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0
    尚心松开了筷子,放生了一只醉虾说:“也好,既然狄经理这么忙,老板怎么交代的你就开门见山地说,牛哥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尚经理,这段时间您一直在外忙碌,可能对家里的情况不太了解,公司的仓库现在都空了,今天最后一批货也被哈尔滨一个搞药材的老板刚刚提走,”葛伟说着,把脚下的手提袋放在腿上,从里面拿出两捆聚乙烯包装的90版50元的假币,“这10捆还是向哈尔滨的客户那里调剂的,老板让我带来给你的朋友瞧瞧。”?

    葛伟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术刀片,在密封的塑料包装的一端,用力地划了一刀,放下刀片,吃力地撕开了口子,举在牛军的眼前,用手指熟练地在钱上拨了一下,随着一阵纸币滑过手指的清脆响声,一股新鲜油墨的清香扑鼻而入。?

    葛伟朝贪婪的牛军笑笑说:“牛先生可以任意抽几张看看。”?

    牛军也不从中间,也不从两边,看似随意,实则别有用心地在这捆钱的四分之三处捏了一打,使劲地往外一抽,硬是没有抽出来,差点从葛伟手里把钱带走。葛伟重新抓紧,牛军再次用劲往外抽,抽是抽出来了,却不小心弄烂了一张,牛军拿着手里的10来张钱,似懂非懂地摆弄着。葛伟又划开了第二捆,照例划拉了一下,让清香的油墨散发出来,继续让牛军抽,牛军这次换了中间和两边各抽两张,继续摆弄,然后把这些钱逐一对比,发现有几张颜色不够浓郁,钱的边缘裁割得也不够整齐,看完了随手放在餐桌上,想要说话。?

    葛伟抢先言道:“牛先生先把钱收起来,万一服务员进来撞见了不好。”?

    很明显,把假钱随意扔在桌子上是隐藏有很大风险的,这是个不应该犯的常识性的错误。牛军把想要说的话和20多张假钱一起装进了口袋里。心中对自己刚才做出的、想在他们两个面前表现出一种不在乎这些钱的、随意态度的决定,懊悔起来,因为这个决定,无意中泄露了他对行业的不专业、不老练和生疏,让他很失面子。?

    葛伟早已观察在心,把腿上的两捆打开的钱收起来,放进手提袋里,宽厚地微笑了一下说:“牛先生是不是觉得质量偏差?”?

    “是的,看上去没有尚经理上次带过去的那些完美。”牛军其实很紧张,虽然他在西宁大小也算是个角色,可是现在毕竟是在人生地不熟的阜阳,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生意,但是他还是尽量装做一种轻松的样子。?

    葛伟拍了拍牛军的腿说:“牛先生尽可放心使用,这些都是久经考验的货币,你可以拿着你认为最差的到银行存一下试试。”?

    葛伟并不等牛军说话,扭头对尚心说:“尚经理,耽搁的时间太长了,我该回去照看一下我的朋友了。”?

    尚心正要说话,葛伟的手机就响了:“狄经理,你咋这么忙呢?兄弟们等得花儿都谢了,还不见贵体下绣楼,菜都凉了啊我的兄弟,咋见你老人家一面比见毛主席还难呢?”?

    “哈哈,孙总,你是怎么硌碜就怎么说。我不是告诉你了,我们老板让我代他见见我们尚经理的朋友——然后就去见你吗?你们先吃着,咱们兄弟又不是一年两年的关系了,都跟一个娘生的一样的好兄弟,还这么见外,这边马上就结束了,一会儿见。”?

    葛伟挂了手机,又从手提袋里拿出两捆新的,扔到尚心的腿上:“不好意思尚经理,我得过去了,再给您两吨让牛先生鉴定一下。”?

    葛伟从衣架上取下衣服穿上,和牛军握了握手:?

    “牛先生,一握狄威的手,永远是朋友!咱们来日方长,希望您能再次光临阜阳,到时候小弟做东,再好好陪兄弟喝上几杯。”?

    “狄经理,我会再来打扰你的。这次给你添乱了。”?

    “牛先生客气,回见吧。”葛伟提着手提袋出了雅间。?

    尚心把两捆包装完好的递给牛军,愧疚地说:“真是的,怎么这么快就没有货了呢?气死我了。”?

    牛军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他能够看得出来尚心已经不遗余力了,总的来说还算是和他一条心的,见她烦躁地坐着,也不吃饭,就安慰道:“小宝贝,别生气了,这又不是你的错,怪只怪哥哥来的时候没有和你打招呼。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气坏了身体,那才叫不值呢。来,心儿,咱们先吃点东西再说。”?

    牛军说着为尚心夹了点蟹黄,放在她跟前的小碟子里。尚心皱着眉头夹起来,放在性感的小嘴唇抿了一口,端起酒杯啜了点红酒顺下。突然,她凤颜大悦起来:“哎,对了,要不牛哥在这里陪心儿玩几天,等货来了,带一件回去。这么大老远地过来,拿这么两小吨回去实在不像话。我这就给老板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货。”?

