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2
    尚可一看是罗楠的号码,故意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让它尽情地自己独舞独唱,等到快要热闹完的时候,才拿起来按下接收键,怄气之中带有一种顽劣的口吻:“喂,谁呀,我正在和情人吃饭呢,别扫我的雅兴好不好?”?

    “丫头,你干什么啊,气我不是?接到郑哥没有?”?

    “亏你还惦记着你的郑哥,你去人家那里人家是怎么招待你的?人家跑几千里地来看你,你连个面都不照,我看咱们公司咋就你一个人那么忙呢?公司没有你是不是会倒闭啊?”?

    “丫头,你怎么能这样说?听你的口气好像我故意躲着郑哥似的。拿人家的薪水,就要替人家做事,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你以为我不想见郑哥吗?再说了我又不欠郑哥的钱,干吗躲着他啊?”?

    “你还有理了呢?说不过那张破嘴,懒得跟你说,回见。”尚可就要挂手机。?

    罗楠口气马上软了下来:“别别别,丫头,千万别挂,我不好,我无理取闹还不成吗?怎么你都得让我和郑哥说话吧?你现在是不是和郑哥在一起?”?

    “是啊,怎么了?急眼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和郑哥私奔到大草原,过牧马放羊的生活了,让你一辈子也找不到我,哼!”尚可顽皮地说着,把电话递给郑志,“郑哥,阿楠想跟你说说话。”?

    郑志接过电话,爽朗地笑道:“楠弟弟,别听弟妹逗你,她对我照顾得很周到,你小子有福气,我很满意,也很高兴,忙你的吧,吃完饭我就去六安办事去了,过几天我和几个兄弟就又过来了。”?

    “郑哥,实在不好意思,慢待你了。人常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可是体会到了。郑哥,你可千万别走,我估计晚上8点钟以前会赶回来,一定要等我,晚上给你找个小姐,好好陪你喝两杯。”?

    “别这么见外,楠弟,你我兄弟又不是三天两晚上的交情,还用得着这么俗套?就这样啊,等我回去拿着这两吨货试验一下,就回来提货。”?

    “什么?两吨?我已经安排好了给你留一件的,怎么会只有两吨?你等一下啊郑哥,我给老板打个电话问一下怎么回事。”?

    郑志一听笑道:“不用了不用了,楠弟,一件和两吨都是试验,没有什么区别。你老板喝多了,估计这会儿正抱着美女睡觉呢,再说仓库也没有货了,你给我留的那一件已经被你大肥皂给提走了。”?

    “我晕,你比我还了解内情,跟我们公司的领导似的,那你也要等我回去,我看能不能从别的客户那里给你调剂一件,或者等几天货来了带一件回去。”?

    “算了算了,哥哥真的还有事情要办,什么时候货到了你给电话吧,就这样啊楠弟弟,咱们回见,感谢弟妹的热忱关照,真的,我真的很高兴。好好照顾弟妹,不然我可是下手抢人了,哈哈,拜拜。”?

    郑志挂了电话,瞧着尚可嘴角上扬、清醇甜美的样子,心中不禁又徜徉起来:“你真美弟妹,幸亏你爱的是阿楠,要是换了别人,我就是再坐十年大牢,也要强暴了你,哈哈,你看哥哥又开始不正经了,不过我说的可是心里话啊。”?

    郑志酒足饭饱之后,拉起尚可葱白一样的小手,迷醉地吻了一下,嘴唇上带着葱白的清香和辛辣,与刚才在附近埋伏接应他、此时也返回宾馆的两位合伙人汇合,几乎和牛军同时踏上了归途。?

    罗楠给尚可的电话,是在葛伟到了之后和卢雪峰交谈的时候,他不便在场,装做去洗手间方便打的。他还没有那种和郑志对答如流、步步为营诱敌深入的行业水准,他之所以能够忽悠得郑志团团转,还得力于他开门迎接葛伟时,葛伟塞到他手里的那张纸,每一步如何和郑志说,葛伟都给他写得非常清楚。他打电话的时候,葛伟也正在房间里,对卢雪峰展示着自己精彩的表演,葛伟拿出手术刀片,哧地一声沿着手中的一捆90版50元面值的假币的侧围划开,然后把里面包装的两打钱往卢雪峰的跟前一摔:“卢总是行家,先看看成色如何?”?

    卢雪峰拿起一沓,小指轻巧地一挑,娴熟把伪钞中间的腰带解下,仿佛挑开了一个美女的裤带,用两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着钱的两端,仿佛双手放在了少女性感的臀部和丰满的胸部中间纤细的腰身,闭着眼睛,昂起他地方支援中央的头,咧着大嘴做了一个深呼吸:“香味浓郁,很美好的感受。”?

    他老练地把拇指在钱的一端划过的同时,用食指和中指敏捷地往外抽取着钱币,等他把一打钱划拉完,桌子上已经有了10几张颜色不太均匀的钱。?

    冯仁把那10几张钱捏起来对整齐了:“这几张好像颜色很浅啊峰哥,而且纸张也很薄。”?

    葛伟不动声色地看着,卢雪峰的大嘴叉子繁衍出一种刁钻的笑容:“狄先生怎么认为呢?”?

    葛伟的小胡子一边向上一撇,含蓄地说:“要不卢总把冯先生认为最不行的这几张,存银行试一下。”?

    卢雪峰抽出一支雪茄,很讲究地拿出剪子套进去剪了,冯仁非常有眼色地当啷一声打着了火机递过去,卢雪峰抽了一口说:“试验是难免的,只是狄先生只带了这么一手提袋货,是不是现在货比较紧缺啊?”?

