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1
    尚心得意地挂了电话,也不招呼牛军,夹起小嘴刚才没有抿完的蟹黄,用勾魂的舌尖卷进红唇中,然后用细长的手指夹起酒杯,和牛军的杯?子碰?了碰:“来,牛哥哥,预祝我们今后财源滚滚,干一杯。”她呷了一口,又道,“也为我们将来的‘长久时’,干杯。”?

    牛军简直为眼前的这个无论是从真诚、能力、智慧、美貌都无可挑剔的女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恨老天有眼无珠,只恨和尚心相见太晚,以至于产生了这么多年都是白白来这个世间一遭的感觉,直到今天得到了尚心,才让感觉到什么叫活着,什么叫真正的活着!?

    两个人这顿饭直吃到3点钟,何乐给尚心打电话,提醒她时间已到,尚心才借口老板召她回去有新任务分配,挥泪告别了牛军。临别一再叮咛注意休息,别累坏了身体,最后嘱咐牛军,路上千万别用伪钞,以防节外生枝。?

    牛军得了美人,又收获了两捆伪钞的样品,等尚心打车走远了,一路小曲儿,打车回到白金汉宫,收拾行囊,美不胜收地开车踏上了归途。?

    尚可9点半就在中都大酒店把郑志安排妥当。何乐走了以后,房间里只剩下盗墓贼郑志和尚可一对孤男寡女,好不无聊和尴尬,幸亏郑志是个活泼外向的男人,风趣幽默地和她胡侃了一阵,又漫无边际地问道:“弟妹,这阜阳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

    “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之地,我住着都烦,我觉得是个城市都比这里好玩。”尚可嘴角上扬,精致的小嘴把郑志的眼睛抻得眼角直往上飞,心旌荡漾的。尚可看到他奇怪的表情,嘴角翘得更厉害了,“咦,你怎么了郑哥?”?

    “你太美了,弟妹。”郑志非常严肃地谄媚道。?

    “不是吧郑哥?我要是美的话,你楠弟弟也不会不要我了。”?

    “不要你?”郑志惊奇地问,“他会不要你?那他怎么还跟我说你是我弟妹?开玩笑吧?”?

    尚可顽皮地说:“不是啦,是他不愿意和我结婚,人家早就是他的人了,可是一说结婚他就急,跟我赖上他一样。”?

    “哈,这么说老哥我还有机会了?他不愿意跟你结,老哥愿意啊,弟妹,你看老哥怎么样?”郑志说着做了一个派司,给尚可秀了一个,尚可被逗得咯咯直笑。?

    “这家伙本来一定要亲自接你的,可是不知道你具体什么时候来,”尚可笑个不停,其实她这些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笑的因素,也许她没有笑,只是她的脸庞长成了一个笑脸而已,“加上今天老板突然来了指示,派他去了亳州,也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来,中午我陪郑哥吃饭吧。”?

    “好,中午吃完饭我就去六安收购那几件古玩,弟妹,中午能否让我见见你们的老板?”?

    尚可好像是回避他的请求,又好像是突然想起点什么来,岔开了话题:“对了郑哥,我听阿楠说你们不是几个人一起来的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呢?”?

    郑志本来是等着尚可对他的问题的回答,没有防备她会问这样的问题,心慌了一下,马上镇定下来:“哦——是这样,他们两个怕耽误了时间,直接去六安了。我是为了见见阿楠老弟,才停留了一下,然后赶过去和他们会合,谁曾想阴错阳差不能和阿楠谋面了。”?

    “嗨,有我在不是一样吗?等会儿我和老板联系一下,看他有没有时间。不过老板一般是很少和客户见面的,除非是打过多次交道的老客户。”?

    “是吗?那可要烦劳弟妹了。”郑志有点担心起来。?

    “其实我在老板面前是不足挂齿的,他看中的是我姐姐和阿楠,想来他不会不给我姐姐和阿楠这个面子。”尚可多聪明啊,一看郑志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想法。?

    郑志豁然释怀,欣然道:“那就好,弟妹,坐了两天的火车,真是太累了,我想冲个热水澡,不妨事吧?”?

    “没事没事,我们又不是外人,昨天夜里阿楠开车带我兜风,睡得太晚了,我也累了。你冲澡,我看电视休息一会儿。”尚可无限温和地说。?