    牛军心里高兴,嘴上却不流露:“还是算了,这不是有两吨了,一件和两吨都是一样试用,拿走一件下次来了还要给你老板算钱,拿走两吨是白送,花出去了就是2万块钱,还占了个小便宜。别的不说,起码可以用这些钱给我的小宝贝买个小钻戒,多好的事情啊。”?

    没有女人对昂贵的首饰不感兴趣。尚心听牛军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笑容,更加执拗地坚持要给老板打电话问清楚。牛军一看讨得了尚心的欢心,不由为自己的这个小手段暗自高兴起来,说:“也好,看看你们的货什么时候到,我回去之后,好安排时间来提货。”?

    尚心拨通了何乐的电话,撒娇道:“老板啊,你怎么这样对待心儿啊,不但不过来见我的朋友,连一件货也不给心儿留,你让心儿以后怎么在朋友面前做人啊?”?

    何乐压低了声带,发出一种苍老的声音说:“哎哟哟我的小乖乖,生气了?是我不好,怪我对西宁人不该带有偏见,要不让你的朋友在这里玩几天,等货来了我一定给你留一件。”?

    “那咱们的货什么时候才能来啊?人家和你一样也是搞房地产的,家里一大堆事情等着处理呢,你应该比心儿更清楚当头儿的繁琐事务吧?”?

    “刚才福建的帮办来电话,说是最迟不会超过10天就能把货运到。”?

    “老板,你不是忽悠心儿吧?过去不都是一个礼拜就能运来吗?”?

    “你呀,怎么现在一点时事形势都不关心了?你不知道现在军车查得厉害?”?

    “那好吧,老板。”?

    尚心挂了电话,不知道是酒劲上来,还是感到心中不安,还是生气的缘故,脸上红扑扑的。她红着脸无奈地说:“牛哥哥,你回去要是没有什么特别急的事情办,还是在这里等上10天,好好陪陪你小妹,等货来了再回去,怎么样?”?

    牛军已经出门一个星期了,家里的工程正在紧要关头,秘书根本无法应对,一个接着一个电话催他回去。再等上10天货来了还得罢了,要是货在路上再延迟时间或者出个别的意外,他这宝贵的一个月就算是给了上帝,工程上的事情不身体力行,万一再捅出个什么娄子,事情就更严重了。当然,他不可能告诉尚心这些,只是满不在乎地说:“瞧我的小宝贝说的,把哥哥看成什么人了?我就那么在乎那一件暂时不要钱的货吗?再说了你我之间已经亲密无间,不存在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耗费生命。公司的事情琐碎得很,10天之后肯定积攒一大堆,等我10天之后再回去处理,不把哥哥的头搞炸了,也得弄成满头白发老头,到那时恐怕我的小宝贝看见我就害怕,别说亲密无间了,恐怕只有亲密无期了。哈,心儿,我们以后的路还很长,人家不是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吗?”?

    “牛哥哥能这样理解小妹的心思,我心里还算塌实了些。”尚心脉脉含情地望着牛军,伸手握住了牛军的手,牛军把手翻转过来,盖住了她柔软的小手,抚摩着。?

    两人深情地四目对望了一会儿,尚心突然抽回手来,拿着电话大叫道:“哎呀,你看我刚才只顾生气了,怎么没有想到让狄威把那10吨钱都留下来给牛哥哥带走?我给他打电话看他走到哪里了,让他回来。”?

    尚心对着牛军赧然一笑,急速地拨着葛伟的电话:“怎么不接电话呢?哎——通了。喂,狄经理吗?你好,你走到哪里了?”?

    “你好尚经理,我正在和客户吃饭,有什么事情吗?”?

    “小妹有一个不情之请——”?

    “嗨!有什么用得着老兄的地方尽管吩咐就是,干吗这么客气?”?

    “狄经理,能不能把刚才剩下的8吨货给我的朋友拿来,或者我去拿,你看他这么不远万里的来一趟也不容易,我想让他多带回去点试试。”?

    “尚经理啊尚经理,不是老兄说你,你怎么老是做些马后炮的事情?刚才怎么不说呢,反正这点货是老板从别人手里调剂出来的是不是?你刚才没有说,牛先生也没有言语,我也没有想到,就向老板电话汇报了一下,把剩下的8吨货还给哈尔滨的客户了。”葛伟遗憾地咂咂嘴。?

    “这样好不好狄经理,你再给哈尔滨的客户打个电话,求他们帮个忙如何?”?

    “这样反反复复的可不是尚经理的风格,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那个客户和你是——是什么关系啊?不会是尚大美人的马子吧?哈哈。”葛伟半真不当假地取笑道。?

    “狄经理!你太过分了,要帮忙就帮忙,不帮忙就直说,也不用这么不着边际地奚落小妹!”尚心声音不大,语气也不亢不卑的,但是言语之中却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

    “对不起对不起尚经理,大红人,老兄喝高了你别计较,千万别生气。你一生气,老板就对我们发威。我现在就给那个药材商打电话,还不成吗?”?