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8
    罗楠和尚可从麦地上慢慢站起来,转过身一看,十几个壮汉一个个手持锄头铁锹,露出敌意的目光,看着罗楠。?

    罗楠正想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人群里一声惊呼把大家的目光全吸引了过去,只见那人喊道:“楠——哥!嗨!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是朋友哪里都能碰头!”那人说着,朝罗楠飞步走来,“20多天不见你了,真没有想到能在这么远的地方,而且还是麦田里见到你。”?

    罗楠也非常惊奇:“胜子?”?

    他摇了摇头,上前一步朝阎胜的肩膀上就是一拳,阎胜也同样还给了他一拳,等二人站稳了,罗楠又在他肩膀上亲切地拍了两下:“我晕。你怎么也跑到安徽来了,胜子?你在这里干吗?”?

    那10几个农民一看两个人认识,先是惊诧了一会儿,就不再关注罗楠,说说笑笑地围着罗楠的宝马M6指指点点起来。?

    尚可突然红了脸,指着阎胜笑道:“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天在开封大宋皇浴查身份证的那个警察?”?

    “是的嫂子,我就是那个小警察小胜子,那天你们正在这样——这样——哈哈。”阎胜学着那天罗楠和尚可接吻的样子,尚可马上又想到了罗楠说她的话,不由笑道:“哪有你这么艺术?你楠哥早就给我下过终审裁定了,说我的吻缺乏艺术水准!”?

    罗楠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尚可,又问阎胜:“还没有告诉我呢,你在这里干吗?”?

    “嚯——,这可说来话长了,一个礼拜之前我爷爷突然病重,他死活都不去医院,说是怕自己死在病床上,他要死在老家,非让我爸把他送到老家。这不,我都来了五六天了,老人家时好时坏,还喘着气呢。”?

    “哪有你这样的孙子,你是想让他死还是想让他活?一个老人摊上你这么个不肖的孙子也够倒霉的。哈,对了胜子,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是安徽的?”罗楠骂完了他,怕他还嘴,赶紧岔开话题。?

    “别说你,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说我老家是阜阳的呢。幸亏老人家抱着叶落归根的旧观念。他们这些老家伙,跟着党革命革得可算是彻底,连老家都差点给革掉了。”阎胜随着罗楠转过身来,“哎我说楠哥,你这车可真够?NB025?的啊,我这辈子的工资加起来恐怕也买不了它半截。你看我只顾激动了,我们干吗老是在这里说话呀,到村子里面坐坐吧。”?

    “好啊好啊,”尚可一听活泼起来,“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熟人的村子,感觉一定不一样,看看是不是我想象的那种草原村落的味道,对了胜子,这个村里有羊有马吗?”?

    “什么你都觉得好玩儿!一会儿我们还要回去交差呢。”罗楠瞟了她一眼,转向阎胜,“胜子,你刚才说老人家还喘着气呢,那你们拿着铁锹这是来干什么?为老人家准备墓室好像也太急了点的吧?”?

    “当然不是。”阎胜看着在地头坐下来抽烟吹牛的10几个农民兄弟,沉重地说,“他们是来保卫自己的土地的。”?

    “保卫土地?”尚可惊异地问道,保卫国土小时侯听说过,保卫土地这样的词语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是的,我听他们说,他们村现在就剩下这最后一块土地了,要是再被占用,他们村所有的劳动力都被闲置不说,连口粮也没有了着落,甚至死后连骨灰都没有地方入土,所以他们坚决不卖。但是广厦房地产集团公司一个新聘请的叫何仁的总监,”阎胜说到这里,拿出烟来,让给罗楠一支,自己点了一支,也不给罗楠点火,接着道,“这个叫何仁的总监阴险狡诈,暗中买通了村支书,每亩地给2万块钱,说要把这里建成一个别墅区。村民们不答应,自己组织了巡逻队,刚才看你们开着这么漂亮的车,耀武扬威的,还以为是广厦公司的人呢。你说,这阜阳也算不得发达,他们建那么多房子给谁住?你看外环以内有80%的新楼闲置,他们还要盲目地占用、浪费土地,我真是搞不懂这是为什么?”?

    罗楠拉起尚可往车边走,取笑阎胜:“想不到小胜子还挺忧国忧民的啊!我觉得你还是回去好好照顾老人家吧。喏,这次我就不去看望他老人家了,他见了我这种十恶不赦的人,除了生气还是生气,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别因为好心去看他一趟,再让我背上杀人凶手的罪名。我还有事情要办,回见吧胜子。”?

    “好好好,不跟你扯了,”阎胜一边跟着他们往地头走着,一边说,“你怎么不说说你?”?

    “说什么?你觉得我们很有共同语言吗?你一说都是国运民生的问题,我张嘴就是孔方兄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罗楠不屑地道,尚可抿着嘴笑。?

    “不见得吧楠哥,”阎胜羡慕地轻拍着车顶,“比如,比如你们今天开着这么漂亮的车,到这里干什么?”?

    罗楠微笑了一下:“你问你嫂子。”?

    “我们在找草原,找‘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我梦中的地方。”尚可神秘而充满憧憬地说。?

    “那念风吹草低见(现)牛羊,不是见面的见,晕,还梦中的地方呢。”罗楠开了车门,“上车吧丫头,别在警察同志面前现眼了。”?