    葛伟的表情仍旧保持着那种尧天舜日的样子:“什么都瞒不过卢总的眼睛,的确是没有货了,刚被老板哈尔滨的老客户提走,这10几吨还是调剂过来让卢总过目的,一会儿还要还给他们,他们还在等着。这样吧,我就给卢总留下2吨回去玩玩,有兴趣您就再来,没有兴趣,我们就交个朋友,山不转水转,说不一定哪天我们又聚头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卢雪峰给冯仁使了个眼色,“阿仁,现在摸奖开始,你在狄先生的圣诞袋里摸一吨吧,看看你的手气如何?”?

    葛伟把手提待递给冯仁,看也不看,坦诚地笑道:“卢总莫非怀疑在下未雨绸缪了?”?

    “哪里哪里,狄先生多虑了。”?

    冯仁把手伸进去,迟疑了一下,然后把假钱全部拿了出来,在一张凳子上摆成一排说:“我不太相信自己的手气,但是我相信天意。”?

    他一面说着,一面从口袋里拿出两个色子,往一个没有用过的酒碗里一掷,两个色子的点数加起来是九,他就从左到右数起拿了第九捆,然后把剩下的装回手提袋。?

    罗楠在门口听了听,屋子里面哜哜嘈嘈的,他不想搀和进去,却又无所事事,就转悠到了大厅,乍一抬头,看到大厅里靠近门口的桌子旁,一个年轻人正在自斟自饮,不由心生惊奇。那个年轻人同时也看到了罗楠,显然他也非常高兴,他看了看餐厅其他的就餐者,别有用意地顿了一下茶杯,把头扭向别处,暗示罗楠不要过去和他说话。罗楠自然明白他的用心,但是罗楠不知道他的来路,看了看大厅里的人,也就申磊可疑,似乎没有什么不可以过去的,高兴地叫起来:“二龙——!”?

    罗楠热情地奔了过去,抱着他亲热了一下,拍拍他的后背,松开手来,拉着他坐下:“二龙,真是奇怪,你不是在龙亭公园卖票吗?怎么跑到阜阳来了?还偏偏走进了这碧水丹山?”?

    二龙眼见无法躲避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怎么,楠哥?难道这碧水丹山只有你南霸天进得,我小二龙就进不得?”?

    “你这家伙,嘴巴还是这么刁顽,”罗楠在二龙的头上拍了一巴掌,“快给哥哥说说,是怎么回事?”?

    “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二龙无奈而又适意地一笑,“很明显我是和你们要见的人一起来的,要不然你怎么会见到我?”?

    罗楠意识到了这些,只是有点不太相信,所以才大声地惊呼着和二龙打了招呼,现在他的想法得到了确认,诙谐地说:“这么说你是跟卢雪峰一起来的?我就知道你耐不住寂寞,早晚得重新回到革命队伍中来?哈哈。”?

    “不是,是郭佳。”?

    “郭佳?他不是说下午才过来吗?还让我去接他呢。”?

    “楠哥,你还是那么侠肝义胆的,那么容易相信别人。郭佳、巴特尔和我已经来了3天了,他打电话的时候之所以给你说2天以后来,是因为遇见了卢雪峰,他没有搞清楚你们的底细和卢雪峰在这里出现的目的,是不会和你们照面的。据我所知卢雪峰这次来了4个人,你看到那两个吃饭的没有,他们是接应卢雪峰的,他们已经来了一个星期之多了。”?

    “谢谢你二龙。”罗楠忽然语重心长起来,“二龙,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洗清了自己,怎么又趟这种混水了,实在可惜,也真是不应该。在道上混实在太累,我做完了这笔生意,就准备洗手不干了,没想到你反而又踏进来了。”?

    “没办法啊,楠哥,卖门票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还不够我抽烟呢,想想我才20多岁就吃老本,心有不甘啊,我想了几宿,我干吗不趁年轻再闯荡几年呢?所以背着老爷子到呼和浩特就投靠了郭佳。”二龙说着,脸上聚积起浓浓的无奈和忧郁。?

    “怎么只有一个凉菜,这怎么下酒,我再给你叫两个菜来,”罗楠说着朝侍应一招手,“服务生,拿菜单来。”?

    “不用不用,楠哥,我已经吃过了,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我喝的是白开水,”二龙连忙阻拦,“楠哥,问你个问题,你了解郭佳吗?”?

    罗楠皱起了眉头:“不太了解,只是经常听郭宝说起他,偶尔通过郭宝和他打过一两次交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头吗?”?

    二龙压低了声音说:“据我观察,郭佳是个双刃剑,亦正亦邪,有安全的钱财可捞,他决不放过,不安全的生意,他就干脆充当正义使者,干脆出卖掉,这样的人是最可怕的。他和胡耀祖有联系,但他又不是白道上的人。过去我一直没有听说过他,前些天经一位朋友介绍我才投靠他的,你要小心别被他耍了。他让我跟踪调查你们两天了,昨天在高速上你解手时停着的那辆车就是我,后来被你给甩掉了。”?

    “我说呢,谁这么老练?原来是我的兄弟在跟踪我,那还不容易吗?哈哈,对了,那你前面的那辆车你看清楚是谁了吗?”?

    “看得还算清楚。”?

    “是谁?卢雪峰的人?”?

    “不是,也不是那两个西宁人。那辆车并不单单是跟踪你的,他也在跟踪我,你停车的时候,我也停下了,它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越过了我们,楠哥只身在外,还是多加小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