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7
    那是钱啊,真钱!红霞一般美丽的百元大钞,哪有不喜欢之理?罗楠心说,谁不喜欢那就是他妈有病。?

    哎!还就是有人脸上看不出喜欢不喜欢。葛伟毫无表情地望着老板,装出一脸的迷茫样问道:“老板——您这是——?”?

    “什么这是那是的?给弟兄们分了!”?

    尚心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不停地点头哈腰,一再感谢,故意在点头哈腰的工夫,把两个大奶子在陈建军的视线里摇来摇去:“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好了好了,这是兄弟们应该得的。这次的费用全部算在我身上,我先撤一步,你们做一下善后工作。”陈建军说着,钻进了林肯。?

    葛伟和尚心一人提着一箱钱,向罗楠几个人走来,葛伟把箱子凭空放平了,撒手朝罗楠传了过来,罗楠让过劲头,揪住了箱子,顺势旋转了一下,又向党爱民传去,党爱民接在手里,拎了拎,冷不防往合不拢嘴的何乐和申磊身上砸了过去,两个差点被砸倒,抱住了箱子,大叫着,一起往空中抛了几个来回。?

    尚可抱起了罗楠,啵啵在他脸上亲了几个:“吼吼——楠哥哥,我们可以去草原上牧马放羊喽,吼吼——”?

    葛伟板了一个月的脸,终于冰雪消融:“上车,我们还有点事情没有办完呢。罗楠开你嫂子的车,磊子把手机给我用用。”?

    申磊把手机递给葛伟,兴奋地坐在副司机的位置上,尚心、尚可在后排坐稳。罗楠一踩油门,法拉利悄无声息地射出了仓库。葛伟把车开出来等党爱民、何乐师徒二人锁好了仓库的大门,也上了大路追赶罗楠。?

    突然,罗楠的电话震动起来,他放慢了速度,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我,你大哥。阿楠,你嫂子的两个手机怎么都打不通啊,把手机给她让她接电话。”?

    罗楠往后一扬手:“嫂子,你电话。”?

    “什么——?”尚心贴过身来,在风中大声叫道。?

    “大哥让你接电话!”罗楠大声地重复。?

    “哦。”尚心接过电话在后边和葛伟聊了起来,忽又贴上来大声叫道:“阿楠,让你大哥的车走在前面!”?

    “好。”罗楠放慢了车速,葛伟的宝马在前,他们的车在后,一伙人沿西湖路北行,直奔汤庄工地。?

    葛伟把车停在料场拌合楼旁的一个石块粉碎机旁,喜笑颜开地拎着一个纸袋下了车,党爱民打开了后备厢,拿出钳子和螺丝刀递给何乐,何乐在车头,党爱民在车尾,两个人神速地卸下了车牌照,又如法炮制卸下了尚心的车牌照,交给葛伟。葛伟把牌照放在纸袋子里,尚心伸手取了尚可的手机,连同自己原来用的那个手机和罗楠的手机,也丢在了葛伟的手提袋里。葛伟走上操作台,往罐子里输送进去了一些大石块,然后把手提袋往里一丢,按下了按钮,这些手机和车牌瞬间被粉碎,成了混凝土的材料,输送到了拌合楼里,然后被忙碌的水泥罐车拉走。?

    葛伟走下操作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11月28日,农历10月27,八卦为艮,五行属土,土能生金啊,哈哈,最重要的是今日适合沐浴。走,我们先给车洗个澡,然后我们再去沐浴一下胜利的快慰,上车。”?

    罗楠心生几分不快,心说如果是为了消灭线索和证据,完全没有必要把他的手机骗去,直接跟他说明白,要了也没什么,何必这样小看他罗楠呢?本来那个手机就是尚心第一次见他时,送给他的见面礼,物归原主,无可厚非,何必多此一举?!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葛伟这样做反而少费了许多口舌和难以预料的尴尬,处处小心行事本来就是葛伟的做事风格。罗楠换了角度思考之后觉得不过是小事一桩,反倒觉得自己小肚鸡肠,竟然会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纠缠,实在不应该。?

