛伟,“苍天有眼,三年前我找到了他,我包装了一个有性病的小姐勾引他,给他吃药,让他变成了性无能。我把他搞进了看守所,把他的老婆关进了黑屋,我每天晚上都去蹂躏他的老婆。没想到他骨头挺硬,结果因为证据不足给放了出来。今年,我有点玩腻他老婆了,就把她给放了出来,我决定换一种新的玩法,就是和他老婆一起玩他!”?

    陈建军来回踱着步子,还在指着远处地上的葛伟:“我现在又玩腻了,我决定听他老婆的把他喂狗!”?

    “原来如此!看来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入骨都是在玩我,”尚心痛不欲生,捂着心口,“陈建军,你好卑鄙,我说他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了阳痿?我说我没招谁惹谁,怎么突然被人关进了暗无天日的黑屋?而且一关就是2年多?原来天天晚上蒙着脸在黑屋里糟蹋我的就是你?!然后你再去掉了面具装好人,说什么要开发那块地皮,无意间拆房子救了我,是不是?!”?

    “不错,小贱人,我喜欢无休止的欲望,特别是你的控制欲和虐待欲,正好迎合我被控制和被虐待的欲望。”?

    “你这个畜牲!”尚心伸出巴掌要砍陈建军的脸,被党爱民一把揪住了手腕。?

    陈建军往后撤了一步:“你想干什么?”?

    尚心用力一拽,挣脱了党爱民的控制,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在场的人无不迷惑不解。?

    “你笑什么?装疯卖傻!”陈建军说完,看了看党爱民,“把这个疯婆娘给我弄走。”?

    “我笑什么?”尚心再次挣脱了党爱民的手,冷笑道,“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笑什么,我笑你22年苦苦寻找真凶要报仇雪恨,到头来不过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我笑这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我笑苍天有眼,公平公正,命中注定你是一个软弱无能、受人凌辱、心胸狭窄的小人物,无论你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变得多么强大,只要你心术不正,你终归也只能是一个仇深似海可怜虫,老天永远也不会给你报仇雪恨的机会。哈哈——。”?

    “真他妈不知死活了,你让大伙看看,现在谁是个可怜虫?啊——啊?哈哈,”陈建军不屑地说。“想玩我啊?告诉你,你还嫩了点,小贱人!”?

    “我想玩的人多了,但是姑奶奶对你这个可怜虫已经没有兴趣了,”尚心收住了笑声,“我现在只是想告诉你真相,不过你要作好心理准备,别一会儿精神崩溃了,我还没有疯你先疯了。”?

    党爱民一招手过来了两个平头,命令道:“把她拖出去,别让她在这里胡溜八扯误了正事。”?

    “等一等,让他说完。”陈建军挥手道。?

    “22年前葛伟在哪里啊?你知道吗?22年前他正在和你的这个大保镖在越南战场上,和越南人较量,哪有闲工夫跑回来操你的丑八怪老婆?不信你问他——”尚心指着党爱民叫道,“你要找的那个人是葛伟的双胞胎弟弟葛良,只有他才会做这种没有技术,缺乏水准的活!只可惜啊,葛良10年前就在缅甸边境贩毒给武警就地正法了,还是我和葛伟亲自前往认领的尸体,你想亲手惩罚你的仇人吗?做梦吧你,到阴间去找他吧,哈哈!”?

    “一派胡言!”陈建军嘴硬身体无法硬朗,他听完尚心的话,失望而崩溃地瘫软在藤椅上,挥手示意了一下党爱民,“把她拉走给我关起来,回头再慢慢收拾这个贱人。”?

    党爱民和一个小平头押着尚心往外走,陈建军抬起头来对罗楠说:“小白脸,该说你的事情了。”?

    “我有什么事情可说?”?

    “妈妈的,你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我知道还问你?”陈建军一拍藤椅的扶手,“不说是吧?把他身边的那个小婊子给拉过来,让我尝尝鲜。”?

    几个小平头蜂拥过来,罗楠伸手拦住:“好,把我衣服拿过来,让我穿上再说。”?

    陈建军看了一眼何仁,何仁对何乐耳语了一阵,何乐不一会儿拿来了葛伟刚给罗楠买的阿曼尼西服。阿曼尼啊阿曼尼,你怎么从来就不给我带来一点好运气,怎么一有人送我阿曼尼就会有厄运到来?罗楠心中念道。3年前越冬送了他一套阿曼尼,他不久便入狱,越冬不久便被敲了头;这次葛伟送了他一套阿曼尼,当天就遭人暗算,葛伟此刻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罗楠穿好了衣服,来到血泊中的葛伟旁边:“大哥,大哥,你怎么样?还能撑得住吗?我现在就让他们叫救护车。”?

