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4
    “是的,不见!”罗楠一股让人含英咀华的味道,“所谓不见不散,我听二龙说郭佳打算今天和我们见过面之后,就打道回府,我们就偏偏不让他如愿以偿,继续吊吊他的胃口,我想,在他没有见到大哥之前,他是不会白白回去的。”?

    “为什么?”尚心这个狡猾的女人此时也大为不解起来。?

    “第一,”罗楠点着了一支烟,顿了一下,“我们要打赢这场仗,只能牵着他的鼻子走,而不能让他进入了我们的局里,再牵我们的鼻子,大哥大嫂你们说是不是?”?

    “嗯。”葛伟这次连嘴唇都不想动了,只是用鼻子发了一个音,算是对罗楠分析的肯定,罗楠知道这个平时以思维缜密而骄傲自居的男人,为自己出现的漏洞正在痛心不已。?

    “第二,我想我们今天晚上只需做两件事情,首先就是按照大哥说的,好好调整,包括体力和脑力上的调整;其次就是搞清楚为什么我们昨天甩掉了尾巴,而今天二龙又重新跟上了我们,还一连跟了大哥和磊子三个酒楼,他是从哪里跟上我们的?又是怎么样实现这些的?”?

    “应该不是太难吧?”尚心故意把问题说得轻巧一点,因为她看到葛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张嘴的欲望都没有,完全明白他这是受到了打击的缘故。?

    像葛伟这种人,从体力、毅力上你是无法摧毁的,摧毁他的唯一途径就是智力。一个平时以高智商为生存的精神支柱的人,一旦从智力上卡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精神一下子就崩溃了,而且崩溃得比任何常人都要快。葛伟的这一致命的要害,被罗楠准确地抓到了。?

    “非常难!大嫂,”罗楠穷追不舍,成心要把葛伟往悬崖绝壁上推。?

    “何以见得?”尚可虽知问下去对葛伟的精神不利,却觉得对大局有益,又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不由继续追问。?

    “以大哥智商的高度和思维的缜密,他们要想跟踪上我们而且咬得这么紧,无异于登天。”罗楠把烟掐灭,“你看大嫂,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是20元钱一天的小旅馆,按照常人的思维,一个开宝马M6的人住这样的地方,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是其一;其二大哥三令五申地叮嘱我们任何时候都要切掉尾巴,包括我们去玩耍之后,任何人都没有能跟上我们,这是你知道的;其三,如果按照二龙所说,郭佳知道有牛军、郑志、卢雪峰的存在,想知道他们的住处并不难,他知道我们必然会和其中一伙人最先接触,如果郭佳他们三个人分别在这三伙人的住处守株待兔,哦,用错词了,应该叫静候佳音……”?

    “嘻嘻,小兔子——套洋瓷呢——”尚可捂着嘴笑道。?

    “小妹——!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尚心正色道,“阿楠你继续。”?

    “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如果郭佳三个人分别候着我们,从这个断点重新跟踪上我们倒是也不难,但是,那就不可能会出现二龙一个人跟踪大哥三个酒楼,还那么从容地喝着小酒,悠闲自得。况且我在碧水丹山的时候,还和二龙开玩笑,观察了那些就餐品茶的人,郭佳和巴特尔并不在里面,那么,也就是说郭佳对大哥和申磊的位置了如指掌,才能指使二龙从大哥去第一个酒楼开始,就跟踪上了大哥和申磊。”?

    尚心出了一头的汗珠,水晶一样在白玉般的脸上戏谑地闪着光,让她的脸色由趾高气扬变成了黯然神伤,到后来变成了百花怒放,像丢了钱包似的,看谁都是贼,她审视的眼光在每个人的脸上轮番地打量着:?

    “按你这么说,阿楠,我们中间有内鬼了?”?

    “这我不敢说,”罗楠心里一惊,他在想,莫非申磊就是二龙要他保护的人?他来回踱了几步,似乎也在寻找着突破口,“我觉得我们这几个人,称不上是披肝沥胆的兄弟,也算得上是精诚团结的队伍了,内鬼有没有我们不好猜测,但毋庸置疑的是肯定存在某些我们没有发现的问题。”?

    葛伟的精神虽然一直处于崩溃状态,可是他却一直在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态,他毕竟不是一个俗人,虽然罗楠给他的致命打击,完全击垮了坚不可唯的唯我独尊意识,可是他并没有停止思考和观察。这些人大都在认真地听罗楠分析,只有申磊一个人神情恍惚,不停地用舌头舔着嘴唇,汗水浸湿了衬衣的领口。他阴沉地叫道:“磊子——!”?

