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7
    赵敏拍起手来,开心得像个十八九岁小女孩子:?

    “好耶!狄大哥,好好地教训教训这家伙,你不知道这家伙多猖狂,我老公整天跟着我,都没有碍他欺负我,继续,给我好好报这一箭之仇。”?

    “好了好了,阿敏,我投降还不行吗?”党爱民举起手来做投降样,“对了,阿敏,你不是急着要走吗?我看还是说正事吧。”?

    “是的是的,被你欺负得头晕了,把正事都给忘记了,孙指导和督导还在沈阳等着我们回去摆平传销的事情呢,不回去终究是个麻烦。”?

    赵敏倒是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也许是党爱民没有给他过多的承诺,拿着葛伟给她的那两捆伪钞,心满意足地和葛伟连干了三大杯红酒,连连邀请葛伟到沈阳和大连去玩。两捆就是两万元,按进价也值5000元人民币,对于绞尽脑汁三千两千骗那些小孩子钱的赵敏来说,这么容易就得到了这么丰厚的意外之财,自然是喜出望外。赵敏得寸进尺地问:“狄大哥,现在真的没有货了吗?要是有的话,我们真想带走一件两件的,你别怕,我们付钱。”?

    葛伟看了看党爱民说:“你看你赵老师,你和爱民兄弟是什么关系啊,我骗你干吗?你觉得我有这个必要吗?再说了,有钱谁不想赚啊?放着货不卖它又不是会生,要是能再生出个10件8件的,我就多放它个一年半载的,你说是不是赵老师?不信你让爱民给老板打个电话问问。”?

    党爱民拿出电话就要打,赵敏赶紧拦住:“嗨,不用不用,赚钱也不急于这一时,我还能不相信狄大哥吗?只是想顺便带回去点,没有就算了,不过,什么时候才会有货呢?”?

    “听老板说最近军车查得比较紧,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紧缺,估计也就是10天左右,到时候让爱民通知你吧。”?

    照例是葛伟先撤,党爱民千叮咛万嘱咐送走了赵敏。而罗楠和尚可在葛伟刚到“茶言观舍”茶艺馆的时候,就和草原上的来客相约酒罢,送走了郭佳和巴特尔。尚可一看时间还早,一定要罗楠陪她去唱歌。罗楠开着扎眼的玫瑰色宝马,只顾向前,笑而不答。尚可急了,怒气挂上了两个上扬的小嘴角,倒也是那般可爱,她在车里跺了一下脚,说:“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楠哥哥?”?

    “我们这是打仗,我的大小姐,你又想违反纪律节外生枝了不是?”?

    “不去拉倒,别给我找借口。”?

    这时候车正好行至一个十字路口,罗楠一打方向盘说:“好,不回去了,丫头,你说去哪个歌厅吧?大白天的我开着这么扎眼的车,带着这么亮丽的美女,只要你觉得不遭人妒忌和暗算,出了问题你负得起责任,我就听你的。”?

    “去哪里都行,我听你的。”看来尚可并不是一定非要去歌厅不可,“我只想和你单独呆会儿。”?

    罗楠看尚可认真起来,不再多说,上了外环高速,在郊区的一个路口下路,驱车在一块一望无际的麦田旁停下,挽着尚可向绿毯似的麦田里走去。?

    尚可小鸟伊人地依偎在罗楠高大、英俊、潇洒的身旁,幸福地一边走,一边用尖尖的皮鞋踢着茸茸的麦苗:“楠哥哥,你觉得这麦田像什么?”?

    “麦田就是麦田,它能像什么?”罗楠嘴上这么说,其实他也陷入了沉思。他想家了,想胡静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胡静那么绝情地对待他,他还是不肯死心?他总是觉得胡静所说的话是违心的,不是真心地要和他分手,不是心甘情愿地嫁给了别人,他总觉得胡静的眼睛里,所流露出来的神情是深爱他的。?

    “恶心,一点都不浪漫!”尚可举目眺望,“楠哥哥,你难道不觉得它像广阔无垠的大草原吗?我要是能在这样的大草原上,和楠哥哥永远地这样相伴该有多好啊?”?

    尚可在一旁感慨,罗楠不知怎么想起了曾经给胡静讲的一个笑话,当时胡静回答得很壮烈,他觉得太过于凄惨,就没有往下问,现在想想,很是伤感,不由自主地又问起了尚可:“丫头,如果神要是只让我们相爱4天,你会怎样选择?”?