    尚可找了几个频道,不是无聊的电视直销,就是又臭又长索然寡味的弱智韩剧,她索性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突然她感觉到有一股热和的气息,慢慢靠近脸庞,滚热的嘴唇贴在了她的嘴唇上,她大惊失色,猛然睁开了眼睛,只见郑志的浴衣已经解开,坦胸露乳地穿着三角内裤正在向她压来:“妹妹,跟我走吧,我有钱,我能养起你,阿楠有眼不识金香玉,我可是怜香惜玉的人,你跟我到高原上牧马放羊,过《天龙八部》里阿朱向往的生活。”?

    尚可蛇一样地哧溜从沙发和郑志之间滑出,花容尽失,怒气冲冲地大叫道:“郑哥——!怎么会这样呢?我可是你的弟妹啊。”?

    郑志有他的想法,他从刚才和尚可的谈话,和昨天晚上看到尚可、尚心一起拥抱着罗楠从歌厅的包房走出来,就错误地判断为尚可是个风尘女子,即便不是风尘女子,至少她也不是真心爱罗楠。他想,两个女人一起拥抱着一个男人,要么就是这两个女人是小姐,要么就是这两个女人另有所图,况且,在黑道里混的女人有几个是守节如玉的?但是他错了,今天他亲吻的如果换成尚心,可能尚心会在他的吻里顺水推舟,此时两个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已经进入了激情之中了,那百分之零点一的意外就是尚心的大姨妈来了。?

    但是今天他吻的是尚可。尚可惊恐不安、迷惑不解地听他说完,又看着他突然从梦中惊醒,手足无措的样子,喃喃地重复着:“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对不起弟妹,我该打。你长得太美了,我真的是被你的美丽和纯洁给弄乱了神志,”郑志说着,开始掌自己的耳光,“我该打,对不起,我刚才身不由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尚可也从惊诧和屈辱中清醒过来,突然就想到了目前是在代替阿楠执行任务,是在做生意,如果把形势闹得太困窘了,不好收拾,慌忙从窗户边走到沙发前,来搀扶可怜巴巴地跪在地上的郑志:“别太自责了郑哥,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当初阿楠也是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吻了我。你说你们哥俩怎么都这样?真是太奇怪了。”?

    “这么说弟妹是原谅我的冲动了?”?

    尚可怎么可能会原谅他的无礼,但是形势所迫,她不得不使劲地点头,表示肯定。?

    “那可太好了!弟妹,你能给哥哥保证决不向阿楠说这件事情吗?我希望得到你肯定的回答,要不然,哥哥就跪着不起来。”郑志装出一种罪该万死、痛改前非的样子。?

    尚可突然浮想联翩起来,她想,要是楠哥哥这样跪着向她求婚该有多好啊,想不到一个相貌平庸的老盗墓贼,竟然也憧憬她和楠哥哥设想的《天龙八部》里,那种牧马放羊的平静生活!想到这里,她一脸的灿烂阳光,如天使一般在郑志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好了郑哥,我知道你没有恶意。咯,我有那么傻吗?在心上人面前说这种事儿自毁形象?起来吧郑哥,我们该去吃点东西了,我早上没有吃饭,这会肚子里呱呱直打架,闹革命呢。”?

    “多谢弟妹的海涵。”郑志赧颜地站了起来,去洗手间换衣服。?

    尚可看他无精打采的样子,真怕把生意搞砸锅了,在他快要走进洗手间的时候,开心地为郑志下着诱饵:“郑哥,告诉你个秘密,我向往草原和高原上那种神圣、单纯、悠然的生活,要是再弄几只小羊牧养,更会怡然自得。将来要是阿楠不和我去过这种生活,我一定去西宁找你,你会不会嫌弃我、要我啊,郑哥?”?

    郑志听不出尚可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在洗手间应道:“好,我等着那一天的来临。”?

    尚可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郑志大声叫道:“我说我等着那一天的来临!”?

    等郑志收拾好,两个人打了辆车,到莲池农贸附近的馋嘴鸭烤鸭店,叫了一只烤鸭,七八个菜,郑志觉得还是不能充分表达他此刻的愧疚和歉意,还要继续点菜,被尚可阻止。?

    尚可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才11点20分,又和郑志东拉西扯地闲聊了几句,眼看手机上的时间从27分变成28分,拿起了电话就拨葛伟的号码:?