    申磊浑身一哆嗦,差点跪了下去,幸好罗楠离他很近,一把抓住了他的胸襟,把他提溜上来,呵斥道:“大哥叫你没有?还不老实交代,快说昨天晚上你和何乐干了些什么?我说的是在我和大哥大嫂出去的时候,说——!”?

    “我……我……没有做什么啊,我一直和何乐在旅馆守着,只不过今天我……”?

    申磊磕磕巴巴地申辩道,罗楠腾出右手来,啪地掴了他一个耳光:“还不老实交代,没有问你今天疏忽的事情,谁让你说今天了?问的是你昨天都干什么去了?我们走后你很老实,那何乐睡着以后呢?”?

    罗楠发完狠,把烂泥一样的申磊扔在了地上,申磊似有所悟,又好像幡然醒悟,嘴唇哆嗦着:“对不起大哥,昨天晚上我在何乐睡着后,去红灯区打炮了。”?

    “然后呢?”葛伟神志稍微有点清醒。?

    “然后又遇见了一个妞,说是他的男朋友刚刚死了,心里不好受,想找个人说说话,她说她请客让我陪她到金马音乐茶楼喝两杯——”?

    何乐鼻子里出着孬气,耻笑道:“你猪脑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一个美女拿钱请你喝酒,你以为自己是牵牛啊?遇见了理想中的野蛮女友啊?真他妈SB,亏你跟了我两三年……”?

    “别急,乐子,听他说完。”罗楠打断了何乐的话。?

    这会申磊的汗已经下去了,他耷拉个脑袋接着道:“我们到了金马音乐茶楼找了个座位,猜酒行令,不一会儿就被那女人用药迷了魂,讲出了我们的生意,我说等我做完了这笔生意好好养着她。谁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小贼,让我交出了信用卡和密码要溜之大吉,多亏一个好人帮助了我,把我的卡要了回来。”?

    罗楠不再询问,对葛伟说:“大哥,我估计问题就出现在这个好人身上。”?

    “不可能。”申磊抬起了头,自信地说,“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清醒了,转了几个出租车,步行从小胡同里回来的。”?

    “我并不是说你被这个好人跟踪了,而是说这个好人极有可能在你身上做了什么好手脚!真他妈佩服你的智商。”罗楠气愤地说,“乐子,你检查一下他的身上,看看有什么异常没有?”?

    何乐从破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把申磊揪起来,前前后后仔细地检查着,最后从申磊西服里面的上口袋里,摸出来一个衬衣纽扣一样的东西,上面还有一个微弱的、淡红的指示灯,和一个小米一样大小不易觉察的开关按钮,又把申磊推在了地上,把那个东西交给了葛伟。?

    “追踪器?”尚心瞪大了眼睛。?

    “就是它了。”罗楠恳挚地道,“我估计申磊并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当年我越冬大哥就是被人用这个东西在上海埔东机场给截住的。记得前几天还听大哥您说过,郭佳在入道前曾经在公安部门呆过,用这个东西查到我们的行踪,我想,对于刑警出身的郭佳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这次我们是遇见真正的对手了。”?

    “好。非常好。这样玩起来才更有意思。”葛伟几乎恢复了神志,“起来吧磊子,大哥不怪你,这么多天你一直跟着我,我知道你很忠诚,谁都有栽跟头的时候,大哥就是从跟头里一路跌打过来的。”?

    尚可目不转睛地、崇拜地望着罗楠,尚心的脸色也从刚才的苍白,慢慢恢复了红润,可她并没有一点轻松的意思,而是谨慎地说:“阿伟,我看这个地方咱们是不能再住下去了,赶紧换个地方吧。”?

    “不!”葛伟完全恢复了过去那种运筹帷幄的神态,“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现在我们只需把这个跟踪器关上扔掉,郭佳自然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的手段,那么他一定会猜想我们势必会搬个新的地方居住,也就是说在这个东西被扔掉的时候,在郭佳的意识中,我们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住了,你们说我们还有必要搬走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郭佳追踪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想置我们于死地,而是为了更好地和我们做生意,我们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大哥说得有理,”罗楠谄笑道,“我们小心谨慎也是为了更好地和他们做生意,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大哥,你说今天晚上我们还和郭佳见面吗?”?

    “不见。”葛伟坚定地说,“阿楠说得很对,今天晚上我们是该调整一下自己,每个人都要好好反思一下,不要平时什么都听我的,应该像阿楠一样善于观察、思考和辨析,多出好主意,集思广益才能打出漂亮仗。怪我平时太专制了,我检讨。今天晚上我们不但不和郭佳见面,和伍杜、赵敏夫妇也不见面,等我给党爱民打完电话以后,咱们全部关机,在明天我没有解除禁令之前,任何人不准开机、外出,明白吗?”?

    “Yessir!”大家从紧张、迷惑中跋涉出来,齐声应道,“明天见,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