    “别——浪费——精力了,阿楠,留着点心思看怎么带着——咳——小妹逃走吧,越远越好,再不要——踏入——这血腥的江湖——半步。”葛伟气息微弱,每停顿一下,脖子里的伤口就往外冒血。他缓慢地把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摸出来两个追踪器来递给罗楠,“打开它,你们的人就会来救你的。”?

    罗楠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起来:“这么说大哥你早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不——不是太早——在你审问磊子的那天——才知道——咳——你把这其中一个放在了他的口袋里——”葛伟又吐出一口血水来,“还有另一个,是在尚心去开封的那天——咳——我从你的口袋里摸出来的——我不想你因为这两个东西——有什么不测——所以——咳咳——!”?

    “别说了大哥,别说话,再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罗楠用袖子帮他擦了一把血水,闭上眼睛,在他的额头上深深地吻了吻:“我的好大哥——!”然后站起身来,向何仁走去,小平头们大声呵斥道:“站住。”?

    “好好。好,我站住,”罗楠伸出了手,隔着小平头们的人墙高声问道,“何仁,咱们还是不是兄弟?”?

    “兄弟?你才几岁啊小楠子?大牙长齐了没有你就想称我老头子为兄弟?我是你干爹越冬的朋友,你又是我儿子何乐的朋友,你应该叫我叔叔才对。”何仁捋着小山羊胡子说。?

    “什么?何乐是你儿子?他爸爸不是死了吗?”罗楠一语双关,略一停顿,又嘲笑起来,“别自做多情了何大爷,何乐亲口对我说,他爹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老大爷,哪有你这么聪明颖慧,他根本不认识什么何人何狗的,是吧乐子?”?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小子,再他妈给我放臭屁,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的臭嘴给你缝上?”何乐说着,得意忘形地前行,“你以为你的那点小聪明能糊弄住我?尚心、葛伟、还有你!一个比一个自以为是,谁他妈都不如你们的IQ,有一首怎么唱的来着——‘我那是故意在逗你——’,你们河南骗子不是很厉害吗?我那时故意在骗你这个河南骗子,猪头猪脑的河南猪!我早就警告过你,看谁笑到最后!跟我抢媳妇,螳螂挡车自不量力。可子你过来,我爸和老板说了,只要你肯嫁给我,没人敢动你一根毫毛。”?

    “好啊乐子,只要你现在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我从这里抱过去,我就嫁给你。”尚可笑道,食指和中指在手心扣紧了罗楠的小柳叶刀片。?

    罗楠暗中运气,心说只要你这个猪越过平头的防线,葛伟就有救了!无奈何仁这个狡猾的老狐狸上前拉住了何乐,他太了解罗楠的做事风格和身手了,再加上一个人小鬼大的尚可,他知道10个何乐也不是罗楠、尚可两人的对手。他不可能让儿子以卵击石,自投罗网,何仁言道:?

    “回来儿子,小不忍则乱大谋!”?

    何乐忿忿地回到了陈建军身后。罗楠朗声笑道:?

    “乐子,你不是要来把我的嘴缝上吗?怎么?没有胆量过来啊?那你连媳妇也不要了?哈哈——你不缝我还是要问的,就是死你也让我死个明白,何仁到底是不是你亲爹啊?”?

    何仁奸笑道:“小楠子,别跟我耍花枪玩儿激将法了,你不过是想掠了我儿子换葛伟的小命,我不会上你的当的。不过,我可以满足你的心愿让你死个明白,仙逝的那个是我哥,也确实是他爸爸,他命不好,没有生育能力,我们兄弟商量了半夜,为了不让何家列祖列宗的英灵遗憾,为了我们何家后代子子孙孙血脉相成,我代替我哥行孝之后,就跑到你们开封隐居了,一辈子没有再娶,一是我要对得起我嫂子,二是因为我知道我有了儿子,我们何家有了香火。”何仁欣慰地摆弄着他的山羊胡,“你现在可以瞑目了吗?”?

    “好,何叔,为你的感情专一和献身精神,我叫你何叔,我们爷俩回头再叙你的家谱,”罗楠忍气吞声地说,“求你先弄一辆救护车来,把我大哥送医院,再流血他就没命了。只要你救了他,你们想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我南霸天说到做到。”?

    “我说罗楠,是你幼稚还是我幼稚?这种情况下你让我给你弄一辆救护车,这——这可能吗?你忽悠我啊?把葛伟弄走了你好脱身不是?”何仁乐了起来,摊开双手问大家,“亏你还知道自己是南霸天,这么快就忘了你的大哥是谁,你的大哥是纵横江湖几十年的越冬,不是一个小毛贼葛伟,枉费了大哥对你的一片苦心!”?

