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5
    夜里,罗楠被一阵?NB026??NB026??NB027??NB027?的声音惊醒,拉开灯一看,有人从门下面的缝里,传进来一张纸。罗楠下床捡起来,没有署名,字体非常潦草,但还可以看得清楚,从内容上可以看出是申磊写的:?

    谢谢你今天下午救了我。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但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你我不是同道中人,但你我却是同乡中人,看你为人还算仗义,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所以我决定告诉你实情。我跟踪何仁已经将近三年,据我观察何仁近日可能会浮出水面和你见面,希望你能配合我,同时注意自己的安全。还有,别用手机和我联系,葛伟今天接到上面的通知,要他到移动公司找熟人查你的通讯记录,他们以为是你和陌生人打了电话,但是没有想到是我。?

    罗楠看完短信出了一身冷汗,再也没有了睡意。心说幸亏今天没有拨那个电话号码,否则今天下午受审的不是申磊,而是他自己了。按照这张条子的内容推断,申磊极有可能是开封市刑警大队的卧底。根据他的年龄判断,肯定又是从警校选出来的可怜人,还没有毕业就破灭了穿着警服捉拿歹徒的梦想,也许他一辈子都要在这种黑暗的社会底层和凶残的罪恶争斗中被淹没了。?

    罗楠点了一支烟,把纸条点着放在烟灰缸里,任他燃烧而尽,就像把一个人清白的历史档案给清除了一样,一眨眼就变成了灰烬。这也怪不得申磊,一个20多岁的小孩子,谁会想到他竟然是一个公安局的卧底,而且已经在异地他乡流落了三年,孤立无援,一个人忍受着良心、追求与现实、言行严重冲突的折磨,遇见了不开心的事情,难以解决的问题,连个倾吐、商量的人都没有。今天,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是他老乡的罗楠,在关键的时候把他揪起来,往他上衣口袋里放了一个追踪器,他和上线通电话的事情才没有暴露,要不然那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所以他感觉自己就像找到了帮手一样,冒险而大胆地给罗楠写了这个纸条。?

    罗楠想到这里,叹了口气,关了灯,在漆黑的夜里,睁着两只大眼,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花板。?

    由于党爱民陪着伍杜和赵敏夫妇,会见郭佳只好由罗楠一人前往。?

    将近10点钟的时候,罗楠才懒洋洋地起了床,刚洗漱完毕,整理了一下一夜未眠的倦容,尚可就推门进来:“楠哥哥,我想跟你一起去,反正在家闲着也没事干。”?

    “有美女相伴,可谓人生的一大快事。我倒是愿意啊,可是领导愿意吗?我看你还是请示一下你姐夫,看他对你有没有别的安排才是。”不知怎的,罗楠也觉得自己的口气冷淡乏味。?

    “什么意思啊楠哥哥?”尚可热心碰了冷钉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罗楠感觉到自己性格分裂得越来越厉害了,这可不是言不由衷、心口不一、口是心非、言不达意这些词语所能概括的,因为他心里明明是想和尚可幽默一下,没想到说出来的口气和表情,却是另一回事,根本与他的本意是谬之千里,不由心生一种悲哀和自怜,心说这笔账早晚都要和胡汉山算清的。想到这里,他先把表情调整到微笑,然后再开口说话,心说这回我让你再走调?他保持着微笑的状态说:“丫头,你怎么老是误解我的意思呢?我真的不是不想带你去,而是怕大哥怪罪,我看你最好还是问问。”?

    “问什么问?”尚可被罗楠的表情逗乐了,“哈哈,楠哥哥,是不是中风了?告诉你啊,这还是他建议的呢,他说我今天是个闲人,属于自由活动,可以去购购物啊什么的。我说我最讨厌那些事情,他说他知道我的意思,如果不想购物,钩钩心上人的心也成,你觉得你是我的心上人吗,楠哥哥?”?

    罗楠还在镜子前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在思考为什么刚才的微笑会被尚可看穿,听尚可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地一笑,万般柔情竟然溢上脸来,他连忙搓了一把脸,同时他也知道葛伟对他还是没有完全放心,这是有意无意地在他身边安插奸细,监视他。?

    他整理着领带,转过身来说:“你心上的人,我怎么能看得到?只有你自己才能看得清楚啊,”罗楠说着凑近了尚可,“哎我说丫头,那你说——我是不是呢——?”?

    “我说是。”尚可急切而干脆地回答,好像是知道罗楠会这样问她,又好像生怕别人给抢了去一样,调皮而甜蜜地说。?

    “晕,这么急干什么?我知道我是。”罗楠伸出手指在尚可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

    “为什么?”尚可明知故问地撒娇。?

    “因为你刚说过啊,”罗楠挽起尚可纤细的腰肢,“好了,走吧丫头。”?

    两个人相拥着,一出门正好撞上也要出门的何乐。何乐一看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心里像推倒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恨恨地说:“切,掉蜜罐里了?早晚也得让蜂蜜把你们淹死!别让我再看到你们这样啊,我不想看到有人被淹死的惨状。”?