    尚可丝毫都没有思考,顺口道:“我选择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罗楠惊奇地看看她,又问:“如果神不同意,让我们只相爱3天呢?”?

    “昨天,今天,和明天。”?

    “只允许爱2天。”?

    “黑天,白天。”?

    “只爱1天。”?

    “好。”?

    “好是哪一天?”?

    “我活着的每一天。”?

    “神说一天也不行,神说只让我们爱一小时,你怎么办?”?

    “我就要每一小时,如果是只让爱一刻,我就要每一刻;如果是只让爱一分钟,我就要每一分钟;如果是只让爱一秒,我就要每一秒;如果神一秒钟都不给,那他一定不是神,是个神经病,因为已经来不及了,在他说话的时候,我们一直爱着,已经成为永远。”?

    罗楠抱紧了她,突然想落泪,但是又想笑。想笑是因为尚可的回答也太流利了,到最后干脆就不用他问,自问自答起来,心说这个小丫头,总是知道他想说什么,他甚至想起走出监狱的大门的时候,尚可抢他的台词的情景;想落泪是因为胡静的回答太让他感动了,像胡静这样淳朴的女孩子,既然那样悲壮地回答了他的问题,现在为什么忘得如此干净?人啊,总是这样一时间海誓山盟、海枯石烂,一忽儿反目成仇、所有的恩爱都成为仇恨的理由。?

    停了许久,他才喃喃地问:“丫头,你怎么回答得这么流利?”?

    “因为当初我看到这个笑话之后,一直在想,在等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我曾经无数次地在假设,将来我爱的人会不会问我这些问题?我曾经发誓,如果有一个人问起我这些问题,不管他是个丑八怪,还是要饭的乞丐,也不管他是个大英雄,还是个大恶人,就算是我不爱这个人,只要他愿意,我就会嫁给他。”?

    尚可说着,甜蜜地贴紧了罗楠,趁神还没有变态之前,抓紧享受着这甜美的每一秒,她又乖乖地问道:“楠哥哥,那,那你为什么问得这么流利?”?

    罗楠痛苦地笑了一下:“因为,因为过去我曾经问过一个女孩。”?

    “是吗?那她是怎么回答的,楠哥哥?”?

    “她回答得很没有趣味。她是个笨女孩,所以我只问了她第一个问题,就没有往下问了。”?

    “楠哥哥,”尚可两只手拽着罗楠,来回地蹭着,“我想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

    “我问她如果神要是只让我们相爱4天,她会怎样选择?她说第一天和我结婚,第二天和我做爱,第三天生下我的孩子,第四天和我一起死。”?

    尚可翘翘的嘴角露出两点醋意的笑容,在两个小酒窝里溶化成更深的爱,她抱紧了罗楠说:“好感动。现在呢?她还活着吗?”?

    “活着呢,活得好好的,而且也结了婚,孩子都快两岁了,只可惜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

    按理说尚可听了罗楠的这些话,应该为没有了竞争对手高兴才对,但是这个单纯而复杂的、黑道的纯情女孩子,一颗心全在罗楠身上,根本就没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时候她想到的不是自己没有竞争对手应该高兴,而是打心眼里为罗楠遭受的不幸,以及说这个话的女孩子对誓言的背叛而感到心疼和愤怒,所以她沉默了好一阵子,小手疼爱地抚摸着罗楠的胸口说:“楠哥哥,我只是按照看到的笑话原文背的,不会像她说得这么惊天动地,但我更愿意和你结婚,给你,为你生小孩子,为你而死!我们到人烟稀少的大草原,计划生育管不着的地方,我给你生一大堆小孩子,我会一辈子陪着你,一直到死,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我也要和你一起去,神做不了我爱你的主。”?

    罗楠伸出一个指头,挡在尚可性感透明的红唇上:“嘘——,傻丫头,不准说死。我要你活得好好的,快乐得像个天使。”?

    说着罗楠朝尚可嫩乎乎的小鼻尖上刮了一下,重新抱紧了她,沉浸在幸福和甜蜜之中,真的感觉自己和尚可在广袤的大草原上坐着,无人打扰,无人……突然,背后有一个声音瓮声瓮气地问道:“喂,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