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5
    11月28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感觉气温比平时高了许多。大家都觉得今天的确是一个繁衍、滋生罪恶的好天气。?

    说是可以睡到10点钟再起床,但是这个时刻没有一个人有心情睡懒觉,一个比一个起得早,而且一个比一个精神抖擞,毕竟经过了一个月的长途跋涉,苦闷等待,今天终于可以见分晓了,胜败就在今天11点28分最后的一场战役。?

    所以,大家都悄悄地起床,悄悄地洗漱,其实谁都知道谁干了什么,只是谁也不想捅破谁的心情而已。一个个和衣而卧,闭着眼睛,轻微呼吸,等待着葛伟的召唤,生怕任何稍微重一点的动静,破坏了这种宁静,听不到命令似的。?

    10点钟刚过,尚心微笑着,像一位慈母一样,挨个敲门:“起床了懒鬼,小心梦里被钱砸死了。”?

    尚心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么慈祥,她的这种挨个敲门的行动,让罗楠忽然觉得她有那么一点点宋庆龄的风采。但是仔细想来,尚心以往所做之事用宋庆龄的名字来打个比方,都觉得玷污了宋老人家的神圣。还是算了吧,罗楠心想,要是被人听到了这个比方,不知道有多少砖头飞来,砸烂了他罗楠的狗头。?

    一帮人从来没有这么神速地来到过葛伟的房间,葛伟刚穿好了裤子,正在扣腰带,发现大家已经全部到位,恭候指令,笑问:“怎么都起这么快?”?

    “那是,领导下旨,还不屁颠屁颠地往这里跑?”何乐帮葛伟拉了一下衬衣。?

    葛伟转过身来:“那就抓紧时间去洗漱吧。”?

    “报告首长,我等已经全部洗漱完毕。”申磊立正姿势向葛伟敬了个礼。?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葛伟端起脸盆,接了盆水回来开始洗脸,“那就抓紧时间吃点东西,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打仗。”?

    “报告姐夫,党代表已经下楼去买早点了,马上就回来。”尚可学着申磊的样子顽皮地说。?

    “我算服了你们了,一个比一个沉不住气,每次都是这样,连你大嫂也是这样,天还不亮就开始一个人在床上抽烟。”葛伟把毛巾搭在盆架上。?

    “报告领导,这就充分说明了你比大嫂醒得还早。”罗楠也忍不住来了一个立正,然后义正词严地说,“领导啊,我决定提你的意见,你总是不能够按时作息,为了工作不分昼夜,日理万机,日夜操劳,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严重影响了身体健康,我要严肃地批评你!”?

    党爱民提着早点上来,见大家这么热闹,也来凑趣:“干什么啊?开批斗会啊?也算我一份,我今天要彻底地揭发凶狠歹毒的反革命分子葛伟同志。那一年,他用炸药炸人家的房子,造成5人死亡6人重伤;还有,他杀人不眨眼,从一个军人手中抢回了一把狙击步枪,连续射杀了8名军人;还有,他绑架他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严刑拷打,打折了那个人的4根肋骨,况且被绑架的那个人还是个女人啊同志们!你们说葛伟是不是罪恶累累?是不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

    “停停停,这都是哪年哪月的事情啊党哥?”罗楠今天情绪特高昂,“按照你说的大哥枪毙八回也不止了。”?

    “呵呵,不好意思,这是在对越反击战中的事情,那些死伤和被绑架的人都是敌军的士兵。”?

    “真有你的师傅,”申磊嚼着油条,“你说话时的表情,真跟受尽地主老财剥削的受苦大众似的,我想起上学的时候看的教育片,真像。”?

    “拍马屁也不会,”何乐不屑地说,“师傅这种既精干又富态的富贵相,哪一点像受苦的大众了,师傅是那种被别人剥削的人吗?他老人家就是剥削别人那也要看看心情!再说了,现在的人谁不想剥削别人,成为地主老财?”?

    “对对对,乐子这话我爱听,”党爱民把嘴里还没有嚼烂的东西,生生咽下,“用不了一天,我们就再次成为地主老财了,哈,哈哈。”?

    大家都在说笑,罗楠注意到只有尚心一个人正襟危坐,手中比平时多了一部手机,似乎等待着什么。突然尚心手中的那部新手机震动了一下,罗楠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10点30分。尚心把手机信息读完,递给葛伟,葛伟眯着眼睛,边看边思考,把手机重新递给尚心说:“战斗要打响了,兄弟们,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出发!”?