    然后转身又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了门。?

    宴席设在双清路的小肥羊火锅城,果然二龙没有来,只来了郭佳和巴特尔。双方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有点尴尬,但一个个毕竟是江湖的老手,那种短暂的尴尬,经过几句寒暄,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巴特尔毕竟是土生土长的草原人,纵然比一般的草原人民心眼儿绕了些,但仍然淹没不了他本质上的豪爽和粗犷,伸开双臂使劲地抱住了罗楠,然后又来抱尚可,罗楠伸手拦住,调侃道:“哎——免了免了,我亲爱的巴特尔兄弟,她只能被我抱。”?

    巴特尔用生硬的普通话说:“哈哈,我的兄弟,你太小气太自私了,把草原上最美丽的太阳占为己有,我们沐浴一下阳光也不允许吗?”?

    “哎——!答对了,巴特尔兄弟,美丽的太阳可以共同拥有,美妙的金钱可以共同享用,美味的佳肴可以共同品尝,美丽的女人——”罗楠说着把尚可揽在怀里,“她,只能是我南霸天一个人的,您见谅了,哈哈。”?

    有了巴特尔的存在,宴席显然有了情趣和生气,气氛自然无比热闹和融洽,葛伟来了之后,本来准备的许多台词竟然没有用上。?

    葛伟说老板因为有别的客人来不了,只好指派我前来,代表他为两位兄弟不远万里地来到阜阳,问候一声,并为不能亲自前来,表示歉意。?

    巴特尔说:“怎么这么俗套?你现在不就是老板的化身吗?你来了你就是老板,都是自家兄弟,干吗这么客气?来来来,干了再说。”?

    葛伟端起杯来,抿了一口,吧嗒吧嗒嘴,没有说话,看来,克制“复杂”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简单”,葛伟也开始用“简单”的方法,来对付巴特尔。他不再多说,用手术刀把两捆伪钞划开,要郭佳和巴特尔看一下,谁知道巴特尔的“简单”简直达到了顶峰和化境:?

    “狄老板你也太看不起兄弟们了,看什么看?我们哥两个不相信阿楠,会跑这么远来和你做生意吗?我相信只要是狄老板敢让我们看的,必然是经得起考验的,况且你们上次留下的样品,我们都已试验过了,哈哈,先干了再说。”?

    葛伟放下酒杯,调整了不好意思的表情说:“真是对不住,郭老板、巴特尔兄弟,这次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阿楠给你们留的那件货——”?

    “哎——!不要这么说狄老板,有什么对住对不住的,做生意就是这样,兄弟们明白,谁会那么傻,还没有交易呢先给你15万的货让你去玩?况且一件货也是试验,三五张也是试验,无所谓的,只要是大批交易的时候,也是这样经得起考验的货就行了。”?

    可以看得出,巴特尔的这种“简单”,并不是愚昧和莽撞的“简单”,而是经过了他们这几天的跟踪和调查之后,或者说经过了大量的复杂行为之后才有的“简单”行为,这种“简单”看似豪气直爽,实则暗藏杀机,比“复杂”还要复杂。葛伟一笑,也不让他们三个,自己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其他人看葛伟不答话,端起酒杯,也不由自主端了酒杯,各自喝自己的,等待着葛伟的下文。?

    葛伟看到大家端酒杯的这一举动,心中不由暗喜,你再简单的语言,都不会比没有语言的沉默更简单了,也就是说葛伟用简单的沉默,战胜了巴特尔简单的语言,他知道他已经在短暂而简单的沉默中,初步控制了大家的思维,不失时机地说:“如果巴特尔兄弟这么说,那我可以告诉你,这笔生意,你根本无须见到我们老板,小弟我,狄威,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生意成了!”?

    “成了?”郭佳脱口而出,巴特尔端着酒杯愣了一下。?

    “是的,成了。”葛伟端起酒杯,瞬间把角色对换过来,抢了巴特尔的台词说,“来,各位兄弟,先干了再说。”?

    葛伟一饮而尽,笑道:“我看兄弟们都是爽快之人,就不在这里绕弯弯了,咱们长话短说,小弟还有别的朋友等着,我再干一个,表示对两位照顾不周的歉意,并就此告别。”?

    葛伟拿起酒瓶,自己倒了一满杯,一扬脖子灌下:?

    “郭老板,巴特尔兄弟,货10天后到,你们提货的时候,多找几个人,一吨一吨地验,等彻底验好了,再给你们外面拿着钱的兄弟电话,到交易地点交钱提货,就是这么简单,而万无一失。生意就是这样,一是互相信任,二是确保自己的利益,我想只要做到了这两点,再难做的生意也会变得容易起来,都说‘钱难赚屎难吃’,以我看说这话的人,其实是一个不相信任何人的人。哈哈,各位兄弟,回见。”?

    葛伟说完,拎着手提袋和上衣,出了小肥羊火锅城,直奔“茶言观舍”茶艺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