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6
    紧接着,只听见嗖嗖嗖三声,从大门那条明亮的缝隙里,箭一般射进三辆黑色的轿车。随着三声刺耳的刹车尖叫声,三辆车的车门翅膀一样张开,呼啦啦下来了10几个人,阵形整齐,动作麻利地关上了仓库大门,仓库一下陷入一个黑暗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见脚步轻微而急促的移动声。?

    黑暗中的每一秒都是让人那么烦躁不安,每一秒都是那么扣人心弦。不知道谁胳膊上偏偏带了一只手表,那秒针的啪啪的跳动声,在这个死一样寂静的空间里,声如洪钟,一下一下地撞击着人们的心脏,仿佛揪着大家往愈来愈黑、愈来愈深的地狱里拉,假如那秒针停止了跳动,相信至少会有一半人的心脏也随之停止跳动。?

    突然,两声清脆的电源开关声,带着回音远远传来,黑暗的世界一下变得如同白昼一样的明亮。罗楠的眼睛有一种刺痛的感觉,他眯着眼睛从车窗里四下观望,到处是成垛的水泥、涂料和胶桶。?

    这时,军用货车的车头里跳下两个一身迷彩服、留着小平头的年轻人,走向车尾,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车上又跳下10几个迷彩服,手握钢枪,正气浩然地站在车门的两旁。再看门口的三辆车旁,先前下来的那10几个迷彩服也同样荷枪实弹,八面威风,分列在轿车两边。?

    7辆轿车不约而同全部张开了翅膀,如同7只病变老母鸡的一样,噗哩噗嗉一口气生下了几十个坏蛋来。这些坏蛋一个个生平也算是做尽了坏事,大小场面也见过不少,为争夺地盘料场工地,坟头矿井,动不动也是几百号人。不过手下手中所持之物都是些砍刀钢管之类,最多也是偷偷地弄几杆猎枪、几只手枪私下里玩玩,像这样一照头就一个加强排的兵力的场面,也只有在电影里才见过,顿时有一种身陷牢笼、误入龙潭虎穴的恐惧,腿都是打着旋走的。那些阴险狡诈的计谋、顽固的心理防线、平日的嚣张跋扈,一股脑全不见了踪影,只想赶快逃出这个牢笼,心说赚钱赔钱是小事,只要别把小命撂在这里就行了。?

    五路人马几十号人,战战兢兢地围拢到敞开车门的货车后面,看了一眼车里包装精致的成件的伪钞,又把目光转向门口那三辆车的方向。那些油绿绿的90版50元面值的纸币,向他们不住地抛着极有诱惑力的媚眼。要是平时,他们早就迫不及待地上前忙碌起来了,可是今天,无论这些伪钞多么娇媚,他们都觉得是一把把杀人不见血的快刀,谁也没有胆量上前送命。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召唤,或者可以指挥他们意志和灵魂的一个神,下达一个仁慈宽厚的旨意,阿门,把你们的真钱放下,什么都不要多想,什么都不要带走,赶快回家吧。然后他们一个个匍匐在地,感动得痛哭流涕,感谢大慈大悲的佛,感谢仁爱仁慈的主,感谢您的放生,然后屁滚尿流地逃出这个压抑、窒息的地狱。?

    这些坏蛋们就这样脑子一片空白,迷茫地站着。只见大门口中间的那辆车后排的车门一晃动,左列为首的那个迷彩服,把枪倒置枪口朝下神速地往肩上一挎,小跑过去,行了军礼,拉开车门,闪在一旁,然后一只手放在车门框顶部,躬身请下了一位50多岁,慈眉善目,神采奕奕,和蔼可亲,同样身着迷彩服的中老年男人。?

    尚心和葛伟上前几步,和这位长者耳语了一番,长者让给了他们各人一支烟,然后,尚心转身向罗楠招了招手,罗楠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他们跟前。葛伟介绍道:“阿楠,我来给你引见一下,这就是我们的老板,阜阳商业巨子地产大王陈总陈建军先生,老板,这位就是我的好兄弟罗楠。”?

    “你好老板。”罗楠恭敬地说。?

    陈建军伸出肥胖的手,拍了拍罗楠的胳膊:“嗯,很好,很精明的孩子,来,抽支烟。”?

    “谢谢老板。”罗楠接过烟,尚心帮他点着了,又重新望着陈建军。陈建军慈爱地对尚心说:“可以开始了,孩子。”?

    尚心向罗楠点了一下头,罗楠看看葛伟,葛伟点头道:“去吧,阿楠,维持好秩序。”?

    “好。那我去了老板。”罗楠转过身,走向那帮早已呆若木鸡的坏蛋,“各路英豪,开始验货吧。”?

    一伙人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有听到,站着谁也没有动。罗楠独自发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折叠好撕成长短不一的五个小细条,握在手里说:“我看各位兄弟姐妹都是仗义之人,都互相谦让,谁也不愿意抢先。但是此时此地可不是谦让和恋战的时候,时间紧迫,多留无益。这样吧,咱们抽纸条决定先后,抽着最短的先来,最长的最后,大家动作快点,速战速决。”?

    这时候葛伟也走了过来:“是,各位兄弟,咱们大家这才提走50件货,还不足这一车的十分之一,剩下的我们老板还要入库,晚上还有别的客户要来提货呢,快点行动吧。”?