    不大一会儿,罗楠沿着临泉河南岸没有一个岗楼和交警的环城路,跟着葛伟的车就开进了广厦集团设备维修公司的大院。那些人似乎早就知道葛伟要来,为他开了烤漆车间的大门,把两辆车引领了进去。?

    “葛经理,这次烤什么颜色?”?

    “随便搞一个流行色吧,只要不是这个颜色就行。”?

    “OK。”?

    党爱民和何乐负责拎箱子,申磊则很有眼色地跑到了解放路口,叫了两辆出租来接大家,尚心一听葛伟让司机前往白金汉宫,拿出电话就订了一个总统套房。目前也只有她有手机,尚心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显示自己的机会。?

    到了白金汉宫,尚心率先进门,葛伟最后一个进来,关了房门之后,他一反常态、铿锵有力地念道:“开—始—分—赃—吧—同—志—们。”?

    党爱民和何乐把钱一捆一捆地摆在茶几上,每摆一捆就在钱上亲一个响的,把罗楠碜得浑身直打冷战:“行了行了,乐子,今天你起那么早,你那臭嘴刷牙了没有,别把我的钱熏得花不出去了。”?

    “就是,”尚可凑热闹,“我的钱更不许你碰,刷了牙也不准碰,我怕传染狂犬病。”?

    何乐心情好,懒得和他们计较,拿出来一捆扔给葛伟:“我刚才摆的就让大哥分给你们两个,大哥,这一捆从我的里面扣除,算是贿赂你的。”?

    党爱民照旧脏话挂在嘴边:“真他妈爽,做了半年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这就是差别,过去我们搞的那些客户全他妈小打小闹,弄个一两件就不得了。”葛伟接过何乐扔过来的钱,“看看咱们的楠弟弟,南霸天同志,给咱们带来的客户和运气,啊,大玩家就是大玩家,这可是装不来的。”?

    罗楠连连摇手:“哪里哪里,大哥千万别这么说,其实这笔生意我的确没有做什么,也就是跟着大哥大嫂游山逛水地兜了一圈,党哥和大嫂单独照面的更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这一仗打得这么漂亮,一是哥儿几个齐心协力的结果,更离不开大哥大嫂的苦口婆心和神机妙算。”?

    “你就甭在这客气,也别表演你的马屁功夫了,”葛伟坐在沙发上,笑道,“看看现在都已经几点钟了?哎我说,你们早上起那么早,吃那么少,我都奇怪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喊困喊饿,哈,你们说奇怪不奇怪啊?”?

    “别逗我们了大哥,”申磊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行动,“你把钱一分给大家,估计大家马上就会感到疲惫和饥饿了。”?

    “对,这就是心理作用。”葛伟指着申磊说,“你小子现在也进步了哈。闲话少叙,大家看我们眼前摆的是200万现金,究竟花落谁家呢?这就要由我来做主。分赃之前,我先声明一点,由于这次战果辉煌,我们不得不改改规矩,战斗中所有人的失误我们就都——不罚了,只论功行赏。”?

    首先赞成的就是党爱民,按照家规,出门不允许嫖娼包妓,要罚数他最惨;接着是何乐,暗地里伙同申磊做与本生意无关的生意,制造祸端,让大家险遭埋伏;再就是申磊,被人跟踪了竟然毫无警觉,差点被人端了老窝。他们三个一听自然是拍手称快。?

    葛伟等他们奉承完了,接着道:“我们先来个平均分配,每人抱走20捆。”?

    大家顾不上说话,稀里哗啦抱走了自己的20万。葛伟再分:“现在还剩下60万,这60万我们就来论功行赏,你们都来说说自己的功吧。”?

    大家都说,说什么啊那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吗?其实大哥大嫂什么心里都有数,该给谁多少给谁多少,剩多剩少都是大哥大嫂的,要论功劳,谁也比不上大哥大嫂啊,对不对??