    “你好恶心,楠哥哥!”尚可又怒又娇地开了副司机的车门,“再见胜子。”?

    罗楠一踩油门,把阎胜湮没在滚滚的烟尘之中,阎胜双手挥扬着,咳嗽着,从尘土中跑出来,叫骂着:“缺德的南霸天,你想把我给呛死啊?你——!”??

    尚可在倒车镜里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咯咯地笑个不停。?

    回到乡村旅馆,党爱民早已回来,和葛伟、何乐、申磊在打扑克,尚心一个人在床上躺着,看央视的法制心理频道,播映的是一个心理专家对一对相互仇恨多年的母女进行心理引导的节目,这会儿年轻的母亲和未成年的孩子吵得正凶。?

    葛伟起身把牌递给罗楠说:“阿楠你先替我来了这把,我去趟厕所。”?

    罗楠接过牌坐了下来,大呼小叫地和他们三个人热闹起来。尚可接了个电话之后,说有点累,想回房休息,就往外走。罗楠看了看她疲惫的样子说:“还想去草原放羊呢,去了趟麦田坐会儿就累成这样。”?

    “我是这几天打仗累着了,哼,总是讽刺打击我。你不愿意和我去草原,有的是人愿意,是不是何乐?”?

    何乐贴了一脸的纸条,吹了一下纸条道:“那是,谁见过美女缺英雄的?哈哈,阿楠你笑什么?想抬杠啊,那我告诉你啊,谁笑到最后,谁才是真英雄。你信不信?哈哈。”?

    “出牌吧你,说你瘦(兽)你就上树,顺着杆子就往上爬,猴子啊你。”罗楠眉毛上也贴了两张纸条,一说话一抬眼活像个圣诞老人。?

    “你才是禽兽是猴子呢,小王!”何乐摔下牌,“出啊,南霸天,你怎么不出了,笑啊,傻眼了吧。”?

    “别急,大王!”罗楠装哭起来,“我哭啊,哭。”?

    “怎么可能?”何乐狐疑地问,“一付牌里怎么可能有两个大王,不行,南霸天出老千。”?

    “别胡搅蛮缠了啊乐子,”罗楠笑道,“哪有两个大王,还有谁抓大王了?你说刚才谁出大王了?”?

    “刚才也是你出的。”何乐嚷嚷着,开始翻出过的牌。?

    “哎——哎——别乱翻,你输昏头了吧徒弟,”党爱民拦住了他,“出过的牌怎么能翻,你说的是上一盘的事情。”?

    尚可看他们几个这么热闹,开门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葛伟没有去厕所,而是在她的房间里等她,见她进来,冷着脸问道:“你们送走郭佳、巴特尔后去哪了,小妹?”?

    “哪也没有去,”尚可没有好气地说,“你打电话让我出来就是要问这些?你口口声声说阿楠和你就像一个娘生的一样,怎么老是不相信他?你说你到底还能相信谁?我姐姐?还是我?你说我跟着他还能去哪里?假如有什么不正常的,我难道还会不向你汇报?”?

    葛伟看到尚可有点生气,也不放在心上,不急不躁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妹,你是我的小妹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我也不是不相信阿楠,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去哪里了,见到了什么人,掌握第一手的材料,分析一下有什么利弊。”?

    尚可脱下外罩,扑通把自己摔到床上,仰着脸高傲而调皮地说:“不说可以吗?这是我们的隐私。”?

    “不行,必须说,任何一个部队除了首长可以有秘密,任何一个士兵都不能擅自行动和隐秘行动。”?

    “你——”尚可坐起来,“好,那我告诉你,姐夫首长,小女子和士兵罗楠去找草原了,没有找到,找了一片麦田坐了一会。”?

    “谁先提出来去的?是你还是阿楠?”?

    “你以为他会主动地和我浪漫一次吗?当然是在我生气要挟他的情况下去的。”尚可打了个哈欠,“还有别的事情吗,姐夫首长?如果没有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有你休息的时候,”葛伟看尚可跟他在别扭,叹了口气,“唉——除非是你敢跟我这样,小妹。姐夫疼爱你,但是你也要理解姐夫啊,我知道一说阿楠的事情你就和我有对抗情绪,你也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是申磊、何乐出去了半天不见人影,你会怎么看?”?

    “姐夫,你是不信任我还是怎么的?送走了郭佳他们,我想让他陪我去唱歌,他说我们开着这样的车闲逛太扎眼,不想节外生枝,要回来,我很生气,他没有办法只好带着我在高速上瞎溜达,最后我们下了高速,停在一块很大的麦田旁坐了一会,真的是我让他去的,汇报完了sir,OK?”尚可有些恼怒了。?

    但是她的恼怒并不影响葛伟的盘问情绪:“小妹,我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就走,你也别烦躁。你们出去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当然见了。”尚可卖起关子来,成心要气葛伟。?

    “什么人?”葛伟虽然看起来比较冷静,语气却掩饰不了他的急切。?

    “多了,我也不认识他们,一个个全拿着铁锹锄头在修理地球。”尚可笑了起来。?

    葛伟听罢狠狠地叹了口气:“嗯——!好了小妹,你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