    照例是性格直爽,或者说比较弱智的先来。牛军过来随便抽了一个交给了他的兄弟,然后是郑志,赵敏看着罗楠手里的三张纸条,手晃来晃去犹豫了半天,抽了一张递给伍杜,卢雪峰和郭佳相让了几个手势,巴特尔在一旁烦了:“抽个签也要让,又不是生死签,佩服你们了,我来。”?

    卢雪峰一听,赶紧上前:“那我就先来吧。”?

    卢雪峰说着在罗楠手里抓了一张,用力一拽,罗楠捏紧了,不易觉察地往下一带手腕,卢雪峰站到了一旁,罗楠把剩下的一张纸条递给了郭佳。?

    牛军、郑志、伍杜、卢雪峰、郭佳比纸条的长短,罗楠暗中把手里一张没有抽走的纸条揉做豆子大小,趁着抽烟的手势放进了嘴里。结果是卢雪峰第一,郭佳第二,牛军第三,伍杜第四,最后是郑志。?

    卢雪峰走到车前,对车旁的两个迷彩服说:“小兄弟,帮忙给我拉下来一件。”?

    两人也不答话,把枪背好,一个爬上去在最顶层顺手抄了一件,扔给下面的那个小伙子,小伙子很熟练地接了,抱给卢雪峰。?

    葛伟递给了卢雪峰一个手术刀片,卢雪峰吱啦一声把货开了膛,虽然隔着小包装,一股隔不住的油墨清香扑鼻而来,他不从中间,也不从边缘,专挑别人想不到的地方拎起一捆,又来了一个开膛破肚,又是一股清香卷来,大家全部围拢过来观看,卢雪峰用大拇指熟练地从钞票的一端划过,更加浓烈的油墨香味飘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鼻孔。?

    卢雪峰把划拉钞票时用食指和中指挑出来的那几张钞票,对着房顶强烈的白炽灯照了照,口中念道:“好成色!”?

    然后连续挑了三四捆,都连连夸赞不停,吩咐冯仁和王超跟随葛伟挑着抬下来9件,一件一件验了,嘴里不停地连声叹服,对罗楠和葛伟说:“OK,我的好兄弟,兄弟是个土包子,过去太多心了,我这次才算是真正开了眼,什么是大老板,什么叫做大生意的!我这就打电话让兄弟送钱过来。”?

    经过了卢雪峰这个行家这么认真地一检验,剩余的那些外行,本来就已经魂飞魄散,这下更是放心,让各自的兄弟们抬下了10件货,稀里糊涂地抽查着,同时,给各自外面拿钱的人打电话送钱过来,仓库里一片混乱和忙碌。?

    刚才车上下来的10几个迷彩服,也是忙中添乱,换掉了一件葛伟认为不好的货,跳上了车,关了车门,启动了货车。?

    卢雪峰和罗楠客气了几句,也拿着电话,走到了一个僻静一点的地方,拨通了胡耀祖的电话:“喂,小胡吗?OK啦,快点把钱给我送来,人家老板已经启动了车,急着走人呢。”?

    胡耀祖站在阜阳市公安局大楼的指挥中心,看着电视屏幕里后马场仓库的忙碌劲儿说:“你等一分钟,别挂电话。”?

    胡耀祖转向阜阳方面公安部门的专案领导,痛心地说:“丁局,我是这样想的,第一,只有陈建军出现,何仁没有现身,现在行动太早;第二,我们通过卢雪峰身上的监视器看到的,和卢雪峰自己看到的可能存在出入,这里面有问题。所以我建议把你们的人撤退放行,立即封锁所有要道,在路上截查卢雪峰之外的四路人马。”?

    “好,胡局,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胡耀祖拿起电话对卢雪峰说:“放行。”?

    “什么?”?

    “执行命令。”?

    “钱呢?”?

    “钱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马上送到。”?

    “好好,那就好,一会儿见。”?

    军用货车已经轰隆隆地开出了仓库的大门,坏蛋们正忙着往后备厢和车厢内的后排装着货,不一会儿,又有五辆轿车在迷彩服撕开大门后,风驰电掣般开进了仓库,在大门合上了嘴的同时,五辆车张开了嘴,吐出来五个司机,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个大号的手提箱,交到了各自的头头手里。?

    牛军、郑志、伍杜、卢雪峰、郭佳五人拿着手提箱,来到陈建军面前,把箱子放在他的车头上打开,里面全是红彤彤的百元新钞,葛伟和尚心各拿了一个验钞机,仔细验过,点了数目,朝陈建军点了点头。?

    陈建军一挥手,迷彩服们又把大门的那条缝隙撕开,陈建军侧身站好,非常绅士地伸出两臂,一只臂膀指向五路人马,一只臂膀在空中画了个圆弧,把手定位在大门的方向,朗声道:“感谢光临!欢迎再来!”?

    牛军、郑志、伍杜、卢雪峰、郭佳五路人马十辆车,犹如得到了上帝无比宽厚的恩赐,又像那笼中囚困已久的小鸟,更像那被主审官宣布无罪释放的本该敲头的罪犯,飞也似的荡起一路狼烟,逃命去了。还下次再来呢,下次白给他们一千万,也不会再来了。?

    陈建军伸出三个手指头,示意三个迷彩服过来,一个人拎了一只箱子,放进了陈建军的车里。然后,陈建军向尚心和葛伟指了指另外两只箱子说:“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