    “那好。”葛伟正色道,“我要是分得不公了你们可不许有意见。”?

    “不会不会,这怎么会。”大家异口同声。?

    “爱民力排异议坚持大连有财,奖励5万;你们大嫂能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开发新的财路,奖励5万;阿楠开掘三条财路,关键时刻显身手,奖励15万;因为初学扣除学费10万,你大嫂用它给你买了一套新的阿曼尼,替我还给你个人情,也就是说这10万还给你大嫂买衣服钱,实际奖励5万;何乐处处一马当先甘当急先锋,奖励5万;申磊默默奉献含冤忍辱毫无怨言,奖励5万;小妹遵言行令独挡一面,奖励5万。”?

    “大哥,你这不还是平均分配吗?直接分给每人25万不就成了,故意逗兄弟们开心不是?”党爱民说着又拿了5捆装进塑料袋中。?

    “拿那么快干什么?没有人跟你抢。哈。有你喊不公平的时候,”葛伟笑道,“现在还剩下30万,就不再分了,我要你们每人用它从我这里购买一件高价物品,也就是说,它就是我的了。”?

    “还用购买啊,大哥大嫂劳苦功高,这些本来就该归大哥大嫂,”罗楠扫了大家一圈,“怎么不说话你们?是不是不同意啊?”?

    “阿楠,”何乐叫嚣起来,“你别挑拨离间啊,谁不同意啊?我这5万还在琢磨着给大哥大嫂买点什么礼物呢。”?

    “就是,这家伙不安好心,”党爱民说,“我看咱们5个把阿楠的这5万一人一捆分了算了,作为我们的精神赔偿好不好?好不好?你说可子。”?

    尚心说我同意,何乐和申磊跟着起哄说再好不过了,尚可噘着上扬的小嘴说:“不好,凭什么分我楠哥哥的钱?”?

    “哟哟,瞅瞅还没有结婚呢就我楠哥哥,就开始当管家婆了,羞不羞啊可子。”?

    “党代表,你——我现在决定在一分钟之内搞走你的那5万,作为本姑娘的精神赔偿,让你瞧瞧江湖上传闻的‘圣手仙子’的厉害。”?

    “我还就不服气了,”党爱民来了劲,“你要是搞不走呢?”?

    “搞不走我给大伙一个人买一部手机,”尚可在党爱民的身边转悠了一圈,附在罗楠的耳朵上唧咕了两声,坐回原来的位置,“我要是搞得走呢?”?

    “搞得走就归你。”?

    “算了,怕你犯心绞痛。这样,我要是搞走了,钱还给你,你来给大家一个人发一部手机如何?”尚可较真道。?

    “好,就这么定了,”党爱民咬咬牙,“开始吧。”?

    “还开始吧,早就被她搞走了党哥,”罗楠按照尚可教给他的话笑道,“看看你的钱。”?

    党爱民一拎塑料袋子,哗啦一声,里面的钱全部落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尚可已经划烂了,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尚可走过来说道:“我们来数数党哥,看你现在还剩多少捆?”?

    两个人在这一五一十地数着,大家看着乐着,不多不少,正好20捆,党爱民纳闷道:“奇怪了,你们大家看到她什么时候拿走的吗?”?

    尚心被尚可的搞怪逗乐了,抱着葛伟的脖子,像个孩子似的摇着,一字一顿地说:“我—们—都—看—到—了!”?

    “什么时候?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党爱民更加糊涂了。?

    罗楠忍不住了:“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党哥?”?

    “没有。”?

    “刚才你们两个一起数钱的时候。哈哈。”罗楠大笑起来。?

    “上当!”党爱民恍然大悟,“这下可亏大了,兄弟们挑手机的时候,可别净是挑好的啊,给孩他娘留个糊口钱吧。”?

    “哈哈,别当真别当真,”葛伟笑得有点喘不过起来了,“心儿,把你的包拿过来,把东西给弟兄们吧。”?

    “什么好东西啊大哥?”一帮人正笑作一团,听葛伟这么一说,齐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