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6
    葛伟赶到茶艺馆的时候,只有赵敏和党爱民,没有看到伍杜。?

    伍杜永远都是一个在暗地里操纵的阴谋家。有手下爪牙的时候,就让兄弟们冲锋陷阵,自己坐收渔翁之利;没有手下爪牙的时候,连老婆也不放过。他没有想到这样一来,总算给连日来一直装得跟个正人君子、江湖侠客一样的党爱民,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而赵敏也早就厌倦了伍杜这个十有八九早泄的四川老鬼,难得遇见党爱民这么一个体格健壮、又有情趣的、特种兵出身的、懂风情的男人。他们两个一出黄金海岸大酒店,就像两个受尽了恶霸地主折磨的长工,又像两只逃出笼子的小鸟,比翼双飞进了媛梦大酒店,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连战了三场,让赵敏充分领略了男人的滋味,赵敏尝到了甜头,不愿起床,什么金库伪钞?对她来说都已经无足轻重,只有怀里的这个让她小死无数次的男人,才是最现实、最重要的。?

    党爱民毕竟是个风月场的老手,虽然也沉迷于赵敏尚未开发的身体,但他还是很快从沉迷中自拔出来,一看时间已经将近12点钟,知道过了约定好的时间,只好和赵敏找了个茶楼品茗,来会见老板的特使狄威——葛伟先生。?

    路上,党爱民这个老美男在柔情似水里,不忘时不时地扎两个猛子,他问赵敏:“阿敏,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什么问题?”赵敏一个猛子钻进党爱民的怀里问道。?

    “你为什么一再要求我去大连?”?

    赵敏用手抚摩着党爱民的胸部呢喃地说:“这还用说?你难道不想去见我?不想得到我?在开封的那天,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个大情种。”?

    “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

    “说来听听?”?

    “我想让你和伍杜联手搞传销,这样我们就有更多机会见面了。况且传销也挺能赚钱的,而且不用像你那样东奔西走的劳累,找几个得力的手下,和公安人员搞好关系就成了。没想到你还没有到,我们就栽了。”?

    党爱民知道她在撒谎。党爱民是干什么的?侦察兵!在越战中抓过越军无数的舌头,当然知道人们在说谎时瞳孔的变化。乍一看党爱民在这个时候问赵敏这个问题,明知道赵敏不会告诉他真相还要问,显得非常愚蠢,其实不然,党爱民这个粗人也有他心细的时候,他要的并不是赵敏的答案,而是赵敏的态度,他就是要看看赵敏是否对他撒谎,是否真的喜欢他。现在他知道了,知道赵敏不过是在跟他演戏而已,虽然他的演技不高,但是他毕竟受过侦察兵遭俘受审演技专业训练,还是能凑合表演一两下的,就只当是被赵敏俘虏受审吧,于是他安慰道:“不要太伤心了阿敏,生意多的是,我的生意哪一个都比伍杜的来得快,来得轻松。”?

    “我想和他离婚,跟着你。”赵敏继续表演,发现效果还不错。?

    “不可。”党爱民吓了一跳,把演戏的这茬儿给忘了,差点急眼了。?

    “为什么?”赵敏感到非常意外,从党爱民的怀里出来,“你嫌弃我了?把我搞到手玩过了就想甩了我?”?

    党爱民发现了自己刚才的急躁,让自己的表演出现了穿帮现象,幸亏他反应还算敏捷,用力地把赵敏揽在怀里说:“瞎说什么啊,我的小心肝,我巴不得一辈子和你在床上纠缠呢。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是和他离了婚,谁和我们做生意?谁替我们赚钱?我向你保证,我以后从伍杜这里赚的钱,全部归我们两个共同拥有,做完一次就给你一半。”?

    “那要是不做呢?”赵敏来了情趣。?

    “不做怎么给你?”党爱民没有听出赵敏的言外之意。?

    “好啊,你这个没有良心的,”赵敏的老拳头在党爱民的胸口捶打起来,“不和你做爱你就不给我钱,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上当!晕,对不起阿敏,都怪我笨没有听出来,你也真是的,把两样东西搅和到一块说,故意让我上当!”?

    葛伟来的时候,党爱民正在色眯眯地拉着赵敏的手,和赵敏面对面坐着给她算卦。葛伟从他说话的口气看得出来,党爱民已经算到了最后的关口,葛伟并不打扰他,微微向赵敏点了一下头,在桌子一端的加凳上,像个裁判一样在他们两个中间坐下。只见党爱民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说:“纵观你的八字、阴阳宅、五官手相、名字数理、婚姻匹配这五个金木水火土五行要素,小敏啊,我的赵老师,说了你可不准生气。”?