    7个人趾高气扬地下楼。葛伟亲自驾驶宝马,党爱民坐在副司机的位置,何乐和罗楠坐在后排,申磊还驾驶尚心的法拉利,载着两朵金花,申磊问道:“大嫂,往哪里走?”?

    “跟着你大哥就成。”?

    两辆车从北三角出发,往南过了临泉河大桥,从人民路向西,8分钟不到,就到了颖西镇,又行了一个路口,葛伟把车停在一个胡同里,招手示意申磊继续前行。申磊按照尚心指示,把车开进了一个废旧的仓库。时间正好是10点40分,尚心一边拨着号码,一边对尚可说:“可以召唤你的情人了,小妹。”?

    同一时间,葛伟一边拨号,一边对党爱民和罗楠说:“可以召唤你们的情人了,伙计,让你们的情人到颖西镇的广厦集团仓库相会,告诉他们有路标指示。乐子,把车蓬布拿出来罩在车头上。”?

    三个人同时下了车,分别给郭佳、伍杜、卢雪峰打电话,然后又上车等候。?

    罗楠一面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面透过车窗和蓬布的小窗口观察。10点51分,牛军的三菱越野先来,然后郑志,接着是伍杜,卢雪峰,郭佳,五路人马的五辆车按照智商从低到高的顺序,陆续地从他们所在的胡同口滑过。?

    10点58分,五路人马的五辆车,再次按照刚才那种智商从低到高的顺序,由尚心的法拉利引路,浩浩荡荡从他们眼前滑过。?

    大约5分钟的时间,也就是将近11点03分的时候,葛伟的电话响起。罗楠隐隐约约听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有没有发现尾巴?”?

    “一切正常。”葛伟干脆地回答。?

    “好!后马场仓库。你们可以出发了,请保持距离,注意背部安全。”?

    “OK。”?

    何乐急速下车,利索地把车蓬布收起来放进尾厢。葛伟启动了车,从胡同里钻出来。上了大路,11点10分,罗楠发现车后500米处有车尾随:“大哥,有尾巴。”?

    “几个?”?

    “一个。”?

    “什么车?”葛伟从倒车镜观察了一下,没有看到。?

    “看不清,一辆黑色的轿车。”?

    “OK。我马上叫人斩断。”葛伟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刚才那个陌生男人的电话,“发现尾巴。”?

    “什么车?车距多少?”?

    “大概500米左右,一辆黑色的轿车。”葛伟重复着罗楠的目测结果。?

    “是我们。”对方挂了手机。?

    “妈的。”党爱民拍了一下车厢,“不早说,害得兄弟们担心,这帮狗娘养的官僚。”?

    葛伟一行四人很快到达了广厦集团的后马场仓库,破旧的两扇大门,闪着一条约莫刚好能过一辆卡车的长缝,里面一片漆黑。葛伟打开车灯,开进黑洞洞的仓库,只见宽敞的仓库里,6辆车整齐地在两边一字排开,一边三辆,已经调好了头,好像迎接他们似的,又好像是准备随时一脚油门,冲出仓库的大门要逃跑的阵势。?

    葛伟也把车从两组车中间的空地开过去,然后绕到了尚心的法拉利旁边,这样既整齐也顺便调好了头。葛伟熄灭了车灯,把头贴在靠背上,好像并没有下车的意思。罗楠看了一下时间,恰好11点20分。?

    不光是葛伟,似乎所有的人都没有下车的冲动。此时的仓库一片死寂,仿佛都在这死一样的寂静中进行着某种长久的蓄势,就像那些气功大师们发功之前的运气,单等11点28分这一时刻的来临,便炸雷似的把力量爆发出来。不管是真是假,是凶是吉,这个结果无疑于审判席上主审官宣判时的最后几个字,缓期执行或者立即枪毙,都是那么让人渴望,又让人拒绝。?

    11点26分,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呼吸,调试到最小的声音,甚至心脏的跳动声,都让它尽量微弱,因为这一时刻,他们感觉到脚下的土地有一丝微微的震动,接着便有笨重的车辆从远处爬行而来的声音,伴随着呼吸跟心跳越来越粗重、急速起来。?

    11点28分,一辆军用货车打开了刺眼的车灯,轰隆隆驶进7辆轿车的中间,机器声和轿车里人们的呼吸和心跳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振聋发聩的共鸣。那车并不停下,继续前行了几米,猛然停在了7辆轿车的车尾,熄灭了车灯。所有人的呼吸和心跳也跟随着熄灭,毫无声息和生命的迹象可言,仓库又恢复死一般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