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9
    要吃晚饭的时候,党爱民建议大家找个像样的酒店庆祝庆祝,完了再到歌厅放松一下。葛伟当场否决了他的建议:“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爱民,我们现在仅仅是打了一个小小的胜仗,大的战役还在后头,你都是老战士了,难道还不知道接下来的冷战时期,或者说心理战期间的苦闷难熬?”?

    尚心撇了撇嘴:“什么庆祝放松,我看你是一天没有女人你就过不去。”?

    “大嫂你——你——!”党爱民被揭穿了心里的那点龌龊想法,涨红了脸,“你”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你”出个下文,只好坐回凳子上去了。?

    葛伟一看尚心说话过了头,挺伤人自尊的,想为党爱民打个圆场挽回点面子:“其实爱民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小小的庆祝一下还是有必要的。这样吧,晚上我们就在这北三角广场的夜市上,小小的热闹一下,但是有一条,大家都不要喝太多的酒,别到时候喝不够再让我拦阻你们,失了面子。”?

    什么叫热闹?不说不笑不热闹,不喝热不喝晕更不叫热闹,党爱民心说,如此的热闹还不如不热闹。因为有言在先,加上人多眼杂、隔墙有耳,谁也不想多说一句话,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小吃,最多也是对小吃的味道、火候进行一两句精彩的点评,毫无心境地吃完饭,穿过广场上热闹的人群,回到旅馆修身养性。党爱民到底还是不甘寂寞,屁股还没有暖热凳子,就借口要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向葛伟请假,葛伟知道他贼心不死,还是想找小姐,不由笑道:“正好,我要把车送回车库,我送你回去,我也挺想嫂子和一对双胞胎娃娃的。”?

    尚心和尚可偷笑,党爱民睁大了眼睛:“不会吧大哥,我老婆你想个什么劲儿啊?还是我自己回去吧。”?

    “那好,我不上去,以免耽误爱民同志的爱民行动,到时候我在楼下等你。”?

    “算你狠。唉——人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算了,有个不香的家花总归还是比没有花要强些。好吧,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

    两个人开车走后,五个人从葛伟的房间出来,各自回房休息,不一会儿尚可就给罗楠发来了手机短信:“楠哥哥,我睡不着,我到你房间睡好吗?”?

    罗楠回复:“不好,抱着你而不能和你合二为一,是对我的折磨,我更睡不着。”?

    “我要是愿意呢?”?

    “我不愿意!”?

    “为什么?”?

    “我觉得那是对你的圣洁的玷污,我舍不得。”?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一辈子做处女了?”?

    “非也。等我们到了草原的那一天,我们就合二为一。”?

    “到那个时候你难道就不觉得是玷污我的圣洁了?就舍得了?”?

    “也舍不得,但是到那时我们就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了,你可以用恩赐的办法把你的圣洁和身体恩赐给我。”?

    “你好恶心,楠哥哥,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我主动?”?

    “因为你是个天使我是个凡人。”?

    “不行,我现在就想先恩赐给你一个吻,然后再命令你感恩回报给我一个吻,我才能睡得着。”?

    “那好吧,丫头,门开着,不过你的恩赐要讲点艺术水准。”?

    不一会儿尚可开门进来,来到床前,闭着眼睛,用她那永远充满着微笑着的、开不败的花朵似的小嘴唇,在罗楠的额头上深情地吻了下去,许久许久,她才离开了他的额头,依然闭着眼睛,屏住呼吸,等待着罗楠吻她。?

    罗楠可没有她那么温文尔雅,双手捧着她晶莹的脸庞,望着她翘翘的小嘴角贴了过去,他伸出了舌头,极欲伸进尚可的口中,一阵电流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他突然在这种感应里飘了起来……不,不可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灵魂出壳的时刻,会有这种中断的怪想法,这种奇怪的想法绝对是违背常理的,但是这种违背此时在罗楠的身上,却显得那么合理。他收回了喷火的舌尖,只是把嘴唇紧紧贴在了尚可已经张开迎接他的嘴唇上,飘了足足有10多分钟之后,微笑着移开说:“好了丫头,这回睡得着了吧。”?

    “嗯,楠哥哥,我回房睡觉了,梦里见。”尚可甜蜜地说。?

    尚可轻轻地关上门走了,罗楠躺在床上,舔了舔嘴唇,回味起来,好香!NO?5的香水味,有时候真的让他无法分辨出胡静和尚可的区别,更多的时候,他觉得她们两个就是一个灵魂的两个载体。他正在刚才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中沉醉,感觉房门好像被轻叩了几下,他仔细听,又没有了声音,他就继续回味,忽听房门又响了几下,他抹了一下嘴唇,自言自语道:“这个丫头,刚回去又过来干什么?”?

    他下床打开了门,门口笑容可掬地站着尚心!罗楠心里一紧,头皮都是麻的,吱吱唔唔地说:“大——大——大嫂,有事吗?”?

    “怎么?不欢迎吗?”尚心声音很小,但是语气却十分暧昧。?

    “欢迎欢迎,大嫂请进——!”罗楠愣过神来,故意提高了声音大声叫道,好让何乐、申磊、尚可都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

    “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尚心往房间走着,“好让你的心上人听到,是我找的你不是?知道你的那点小鬼心思!”?