    “怎么会?说吧爱民。”赵敏也不考虑自己的年龄因素,也不顾忌葛伟这个陌生人,娇滴滴地说。?

    “你身上带有凶兆!”党爱民还是那般严肃。?

    “胸罩?你好恶心啊爱民,女人除非是小孩子和变态的谁不带?”赵敏抽出手来,朝党爱民的手上使劲拍了一下,继续旁若无人地撒娇,“不理你了,揩我的油,这位大哥,你说爱民是不是没安好心?”?

    葛伟笑了一下:“嗯。我看也是。”?

    “哎——狄经理,你可别冤枉好人啊,是你们自己心有邪念,才往那里想,”党爱民重新握住了赵敏的手,“我说的凶兆,是凶险的凶,兆头的兆。”?

    “那我就把凶兆给脱了,看你怎么说。”赵敏皮糙肉厚,开始调情。?

    谁知道党爱民脸色忽又严肃下来,指着赵敏手上的生命线上的两个断点,叹了口气:“唉——,小敏啊,我这个人是个直肠子,见了朋友有什么不好的兆头总想说出来,你看,纵然你脱了凶兆,你还是逃不过你生命里的两个大波。”?

    葛伟实在憋不住了,朗声地笑了起来,这是党爱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笑声,一个从来不苟言笑的人,突然的笑声说明了什么?是不是相当于一个恶人做了一生的坏事,临终的善言?赵敏可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从葛伟的笑声里听出了这个字的另一层含义,用力到抽出手来,抓狂似的在党爱民的手上抽打了两下,叫道:“党爱民,你这个流氓,老娘不跟你玩了,我要去洗手间呕吐一下。”?

    赵敏起身,拍了拍肥硕的屁股,整理了一下衣服,甜不滋地去了洗手间。葛伟见她走远,调笑道:“怎么样?到手了?”?

    “到手了。”?

    “如何?”?

    “跟她妈的处女一样。”党爱民凑近了,附在葛伟的耳朵上说。?

    “我看未必。”?

    党爱民撤回了身体,笑道:“大哥,你知道还是我知道?你的意思不会是想试一下才知道真假吧?”?

    “就知道你这家伙往歪处想,我的意思是她的身体也许像个处女,她的灵魂和思想可未必像个处女。”?

    “不会吧大哥?”党爱民有点惊奇,他的惊奇可不是对赵敏的意外,而是对葛伟超凡的判断能力的惊奇,自己经过多少次的测试才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而葛伟只是几分钟的小坐,就窥视到了她的内心,所以他惊呼起来。?

    “不会?你现在抓紧到洗手间的门口,还来得及。”?

    党爱民站起身急急地来到洗手间的门口,隐隐约约听见赵敏在里面打电话:“阿杜,你现在哪里?”?

    “我在你们对面的一个小餐馆里,没有什么危险吧?”?

    “没有,我看党爱民不会出卖我们。”?

    “到手了吗?”?

    “老娘出马还有不到手的事?我相信老娘还有几分姿色,迷倒一个傻大兵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就好,等你更好的消息,我们打开金库的钥匙全靠你了。”?

    “尽是拿着老娘的身体做生意,我告诉你伍杜,你这下又欠了老娘一笔血债,到时候给你生个野种可别抓老娘不为你守贞操的把柄。”?

    赵敏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党爱民可是听了一头的冷汗。他不想听下去了,他只是想到赵敏对他在感情上撒谎,但是并没有想这么深,他抽身回来坐下,不停地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葛伟笑道:“怎么样?有何感受啊?你还以为你算卦的那个笑话多么出彩呢,人家不知道听了几百遍了”葛伟说着,尖声尖气、惟妙惟肖地学着赵敏的样子,“不理你了——揩我的油——这位大哥——你说爱民是不是没安好心?”?

    葛伟学完,沉下脸来,朝党爱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继续道:“你见过这么幼稚的传销授课教师吗?这种智商和水平能在精神上控制住400多人的自由,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吗?真是个猪脑。”?

    “二位大哥,说什么这么热闹?”?

    赵敏不知道何时站在了葛伟的身后,把葛伟吓了一跳,微笑着把赵敏请到座位上说:“正在教训这小子。哈哈,把什么都看成是他赚钱的工具,人家赵老师有他这么幼稚吗?一个控制了400多号人的心理专家!我让他一定要尊敬赵老师,别老是拿那些凶兆啊大波折啊低俗的笑话,和赵老师开下流的玩笑。”?

    “狄大哥教训得好,早该教训教训他了。别以为当了几天侦察兵就觉得谁的脑子都没有他的好使了。?

    “要说这爱民家的历史可是清白啊,可追溯到抗日战争时期。”?

    “哎——哎——哎,大哥,你怎么也做起长舌的婆娘来了?别糗我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