    “老板您好,我是可子啊,对对,是阿楠的一位朋友,今天刚从西宁过来,您看阿楠不是出差了吗,所以我才来陪他。他对您可是仰慕已久啊老板,很想见您一面,是的,是生意伙伴,什么?这一点您放心——绝对可靠,和阿楠是患难的朋友,要不然怎么会向您引见呢?您在和一个老客户吃饭?您说什么都要抽上10几20分钟的赏个脸,要是我没有照顾好慢待了朋友,等阿楠回来又该怪罪我了。您老人家不会让我成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吧?咯咯。好,太好了,谢谢您,您老人家真好,我们可是等着您开席呢,哦,对了,您看我一听说您要来,高兴地差点忘了告诉您我们在哪里,咯咯,我们在莲池农贸附近的馋嘴鸭烤鸭店天香雅间。好的老板,谢谢您。”?

    10分钟之后,尚可开门,照例迎进的是春风满面的葛伟,不同的是这次葛伟没穿西服,而是换上了申磊的夹克,一进门就大声地嚷嚷:“可子妹妹你真有面子,老板喝多了都不忘给你办事,说什么都要我代替他来看望一下你的朋友。”?

    葛伟说着,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向郑志伸出手来:“您好,我是老板的司机,姓狄名威,大家都叫我‘威哥’。您看我这个名字,这叫气啊,您说我老爸老妈怎么给我起了这么个破名字,叫不好就成了春药,还是个洋药!我看您就叫我狄师傅得了,省得别人误会。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尚可被葛伟逗得咯咯直笑,说:“你看我狄师傅,净是笑你说的话了,都忘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阿楠的朋友,郑志郑大哥。”?

    “您好郑先生。”葛伟笨拙地和郑志握着手,大惊小怪地问尚可,“哎,阿楠的朋友来了,这小子怎么不在?”?

    “早上老板让他出差了,你看气不气人,害得郑哥在火车站等了半个多小时。”尚可一副有心无心的样子说,那种自来的笑容里隐含着一种不悦,“狄师傅,老板怎么给你说的?”?

    葛伟倒了一杯水,咚咚地喝下,喘了口气说:“老板说阿楠交代给他的朋友——哦——给郑先生留件货,让我给你送过来,可是我到仓库一看,保管说货已经全部被你姐姐提走,我就开车去找你姐姐,可是客户已经付了钱,好说歹说人家都不让,后来给老板打了电话,总算给调剂了两吨来。也不是背后说你姐姐的坏话,两吨这东西才几个钱,非要我拿现金向客户买不可……”?

    葛伟不容置喙,只顾自己叨叨,突然何乐来了电话:“狄师傅吗?”?

    “是的是的,什么?老板要回家睡觉?好的孙总,我马上过去。”?

    葛伟憨厚地笑笑:“不好意思,我是个粗人,本就不该搀和你们生意上的事情,头疼!正好老板的朋友要我回去送老板回家,你们吃,哈哈,这两吨货给郑先生看看,可子妹妹,等你家阿楠回来让他给我报销了啊。”?

    葛伟话不停,手不停,脚不停,急匆匆地向门外走去,等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和郑志招了招手:“你看我,什么时候都改不了这粗糙的急性子,老板怎么都教不会我,这,这要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有给郑先生打,不好意思郑先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回见啊,回见啊,古的拜。”?

    “好的好的,古的拜,狄师傅。”?

    郑志总算搭上了一句话,等葛伟走出门后,郑志掂了掂两捆塑料包装的90版50元面值的假钱,笑道:“这个狄师傅真有意思,脾气好像我的,将来打交道多了,我们肯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尚可端起了酒杯:“郑哥,来喝一下吧,小妹和阿楠都不会喝酒,也不会让酒,您就别客气,也别计较小妹的不懂事。”?

    “什么话,弟妹,我可是等着那一天的来临呢!呵,开玩笑,喝一个。”郑志举起杯在尚可的杯子上轻轻碰了一下,发出一声叮咚的响声,喝了下去,然后又掂量那两捆假钱,“这东西包装确实好,压得这么结实,跟砖头似的,要是从天上掉下来,肯定能砸死人。”?

    尚可知道郑志的心理,无非是想打开看看,试探一下这两捆东西是否已经归自己所有,就莞尔一笑:“郑哥,先收起来,别让服务小姐给撞见了。等回去了你大面积试验一下。哎,对了,路上千万不要使用,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那哥哥就不客气了,”郑志一边一个,把两捆伪钞塞进上衣里面的口袋,“来,弟妹,为我们以后合作愉快干一杯。”?

    尚可端起酒杯,还没有沾着嘴唇,手机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