    “嘿嘿,什么都瞒不住你大嫂。”罗楠关上门。?

    “你给我听好了小兔崽子,老娘还没有那么贱,贱到把吐出来扔给别人的肉再抢回来的份上,”尚心说着坐在一张唯一的破凳子上,“我只是看小妹太粗心,你又太可怜,心疼你们,才来敲你的门。”?

    “是吗?”罗楠疑惑地道,“这,这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大嫂?”?

    “你说有没有?给——”尚心说着把手里拿着的一个装有两条男式内裤的盒子,扔到罗楠的床上,“你的那个自制三角裤头都穿了快20天了吧?臭了没有?我算服你们这些臭男人了,一个个全他妈是驴粪做的,外光里毛。”?

    “哎——大嫂,这回你可是错了。”罗楠反驳道,“我的三角裤头虽然是自制的,没有那些牌子货精工值钱,但是它有着特殊的含义。”?

    “切,还整出含义来了。”尚心嗤之以鼻。?

    “这你就不懂了吧大嫂,你没有看它是个红的吗?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要穿一年的,但是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高雅的、外光里毛的驴粪,我可是每天晚上都把它洗一遍的。”?

    尚心大笑起来:“是吗?夸大其辞了吧?在通尉宾馆那天晚上你怎么没有洗,而是穿在身上?”?

    “别逗了大嫂,那天是我看见你来,赶紧穿上的,你没有感觉到它还没有干吗?”?

    “吼吼,我还以为是你激动得出的汗呢。”尚心起哄之后,脸色突然沉迷下来,“楠子,你难道真的这么绝情?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晕,不要问这些暧昧的问题好不好大嫂?”罗楠后悔起来,不知不觉又被尚心绕了进去。?

    尚心痛苦地追问:“楠子,难道我们这一辈子就只有那一次了?我是不是永远都不可能粘你的身了?”?

    “大嫂,话可不是这么说。我想,我们应该先把最基本的问题搞清楚,”罗楠眼看回避不了,只好硬着头皮说,“大嫂,假如你不是大哥的妻子,假如你不是可子的姐姐,假如我先遇到的是你,假如他们两个我都不认识……说句不中听的,假如他们两个都不存在,我也许会发疯地爱上你。但是现实毕竟是现实,很明显他们是存在的,爱毕竟也是不打折扣的,也就是说抛开了他们只说我和你是不现实的,并且在你没有出现以前,我已经爱上并吻了可子,而不是你。”?

    尚心几乎痛不欲生起来:“楠子,我并不要求你爱上我,我也并不奢望永远拥有你,我只希望有一天我乞求你和我重新来一次,你不要拒绝我。你知道吗楠子,在我生命里,我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从来没有出现过和你在一起的那种美好的感觉,是的,任何男人,也许你不会相信!”?

    “我相信大嫂,”罗楠虽然讨厌这个蛇蝎一样心肠的美人,但是他无法否认和尚心的那次销魂,“我也是,因为我和可子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关系,还无法确定我和可子的感觉的强烈是否超过和大嫂你的。就算是将来我和可子的感觉没有和你的强烈,我也不再奢望我们再有这样的行为和感觉的重现,因为你是葛伟的妻子,尚可的姐姐。和你有过一次错误的强烈,我已经知足了,虽然那是错误的。”?

    尚心拿出纸巾沾了一下眼角,控制了一下情绪:“不,我不知足,我相信这种错误还会发生,不管哪一天,我相信它还会重现,我会等着那一天的。”?

    罗楠感觉她好像着了魔,简直有点不可理喻,不想再和她继续这样纠缠:“大嫂,我看你今天喝得有点高了,你哭成这个样子,一会儿大哥回来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尚心听罗楠的口气没有了刚才的冷硬,竟然撒起娇来:“哼,你以为你不是在欺负我啊?你要知道,对于一个爱你的人,你不欺负她才是真正的欺负她呢。”?

    “好了好了大嫂,你早点回房休息吧,你给我买的内裤我收下,我会好好珍藏着,等过了我的本命年,明年一定穿上它。”?

    尚心站起来,对着镜子,把妆补好,把一副高贵神气的表情整理好,朝门口走着说:“我相信这一天会到来的。”?

    总算送走了这个让罗楠头疼的女人。他一下撂到在床上,拿出一支烟来点上,松了一口气。忽然,他想到了阎胜给他的那支烟,不由气愤起来。想想小时侯阎胜天天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巴结他,就不能见罗楠拿出烟来,只要罗楠一掏烟,阎胜的火机就早已握在了手心里,罗楠往嘴上一叼,阎胜就会立即把火苗送到烟下。可是现在……真是“时位之移”人啊!?

    罗楠下床到衣架旁,把阎胜给他的那支他还没有来得及抽,当时随手装进口袋的烟,从口袋里取出来,然后把口袋翻过来,想弄干净遗留的烟丝沫,发现一丝烟沫也没有,好生奇怪。他把口袋复原,把烟扔进了垃圾篓里。就在他扔进去的一瞬间,也就是那支烟旋转着进入篓里的过程中,罗楠突然感觉到这支烟有点问题,它的烟头横截面怎么可以是白的呢??

    罗楠走了过去,小心地从篓里拣出来——果然是一支特制的香烟,烟里面没有一根烟丝,而是一团卷得很紧、很实的白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