    “别那么多废话了,你就说弄不弄吧?”罗楠真急了。?

    “弄,弄,嘿嘿,大家看我们的财神他急眼了,”何仁在调笑着罗楠,“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你帮助我们办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后。那,可别怪我不救的你的大哥啊,你的速度快慢直接关系着葛伟的生命安危,快了,他就有可能活,慢了,也是你搞死他的,救不救他全在你自己。”?

    “好吧。”罗楠无奈而心急如焚地说,“那就快点,告诉我你们要我做什么!”?

    何乐从公文包拿出一张纸,左右晃了晃,又小心地收起来:“你看到了,这是大哥被捕之前留下的遗书,上面说他在瑞士银行的遗产分作两部分,第一部分分成4份,我、李林、张武、郭宝四人的家属各一份,第二部分归你支配,不管你是捐给孤儿院、老人院、还是精神病医院,还是留给你自己使用,他都不想干涉也无法再干涉。哼!他神经啊?凭什么啊?我何仁和他出生入死几十年,辛辛苦苦赚了这么点血汗钱,凭什么要被你拿走一半?他凭什么这样不体谅体谅我何仁?你说他不死谁死?”?

    “我明白,是你出卖了大哥,想独吞他的遗产。”?

    “你小子说什么呢?怎么听的这是?”何仁大为恼火,说完又问陈建军,“我这么说了吗,老板?”?

    陈建军稳坐在藤椅上,指着罗楠说:“你何叔的确没有独吞的意思,他早就给我说过,要和我平分,不过我们商量过,会给你个百十万的生活费。”?

    “那你们就分吧,我才不稀罕,我也不配有那么多钱,难得你们看得起我。”?

    “别逗了阿楠,”何仁的山羊胡子一撅,“你可是我们的财神,没有你我们可分不成。”?

    “是吗?那你们快点说我能为你们做什么。”?

    “那两枚戒指的秘密。”何仁阴险地笑道。?

    “好吧。”罗楠伸手就去内裤里摸丝线吊着的蝴蝶钻戒。?

    何仁打开公文包,小心备至地把两枚戒指拿出来,捏在手里说:?

    “不用麻烦了阿楠贤侄,尚心已经替你代劳,昨天就帮你拿出来了。你说这么漂亮的一枚蝴蝶戒指,你不戴在手上,整天栓在裤头上,挂在小鸡鸡旁边给谁看?向那些和你做爱的女人摆谱亮宝?还是寻找变态的刺激?也多亏了尚心这个贱人,才能发现这个秘密。阿楠贤侄,能动手的我们都替你动过了,你现在只要开口说话就行了。”?

    “何叔,亏你还自称小诸葛,要是我说说话就解决了问题,我想你也能,你还动这么大的干戈找我干什么?”?

    “说得不错。”陈建军插话道,“你何叔为了找到你,让我为尚心买了一辆法拉利套住她,再让她用夫妻关系套住葛伟,为你减刑,让尚心为你献身,让她带着你周游了大半个中国,为的就是迷惑你和盯着你的那些公安,花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可谓用心良苦啊。”?

    何仁真讨厌陈建军这个时候插话,无奈陈建军手里有钱有人有枪,事情还没有结束,还得依靠着他,所以只好顺着陈建军的话说:“听到了吗?”?

    “听到了。”罗楠说。?

    “那还不抓紧时间?你的大哥可是等着你救命呢!”?

    “好,快点把戒指给我。”?

    “开什么玩笑罗楠?”何仁警戒起来。?

    “那算了,就让我大哥听天由命吧。”罗楠装做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你不把两枚戒指给我,我怎么解开它的秘密?”?

    “给他!”陈建军命令何仁,“几十号人荷枪实弹的,他还能飞了不成?”?

    罗楠拨开拦在他面前的小平头,尚可紧跟其后,小平头们见气氛缓和,队列严整地散开站在了他们的周围。罗楠接过两枚外表一模一样的蝴蝶钻戒,仔细端详了几分钟,然后对陈建军说:“我需要一张桌子,一台笔记本,一根ADSL线路,你多长时间可以弄来?”?

    “一秒钟的时间都用不了,早就准备好了,网线什么都给你连好了,不然怎么转账?”何仁一挥手,两个小平头抬着一张桌子,一把凳子,一台笔记本来到他们面前。?

    罗楠把戒指放在桌子上,打开电脑,脑子里思索着对策,忽然,仓库大门上的小门被人撞开,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人,扑通一声摔倒在陈建军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